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鹅军”战疫:广西崇左边境疫情防控卡点已部署约500只鹅
陈秋霞/中国新闻网
2022-01-29 15:08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在崇左市龙州县洞桂村那贯防疫卡点,两只鹅参与疫情防控。陈冠言 摄

在崇左市龙州县洞桂村那贯防疫卡点,两只鹅参与疫情防控。陈冠言 摄

“嘎嘎嘎......”深夜,在广西崇左市龙州县水口镇沿边公路上,尖锐高亢的鹅叫声,划破边境小村庄的宁静。鹅的叫声不是来自当地农民的农舍,而是从边境防疫一线的卡点里传出。
两只鹅、一只狗、两个当地边民,这是龙州县洞桂村那贯防疫卡点的标配。防疫卡点里的鹅不是普通家禽,它们肩负防疫重任,被当地民众戏称为“有编制的鹅”。
“鹅对声音非常敏感,稍有风吹草动,它们就会大叫,见到陌生人叫得更大声。”驻守在那贯卡点的当地边民黎飞告诉记者,就在上月2日凌晨,他和队友在“鹅兄”的提醒下,逮到两名非法入境人员。“这两只鹅功不可没。”
龙州县与越南接壤,地处广西疫情防控“外防输入”的最前沿,2021年6月,该县率先在部分边境疫情防控卡点试验“鹅防”创新举措。经过试验,鹅对陌生人和声音的警觉甚至比狗还要敏感。同年9月,“鹅防”在龙州边境防疫一线全面推广,该县条件允许的卡点都配备了“鹅军”。在崇左市龙州县洞桂村那贯防疫卡点,两只鹅参与疫情防控。陈冠言 摄

在崇左市龙州县洞桂村那贯防疫卡点,两只鹅参与疫情防控。陈冠言 摄

春节临近,记者夜晚随当地疫情防控人员巡边,行至那贯卡点,见到记者一行人,两只鹅张开翅膀,伸长脖子厉声叫嚣,仿佛在下逐客令。
汪汪汪的狗吠声伴随鹅叫声,让中越边境寂静的夜忽然沸腾起来。“大年初一我还要在防疫卡点值守,有狗和鹅在,守卡轻松多了。”黎飞说。
记者来到龙州县下冻镇980号界碑防疫卡点,退役军人农民忠忙着给他的“战友”——两只凶猛的鹅和两只狗喂食。农民忠说,980号界碑卡点地处三岔路口,众多周边山高林密,小道众多,常有“三非”(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就业)人员试图从此处偷渡,也常有野猪、毒蛇、蜈蚣等出没侵扰,狗、鹅的警示不仅吓跑“三非”人员,也保护了值守人员的生命安全。农民忠和队友在边境巡逻。陈秋霞 摄

农民忠和队友在边境巡逻。陈秋霞 摄

喂饱看家护院的“战友”,农民忠像往常一样沿着崎岖陡峭的山路,认真仔细检查卡点范围的阻拦设施,确保设施不被破坏、“三非”人员无机可乘。
龙州县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李国滔介绍,龙州县边境线长184公里,界河长22公里,边境便道、小道众多,“三非”人员管控难度大,当地“外防输入”工作面临巨大挑战。为更有效地防止疫情从境外输入,龙州县启动“铁桶行动”,采取人、物、技、犬、鹅“五防”举措,构筑边境疫情防控的铜墙铁壁。
“边境卡点夜间查获的偷渡案件中,防疫卡点配备的狗、鹅均发挥了很好的预警作用。”李国滔说。在崇左市龙州县下冻镇980号界碑防疫卡点,值守人员农民忠给鹅喂食。陈秋霞 摄

在崇左市龙州县下冻镇980号界碑防疫卡点,值守人员农民忠给鹅喂食。陈秋霞 摄

由于作用明显,“鹅防”措施在崇左市其他县区得到推广。据介绍,在崇左市长达533公里的边境线上,目前大约有400只狗、500只鹅分布在300多个边境疫情防控卡点,助阵防范“三非”人员。
崇左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黄苓介绍,崇左市自去年4月29日出现首例输入性病例以来,输入性病例不断增加。在多重疫情防控举措下,今年初,当地新增输入性病例有所回落。
今年春节,“犬军”、“鹅军”将与值守人员共同坚守在南疆国门抗疫一线,加上物理拦阻设施、摄像头,有力筑牢边境疫情“防火墙”,有效地防止境外疫情输入。
(原题为《中国边城“鹅军”的春节:坚守南疆国门战“疫”一线》)

责任编辑:蒋子文   图片编辑:蒋立冬

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