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全球城市观察|美国小城杜鲁斯迎来第一批气候移民
相欣奕
2021-10-25 13:45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杜鲁斯市(Duluth)是美国明尼苏达州的一座小城,属北温带大陆性气候,由于临苏必利尔湖,常有大雪或中雪的天气。这里冬天长达6个月,最低温度低于零下40℃。
Karen Pagel Guerndt是杜鲁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她听闻自己的家乡被列为全球变暖之下避难者的理想目的地。当时是1月,气温为零下20℃。她说,“气候移民”这个概念听起来很好笑,因为杜鲁斯的气候应该是让人敬而远之的。
但是,气候适应专家、哈佛大学的讲师Jesse Keenan,也是“杜鲁斯气候移民”(Duluth Climigration)项目的首席研究员,带领哈佛设计研究生院的学生们开展调查评价。他们把杜鲁斯确定为未来“气候移民”的潜在热点地。
Keenan把杜鲁斯的气候描述为温和,并说这里有大量淡水资源,也有增长空间。当他前往杜鲁斯宣传他的想法时,他称之为“耐气候变化的杜鲁斯”。
于是,很多人开始向Guerndt询问,杜鲁斯的天气到底如何,电话仍接二连三。她把一栋房子卖给了一对来自科罗拉多的夫妇,气候变化是他们搬家的主要原因。她目前正在与来自北卡罗来纳州和犹他州的客户合作,这些客户都是因为气候变化而对杜鲁斯产生了兴趣。 
杜鲁斯的初来乍到者
两年前从加利福尼亚州索诺玛县搬到杜鲁斯的Doug Kouma认为,从现在起三五年后,杜鲁斯很可能会因此广为人知。
Kouma曾长期在出版业企业工作,于2017年秋季从爱荷华州搬到了北加州。他想开始全新的生活,决定搬到加州的葡萄酒之乡。当时Kouma 47岁,已经为遭遇地震的可能性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却没料到,自己因为野火烧着了房子而在半夜惊醒。 
灰烬纷飞持续数日,空气中的烟雾令人窒息。Kouma本人不必疏散,但他所居住的Santa Rosa有3000栋房子被烧毁;Kouma无碍,却有22人因之丧生。第二天,他搬到Russian River河岸红杉树林中的一个小镇,指望着能躲过野火。但Kouma万万没想到,又遇上了洪水。当年冬季,因为一场500年一遇的暴雨,洪水位上涨,他不得不疏散离家数日。 加州Santa Rosa经历野火之后的社区重建。图片来自:https://www.propublica.org/article/climate-change-will-force-a-new-american-migration

加州Santa Rosa经历野火之后的社区重建。图片来自:https://www.propublica.org/article/climate-change-will-force-a-new-american-migration

于是,他决定离开,重回中西部,他的朋友和家人还在那里。他总是希望能买一所房子扎下根,但这在北加州遥不可及。首先,成本难以负担;其次,他所期待的相对安全,远离威胁,也并不能如愿。
Kouma创建了一个电子表格,对中西部的几个城市进行排名。他说,杜鲁斯之所以荣登榜首,是因为户外风光秀美和“蓬勃发展的创意社区”。他于2019年10月搬家来此地,找到了一份工作,并在山坡上买了一栋可以看到苏必利尔湖的房子。
Kouma表示:“老实说,我从没想过我会对湖产生某种情感上的联系。但这个湖抓住了我的心。我不知道为什么,可是确实如此。”
Kouma承认,杜鲁斯有时是一个“令人沮丧的小镇”。由于新冠疫情,他想见一个合作伙伴却一直不能见到。他警告说,这里的冬天才是真正的冬天——漫长而寒冷。尽管如此,他还是结识了一些正在考虑搬到杜鲁斯的加州人,至少部分原因是出于气候变化。许多人已付诸行动。
Kouma的前同事Christina Welch也搬来了。Welch对每年的野火威胁越来越紧张,尽管她在索诺玛县长大,从未想过会离开。她在2019年10月到访杜鲁斯,当时加州的一场野火使得她父母不得不离家疏散。
“我想,这就是给我的提示。我必须得离开了。” 
她在明尼苏达大学杜鲁斯分校找了一份工作。就像Kouma一样,她爱上了自己的新家。她买了一所房子,并认为搬家来此地的最重要原因,其一在于气候,其二则在于可负担性。 
气候移民带来机会和挑战 
气候适应研究员Jesse Keenan现就职于Tulane University,他认为,区分两种不同类别的气候移民非常重要。有些人因气候相关的灾害而流离失所,他们搬迁或重建的资源可能有限;还有一些人,比如Kouma和Welch,出于气候或其他因素考虑,对于自己想住在哪里做出了重新思考。这些美国人有能力、有资源,而且他们对于流动搬迁拥有自由选择权。年轻美国人更倾向于把气候变化因素纳入搬迁决定。图注① 红色:25岁以下;蓝色:25-34岁;灰色:35-44岁;橙色:45-54岁;绿色:55-64岁。图注② 调研气候变化因素,从左到右:自然灾害日趋增加的频率/强度;极端温度;海平面上升。图片来自:Redfin

