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 战疫
环京文旅三城记③|定州:渴望安居乐业的小城
马特
2021-09-06 10:06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在定州的核心旅游区,开元寺塔、定州博物馆、定州贡院、定州署仿古商业街区,这四处景点组成了一个紧凑集中的参观-游览-消费综合体。但是一座城市不可能所有景点都集中在一起,接下来介绍下定州核心旅游区域外的景点。
从定州贡院向西,穿过定州署仿古商业区,街对面是定州文庙——河北省现存规模最大的文庙,最早建于唐朝,兴盛在宋朝。虽然宋朝重文轻武,但定州是宋国与辽国对峙的边界要塞,一直是武将治理,文化建设不是很发达。直到韩琦主政,定州大兴建设,在文庙开设官学。定州署广场上有一座巨大的韩琦人像,虽然韩琦是武将出身,但善于地方治理,他的继任者从此换成了文官。定州署韩琦像。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拍摄

定州署韩琦像。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拍摄

今天的这座文庙建筑基本和宋朝无关,原建筑在明末彻底毁掉,清朝顺治和康熙年间进行了重建,道光年间又大规模建设,但主要还是来自1990年代之后的修复。
从定州署商业区向西进入小巷子,有一块白色的下马石,过了下马石就是文庙的棂星门,四根通天盘龙柱。进入棂星门,院子正前方是“东坡双槐”,苏东坡曾在定州做过官,这是他到过的最北方。虽然苏东坡在定州只待了不到一年,且是因政治斗争被贬到这里的,但他把南方文人的乐趣和观察视角带到了定州,留下很多文化景观,比如定州秧歌也是苏东坡发现并进行整理的。
文庙里的“东坡双槐”传说是苏东坡在这里做官时亲手种下的,这句话是不是有点熟悉,定州贡院里“两棵乾隆亲手种下的槐树”也是这样说的,这说明贡院里那两棵树真实度很高,效仿前朝文豪符合乾隆的乐趣。
苏东坡和乾隆在定州还有一处交集,就是雪浪石。苏东坡把奇石欣赏的文化带到这里,这块石头在武警医院里面,离这几个景点距离较远,这块石头黑底白纹如同浪花,苏东坡命名为雪浪石,并在底座上题了一首《雪浪石诗》。乾隆皇帝时期,又发现了一块造型很奇特的白色石头,于是放在雪浪石旁边,题字“后雪浪石”。
定州文庙是一个比较安静的场所,并没有做过多旅游开发,来参观的游客可能想不到,文庙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就是老的定州博物馆,如今定州博物馆里的一些文物,曾经就在这几间连门锁都不太结实的平房里展出。定州文庙

定州文庙

离开文庙前往定州清真寺要走10分钟左右,这条街道是定州城区的主干道之一,有些地区清真寺不对外开放,或者只有礼拜时间才开放,但定州清真寺借了文旅发展的光,日常完全开放,游客可以自由参观。
定州本地回民不少,按照清真寺修建年代,可能是元朝时色目人来此定居。清真寺北面有一条街叫“刀枪街”,早期来到这里的穆斯林可能是军人或军事工匠,这符合河北、山东的回民历史,这两地回民祖上很多是军户或工匠,有习武的传统。
定州回民在清末出过两个名人,定州博物馆中有他们的介绍,一个叫马应龙,一个叫白敬宇。
说到马应龙很多人会想到马应龙痔疮膏,这种痔疮膏可以用来治黑眼圈,因为马应龙家族最初是治疗眼病的。中世纪的穆斯林学者对治疗眼科疾病有深入研究,比如著名的波斯医生伊本·伊斯哈格,他是最早的系统研究眼球结构的学者,这可能来自当时对光学原理的突破。马应龙祖上叫木八剌沙,典型的波斯中亚名字,光绪年间在北京前门开了分店,生意非常繁荣。
白敬宇家族的历史更早一些,明朝永乐年间在定州开“金羊眼药铺”,乾隆皇帝曾给他们家题过一块匾,1907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白敬宇眼药获了金奖,后来主要到南京发展。定州清真寺

定州清真寺

在定州清真寺里,主要还是看建筑和石碑,大殿主体是中式明清建筑,后窑殿是元朝建筑的遗留,青砖拱顶无梁,历史价值非常高,现存的比较罕见,这种结构多用于明清之前的清真寺,比如上海松江清真寺、扬州仙鹤寺、杭州凤凰寺,明清之后就是纯中式了。定州清真寺

