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号·湃客 >

干饭人——可控的满足感

2021-12-05 07:16

撰文/吕洲(华东师范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硕士生)

       朱雨纯(华东师范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硕士生)

运营/王云汐

干饭人特指对美食充满着热情,奋力吃饭的人。去年,“早安,打工人;加油,干饭人!”的标语火遍网络,打工人自嘲背后所蕴含的积极心理已经有不少解读,那干饭人背后又反映了大众怎样的心理呢?

为什么人们如此热爱干饭?

瑞士的研究团队发现,压力会激发人类对奖励的渴望,而食物是人类最易获得的奖励之一。现代社会,人们的生活面临数不清的压力源,工作、生活、家庭正像压在人们身上的一座又一座大山,干饭人在高压的环境下通过最容易获得的奖励——美食——来部分缓解压力。

大家都知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但对于干饭人而言,在吃饭这件事上,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约定——吃什么可以由自己决定。

生活中充斥着大量不受人们控制的突发事件,如突然增加的工作或突然暴发的疫情。在这种情况下,人们通过调节自己来接受现实状况并适应环境,这种自我调节被称作次要控制。如果个体持续感受到缺乏控制感,那么就会表现出抑郁、退缩等一系列心理及行为问题,更有可能出现习得性无助。

干饭人无法要求领导不要再安排新工作,不要加班,人类也无法命令“新冠”赶紧离开,但至少今天的午饭要吃什么是可以由自己决定的吧,因此,以次要控制的方式满足自己的控制感,并对自己说一句“加油,干饭人”,从而继续面对无法控制的外界环境,这也是一种心理调适方式。

 

为什么干饭如此快乐?

多巴胺是一种能够给人带来愉悦感的神经递质,它的主要作用是“奖励”,当我们期待获得奖励时,释放多巴胺的神经元就会被激活。比如,当一份美食摆在我们面前,多巴胺会发出一个“吃掉它会让我快乐”的信号,当我们吃到食物,就会产生满足感,这一奖励通路便完成了。为了获得奖励,我们会产生“我想要”的冲动,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对美食如此渴望。

有研究证实,吃东西的确会促进多巴胺分泌。在一项基于新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的研究中,研究者让12名健康被试喝奶昔,并记录被试喝完奶昔后的生理数据。结果表明,多巴胺会在两个时间段释放,第一次是刚喝完奶昔时,多巴胺在与奖赏(腹中前额叶、边缘皮层)和记忆(海马)相关的大脑区域释放,第二次是在喝完的15到20分钟后,多巴胺在前额叶、岛叶等其他脑区释放。

伴随着多巴胺分泌,吃东西着实让人快乐,但小心越吃越多。多巴胺有一个特殊的机制叫“奖励预测误差”,通俗而言,在我们第一次吃蛋糕时,大脑不认识它,现它很甜,大脑得到了意外奖励,多巴胺很喜欢这种“意外”的感觉,在你下一次吃蛋糕时,一块蛋糕已经不足以带来“意外”的刺激感,要吃两块才能达到相同的快感,因此会越吃越多。

对于快节奏压力下的打工人而言,干饭是一件少有的能够自己掌握的事,简单快乐弥足珍贵。不过,我们无法时时刻刻都通过干饭带来快乐,并且过度干饭在收获快乐的同时也会让身材日渐丰满,更重要的是有碍健康。所以除了干饭以外,或许我们可以探索其他兴趣爱好,多给自己一些选择。

 

参考文献

Burger, J. M., & Arkin, R. M. (1980). Prediction, control, and learned helplessnes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38, 482–491.

Pool, E., Brosch, T., Delplanque, S., & Sander, D. (2015). Stress increases cue-triggered “wanting” for sweet reward in human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Animal Learning and Cognition, 41, 128–136.

Rothbaum, F., & Weisz, J. R. (1982). Changing the world and changing the self: A two-process model of perceived control.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42, 5–37.

Ta Be R, K. H., Black, D.N., Porrino, L. J., & Hurley, R. A. (2012). Neuroanatomy of dopamine: Reward and addiction. The Journal of Neuropsychiatry and Clinical Neurosciences, 24, 1–4.

Thanarajah, S. E., Backes, H., Difeliceantonio, A. G., Albus, K., Cremer, A. L., Hanssen, R., et al. (2019). Food intake recruits or osensory and post-ingestive dopaminergic circuits to affect eating desire in humans. Cell Metabolism, 29, 695-706.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s://renzheng.thepaper.cn。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