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中朝边境之旅⑤丨龙井:革命传统、教育与诗人
马特
2021-12-31 16:29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2021年10月,吉林龙井,核心街区的一处超市。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为马特图。

2021年10月,吉林龙井,核心街区的一处超市。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为马特图。

公交车一样的城际大巴只需要半个多小时就可以从延吉到龙井。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在延边地区,龙井是比延吉更重要也更繁荣的一座城市,这里是日本最先开始侵犯延边主权,建立殖民统治机构的地方,也是朝鲜人反日民族革命活动兴起的地区。
在此之前,我对龙井唯一的印象是苹果梨,这是1921年朝鲜移民引入的梨和本地山中野生梨杂交培育的产物。苹果梨会被加入冷面内用来调味,用苹果梨冷冻制作出来的冻秋梨,是东北冬天最奇妙的水果类甜品。
地名由来
我来到龙井市内的巨龙友好公园。公园内竖着一座小型石碑,上面刻着“龙井地名起源之井泉”。这些文字告诉我们,龙井这个地名当然和龙井茶没有关系,而是和井有关系。
十九世纪末,朝鲜人张二硕、朴仁彦等到当时被称为六道沟的地方垦荒种地,他们发现了一口井,便在井边设立了一种汲水的设备,叫“龙井吊”。后来,六道沟的居民便把本村取名为龙井村,1908年,延吉厅正式用“龙井村”之名取代六道沟。1934年,为纪念龙井这一地名的起源,本地居民发起竖立了一座两米高的石碑,上刻“龙井地名起原之井泉”。不过原来的碑在“文革”中被砸毁,现在的碑是1986年重造的。2021年10月,吉林龙井,巨龙友好公园内的“龙井地名起源之井泉”纪念碑。 

2021年10月,吉林龙井,巨龙友好公园内的“龙井地名起源之井泉”纪念碑。 

说起龙井的历史,要比延吉更加复杂。前面已说到,日本蓄意挑动中朝间岛问题,意图以保护朝鲜侨民利益为借口入侵延边。1907年8月,日本在六道沟设立统监府临时间岛派出所,之后中日两国进行谈判,于1909年签订《图们江中韩界务条款》。日本并没有利用这一条约占到太大便宜,反而是朝鲜人没有了争夺间岛地区的法理依据,只能对中日之间的条约表示不承认。
日本总领事馆旧址
离开巨龙友好公园后,我找到了原间岛日本总领事馆旧址,现在这里被改造成了一座博物馆,展出龙井被日本占领并非法统治,以及朝鲜人和中国人反日革命斗争的历史。
1909年11月,日本撤销了统监府临时间岛派出所,在龙井设立间岛日本总领事馆,管辖范围包括延吉、和龙、珲春、汪清和当时属于奉天省的安图五地。1920年11月,总领事馆大楼因失火而被烧毁,1926年重建完工,也就是保留到现在的这座建筑。2021年10月,吉林龙井,间岛日本总领事馆旧址主体建筑。 

2021年10月,吉林龙井,间岛日本总领事馆旧址主体建筑。 

间岛日本总领事馆当时不只是外交机构,还是日本对华特务机关。这里的地下一层,有一排关押囚犯的牢房和刑讯室。1920年,日本从朝鲜总督府调动警察驻扎延边,在领事馆内增设警察部。1937年12月,日本根据11月与伪满洲国缔结的《日本国与满洲国间关于废除在满洲国的治外法权及转让南满铁路附属地行政权条约》,在形式上改变了统治方式,撤销间岛总领事馆和警察机构,将领事馆人员转入日本关东军及情报机关,警察人员编为伪满洲国警察,后来在领事馆旧址办起了医学院。2021年10月,吉林龙井,间岛日本总领事馆旧址,领事宅邸。