年轻美国人更倾向于把气候变化因素纳入搬迁决定。图注① 红色:25岁以下;蓝色:25-34岁;灰色:35-44岁;橙色:45-54岁;绿色:55-64岁。图注② 调研气候变化因素,从左到右:自然灾害日趋增加的频率/强度;极端温度;海平面上升。图片来自:Redfin

并没有多少数据能显示,到底有多少人因为气候变化而搬家。只有一些口口相传的轶事。 杜鲁斯人口在过去十年中并没有太大增长,自上次人口普查以来仅增加了大约400位居民。
但在去年一项针对2000名美国居民开展的调查中,在线房地产公司Redfin发现,大约一半计划搬迁的美国人将极端天气和自然灾害纳入考虑因素。许多人也对在气候风险高的地区购买房屋犹豫不决。许多受访者表示,即使价格更便宜,他们也不会搬迁到有气候风险的地区。人们都已意识到了气候变化。
另一则分析发现,越来越多的人正在迁入极端天气风险高的地区。比如,五大湖地区是当前公认对于气候变化最具韧性的地方,但人们却在持续离开“锈带”,奔赴“阳光地带”(Sun Belt),诸如凤凰城、奥斯汀和迈阿密。 
杜鲁斯市的市长Emily Larson说,她和几位近年搬到这座城市的人聊过,他们搬迁至少部分原因在于气候变化。她很高兴他们选择了杜鲁斯,新来者增加了市民的多样性并带来了新思想。
然而,气候移民带来机遇的同时,也带来挑战。像许多城市一样,杜鲁斯的经济适用房短缺。 而且房价开始持续增长。Larson说:“我们需要优先确保本地居民不会因此被取代,也不会因此对有限的存量住房造成更大的缺口。”
许多气候移民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搬入对新家园带来的影响。两年前,Jamie Alexander和家人从旧金山地区搬到杜鲁斯。她有年幼的孩子,因旧金山愈发频繁的野火烟雾而健康受损。Alexander就职于一家气候相关的非营利机构,她认为亟待对日益增加的气候移民做出规划,“这样我们就能以一种确保公平的方式来实现。确保气候移民不至于加剧搬入地点的不平等,也不至于推高房价。”
观望者看重房价 
对于许多选择从美国西部迁走的人而言,气候变化是直接原因,可负担性也是关键考虑因素。Rose Chivers和她的丈夫在盐湖城经营一家电子商务公司。他们七年前搬到盐湖城的,那里因为群山环绕,冬季空气污染严重,近些年野火频发,使得夏季空气质量也大大受损。她热爱跑步,她丈夫喜欢骑山地自行车,但后来发现户外运动受限。
于是,他们开始四处寻找可以搬去的地方。Chivers的丈夫记得Outside杂志曾将杜鲁斯列为美国顶级户外小镇。他们随后发现了哈佛的研究。更加开心的是,此地房子也很便宜。
 “离开喜爱的西部地区让我们非常悲伤。但我们也是现实主义者,明尼苏达州的美景和这里真正的冬天,又让我们惊喜。” 
杜鲁斯能高枕无忧吗
就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而言,杜鲁斯的确置身事外吗?2012年,大洪水曾给该市造成了严重破坏。今年夏天,加拿大绵延的野火烟雾,也导致此地持续多日的严重空气污染。 
Doug Kouma认为,今年夏季的空气污染是一个很好的提醒,即使在“耐气候变化的杜鲁斯”,你也无法完全摆脱气候变化。但考虑到所有因素,他还是不想搬回夏季潮湿而炎热的地方,“如果杜鲁斯的冬天变得更暖和一点,这里是适合生活的。”

责任编辑:冯婧

校对:徐亦嘉

33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