定州清真寺

院子里有几块碑,其中最有价值的一块元朝碑装在木架子里面,外面的板子上写了碑文,因为很多老碑的碑文难以辨认。这块元朝至正年间的《重修礼拜寺记》有几点特别的历史价值,这是中国第一块伊斯兰教的汉文碑,最早出现“穆罕默德”这个译法,最早将“回回”这个词和伊斯兰教关联,最早用儒家典籍与伊斯兰教进行比较解读。
当然,不是所有学者都赞同这些,有学者认为这块碑部分文字不符合元朝的称呼特点,也不符合当时色目人穆斯林群体的习惯,反而与明朝称呼相似,有可能是明朝正德年间复刻的元朝碑,甚至有可能上面的文字也不是元朝留下的,而是明朝人模仿元朝人所写,导致部分文字由于并没有先例而出现错误。
清真寺西边的十字路口西北角是张寒晖文化广场,定州人张寒晖曾写下抗战时期著名歌曲《松花江上》,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矿,还有那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张寒晖写这首歌时,并没有去过东北,他在西安街头看到东北逃亡过来的民众,以北方民间哭坟的曲调为基础写了这首歌。
离开清真寺,我前往此次旅途最后一个景点——北庄子汉墓石刻馆。要注意的是,北庄子汉墓石刻馆与北庄子汉墓不是同一个地方,北庄子汉墓在定州西北部的北庄子村,而墓里的石刻文物被移到石刻馆里展出。这样迁移展示的目的可能是,北庄子汉墓离旅游核心区域距离超过3公里,已经取出文物重新封填,不适合开辟为旅游景点。
而现在这座开放的墓,主人还没有定论,一部分学者认为这是中山孝王刘兴的墓,官方介绍说是东汉晚期侯级墓。但墓室保存完好,可以下到墓道中参观,距离旅游核心区域只有不到1公里距离。北庄子汉墓石刻馆里的石刻

北庄子汉墓石刻馆里的石刻

定州各地收集的石碑很多都保存在这里,尤其是刘焉墓里出土的文物,石刻中有很多“焉”字。在封土堆前有一座特别高的碑,是和苏东坡有关的“宋苏文忠公祠记”,此外比较多的是建筑重建碑,古代很多公共建筑重修都会立碑记录,从碑上能看出这座建筑的历史传承,以及当时哪些人在主持公共服务。
北庄子汉墓石刻馆里还有一块汉中山靖王墓碑,那块碑应该是错的,中山靖王刘胜墓位于保定满城,但人们曾以为在定州,就是现在开放的这一座,因为其他的中山王陵基本都在定州。
定州还有几处景点暂时尚未开放,离其他景点比较远。比如元朝道教建筑“大道观”,现在只剩下玉皇殿,王灏庄园也有点远,值得一看的是建筑样式和砖面雕花,里面正在装修。北庄子汉墓石刻馆里的石刻

北庄子汉墓石刻馆里的石刻

总结定州的文旅发展状况,从十几年前的游记和照片上可以对比发现,曾经定州文旅开发相对落后,历史建筑欠缺保护,除了开元寺塔,其他地点缺少知名度,这是大部分中小城市都会面临的旅游资源困境。
但是定州根据本地历史文化丰富、历史建筑位置相对集中的优点,做出了合适的调整方案。2012年高铁站投入使用是个重要事件,定州被拉入了“环京高铁旅游圈”的大环境中,定州高铁站的位置离中心城区距离不远,建成后完善了城际公交路线,这是交通先决条件。
在整体开发布局中,定州采取了游乐园式的多层次集中规划,把博物馆、古建筑、仿古商业街区整合在一个密集区域内,降低游客规划路线的难度,对于位置较远的北庄子汉墓也进行了文物迁移合并,所有规划的核心目的就是为了减少游客在路途中的耗时。最后,公共洗手间和旅游指示牌等旅游设施完善,仿古商业街区的繁荣氛围,这些结合在一起提高了定州的旅游体验。
傍晚时,定州署仿古商业街区已经热闹起来,商贩们开始出来摆摊,作为工作日的小城市,外地游客并不多,但这片商业街区依然繁荣。夕阳西下,人们早早下班跟朋友家人在街上散步吃喝,两旁商贩繁荣密集,还能在街边引吭高歌。
虽然2019年旅游产业在定州生产总值中占比只有6%,但本地民众却因旅游开发获得了实际的好处,比如大体量的新建博物馆、热闹的复古商业街、干净的公共洗手间。
定州位于宋辽两国军事对峙地带,这里的民众历史上无比渴望安居乐业,开元寺塔石刻中就记录着一个人发愿寻找在战争中走失的母亲,18年后真的找到了,他捐砖一万还愿。宋朝初年强行将边境民众迁往内地,荒废耕地不允许耕种,最终在韩琦的主持下解除禁令,重新耕种田地,民众恢复生产,韩琦因此受到民众爱戴,如今他的人像屹立在在本地最热闹的街市广场上,恐怕也是本地民众千年以来对安定生活的憧憬体现。

责任编辑:冯婧

校对:徐亦嘉

38
环京文旅三城记②|定州:百米之内的文旅综合体 环京文旅三城记①|定州:让旅游融入本地生活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