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亚信智库论坛举行,专家热议动荡变革时期如何放大亚信作用
澎湃新闻记者 刘惠
2021-12-29 16:30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杨洁勉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澎湃新闻记者 邓朝键 刘惠 编辑 孙骏
“在瞬息万变的安全环境中,任何国际组织都需要适应这一现实,才能有效应对新的挑战和威胁。”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CICA,以下简称“亚信”)秘书处执行主任海拉特·萨雷拜12月28日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书面采访时表示,“亚信正在为满足时代需求而努力。”
亚信最初是为响应哈萨克斯坦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1992年10月5日在第47届联合国大会上发出的倡议而建立的亚洲安全问题论坛,致力于制定和落实旨在增进亚洲和平、安全与稳定的多边磋商机制。它经历了冷战结束时期,眼下正面临着一个被新冠疫情、逆全球化潮流、大国竞争加剧等外部因素重新定义的新局面。
继亚信今年10月举行第六次外长会议、12月召开高官委员会视频会议之后,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于12月28至29日在沪主办主题为“后疫情时代重建互信的新起点:趋势与任务”的第九届亚信智库论坛,多个与会欧亚国家专家学者重点讨论亚信最主要的安全关切,探讨新时代的经济合作之路,同时为亚信机制转型发展献言献策。
“这是一个由发展中国家发起,主要由发展中国家构成,并且没有美国参与的欧亚地区安全合作论坛机制。它让亚信成员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对当前的形势和将来的发展具备自己的规制权和话语权。”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杨洁勉12月早些时候向澎湃新闻介绍说,“在亚信会议机制发展的过程中间,中国体现了一个发展中大国的历史担当和能力。”本文图均为 主办方供图

