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 战疫
上海浦东如何打造全球资源配置功能高地?
澎湃新闻记者 蒋梦莹 孙铭蔚
2021-08-12 07:21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7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浦东新区高水平改革开放、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的意见》(下称《意见》)正式发布,支持浦东勇于挑最重的担子、啃最硬的骨头,努力成为更高水平改革开放的开路先锋、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排头兵、彰显“四个自信”的实践范例。
在此背景下,上海浦东如何成为全球资源配置功能高地?
《意见》提出,完善金融市场体系、产品体系、机构体系、基础设施体系,支持浦东发展人民币离岸交易、跨境贸易结算和海外融资服务,建设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提升重要大宗商品的价格影响力,更好服务和引领实体经济发展。
探索资本项目可兑换的实施路径
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财政部国际财经专家工作室专家乔依德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意见》不仅是推动浦东新区更高水平开放的纲领性的文件,也是推动整个上海和全国在更高水平上改革开放的具有历史意义的纲领性文件。
《意见》针对浦东新一轮开放提出了一整套具体安排,其中包括“构建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相匹配的离岸金融体系,支持浦东在风险可控前提下,发展人民币离岸交易”。
乔依德称,中央支持浦东勇于挑最重的担子,啃最硬的骨头,最硬的骨头之一就是要实现资本项下的可自由兑换,这也将进一步提高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能级,二者密切相关。
上海已在2020年基本建成与我国经济实力和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但是与纽约、伦敦这样的国际金融中心相比,仍存在距离。
“各类金融市场国际化产品的规模仍与国际顶尖金融中心存在明显差距;头部机构投资者数量和资产规模远低于成熟金融中心;金融市场开放力度不足,境外投资者仅占投资主体的1.2%。”上海市浦东新区金融工作局局长张红在谈及与成熟金融中心差距时说道。
张红还表示,“我们正在抓紧制订推出全球机构投资者集聚计划(Global Institution investor Cluster),和主要的要素市场联合行动,进一步提升国际化交易品种数量,提升要素市场国际化水平;进而吸引更多的从事全球投资的知名机构投资者在浦东开展业务,扩大机构投资者投资规模、提升境外机构投资者在要素市场的持仓占比;最终打造各类金融机构和资金的集聚高地,成为全球金融要素资源配置的重要节点。”
实际上,要解决好这个问题,有序开放资本的跨境流动是关键。中国已经基本开放了经常项目下的资本跨境流动,但至今尚未完全允许资本项下的资金跨境流动。
“这个问题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处理得不好,会影响国内金融市场的安全与稳定,可若不继续推动,又无法真正实现人民币的国际化。”乔依德表示,《意见》发布后,探索如何在资本项下实现可自由兑换这个任务,就相当于交给浦东新区了。
乔依德认为,要探索资本项下可兑换的路径,其中的核心与关键就是跨境资本流动和离岸金融。
关于离岸金融体系的构建,乔依德指出,首先要区分在岸金融与离岸金融的不同,离岸金融有很多政策和规章措施都与在岸金融不一样,比如按照在岸金融的监管政策,银行都需要有存款准备金,但是在离岸金融体系当中,按照国外的经验就不一定;其次,离岸金融还需要区分境内的离岸和境外的离岸,比如中国香港、新加坡、伦敦也有一些人民币的离岸业务,但是在浦东新区要设立的是一个境内的离岸金融体系。
如何实现《意见》提出的构建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相匹配的离岸金融体系?乔依德指出,要做到“一线放开、二线管住”,一线放开就是浦东新区跟境外可以资金自由来往,但是浦东新区跟其境内其他区域的资金流动要管住。具体的管控措施既可以是完全隔离,也可以是有限渗透:“完全隔离”指的是资金只允许在浦东新区内部循环,或者浦东新区跟境外循环,不允许资金从浦东新区流入到境内;“有限渗透”则指境外跟浦东新区可实现资金自由流动,但是浦东新区跟境内其他区域的资金不允许完全自由流动,但是可以进行注入额度控制,或是对流入境内的资金进行征税等方式来管控。
乔依德强调,支持浦东率先探索资本项目可兑换的实施路径,并不意味着资本项下可以完全自由流动,仍然需要有一定的管控;对于跨境的资金的流动需要做监测与预警,警惕与严防金融风险。
试点外资使用人民币参与科创板
