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 战疫
《规模》:重视高速成长的新企业,而不是小企业
罗伯特·D.阿特金森、迈克尔·林德
2021-09-24 21:30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小企业是美国繁荣的基础。创造就业和创新的绝大部分责任,是由小企业承担的。此外,小企业比大企业更有生产力。鉴于小企业推动了美国经济的发展,小企业主因而成为美国民主的基础,美国民主的健康依赖于数量庞大且越来越多自雇公民的存在。然而,整体而言,由大企业控制,并大搞“裙带资本主义”的华盛顿,对小企业不无歧视。
上面这段话中每一句都是错的,或是误导性的。小企业创造了很多就业机会,但也毁掉了很多工作岗位,因为大多数小企业都倒闭了。几乎所有的大企业都比小企业更有生产力,这就是它们能够变得更大,而且付给工人更高工资的原因。有助于技术创新的只是一类特殊的小企业,即技术起家的初创企业,其成功取决于规模扩大——或是凭一己之力,或是依附于大企业。而大企业本身是极具创新性的,因为它们可以调集和投入创新所需的资源。
美国的民主和自由取决于自雇美国人的数量最大化,这句话也不对。跟其他国家一样,美国经济发展的特点是,大多数为大中型企业工作的公民,取代了自雇的农民、小贩和工匠。在当今由很多大企业组成的美国经济中,公民权、投票权和言论自由要比过去农耕时期的美国有保障得多,那时,小经营者生活的社会实行的是奴隶制和种族隔离,女性和性少数群体的权利是被拒绝承认的。
这一切都再真实不过了,我们写这本书即是来证明这一点。那么,为什么小企业在美国和其他国家,是最神圣不可侵犯的圣牛?
在美国,对小企业的崇拜可以归结为两个思想流派:生产者共和主义和市场原教旨主义。
生产者共和主义者认为,一个共和国必须依靠大多数自雇的小农场主和小企业主,这是前工业化时代杰斐逊的农业共和主义的遗风余韵。虽然生产者共和主义经历过周期性的短暂复兴,却是已经过时一个多世纪了,目前,它只在进步分子中间还有市场。
市场原教旨主义也强化了小企业崇拜。市场原教旨主义假定,所有市场天生都是竞争的,由众多原子化的小企业构成,即使没有政府厚此薄彼或商业欺诈,竞争也会很快削弱任何暂时变得比其他公司更大的公司。对处于技术停滞且劳动密集行业的企业来说,这便是真实的写照,如当地的修鞋公司。但它忽略了制造、运输和基础设施以及高科技零售业,在现代发达经济体中的核心地位,这些行业的特点是范围经济和规模经济。学生从经济学基本原理课程中学到且信以为真的那些所谓“法则”,并不适用于这些行业:垄断可以是有效率的;少数几个大型寡头垄断企业之间的竞争,可以推动创新。
这些就是我们这本书要论述的主题。在第1章讨论了关于“小企业好”的溢美之词后,第2章至第7章将详述规模优势,因为它使得美国的企业变大,并继续变大。
从第8章至第13章为本书的后半部分,我们转而探讨政治和商业政策。政治腐败确实是个问题,但小企业的压力集团跟大企业一样都造成了公共政策的扭曲,扭曲程度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认为,从19世纪到21世纪,美国的反托拉斯或竞争政策,已经因“大企业有害”这种偏见而变得扭曲。在用反托拉斯法来攻击很多只是因为经营成功而招致非议的公司时,美国政府在民粹主义和自由市场的混合意识形态的支配下,给予了小企业大量的好处,使其成为所谓裙带资本主义的最大受益者。
最后,我们呼吁政府在税收、融资、补贴、采购和监管等企业政策上采取规模中立的立场,而不是区别对待不同规模的企业,同时重视高速成长的新企业,而不是小企业,即重视可以让经济转型的充满活力的初创企业,而不是其所有者既不从事创新,也不寻求增长的小企业。《规模:企业创新、生产率和国际竞争》,罗伯特·D.阿特金森、迈克尔·林德 著, 黄延峰 译,格致出版社2021年8月出版

《规模:企业创新、生产率和国际竞争》,罗伯特·D.阿特金森、迈克尔·林德 著, 黄延峰 译,格致出版社2021年8月出版

我们写这本《规模:企业创新、生产率和国际竞争》的初衷,并非是因为对小企业存有什么敌意。在由各种规模的公司、非营利研究机构以及促进增长的政府机构组成的充满活力的经济中,有一部分小企业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我们之所以涉足此争议之地,乃是由于我们有这样一种信念:提高美国整个经济体系的生产率,会让其他所有公共政策更易实现。充满活力、资本密集的科技企业,趋于越来越少,也越来越大,而提高生产率的最好办法就是消除阻碍,用这样的企业取代规模较小、劳动力密集、技术停滞不前的夫妻杂货店。
目前,政治阵营的双方均持有“小企业好”的信念,这成为认识到这种资源重新配置的必要性和有益性的主要障碍。但这样做就需要戳破“小企业好”的神话,同时努力恢复大企业是进步和繁荣引擎的声誉。
[作者罗伯特·D.阿特金森为全球顶级科技政策智库“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主席和创始人,迈克尔·林德为得克萨斯大学约翰逊公共事务学院教授,本文为《规模:企业创新、生产率和国际竞争》一书前言,澎湃新闻获授权转载。]

责任编辑:蔡军剑

校对:刘威

281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