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号·湃客 >

男性,会有容貌焦虑吗?

2021-11-24 16:43

撰文/杨恒宇(华东师范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硕士生)

        谢林玉(华东师范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硕士生)

运营/王云汐

 

“普信男”,普通但自信的男性已然成为流行语。男性真的那么自信吗?男性是否会产生外貌焦虑?

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新白领消费行为研究报告》显示,男性占医美人群的30%。同时,有17.2%的男性月均花费1131元在医美项目上。医美也趋于年轻化,23岁至30岁选择医美的男性达到了66.3%,对于19至22岁人群而言,选择医美的男性比例高于女性。

 

数据来源:艾瑞咨询《2020年中国新白领消费行为研究报告》

 

女性的容貌焦虑

容貌焦虑是指个体忧虑自己外貌达不到外界对于美的标准,预期会受到他人的消极评价。具有容貌焦虑的人处于担忧、烦恼、紧张、不安的情绪之中,经常检查和调整自己的外貌。事实上,大多数人都在意自己的容貌,希望自己符合大众审美。但如果对自己要求过高,人就会产生容貌焦虑。

当前,无论是大众媒体还是学术研究都更关注女性的容貌焦虑。女性主义者认为,在父权制社会文化中,女性地位低下,容易被物化,女性的身体和容貌很容易被当作物品一样评价。而对于女性外形“美”的标准比较单一,我们的文化以“白幼瘦”为美。关于外貌的社会性评价可能会使个体内化关于美的外在评价,从而产生“自我客体化”,即个体内化第三人对自己身体自我的看法,将自己当作一个基于外表被观看和评价的物体来看待,此时,人们很在意自己看上去如何,认为有一个内在的评价者随时会评价自己的外形,当外形不符合主流审美时,这个内在的评价者会指责自己。这种想法让人产生焦虑、自责、抑郁等负面情绪,也同时影响进食、运动等行为。

研究表明,自我客体化与外貌焦虑呈现显著正相关关系。此外,女性的自我客体化水平明显高于男性,因此女性更有可能产生容貌焦虑。

 

社会的忽视:男性的外貌焦虑

传统观点认为,男性不太关注外貌,不会也不应该为外貌感到焦虑。但是,男性在医美方面的消费日益增加,这似乎暗示男性也具有外貌焦虑,并通过医美等方式缓解焦虑,追求“完美”的外貌。

随着女性意识崛起,女性开始消费男性的外貌,一些以迎合女性审美打造的男偶像随之而生。这打造了一种身材肌肉化之外的男性美的标准——容貌精致化,因此越来越多的男性对自己的容貌产生焦虑,通过化妆、医美等方式追求容貌精致、年轻、精瘦的身材。

根据“自我客体化”理论,和女性的外貌焦虑相同,男性的外貌也受到越来越多的评价,这使得男性也逐渐内化这样的评价者,产生外貌焦虑,然而男性的外貌焦虑与女性的外貌焦虑有所不同。

首先,媒体对男性外貌美的宣传远少于女性,男性也较少会将自己与媒体宣传中的“完美男性”进行比较。然而,男性倾向于将自己的外貌与身边的男性进行比较,如果男性认为自己的一位朋友比自己帅气很多,他就有可能产生容貌焦虑。其次,男性的外貌焦虑可能夹杂着羞耻感。社会对于外貌上佳的男性存在负面刻板印象:肌肉健壮的男性可能会被认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情商不高;容貌精致的男性可能会被认为缺乏男子气概。过度关注和追求外貌被男性角色规范所禁止,因此这使得男性的外貌焦虑伴随羞耻感。

 

我们可以做什么?

第一,摆正观念,正确看待男性焦虑。外貌焦虑并不只存在于女性群体中,男性产生焦虑后的心理问题也应该引起重视。当容貌焦虑者无法处理自身问题时,可以寻求专业的心理咨询和治疗。

第二,多点宽容,接纳自我。随着全球化发展,事物越来越多元,我们也应该用包容、开放的态度对待不同的事物。就算不认同容貌焦虑,但我们仍可以用包容的眼光看待此现象。

第三,追求内心,做自己就好。随着物质条件越发富足,人们逐渐关注更高层次的需要,这是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规律。每个人都有追求美的权利,勇敢做自己就好。

 

参考文献

甘海英, 闫春平, 常行, 冯申梅, 朱金富. (2020). 身体监控对女性注意控制的影响:心流和外貌焦虑的中介作用.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5, 965-969.

Austen, E., & Griffiths, S. (2018). Why do men stigmatize individuals with eating disorders more than women? Experimental evidence that sex differences in conformity to gender norms, not biological sex, drive eating disorders’ stigmatization. Eating Disorders: The Journal of Treatment and Prevention, 27, 267-290.

Mellor, D., Hucker, A., Waterhouse, M., Mamat, N. B., Xu, X., & Cochrane, J., et al. (2014). A cross-cultural study investigating body features associated with male adolescents’ body dissatisfaction in Australia, China, and Malaysia. American Journal of Men’s Health, 8, 521-531.

Moradi, B., & Huang, Y. P. (2008). Objectification theory and psychology of women: A decade of advances and future directions. Psychology of Women Quarterly, 32, 377-398.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s://renzheng.thepaper.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