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明查|以色列宣布疫苗第三针失效?民众抗议“疫苗护照”?
明查员 杨依然
2021-11-25 19:54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速览
- 网传的所谓“以色列人民走上特拉维夫街头抗议疫苗护照”截图,实际为9月23日晚民众针对现任总理贝内特政府、要求司法公正的抗议游行。
- 以色列政府于10月3日出台新规,在六个月内接种了2针疫苗或以接种第3针的人才能获得新版“疫苗护照”,而不存在“第3针失效”一说。
事件背景
近日,有微博认证用户指出,以色列承认第三次接种导致“免疫力下降”,随文附上了一张推文截图。图中的推特用户称,以色列政府宣布第三针失效,未来只有接种了四针的人才会被算作“完全接种”。以色列人民走上特拉维夫街头抗议疫苗护照。
明查
以色列民众在抗议什么?

在推特中进行关键词“以色列政府宣布第三针失效”搜索,可以发现这条消息来自一位名为“骄傲女孩”@ZH_mzghg的用户于11月19日发布的推文。
但其实,这条消息并非@ZH_mzghg首发。
早在9月底,就有用户声称,9月27日,以色列政府宣布第三针失效,并随附一段以色列民众高举国旗游行示威的视频。但是,仔细观察视频中人们手持的横幅可以发现,这些标语中并没有出现任何与“新冠”“疫苗”等相关的字样,而是与以色列现任总理贝内特有关——בנט צורר היהודים(“贝内特仇恨犹太人”)、בנט מסוכן לישראל(“贝内特危及以色列”),有些还印上了贝内特的头像。9月下旬,以色列多地多次爆发反对贝内特的游行。
其中,在以色列第20频道(Arutz 20)当地时间9月23日晚(截图为北京时间)发布的推特视频中,游行的场景与截图中所谓的“以色列民众反对疫苗护照”的画面一致。第20频道对这一视频配文:“几千名右派社运人士现在在特拉维夫反对贝内特政府。”该推文还@了一位名叫KastelMoti的用户,该用户的个人介绍页面自称为第20频道的记者。
在当天的另一条推文中,第20频道援引了以色列议员、来自反对党利库德(Likud)的所罗门·卡尔希(Shlomo Karhi)对此次游行的评论,直指“腐败的司法系统”,称总理和他的政党“窃取权力”。
在推特上搜索“游行 贝内特”,可以发现在9月24日前后,多名推特用户发布了相关的图片和视频。
多名用户在评论中称游行者为“内塔尼亚胡的支持者(Bibists)”。前总理内塔尼亚胡于2021年6月的议会选举中败给对手统一右翼联盟(Yamina)领导人贝内特,但其所在的利库德仍旧是以色列议会中的最大党派。另有多人质疑了第20频道所报道的“几千人”,称这只是一次只有几百人参加的小型集会。
但没有用户提到关于“新冠”“疫苗”“第三针”的字眼。
因此,近期所谓“以色列人民走上特拉维夫街头抗议疫苗护照”的游行视频,实际上是发生于9月23日晚的集会,表达对司法公正的诉求和对现任总理贝内特的不满,与所谓的“疫苗护照”并不相关。
以色列政府宣布第三针失效?
以色列是最早实施“疫苗护照”的国家之一。早在今年2月,以色列政府就出台政策,鼓励民众下载手机应用“交通灯”,该应用可以显示本人的疫苗接种和康复情况。
多家媒体报道,今年7月底,以色列政府开始为60岁以上的公民提供第三针,8月底开始,所有12岁以上的公民都可以接种第三针。
9月15日,来自魏茨曼科学研究所、以色列理工学院、以色列卫生部等机构的多位专家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联合发表了一篇题为《以色列BNT162b2疫苗加强针对新冠的保护》(Protection of BNT162b2 Vaccine Booster against Covid-19 in Israel)的论文。基于对113.7804万名60岁以上人群的观察结果显示,在接种第三针12天后,相比于仅接种两针的人群,其新冠感染率降至1/11.3,重症率降至1/19.5。
当地时间10月3日,以色列卫生部出台新规,前一批颁发的“疫苗护照”失效。
左为新版“疫苗护照”,右为旧版。

左为新版“疫苗护照”,右为旧版。

卫生部规定,必须在过去6个月内接种两针疫苗,或接种第三针疫苗,才可获得新版“疫苗护照”。
由此可见,以色列专家研究结果显示,第三针在60岁以上人群中抵御德尔塔毒株效果显著,但是第三针并不是获得“疫苗护照”的必要条件。而所谓“以色列政府宣布第三针失效,未来只有接种了四针的人才会被视作‘完全接种’”纯属子虚乌有。
以色列民众对疫苗态度如何?
以色列是世界上最早提供疫苗接种的国家之一,也是最早提出“与新冠共存”的国家之一。
根据牛津大学“以数据看世界(Our World in Data)”项目统计,截至2021年11月22日,以色列68%的人口完成第一针疫苗接种,62.6%完成两针,44%完成三针接种。
然而,以色列国内对封锁政策和新冠疫苗的质疑和抵制依然存在。
一些媒体指出,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不同,以色列反封锁、反疫苗的声音大多来自自由派,并且很大程度上与反内塔尼亚胡游行集会相交织,与民众的政治诉求息息相关。
以媒i24新闻(i24 News)今年3月对特拉维夫反疫苗游行的报道,游行者举牌要求“真理、正义、负责、透明”

以媒i24新闻(i24 News)今年3月对特拉维夫反疫苗游行的报道,游行者举牌要求“真理、正义、负责、透明”


同上。“支持:医疗疫苗。反对:强制接种的基因疫苗

同上。“支持:医疗疫苗。反对:强制接种的基因疫苗

2016年,内塔尼亚胡家族被曝出腐败丑闻,此后,不断有民众加入每周六晚在总理官邸前举行的反内塔尼亚胡游行。因总理官邸坐落在耶路撒冷的贝尔福街上,反内塔尼亚胡游行也被称作“贝尔福抗议”(Balfour Protests)。新冠疫情爆发之后,政府出台一系列封锁和宵禁政策。按照政策,大规模聚集被取缔,贝尔福抗议也受到限制,因此引起示威者的不满。
2021年8月6日,以媒《国土报》(Haaretz)刊载了一篇题为《为什么这么多反内塔尼亚胡抗议者变成了新冠疫苗反对者?》的分析文章。
该文章援引游行集会的领导者之一、“犯罪部长”(Crime Minister)运动创始人以沙·哈达斯(Yishai Hadas)的话称,“说贝尔福抗议是反疫苗就太过了。有时候有一些问题是和信息隐瞒、和透明度联系在一起的。”按照哈达斯的说法,示威者的反疫苗诉求反映了民众对政府决策遮遮掩掩、透明度低的不信任。
进入6月,贝内特宣誓就职之后,也陆续爆发了几场反对政府限制措施和疫苗接种的游行。
7月31日,数十人在特拉维夫抗议新冠疫苗。视频源自美联社。

7月31日,数十人在特拉维夫抗议新冠疫苗。视频源自美联社。

美联社称,10月3日以色列出台的“疫苗护照”新规引发了“数十人”规模的游行。
延伸阅读:
明查|辉瑞CEO夫人因“疫苗并发症”去世
明查|奥地利妓院里打新冠疫苗,还能享受免费服务?
明查|“不打疫苗不上班”,纽约垃圾堆成山?

责任编辑:储静伟   图片编辑:李晶昀

校对:张亮亮

54
【专题】澎湃明查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