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科技
  • 思想
  • 智库
  • 生活
为儿子代购救命药却被认定贩毒?母亲:我只想孩子活下去
齐鲁晚报
齐鲁晚报官方澎湃号
2021-11-25 12:24
在家照顾患罕见病的儿子
却不曾料到
自己会因为代购药品涉嫌贩毒
被警察找上门……
儿子出生25天
被确诊为癫痫
儿子出生第9天的时候
河南郑州的李女士发现
儿子跟其他孩子表现不同
于是去医院办理了住院
儿子出生第25天的时候
医院确诊为癫痫
李女士当时也没多想
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给孩子治病
第3个月的时候
在家吃着晚饭
孩子突然就昏迷不醒
去医院的路上孩子一直是癫痫状态这次医生告诉李女士
她的儿子患的是一种罕见病:
婴儿癫痫伴游走性局灶性发作(EIMFS)
属于药物难治性癫痫
2016年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儿科主任医师
张月华教授等在
《中华儿科杂志》刊发论文指出:
婴儿癫痫伴游走性局灶性发作(EIMFS)
属于癫痫性脑病
是一种婴儿早期少见的难治性癫痫
国内尚罕见该病的系统研究报道
发病率不详
李女士也看过这篇论文
她记得其中的一句话:
患儿对抗癫痫药治疗的反应不佳
死亡率高
年龄增长到1岁9个月
如医生所言
儿子的智力、运动能力几乎没有发育
一张张诊断书上
载明着“脑萎缩”
“全面性发育落后”等字样
儿子“丝毫没有认知能力”
与亲人间无任何互动
这是李女士最难受的事
病友群里代购买药
孩子服用后有效果
辞掉工作在家照顾孩子
跑了很多地方、用了很多药
但是都不见好转
绝望之中医生让她试试“氯巴占”“氯巴占”在很多国家用于治疗癫痫
但在我国是第二类精神药品
属于特殊管理药品
没有批准上市也没有进口许可
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
在2017年的一份
《关于印发〈100种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
管制品种依赖性折算表〉的通知》中指出
1克氯巴占
相当于0.1毫克海洛因
治病的药写在医生的病历上
但是医院没有
李女士只能自己去找
她想到了病友群李女士先后加了多个病友群
在病友的口口相传中
她认识了一位代购
也是一位患病孩子的家长
陆续从他那里买到了“氯巴占”
孩子的癫痫发作得到了有效控制
李女士看到了一丝希望:
“不发病时
孩子偶尔会开心地踢一下小脚丫”
警方找上门才发现
牵扯进“毒品案”
今年6月初
李女士接到那位代购发来的信息
让自己拿着孩子的病历到海关
帮忙收取一个来自意大利的包裹
她没多想就答应下来
收到包裹后
李女士又把包裹转寄给了代购
今年9月3日上午
一家人正在吃早饭
郑州市中牟县警方找上门
李女士才知道
自己因为涉嫌“走私、运输、贩卖毒品罪”
被警方传讯了
李女士是最后一名归案人员
代购以及四位患儿家长都已经归案
他们都跟代购“氯巴占”有关
9月3日当天
警方对她采取了取保候审
11月23日
李女士收到了中牟县人民检察院的
“不起诉理由说明书”
检方认为她已经构成
走私、运输、贩卖毒品罪
但鉴于“为子女治病诱发犯罪”
“为子女治病诱发犯罪”“未获利”等原因
最终做出了“定罪不起诉”的决定李女士心里一直有个疑惑:
医生推荐过氯巴占
自己也没有非法使用
用来治病的药怎么就成了毒品?
有律师解释:
我国精神类药品都属于管制类药品
买来后滥用就属于犯罪的行为
如果是精神科医生开的就不算药物滥用
国家在精神管制类药品运输上有明确规定
如果只是一个中间环节帮别人运输
会成立运输毒品罪
上海市律协医药健康业务研究委员会主任卢意光解释说,此案涉及到精麻药品,按照涉毒犯罪来处理,但李女士如果是以医疗为目的,可以申诉。卢意光:国外代购进来的这个药品,原来是认定为假药,从2019年药品管理法修改以后,就不再认定为假药了,但它仍然是一个违法行为。
这个案件因为是涉及到精麻药品,所以就是按照涉毒的犯罪来处理。但比如说她按照医疗的目的,转让转送给别的有医疗需要的病人,或者是她不知道这个是毒品,那实际上她不会构成运输毒品罪。就是说对这个案件的话,事实上是可以去申诉的。
同济大学法学教授金泽刚认为:在本案中,进口药物的“代购”是否牟利不得而知,但就全案而言,社会危害性这一犯罪的本质特征必须加以综合考量。如果药物全部是用于病人治病,那行为人至少不是毒贩子。若涉嫌其他犯罪,那就另作别论。至少,治病救人与侵犯特殊药物管控秩序之间的利弊大小应该加以比较权衡,正如司机为了救治病人而闯红灯不该受罚是司法者应该明白的道理。此案与当年“国外抗癌药代购第一人”陆勇从印度购买低价仿制药救命被追诉一案颇有些相似。但陆勇被认为未借此牟利,其行为只能算购买假药,而不算贩卖假药,最终被检察机关决定不起诉。
这一次,李女士与“代购”虽然也是基于救人性命的目的而买药,但涉及的对象却是管制类精神药品,该药的特殊“身份”似乎决定了该案不会出现陆勇案的反转。
她决定申诉
却最担心买不到儿子用的药
李女士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她决定申诉:
“我只是为孩子购买了救命的药”但是她现在最担心的是买不到药:
“最近我已经给宝宝减了药量
剩下的还够吃两周”
她也不知道没有氯巴占的维持
孩子能撑多久
她也担心
如果以贩毒定罪
会影响群里其他人购药
毕竟这个群体需要的药
还有很多是管制药
如今
李女士的儿子已经一岁八个月了
仍不会抬头、不会坐、不认识父母
只能喝奶吃一些流食
李女士依旧像照顾正常孩子一样
逗孩子笑、带孩子出去玩她有过疑惑有过动摇,甚至曾想自杀
但是都挺过来了
“我希望孩子能活着
等到医学进步的那一天
哪怕只能认识我、认识这个世界
只会吃东西、会抓东西、会认识玩具
会知道孩子的童年是需要玩具的”
但是当下
李女士最大的希望是:
她和那些患儿家长们
都能从合法渠道买到药品给孩子治病
不少网友表示
李女士的事像是
现实版的《我不是药神》来源:北京青年报、北青深一度、澎湃新闻、成都商报、新黄河等
原标题:《为儿子代购救命药却被认定贩毒?母亲:我只想孩子活下去》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