2021年10月,吉林龙井,间岛日本总领事馆旧址,领事宅邸。

领事馆旧址旁有当年的领事宅邸,也是老房子,今天的龙井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的办公场所也在一旁,民众可以自由在这里参观散步,我尝试进入办公楼内也是允许的。
从这一点上讲,龙井不愧为革命老区,革命就意味着人民的干部不能再当封建官老爷,政府办公场所应该允许民众自由出入,龙井作为延边最早的共产主义活动地点,沿袭了不脱离群众的优良革命传统。
传统与现代
龙井开放对外贸易之后,到上世纪二十年代,经济发展水平已走在延边的前列,人口远超过延吉的前身局子街,成为延边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我到龙井著名的“龙井美食街”时,可能因为时间还早,大部分店铺都还没开门。这条街上更多的是KTV,招牌上使用的是很多年前的称呼——练歌房,偶然遇到一家精巧的咖啡馆,可以喝上午茶。2021年10月,吉林龙井,龙井美食街。 

2021年10月,吉林龙井,龙井美食街。 

延边非常宜人的一点是,这里的朝鲜族人的生活习惯中,既有韩国传入的现代西式精致,又保留了自身的民族传统,人们讲究吃穿,在首府延吉,有早市这种比较传统的市场,到了小地方龙井,又有舒适的韩式咖啡馆可以吃上午点。有大城市保留了传统,又有小城市可供享受现代,这是很均衡的发展状态。 
朝鲜人设立的私立学校
龙井这座小城,历史上最辉煌的不是经济,而是教育。今天,朝鲜族是中国少数民族中平均受教育程度非常高的,有重视教育的传统,这和朝鲜族近代在反日革命中寻求民族独立有很大关系。朝鲜族重要的历史遗留就在龙井。
二十世纪初,日本加速侵略朝鲜,1905年,日本与当时朝鲜的大韩帝国(1897—1910)签订《乙巳条约》,之后日本设立韩国统监府,朝鲜半岛事实上成为日本殖民地。1910年的《韩日合并条约》令日本得以正式吞并朝鲜。一些朝鲜爱国人士认为,朝鲜社会落后的根源是教育问题,应该开设新式学校兴办教育,开展文化启蒙运动,通过教育来拯救苦难的国家,并寻求民族独立。
1905年以后,大量朝鲜人移民到延边,这些人成分非常复杂,有知识分子、民族主义者、宗教人士、旧贵族官员、义军成员等等。适逢清政府于1904年颁布《奏定学堂章程》,实施新学学制,延边的朝鲜人也开设了一系列新式学校,推行社会教育,策动反日运动。
1907年,李同春在龙井开山屯创办养正学堂;吴祥根、李炳徽、南性佑在延吉小营镇创办昌东书塾;1908年,金跃渊、朴茂林在龙井智新镇创办明东书塾,姜伯奎、姜熙延、俞汉丰在龙井创办正东书塾;1911年,李东辉、李同春、金笠在延吉小营子创办吉东学堂。到1916年底,延边地区朝鲜人设立的私立学校达到158所。
这些私立学校诞生的背景是朝鲜民族独立运动,创办人多为朝鲜民族主义者,无论是办学宗旨还是课程设置都与反日和民族独立主题有关。新设立的学校非常重视朝鲜语文、历史等民族文化内容,旨在唤起学生们的民族使命感。
朝鲜人设立的私立学校还有一个特点,是宗教色彩尤其是基督教色彩浓郁。西方传教士早期创办了一些教会学校,在传教过程中也传播了近代政治理念,而且日本政府当时对西方教会尚有一些顾忌,于是朝鲜人纷纷接受基督教,以宗教为掩护,从事革命运动,这也是今天中国朝鲜族中基督徒众多的历史缘由之一。2021年10月,吉林龙井,市区内一处基督教堂。

2021年10月,吉林龙井,市区内一处基督教堂。

瑞甸书塾与海牙密使事件
这些学校当中,最具传奇色彩的是瑞甸书塾,这所学校是中国境内第一所朝鲜人设立的私立学校,现在是龙井实验小学。我找到了这所学校,但由于防疫原因,学校不允许外人进入。隔着围栏,可以看到校园中刻有“瑞甸书塾”字样的巨石和一旁的“东北解放纪念碑”。2021年10月,吉林龙井,前身为瑞甸书塾的龙井实验小学校园一景。

2021年10月,吉林龙井,前身为瑞甸书塾的龙井实验小学校园一景。

瑞甸书塾的创始人叫李相卨,听到这个名字,很多人会想到朝鲜独立运动中著名的一次外交活动——1907年的海牙密使事件。瑞甸书塾的诞生正是和这次事件相关,背后是一段隐秘而伟大的外交斗争故事。
李相卨生于1870年,是朝鲜在大韩帝国时期的议论政府参赞,他极力反对《乙巳条约》,在内部大臣闵泳焕(1861—1905)因不愿做日本治下的亡国奴而自杀殉国后,便辞职归隐。大韩帝国议论政府参赞李相卨。 mehansa.com 图

