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新城市志|早上吃泡馍中午吃火锅,“高铁西三角”呼之欲出
澎湃特约评论员 朱昌俊
2022-01-15 14:59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新年伊始,陕西、重庆、四川喜提一条时速350公里的新高铁。
日前,国铁集团和陕西省、重庆市、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报送新建西安至重庆高速铁路安康至重庆段可行性研究报告的函》获国家发改委批复,标志着西渝高铁安康至重庆段项目,即将正式进入实施阶段。东西线并存,西渝高铁拒绝“内耗”
西渝高铁,也称渝西高铁,是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八纵八横”高铁通道中包(银)海通道、京昆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全线由西安至重庆。
其中,西安至安康段已先期开工建设。相较而言,安康至重庆段,因为涉及路线方案争议,可谓一再“难产”。
一种路线,是四川方面极力争取的“西线”方案,由陕西境内经四川的达州、广安等地到重庆;另一路线是重庆方面主张的直接由陕西至重庆的“东线”方案。
而最终国家发改委批复的方案,可谓“皆大欢喜”——两条路线并存。
“西线”是经岚皋、城口、樊哙、宣汉南、达州南、大竹、广安东、合川、北碚,至重庆枢纽重庆西站,线路全长477.9公里,设11座车站。
“东线”则是建设四川樊哙经重庆的开州至万州连接线,长90.2公里,设3座车站,再通过连接既有的渝万高铁,到达重庆主城。
东西方案并行,最大程度兼顾了四川和重庆对于这条国家干线高铁的需要,也让其对于沿线地区的带动作用更为突显。
如“东线”,主要可照顾重庆的开州、万州等区县;“西线”则不仅照顾了川东北的达州和广安及其多个区县,也让重庆的北碚、合川等直接受益。
不管是从辐射的地区,还是实际覆盖人口来看,目前的双线方案都确保了川渝两地利益的最大化。最直接的,川渝地区有更多的地市和区县借此线路圆上了“高铁梦”,相互之间的联系也有望更加紧密。
值得注意的是,西渝高铁安康至重庆段最终选择的是东西线共存“双线方案”,而不是单线方案,也可看作是川渝两地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背景下“相向发展”,减少不必要“内耗”,所取得的又一新成果。这为未来川渝两地继续深化融合发展,奠定了更好的基础。
“高铁西三角”串起三大国家中心城市
西渝高铁安康至重庆段的尘埃落定,还有着多重意义。
比如,它标志着西安、重庆、成都,这三座城市的“高铁三角”真正形成。
众所周知,西安、重庆、成都,既是目前西部地区仅有的三座GDP万亿级城市,也是西部地区仅有的三座国家中心城市,长期以来就有着“西三角”之称,可谓共同支撑起西部“大后方”。
2020年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也明确提出,要加强西北地区与西南地区合作互动,促进成渝、关中平原城市群协同发展,打造引领西部地区开放开发的核心引擎。
而加强合作互动,实现协同发展,合力引领西部地区开放开发,交通上的强联系,自然是必不可少的基础。
但是,这三座城市在如今已是最重要的交通基础设施的高铁上的联系强度,依然有待提升。
最突出的一点就是,西安和成都之间,成都和重庆之间,虽然都有高铁直通,但重庆与西安之间的直通高铁仍未实现。渝西高铁正好能弥补这一缺憾。而其开通后,西安、重庆、成都也能真正形成高铁意义上的“西三角”。
这对于进一步畅通三座中心城市之间的人流、资金流、信息流,无疑有着不可替代的意义。由此,也为加强西北地区与西南地区合作互动,撬动成渝、关中平原城市群的协同发展,添加新纽带和新杠杆。
作为西部地区前三“经济体”的四川、陕西、重庆,共提一条新高铁,也将进一步重塑各自在全国高铁版图上的地位。
西部高铁,让蜀道不再“难”
在高铁建设上,西部省市本就处于相对滞后的状态。根据最新的高铁通车里程排名,全国已有7个省份高铁通车里程超过2000公里。而西部地区高铁通车里程最靠前的广西与四川,也尚只有1700公里左右。因此,西渝高铁完全获批,也可以说是西部地区高铁资源补课迈出的重要一步。
不过,这种补课,除了高铁规模的扩容,更大意义体现在西部省市与东部地区的时空距离进一步拉近。如西渝高铁开通后,重庆到北京的高铁时间将缩减到6小时,这提升的实际是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与京津冀这两大城市群的高铁通达度。
这里不得不提到一个背景。川渝所在的四川盆地历史上有着“蜀道难”之称,其中,北部秦岭的阻隔就是一个重要因素。而西渝高铁是继西成高铁后,第二条穿越秦岭的高铁,它的建设由此也可以说象征着川渝地区对于秦岭的又一次“征服”,以及在突破“蜀道难”的自然局限性上的又一次跨越。
它带来的便利,是非常具体的。如对普通人而言,早上在西安吃羊肉泡馍,经过三小时车程就可以在山城吃上地道的重庆火锅,这种体验,在过去是不敢想象的。
当然,提到高铁穿越秦岭,也不能忽视它对于沿线地区经济发展带来的助益。这次国家发改委的批复在谈到西渝高铁建设意义时,就专门提到了“巩固秦巴山区脱贫攻坚成果”。
事实上,高铁、动车对于西部一些偏远地区发展的积极意义,还有很多现实案例。
如不久前,“复兴号”开进大凉山就备受关注,它标志着中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也是曾经的深度贫困地区正式迈入“动车时代”,这同样寄托着当地民众对于铁路资源助力巩固脱贫攻坚成果的满满期待。海报设计 付敏

海报设计 付敏

责任编辑:李勤余   图片编辑:沈轲

校对:张亮亮

【专题】新城市志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