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 战疫
马上评|山西暴雨,给文物保护提了个醒
澎湃特约评论员 易之
2021-10-12 18:58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平遥古城墙发生局部坍塌,晋祠多处建屋面漏水,天龙山石窟、蒙山开化寺遗址出现漏水、坍塌等险情……连日来,大雨中的山西文物是否安好,备受社会关注。
据报道,文旅部、国家文物局正在研究支持山西省因灾受损文物抢险和保护修缮工作。国家文物局已派出专家组实地勘查掌握文物受影响情况,指导文物救灾工作,紧急拨付文物应急抢险资金。
山西是文物大省,不可移动文物在册登记数量约53875处。特殊之处在于,山西有相当多的文物是暴露于室外环境的古建筑,达三万余座,赫赫有名的“四大唐构”都在山西,素有“地下看陕西,地上看山西”之说。相比地下、室内文物,不可移动的古建筑,更易受到暴雨等气象灾害的冲击。
据山西省文物局消息,截至10日12时,山西各地共上报1763处不可移动文物不同程度地出现险情,9座博物馆纪念馆出现小面积漏雨、部分构件损坏等情况。
不过,据专家分析,很多古建筑损坏,不能完全归咎于降雨和缺乏应对预案。有些古建筑因为过度商业开发,被过度增肥,导致原有的力学结构被破坏,抗击打能力已经变弱了。还有的本就年久失修,暴雨只是加速了倒塌。本次暴雨中,受损更为严重的文物,多集中在县级及县级以下文物保护单位。这些级别不高乃至未定级的古建,日常维护相当薄弱,此前损毁已经很严重。
换句话说,暴雨让我们看到了文物的脆弱、文物保护的迫切,但我们不能只在暴雨来临时才想起来这一点,功夫更应该在平时。暴雨只是一个契机,供我们全面检视文物保护思路,制定更完备的常态化保护方案。
比如,那些已经具有相当规格并进行了商业开发的文物,开发的度如何把握?对古建筑结构的改动,什么程度是可以接受的?这些都应该重新梳理。哪怕是景点,古建筑的开发也不能只遵循着商业的逻辑,抗风险能力应当成为一个重要考量。
尤其是,那些散落于田间地头的乡村古建筑,它们的未来该如何安顿?对此,山西也进行过探索,比如2017年印发《山西省动员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利用“文明守望工程”实施方案》,鼓励社会各方面力量通过文物修缮、捐赠、看护巡查、展示利用、文化创意、志愿服务等多种形式,参与文物保护工作。
但现在来看,有点“远水不救近火”。一场暴雨,暴露的依然是相当多古建筑缺乏强有力保护的现实。
随着近年来极端天气的增加,这些乡村古建筑也是在和时间赛跑。我们很难料想,当下一次气象灾害到来,它们是否还会矗立在大地上。对它们的保护也该提速、发力,早日实现全覆盖、无差别保护了。当然,这种呼吁并不仅仅针对山西。
此外,一个显著的问题是,很多古建筑,在本次气象灾害中都缺乏应急预案。可供对比的是,极端天气时,社会治理层面往往会有一整套应对措施,比如人员疏散、停工停学、社会动员等,但古建筑保护似乎还没有针对性的方案。对此,也应当早做筹划,制订更具权威性与系统性的应急机制,并保证必要时高效运转。
古建筑的留存,需要千百年的幸运;但古建筑的毁坏,一场暴雨足矣。古建筑不可再悬于不可知的风险之中,山西的这场暴雨,是发人深省的一课。

责任编辑:甘琼芳

59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