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新城市志|市长挂帅打造足球重点城市:走好“强基”之路
澎湃特约评论员 林风
2021-11-20 13:28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12强赛前6轮战罢,国足1胜2平3负积5分排名小组第五。无论是专业机构的预测,还是在球迷心中,国足出线,仅剩下理论可能。而在稍早前的东京奥运会,女足也折戟赛场。
以至于,有球迷如此揶揄:中国足球两大幻觉:男足能进世界杯,女足仍是世界一流。
的确,过去很多年,中国足球似乎坠入了一个恶性循环的怪圈,很多人都在寻找振兴中国足球的药方。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个新闻引发关注:深圳成立全国足球发展重点城市建设工作领导小组,领导小组组长由市长覃伟中兼任,副组长由分管副市长兼任。
全国将建16-18个足球相关重点城市
很多网友和球迷不解,为什么要成立足球发展重点城市建设工作领导小组?足球作为一项竞技体育运动,行政力量参与的引导和规划,真能有用吗?对此,不妨从两个剖面来看待。
纵向来看,足球发展重点城市不是新鲜事物,而是几十年来,中国足球改革发展的一个传统路径。
早在1979年,国家体委就确定了16个足球重点城市。其中包括北京、上海、天津、大连、广州、沈阳、长春、重庆、青岛、南京、武汉、西安、昆明、石家庄和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梅县。
1992年,梅县、石家庄、长春、南京、昆明被拿掉,增加了深圳,16个足球重点城市变成了12个。2001年,足球重点城市又变为了17个,增加了成都、厦门。此外,昆明、长春、南京重新回到阵营。
而近年来,中国足协又在江苏、浙江、四川、武汉、成都、大连3省3市开展了足球改革试点工作,为足球重点城市建设积累经验。
很明显,如今深圳提到的足球重点城市,不是突然“蹦”出来的。更重要的是,足球重点城市也不是孤立的一项政策。要看到,它是推进体育强国建设、深化中国足球改革的题中之义,是一个长期的探索过程。
2015年2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次会议,就审议通过了《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其中提出,要加强对足球工作的领导,各地要把足球改革发展纳入重要议事日程。
今年5月28日,国家体育总局下发的《关于开展全国足球发展重点城市建设工作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到2035年,足球成为我国建成体育强国的标志性事业。在“十四五”时期(2021-2025年),要在全国建成16-18个足球相关重点城市。
随后,国家体育总局办公厅印发文件,正式启动全国足球发展重点城市遴选工作。今年7月,国家体育总局牵头成立了全国足球发展重点城市工作领导小组。
正是在以上政策的不断完善和推动下,目标、路线和时间表都明确了。也正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何会有足球工作“领导小组”的出现。
而从横向来看,成立全国足球发展重点城市建设工作领导小组,或者正在推进此工作的,也不止一个深圳。
10月16日,武汉市宣布成立市足球发展重点城市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是武汉市长程用文。而在9月22日,杭州市宣布成立全国足球发展重点城市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也由市长刘忻担任。
更多的例子,不一一列举了。
能否发挥辐射作用,面临多重考验
搞明白了足球重点城市的来历,球迷们可能还想知道,为什么要推进建设足球重点城市?
答案是,希望能够集中力量、重点突破,让这些城市发挥以点带面的作用。就如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中国足协党委书记杜兆才介绍的:通过足球发展重点城市建设走出一条中国特色足球发展路径,加快推动我国足球水平整体提高。
按照相关文件,入选足球重点城市的,是“足球基础好、发展条件好、工作积极性高的城市”。
而其建设标准也是比较清晰的:这些城市须拥有两支(含)以上男、女职业足球甲级俱乐部,全市青少年足球人口占在校学生人数达到50%,建设完成一个国家级青训中心,每万人拥有足球场地达到1块以上等。
足球是圆的。作为一种探索方式,这样的思路未尝不可。然而,不管足球重点城市最终花落谁家,几十年来的发展经验表明,要想让它们真正发挥辐射效果,仍需面临多重现实考验。
其中一个考验,是政策落实问题,这也涉及怎样激活“坚持举国体制与市场机制相结合”。
熟悉中国足球的人都知道,中国足球从来不缺好政策,更不缺目标。无论是国家队还是联赛,近些年享受的政策和支持并不少。然而现实却是,不论是各赛事成绩还是专业人士和球迷的观感,中国足球似乎一直在原地踏步,甚至倒退。
就在前不久,世界名帅、曾是男足主教练的里皮还表示:“在中国,足球运动曾经发展到了一个顶峰,但由于缺乏良好的青训基础而萎靡不振。如今的中国足球已经倒退了20年,无论从联赛还是国家队层面,都退步了。”
现在,地方领导牵头重视,又有资金等条件支持的足球重点城市,其发展关键是三方面:一是保持政策的稳定性、延续性和精准性,让政策能够持续、有效地抵达相关主体和个人,而不是卡在半路;二是建立起足够有效的评估体系、反馈渠道和退出机制;三是,行政力量与市场力量如何磨合、融洽。足球是竞技运动,行政力量需要不越位、不错位,但关键时刻也不缺位。
当然,最大的考验,还是量与质如何转化的问题。
如今,中国足球屡被提及的一个担忧,是后继无人。不论是联赛水平、注册球员数量还是专业后备人才,我们与国外一些发达国家甚至和日韩相比,都有很大差距。
而足球重点城市,是有一系列清晰的考评指标的,包括球队、球员、足校、球场规模、足球专业人士等等。能够入选足球重点城市,“量”的层面恐怕不是问题,关键是如何体现出“质”。
世界足球发达国家早已有了经验——“质”要有体现,主要是沉下心,扎实发展青少年足球和抓好基础青训工作。在这方面,过去我们欠的账太多了。而附着在青训和青少年足球上的两个难题,则是怎样解决“体教融合”和人才输送的问题。
要探索渠道,让有天赋或精英型的青少年足球人才,能够在踢球的同时完成升学梦想;也要打通优秀青少年球员如何向专业队伍乃至国字号队伍输送的渠道,人尽其才,才尽其用。
振兴中国足球,允许有多种不同的改革路径,足球重点城市是方法之一。抓好基础青训和社会足球文化的建设,给专业力量、专业人士多一点宽容和耐心,中国足球才有可能尽早实现量的质变。

责任编辑:王磊   图片编辑:沈轲

校对:张亮亮

70
【专题】新城市志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