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10%公司

对话映客CEO:直播场场审,对主播要求细到扣子扣到第几颗

澎湃新闻记者 张枭翔

2017-03-15 07:21  来源:澎湃新闻

直播真的是一门越“露”、越“low”,流量就越大的生意吗?
近日,映客直播创始人、CEO奉佑生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 不是说直播平台越打“擦边球”,它的流量就越大,“我们对主播穿衣服的尺寸有严格要求,细到主播需要把扣子扣到第几颗。”
对于位列直播行业前三的映客而言,奉佑生认为,平台面临最大的挑战,是怎样生产出优质内容以及如何对内容进行有效监管。
“哪怕一场直播根本没有观众,也要进行审核”
“大家对这个行业有一些不同的声音,其实直播平台方的监管意识和承受的监管压力超越其他任何互联网平台。”奉佑生表示。
据奉佑生称,某互联网巨头的社交产品,只有阅读量达到10万以上的内容才需要审核。“但对于直播平台来说,哪怕一场直播根本没有观众,我们也要进行审核。”奉佑生称。
映客CEO奉佑生(右一)。  
奉佑生是中国最早一批程序员中的一员。2000年,奉佑生进入互联网行业,随后打造出了“开心听”和“多米音乐”两款音乐播放软件。2014年,奉佑生在多米音乐内部孵化出了第一个音频直播产品——蜜live,一款服务于海外留学生的音频直播软件。其后,奉佑生将视线从音乐直播转到视频直播。2015年5月,映客正式上线。
在奉佑生看来,对视频直播内容的监管,运用图像识别技术能够把90%有问题的内容“抓”出来,但剩下的10%,则需要人工去甄别。
“有问题的10%或更少的部分,技术是判断不出来的。为了保证这10%哪怕1%不出问题,我们实现了人工监管全覆盖。”奉佑生表示,按照映客内部的内容审核机制,所有的直播内容,都要经过机器的过滤,机器把“有问题”的视频快速推到人工识别的区域,然后映客的内容审核员再对每一个“有问题”的视频进行监管,“我不能冒任何的风险。”
为了“不冒风险”,奉佑生透露,创业之初团队仅有30来人时,他本人“半夜三更都在监管”。
发展到现在,映客直播如今已拥有约1000名内容审核员,500名全职,500名兼职。他们会对机器筛选出的“问题”视频进一步审核,一名审核员要同时审核多部直播视频。
映客直播审核员正在工作中。
不过,奉佑生也坦言,对于即拍即播的直播内容而言,“审核”只能是一种事后的监管手段。对于真正有问题的视频,虽然映客借助机器和人工两层查杀手段,能够快速识别出来,但不良影响已经产生。对此,奉佑生表示,“漏网之鱼”肯定存在,映客也在针对它们做新的监管尝试。“其实,‘漏网之鱼’的影响面非常小,即使审核员3秒之内没发现,30秒之内也一定会发现它。”他补充说。
除了事后监管,映客也在用户准入上设置了一些门槛。第一,实行用户实名制。第二,建立用户信誉体系,不同等级的用户对应不同的监管等级。第三,制定了详细的处罚标准,一旦用户触犯立即启动。比如,用户在直播中出现抽烟画面,该用户在接下来的4个小时之内不得再进行直播。
2016年11月4日,中央网信办发布《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要求直播平台建立直播内容审核平台、建立直播发布者信用登记管理体系、建立黑名单管理制度等。
奉佑生对“黑名单”制度十分推崇,他认为,“黑名单”应当在直播全行业共通共享,一旦主播在一个平台上被“拉黑”,该主播就不得在其他直播平台上进行直播。
眼下,关于直播的是与非都广受关注。全国政协委员、著名歌唱家陈思思今年的“两会”提案就是关于网络直播的。她表示,近年快速发展的网络直播行业亟需被纳入规范化、法治化轨道。同时,也要鼓励和引导行业领军企业带头践行行业标准,积极探索直播+的更大空间,做好文化传播。
“直播平台把娱乐消费和文化消费的成本大大地拉低了”
如果说直播平台上的内容良莠不齐,是直播的“非”,优质内容的挖掘和生产,则是直播平台的“是”。而后者,正是奉佑生近期在思考的问题。
映客上线后,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奉佑生将“潮”选作映客的文化符号,试图将其打造为主要面向单身90后的一款直播平台。
奉佑生认为,单身90后通过看直播找到了感兴趣的人群,进而找到了精神寄托。直播平台在这个阶段具有社交和娱乐的双重属性。
娱乐过后是才艺。奉佑生认为,直播平台的娱乐化往下延伸就进入才艺展示方向。他举例,一名教别人签名的主播,通过映客直播赚了100多万元。
奉佑生始终认为直播是一件好的互联网产品。“直播平台把娱乐消费和文化消费的成本大大地拉低了。”奉佑生说,“生活中一个普通人想要开一场演唱会是不可能的,但在直播平台能瞬间实现。”
直播还是一门好生意。一方面是不低的带宽成本和人力成本,一方面是直播用户规模庞大。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12月,国内网络直播平台超过300家,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44亿,占网民总量的47.1%。
知名投资人、映客的投资人之一周亚辉曾表示,在做事方面,老奉(奉佑生)起点不算高,不是很多VC会喜欢的类型,但老奉对产品的悟性非常高,“他最大的优点也是最大的缺点就是太接地气。”
眼下,经过了直播行业的“百播大战”,映客一方面一方面探索盈利方式,一方面“抓”内容生产。
映客方面透露,截至目前,映客的下载量已达1.4亿。在2016年10月的一次公开演讲中,映客直播副总裁梁志伟透露,映客当时日活跃用户超过1500万。
目前,映客方面透露,映客直播估值已过100亿元。根据企业工商登记信息,映客直播的运营主体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蜜莱坞科技”)的股东众多,昆仑万维、金沙江创投、紫辉创投等业界知名投资机构潜伏其中。腾讯旗下深圳市腾讯创业基地发展有限公司也是蜜莱坞科技的股东。奉佑生持有蜜莱坞科技29.26%的股权。
2016年9月21日晚间,昆仑万维(300418)公告,昆仑万维全资子公司昆诺赢展以2.1亿元向嘉兴光信九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转让映客的3%股权。此次股份出售后,昆诺赢展仍持有映客10.23%的股份。据该交易价格计算,彼时映客的估值已达70亿元。
奉佑生告诉澎湃新闻,直播的下一个阶段,应该是内容多元化。“最容易做的还是生活中的聊天社交和普通的才艺展示。知识人群越多,直播平台的人气会越旺。不过,这个改变不可能在一年内完成。”奉佑生表示。
在头部主播平台日益“繁荣”的同时,关于视频直播行业普遍存在的“主播买粉丝数”、“平台在线人数造假”等现象也饱受诟病。对此,奉佑生表示,这些问题的出现,核心原因是为了营造气氛,产生互动的效果。例如,一个大牌明星在平台做直播,3个人看和30万人看,对直播者心理影响是不同的,对于主播创作内容的影响是不同的。这是为烘托气氛的需要,是激发主播的心理存在感的方式。
面对“直播平台借助机器人提供虚假在线用户,可能误导投资人”的问题,奉佑生表示无须担心,投资人有一套详细的投资规则,他们会根据数据、用户数、口碑、收入等指标来决定是否投资。“如果这么容易作假,那些打‘擦边球’或运营能力较差的平台早就完成了更多轮融资。”奉佑生说道。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