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从中国首个“国际慢城”说开去
蒋瞰
2021-11-26 09:06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山慢城”桠溪一景,草坪上有两只“慢城”标志——蜗牛。

“山慢城”桠溪一景,草坪上有两只“慢城”标志——蜗牛。

1、
1999年10月,意大利基亚文纳、布拉、波西塔诺、格雷韦因基安蒂四个小城的市长联合发布了《慢城运动宪章》,并成立了慢城联盟(Citta Slow)。同时,罗马百公里开外的中世纪古城奥维托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慢城”。
宪章上对“慢城”的定义是:人口在5万以下的城镇、村庄或社区,反污染,反噪音,支持都市绿化、绿色能源、传统手工业,没有快餐区和大型超市。
彼时正逢迈入千禧年之际,提出这种模式无疑是对即将到来的高速现代化的平衡,意图使人们懂得保护地方传统、城市肌理、自然风光,倡导不加修饰的本土面貌,也就是现在我们常说的“在地化”。
2010年7月,意大利波利卡市市长、世界慢城联盟副主席安杰罗瓦萨罗来到中国,去了高淳桠溪。
高淳是距离南京最远的一个区,在地缘上反而和安徽更靠近。桠溪是高淳区的一个镇,经济条件一般,但山清水秀,有着丰富的自然资源。因为主席的流连忘返,桠溪就这么成了中国首个“慢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镇从此被冠以“国际”前缀。
在桠溪,“国际慢城”并非是一座城,而是跨越镇上6个小村庄的一个区域。这个区域占地约49平方公里,只有2万左右的人口。
当我指着照片上的松针树、杉树林对慢城景区工作人员说要去那里徒步时,她们一次次向我确认:“不去玩玩丛林穿越吗?走路有什么可走的呢?要不要叫个电瓶车?”
从某种意义上说,被规划为景区的桠溪更接近文旅综合体。因为“走路有什么可走的呢”,所以被植入了诸多游乐项目:彩虹滑道、树冠漫步、真人吃鸡……还有一部分是极具中国特色的农家乐,以及前两年很火的房车营地。工作人员说,周末节假日里景区很热闹,摆渡的电瓶车都忙不过来,所以,如果买了票,可以租公共自行车或电动车。对大多数中国家庭来说,这里是一个不错的亲子游乐场。
我也找到了自己的乐趣。
松针被风吹散在地上,朴树片片金黄,落叶层层铺在地上,脚踩上去有“咔咔”的脆响。还有枫彩园,红枫装点了一个满屏的红色世界,森林在秋天即将结束时呈现出一点慵懒和亮色。
从一段丛林到另一段丛林,中间有一片水塘联结。这是桠溪人为感谢明朝军师刘伯温而自己起名的“大官塘”——当年,刘伯温受朱元璋旨意到此处灭“王气”时,发现周边连年大旱少水灌溉,便扩宽水域挖沟排渠,引水灌溉农田,沟渠挖好能灌溉周边几百亩良田,为周边乡民解决了一大难题。固城湾景区“慢城体验中心”外墙,蜗牛是一个重要标志。