本文图均为 主办方供图

亚信面临新外部环境带来的挑战
亚信由纳扎尔巴耶夫在苏联解体后提出建立,哈萨克斯坦(1993-2010年)、土耳其(2010-2014年)、中国(2014-2018年)、塔吉克斯坦(2018-2020年)先后担任亚信主席国。2020年9月,哈萨克斯坦再次接任主席国。
在10月12日哈首都努尔苏丹举办的第六次外长会议上,纳扎尔巴耶夫向会议致贺信称,亚信成立至今已发展成为覆盖90%亚洲领土、占世界人口一半的国际机构,权威性不断增强,其活动旨在为亚洲安全稳定创造包容性空间。据哈政府网站消息,本次会议更新了《亚信信任措施目录》,同时亚信智库论坛成为亚信常设咨询机构。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以视频方式出席了第六次外长会议。王毅在致辞中表示,面对世纪疫情和百年变局,亚信应该与时俱进,发挥合作优势,丰富合作实践,为构建亚洲命运共同体贡献智慧和力量。一是持续深化抗疫合作;二是携手维护安全稳定;三是积极推动经济复苏;四是坚定践行多边主义。
与会专家在12月28日和29日举行的智库论坛上评估亚信当前面临的严峻外部环境时说,随着国际体系进入动荡变革期,经济逆全球化与新冠疫情长期化相互交织,削弱了国际合作和全球公共物品供应的动力;大国关系剧烈动荡,降低了各国对国际合作的预期;地区热点问题此起彼伏,区域安全治理面临新挑战;新兴科技发展缺乏制度规范,迫切需要有效引导。
上述新的重大挑战亟需亚信为国际信任机制建设做出更大贡献。与会专家认为,如果说亚信以前的挑战主要是内部问题,那如今的许多不确定性因素实际由外部压力加剧,比如美国从阿富汗仓促撤军,疫情下全球供应链的急剧调整以及气候变化应对政策影响经济发展等。亚信国家面对外部造成的挑战有脆弱性,如何巩固内部团结,减少外部变化带来的冲击,在地区热点问题上发挥作用,值得深思。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俄罗斯中亚中心主任强晓云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参加本届亚信智库论坛的不仅仅是传统的欧亚国家,还有一些来自东南亚的“新面孔”。这恰恰表明,大国、中等强国在亚信地区的地缘政治博弈正在加剧。其次,其他的国家,不论是大国、小国、中等国家对于亚信会议机制的安全诉求正在提升。在疫情和外源性安全压力的促使下,成员国之间对于互信和安全保障的诉求也越高。
“我个人认为这是亚信会议多边安全机制发展的好机遇、好时候。” 强晓云总结说道。
萨雷拜指出,对话和信任一直是推进亚信进程的驱动力,并且事实证明这具备可行性和相关性,克服地区紧张局势和安全挑战可以通过多边途径实现。他表示:“亚信发挥巨大潜力,首先是作为亚洲最大的安全机构,其次是其独特的功能和一整套可用的工具。”
据萨雷拜介绍,除外长会议,今年亚信平台还举办了亚信金融中国峰会、绿色技术和可再生能源国际会议等多场活动。中国作为建立信任措施(CBMs)协调员,在金融和农业这两个优先领域组织了一系列实质性的智慧农业发展和扶贫方法培训班,大大加强了亚信的经济层面。2021年全年,共有11个成员国在亚信所有层面组织了大约40场活动。亚信寻求转型和成熟化
“亚信智库论坛在增进亚信成员国互信建设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成为动荡变革时期亚信国家重建互信的关键平台之一。”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在本届亚信智库论坛上发布了题为《在动荡变革时期重建互信:亚信智库论坛新愿景》的报告指出,“但需要承认的是,亚信的国际影响力还比较有限,在机制建设方面并没有达到应有的高度,无论是亚洲地区安全环境的变化,还是机制发展的内在逻辑,都对亚信的发展提出了更高要求。”
萨雷拜表示,亚信主席国认为其战略目标之一是将该组织转变为成熟的区域安全与合作国际组织,这种转型旨在加强并更好地推进其原则和目标,同时保留其独特的特征以及对其原则和价值观的承诺。转型将让亚信适应不断变化的安全环境。哈萨克斯坦还有意加强建立信任措施的落实,并发展与国际和区域组织的伙伴关系。
杨洁勉称,亚信无法脱离时代背景存在。它三十年前在冷战结束以及一系列政治大事件发生之后成立,为在共同安全问题上开展区域合作创造了有利氛围。三十年后,冷战思维仍然存在,一些国家正在寻找对手,以追求所谓的“领导力”。过去几年中,美国错误地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者和主要安全威胁,与世界和平发展和合作共赢的潮流相逆而行。这是亚信面临的新的大背景。伴随着新冠疫情,欧亚地区的安全局势甚至更加复杂。
他强调说:“在新的国际形势下,亚信国家要意识到自己的历史使命。这个组织没有西方国家,应该让我们的声音被全世界听到,非西方国家应当有积极参与建立世界秩序的意识。”杨洁勉认为,智库对亚信的推动体现在多重方面,其中最主要的一个作用是,“用我们智库,用我们自己的语言向世界宣传,讲清楚欧亚安全的主要挑战是什么,它的根源在哪里,我们要应对这些挑战本身应该怎么样做。”
事实上,亚信智库在这一方面已有成功尝试。作为巩固亚信国家多层次沟通与对话的平台,亚信智库论坛详细阐述新型安全理念,在逐步推动亚洲共同安全观形成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中国担任2014至2018年亚信主席国期间,亚信智库论坛在安全理念推广和安全对话平台构建方面取得了较多成果,中国所提出的“亚洲安全观”、“命运共同体”等创新理念的基本原则得到亚信成员国的普遍认可。
亚信智库论坛诞生于2014年3月,即亚信上海峰会举办前夕。随后8年间,亚信智库论坛以圆桌会议的形式连续举办至第九届。从2021年起,亚信智库论坛正式成为亚信会议机制下的常设机构,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也担任了升级后的亚信智库论坛首任主席单位。
萨雷拜积极评价亚信智库论坛称,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2014年至2020年协调亚信工作组的工作,组织了8次圆桌会议,为加强亚信成员国之间在具体建立信任措施方面的合作提供了宝贵建议,“我们坚信,亚信智库论坛将进一步提升亚信的能力,为加强亚洲的和平与安全做出贡献。”

责任编辑:张无为   图片编辑:乐浴峰

校对:徐亦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