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许子东视频专栏:推荐大家买这三类书
许子东
2021-11-09 16:53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双十一”临近,你准备囤些什么书?本期视频,我们本想让许子东老师推荐五本值得买的书,但显然太少了。许老师分别推荐了三类书,名著、经典以及通俗易懂的学术书。
许子东推荐名著和经典(07:46)
分几类吧。我推荐大家买书,一类就是买名著。我一直觉得名著不单是五本,反正一个人总应该看过100本文学名著,心里就会比较踏实。一定要在里面挑一本呢,那当然推荐大家看《战争与和平》,这也是我自己看了很感动的书。《战争与和平》

《战争与和平》

第二呢,我会推荐大家看历史书。历史书呢,有两种,最可靠的当然就是《史记》,你就不看原文看白话文也好,这会让你终身受益无穷;或者找一本比较靠谱的《中国通史》或者《世界通史》,吕思勉或者是(其他)什么人(写)的。吕思勉《中国通史》

吕思勉《中国通史》

总而言之,一个是文学名著,一个是历史名著。
第三类我推荐给大家的书,就是很有学术成就,但是又很浅白很容易读又很有趣的书。如果我要推荐两本的话,朱光潜的《西方美学史》——跟刚说的“史”还有关,可是很好读,问题很复杂,从柏拉图、亚里斯多德一直到布林斯基、康德,朱光潜就有本领把它写得很容易读,读完以后大到研究艺术美学问题,小到怎么看电视、看选美,都有用。朱光潜《西方美学史》

朱光潜《西方美学史》

再推荐一本费孝通的《乡土中国》,也是非常容易读,但是又有一家之学问。《乡土中国》

《乡土中国》

如果还要有(另外)一个选择的话,那么就是黄仁宇《万历十五年》。第一,他们都学问做得很大,最后都是成为一家之权威;第二,他们写得一点都不艰深,不是故意地绕圈子。《万历十五年》

《万历十五年》

最后再推荐一本自己的书,就是我的《重读20世纪中国小说》。《重读20世纪中国小说》

《重读20世纪中国小说》

这本书的特点是比较厚,解读差不多90多部20世纪的中国小说。这些小说都不是我选的,都是文学史上已经有定评的,所以一旦从中得出什么结论呢,那就不是我在找证据,而是像调查一样,已经有一个范围,我来考察。我考察的方法说来也简单,基本上就是:故事中的中国,因为我发现这个90多部的作品,有的写动物转世、有的写政治领袖、有的写家族命运、有的写男女爱情风波……如果说有什么共同点,那就都是在讲中国故事。
20世纪中国故事的要点、20世纪中国历史的现实用一个词概括,那就是革命。而革命的关键词、革命的主要内容就是阶级关系的调整和变化,因此,我在读这些小说,重复这些故事的时候,注意点就很简单,看他们的阶级身份是不是符合我们一般理解的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的模式。也因此,我就会注意到很多叫人难以解释的现象。
有时候很好解释,比方说《子夜》,整部长篇小说几十个人物,都可以对照着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比如写一个资本家吴荪甫没问题,但是第二主角是工厂里的一个工头,这个人在阶级斗争当中起什么重要的作用,为什么他会成为第二主人公,而不是工人,而不是地下党,而不是其他人?当然,我书里具体的讨论就牵涉到原来买办资本家跟民族资本家是打平手,因为瞿秋白的建议,把它改成民族资本家被打败了,为了说明当时的道理——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此路不通。这跟茅盾原来的设想有所距离。电影《子夜》剧照

电影《子夜》剧照

当然,这是比较容易解的case。
当我用的阶级分析、讲革命回顾20世纪故事的时候,有许多小的细节叫我感到要花很大的功夫去讨论。比方说,阿Q做梦,造反要杀人,第一个要杀谁啊?第一个要杀的竟然不是赵太爷,而是小D。这就太不符合阶级斗争的规律了,太不符合革命形势发展了,太不符合中国故事主旋律了。第二个才是赵太爷,第三个是假洋鬼子。为什么他第一个要杀的是他的同阶级的,可以说是同伴?当然他等一会儿又放弃了,(因为)他要小D帮他搬宁氏大床,从地主的庄园里搬到他的土谷祠。电影《阿Q正传》剧照

电影《阿Q正传》剧照

再举例子,我们都知道祥林嫂是被政权、族权、神权、夫权四条绳索勒死的,因此我们都理解在万恶的旧社会,族权(的代表)宗族祠堂是跟地主阶级的利益,是跟反动派的政府站在一起的,还跟封建迷信、土地庙互相配合,残害我们老百姓。可是到了《白鹿原》里,通篇小说在写宗族祠堂怎么跟政权乃至神权三权并立,做斗争,扯不完的矛盾。而这个神权不仅是封建迷信、土地庙,它还包括学校,还包括修县志,其中的代表人物朱先生是整个作品里最神奇、最正确的人物。1956年《大众电影》杂志刊登的《祝福》剧照

1956年《大众电影》杂志刊登的《祝福》剧照

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我整本书就是在探讨这么一个问题,如果一定要概括的话,我想套用一句广告词:我们不生产故事,我们只是故事的搬运工。

责任编辑:顾明

校对:施鋆

【专题】许子东重读二十世纪中国小说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