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智库动态|上海的城市基层治理真有工具库吗
澎湃新闻记者 熊丰
2021-11-17 15:12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中共中央、国务院今年印发的《关于加强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意见》提出:增强乡镇(街道)行政执行能力、为民服务能力、议事协商能力、应急管理能力、平安建设能力,以及加强基层智慧治理能力建设。上海的工作实际与中央的要求有何差距?从理论和实践角度看,提升基层治理这六个能力有什么着眼点,或工作抓手?立足于上海实现2035中长期基层治理目标,上海未来的基层治理会有哪些亮点,在实现的过程中可能会面临什么挑战?11月12日,“治理新论”——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上海实践研讨会在静安区宝山路街道召开。

11月12日,“治理新论”——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上海实践研讨会在静安区宝山路街道召开。

11月12日,由上海市委党校《党政论坛》编辑部及上海社会科学院政治与公共管理研究所联合主办的《“治理新论”——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上海实践》研讨会在静安区宝山路街道召开。研讨会上,各界专家学者与基层一线工作者就上述问题展开了交流与讨论。 
上海的基层城市治理走在全国前列
上海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陶希东表示,上海的基层治理水平走在全国前列,每次回到自己的老家,都有鲜明的对比。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意见》里面有不少内容,是吸取了上海一些较好的经验。在陶希东看来,行政执行能力、为民服务能力、议事协商能力、应急管理能力、平安建设能力,以及加强基层智慧治理能力中,尤其重要的是应急管理能力。
经历疫情,大家开始意识到基层的安全是头等大事,没有安全就没有老百姓的高品质生活。但现实是,当辖区内发生重特大事故时,基层往往没有多少权力可以调动资源,需要等待上级的决策拍板。如何培养基层的应急管理能力,使他们在应对危机时可以调动更多的资源,这是下一步上海的基层治理里面要重点加强的。
此外,在智慧治理这一块,基层街道包括居委会,经常没有办法共享上级部门享有的各类数据。市级层面的各类数据,如何能够更好地被基层共享,也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小杠杆翘起议事协商能力提升的千斤担
上海师范大学文法学院副教授冯猛对上海的基层治理能力做了总结。首先,上海几个方面的治理能力比较全面。如果有一个地方不全面的话,公共事件就会在这一方面被暴露,进而放大相关危害。经历了疫情的考验,上海的基层治理能力得到了很好的体现。其次,上海在不同治理场景之间的转换特别顺畅。迪士尼核酸检测与烟花秀两不误,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疫情暴发时,上海能迅速从常规状态转向风险应对状态。基层治理从应对风险转回到常规的生产生活,也很迅速。再次是上海的基层治理能够不断地创新,为解决各类问题提供了很多治理工具。比如城运中心,还有前面提到的约请制度,在基层治理方面,上海有一个工具库的储备,等遇到一些急难愁怕,或者更复杂的事情,把这些治理工具,从工具库中提取出来,做成组合又可以应对新的问题。
冯猛最后介绍了一个上海基层社区提升议事协商能力的例子。现在很多社区为加装电梯之类的事情出现很多矛盾,临时要组织业主委员会讨论决定,但是过去都是走形式,没有形成协商议事的能力,一下子要居民组织起来解决加装电梯的事情,确实很棘手。
冯猛之前调研过的一个老旧小区,先前业主之间也不怎么交流,讨论议事的基础比较弱。该小区当时想解决文明养宠问题,但有业主说:“我们家养的狗为什么要你管”。居委会推行了一年,结果失败了。后来居委会组织他们做烘焙,做美食糕点,这个是人见人爱的。
居委会把业主特别是家庭主妇团结起来,一下子四五十个主妇。一年的时间,大家熟悉起来。在烘焙的过程中,大家开始讨论议事,食材怎么买,买了怎么做,做了以后怎样回报社区。原来不熟的人渐渐熟悉起来。这之后再推文明养宠,就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了。过去不好商量的事情,现在都好商量了。
现在很多小区遇到电瓶车充电困难,加装电梯困难,是不是也可以做一些类似的尝试?曲线救国、曲径通幽,通过一些别的活动,慢慢地把居民骨干培养出来,再把居民群体里的志愿者培养出来,再去处理棘手的问题,就好办了。 
制度创新是基层社会治理成功的密码
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学院副教授吴同表示,近年来上海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愿意到街道和居委会工作,上海的基层和居委会工作人员开始向年轻化、专业化转变,这背后是上海在财力、物力方面给予了很多保证,不少基层工作者可以享受事业编制或是事业单位的待遇,使得他们在工作中也有自豪感和成就感。上海的社区基层治理,比较像新加坡模式,是一个服务型的政府。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上海的很多基层公务员都是到新加坡进行培训。
静安区民政局副局长黄蓓华表示,制度创新是上海社会治理的亮点,近年来,静安区这几年来一直致力于推动居委会的规范化、标准化建设,以此为基层赋能。在实际工作中,要给基层真正地赋能才会帮助基层减少不必要的工作和重复的劳动,通过规范化和标准化的方式让一支新的队伍马上变成生力军和骨干。宝山路街道党工委副书记俞宙冬介绍,在宝山路街道,一网通办、一网统管、网格化党建“三张网”的建设对于提升防范化解重要矛盾风险的“硬实力”大有裨益。今后,街道还会继续通过“红色宝山”打造党群生活服务圈,不断提升引领创造美好生活的“软实力”。

责任编辑:田春玲

校对:刘威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