大韩帝国议论政府参赞李相卨。 mehansa.com 图

高宗皇帝李熙没有在《乙巳条约》上签字,而是寄希望于通过外交手段,借助列强力量牵制日本,就像1896年他率领王族从日本控制的王宫逃到俄国驻朝公使馆的“俄馆播迁”事件中那样。
他获知第二届万国和平会议将于1907年6月在海牙召开,会议召集者俄皇尼古拉二世邀请了韩国,认为这是向国际社会求援的机会,于是决定派遣三位密使李相卨、李玮钟和李儁前往海牙参加和平会议,控诉日本侵略。由于日本的监视,三位密使分头行动。李玮钟是前朝鲜驻俄公使的儿子,一直在俄国,李相卨前往延边开办学校作为掩护,等待李儁从朝鲜国内带来高宗的委任状后一起出发。
1906年,李相卨秘密到达龙井,与李东宁、吕祖铉等六人一起买下龙井村基督教会的一处宅子,创办了瑞甸书塾。这里虽然名字叫书塾,但讲授的是全新的近代科学知识和国际政治学。1907年4月,李儁携带高宗的委任状从汉城出发,在海参崴与李相卨见面,一起前往圣彼得堡同李玮钟会合。
很可惜,尽管三位密使竭尽全力,周旋于各国外交人员与媒体之间,为朝鲜独立奔走周旋,但世界局势已经发生了变化,欧美国家默认或支持日本对朝鲜的吞并。万国和平会议拒绝朝鲜代表出席,李儁在悲愤中死去。在日本的压力下,高宗皇帝也不得不于1907年7月19日宣布退位。事件之后,三名密使遭到法庭缺席审判,加上日本统监府间岛派出所的干预,瑞甸书塾被迫停办。
海牙密使事件后,李相卨流亡美国。1909年,他前往海参崴建立独立运动基地,试图训练军队营救高宗,在俄国组织流亡政府。大韩帝国亡国后,李相卨一直致力于组建独立义军,进行光复运动,1917年3月死于俄国双城子。他死后不到两年,高宗皇帝于1919年1月去世,成为同年3月1日暴发,反抗日本殖民统治的“三一运动”的导火索。
尹东柱和他的诗
在龙井的最后一站,我去了龙井市第四中学,想寻找1998年在这里竖立的“恩真中学旧址”纪念碑,但门卫没有让我进入。
恩真中学,1920年2月由加拿大传教士在龙井创办。朝鲜族诗人尹东柱,1917出生在今龙井市智新镇明东村,1932年曾在恩真中学读书。三十年代末,尹东柱前往韩国学习。1942年以日本名字留学日本,1943年被日本警察逮捕,两年后被折磨致死,死时只有28岁,遗体被运回故乡龙井安葬。朝鲜族诗人尹东柱。kpophighindia.com 图

朝鲜族诗人尹东柱。kpophighindia.com 图

尹东柱生前是个不为人知的诗人,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他的遗稿才在韩国发表。在短暂的人生里,这位出生在中国的朝鲜族年轻人不得不用日本名字读书,无论是当年日本逮捕他,还是现在韩国纪念他,理由都是他参与朝鲜独立运动,而证据只是他用自己民族的文字写过一些表达个人志趣的诗,以单纯和天真记录了他在黑暗年代的生活思考。
我想以他1941年写作的一首诗结束在龙井的探访:
直到死亡那一刻
让我仰望天空
心中没有丝毫愧疚
树叶上轻轻拂过的风
也使我心痛
我是要以赞美星星的心
去爱正在死去的一切
去走指定给我的道路
今夜 风依然掠过星星

责任编辑:李旭

校对:张亮亮

中朝边境之旅①丨丹东:东方红之城 中朝边境之旅②丨丹东:丹麦童话与百年前的国际旅游都市 中朝边境之旅③丨集安:摇滚之都与七百年王国 中朝边境之旅④丨延吉:一半是传统,一半是潮流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