固城湾景区“慢城体验中心”外墙,蜗牛是一个重要标志。

“山慢城”桠溪枫彩园。

“山慢城”桠溪枫彩园。

如果要对照慢城标准,桠溪胜在自然风光。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对季节的感知是良好家教的表现,在这里,无须看日历就能辨别春夏——到了夏天,山那头的竹林就成了最好的去处。春天,万亩牡丹鲜艳绽放。桠溪的慢,是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诠释。
但它也可能并不合格,光是对汽车的限制使用就要扣分了——必须限制汽车的使用,汽车在城市街道行驶速度不得超过20km/h。节假日里,娱乐设施里占满孩子时,慢城对噪音的规定可能又达不到了——慢城规定必须有一个噪声管理系统,广告牌和霓虹灯要尽可能少。
无所事事的“慢”,核心本质上是精英模式,国情不同,必然水土不服。但不妨碍这是另一种形式的乡村振兴。桠溪被人知晓,起点很高,桠溪人获得了自豪感,他们不再认为家乡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
2、
既然已经搭上了“国际慢城”的顺风车,高淳把“慢城”做了延伸文章。如今的慢城指的是包括桠溪在内的“山慢城”,固城湖为中心的“水慢城”,以及以高淳老街、高淳开元度假酒店在内的雅达集团的颐养项目为主的“文慢城”。
固城湖是高淳人的母亲河,还是世界上第一条人工运河——胥河的重要组成部分。
“胥”得名于伍子胥,春秋时,伍子胥开挖胥河后,疏导了水阳江上游的来水,使高淳一带水位降低。原先的“鱼龙之宅”,成为一片沃野。沃野也孕育了中华绒螯蟹——对大多数人来说,固城湖早已和大闸蟹划上了等号。的确,因为水质好,有丰富的自然饵料,中华绒螯蟹一直是高淳农业的支柱产业。
听八零后们讲他们心中的大闸蟹,就是“几个小伙伴拎着木桶,带着六节干电的手电,拨开水里的荷花和茅草,手电光一照,螃蟹顺着光柱就过来了”,是一件极为寻常又充满童趣的事。
固城湖大闸蟹和阳澄湖、长荡湖大闸蟹一样,早已是个公共品牌。十月下旬起,固城湖大闸蟹就上市了,比隔壁常州金坛的长荡湖大闸蟹要早。再过半个多月,到如今11月中下旬,蟹农直接用稻草捆扎了大闸蟹站在街边卖,按个卖,5-8块一只不等,便宜得令人咋舌。
在吃蟹这件事上,坊间一直流传一条鄙视链:阳澄湖的鄙视太湖的,太湖的鄙视洪泽湖的,洪泽湖的鄙视高邮湖的,高邮湖的鄙视固城湖的,固城湖的鄙视沙家浜的。
但对良心蟹农来说,产区并不是核心,品牌也不是关键,最主要是选对人。因为有了“蟹”这个人见人爱的产品,固城湖边新开的固城湾开元度假酒店索性做了个蟹餐厅,做起了全蟹宴,尽管总经理常被问“别的季节卖什么菜”。高淳街头随处可见卖蟹的人。

高淳街头随处可见卖蟹的人。

高淳老街饭店里,认真拆蟹粉的人。

高淳老街饭店里,认真拆蟹粉的人。

3、
至于“文慢城”,高淳人必提老街。
每个城市都有一条老街,脚下青石板,两边卖芡实糕、炸麻花、臭豆腐。淳溪老街名头很大,有着“金陵第一古街”的称号。但的确不是无稽之谈。自宋朝正式建立街市,已有900余年的历史,比夫子庙等都早,是江苏省内保存最完好的古建筑群之一。
现在的老街长630米,又称一字街。两旁建筑为砖木结构,上下二层。有很浓郁的皖南徽派风貌,毕竟,从高淳去南京还不如去安徽近。
老街看建筑。
沿街店面门厅一般为木板排门,也有高门堂牌坊式;刷桐油而不施彩绘;门楼、门罩、花墙、屋脊及山墙侧中上方多是砖石雕,富贵吉祥、招财进宝、人寿年丰、五福临门,用来表达人们对生活的美好愿望。高淳老街

高淳老街

插上吸管的蟹粉汤包。

插上吸管的蟹粉汤包。

除了所有老街都会卖的小吃,“蟹粉汤包”算是淳溪老街的一大特色。再破的小店都有一个在汤包上插着吸管的模型,向人们演示吃汤包的技巧。虽说是游客街,价格倒也公道,且分量巨大——一个蟹粉汤包20块;一碗馄饨,指的是30个小馄饨;一客汤包,每个个头有小半个拳头那么大。店家一逮着空就开始拆蟹粉。从古至今,蟹都是这么精贵的食物,眼前蟹壳堆起了小山,碗里可用的蟹肉只有零星这么一点。
4、
在固城湾文旅综合体里,有一个国际慢城的发展介绍:截至2021年6月,全球共有278个国际慢城分布在30个国家和地区。其中,中国大陆有13个,除桠溪镇外,其他12个分别是:广东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曲阜市“九仙山-石门山”片区、广西贺州市富川瑶族自治县福利镇、浙江温州市文成县玉壶镇、安徽宣城市旌德县旌阳镇、常山国际慢城、江苏苏州市吴中区甪直镇、湖北神农架林区松柏镇、广西玉林市玉东新区茂林镇、吉林长白山管委会二道白河镇、山东淄博市高青县常家镇、陕西省柞水县营盘镇。其中,既有城镇为核型,也有乡村聚合型。
那些得到“国际慢城”头衔的地方并非完美,所幸和当下“乡村振兴”“共同富裕”的理念相一致——慢城,不是慢发展,而是追求更为持续、健康、生态的发展模式。乡村振兴、小镇模式的妙处在于,没有固有和既成的模式可以复制,在这过程中,必然会有阵痛,这也是乡建这件事情最迷人的地方。
(蒋瞰,作家,媒体人,著有《山居莫干》《晚上好,亲爱的陌生人》等)

责任编辑:徐颖

校对:丁晓

215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