《意见》多次提及科创板。《意见》提出,试点允许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使用人民币参与科创板股票发行交易;同时,研究在全证券市场稳步实施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在科创板引入做市商制度。
在上海交大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朱宁看来,允许境外合格境外投资者使用人民币参与科创板有三个重要的意义。第一,能够吸引新资金流入;第二,能够引进国际机构投资者的领先的做法;第三,有助于扩展国际对科创板的了解和扩充科创板在国际投资者心目中的地位和影响力。
“这一试点实质上提高了外资参与科创板的意愿,从2016年以来外资流入A股的经验来看,外资占比的提高有利于资金配置效率的提高,外资偏好于购买公司治理好、财务业绩优的股票,由于外资的考核周期通常更长,外资的持续流入有助于这些个股股价的稳定性和长期的增长,也能够帮助A股的投资者发现潜在的绩优股,充分发挥金融市场的价格发现功能。” 兴证资管首席经济学家王德伦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
乔依德强调,这个试点是很有意义的,这里强调的是使用人民币参与科创板的股票发行交易,一方面鼓励了境外投资者使用人民币来购买中国境内的金融产品,另一方面科创板又与中国的科技发展与实体经济紧密相连。通过试点,便可以想象跨境资金先从人民币开始跨境流动,只有这样人民币才有可能真正成为全球重要的储备货币,那个时候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方可真正成为全球金融资源配置的中心之一。
此外,《意见》还提及科创板的基础设施建设:研究在全证券市场稳步实施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在科创板引入做市商制度。
朱宁指出,在全市场推进注册制改革,首先,投资者对于新股发行的制度和信息披露的质量会更有信心。第二,全面推行注册制对于监管会有倒逼的机制,信息披露的要求、对不法行为的打击和监管的质量,都会有进一步提升,能够推动资本市场进一步健康发展。
对于推进全市场注册制改革需注意的事项,朱宁表示,“第一,加强投资者的风险教育,提升投资者自我保护意识。第二,‘买者自负,卖者有责’,在背景核查、信息披露等方面,中介机构都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第三,法律法规需要进一步修订,严惩资本市场造假欺诈。”
对于引入做市商制度给科创板带来的作用,王德伦认为将提高科创板的流动性。由于科创板设置的投资门槛较高,当前科创板的流动性仍有提高空间,今年1月至今,科创板成交额的市值占比为5.5%,而全部A股为7.47%,创业板为10.8%。做市商有报价和交易的义务,在市场正常运行的情况下,投资者可以按照做市商的报价买入、卖出证券市场就可完成交易,买卖双方不必等到对手方的出现才能完成交易,因此引入做市商有利于提高科创板的整体流动性。
德邦证券团队指出,引入做市商制度可以充分发挥专业的做市商对于科创板股票增加流动性,稳定股价波动以及发现实际价值的功能,进一步降低科创板企业股票由于业务模式较新、业绩波动可能性较大、不确定性较高导致的投资风险,而科创板对于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的要求也有可能对此作出相应的调整。
推进中国债券市场统一对外开放
《意见》还提出,推进在沪债券市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加快推进包括银行间与交易所债券市场在内的中国债券市场统一对外开放,进一步便利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参与中国债券市场。
近年来境外机构投资中国债市热情不减。国际投资者买卖中国债券成交活跃的背后,是中国债券市场逐渐融入全球主流市场。2020年彭博-巴克莱全球综指指数和摩根大通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指数完成中国债券纳入后,富时世界国债指数(WGBI)也将在2021年成为最后一个纳入中国债市的全球三大主流债券指数。
乔依德表示,在提到资本市场时,很多人仅仅理解为股票市场,这是片面的,债券市场跟股票市场共同构成了资本市场,而且在中国,债券市场仍有很大的发展潜力与空间。中国债券市场也日益吸引了国际投资者关注,原因有几个方面:第一,中国疫情控制有力,经济较为稳定,去年成为唯一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而且到目前为止经济仍然在稳步增长;第二,中国的货币政策还是常规的货币政策,而国外主要发达经济体都是非常规的货币政策,与中国的国债利差拉大;第三,中国债市得以逐步纳入全球三大主流债券指数。
不过,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国债券市场分立为银行间市场和交易所市场。同时,不同发行主体的监管部门也不同,公司债由证监会监管,企业债由发展改革委审批,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超短期融资券等债务融资工具则由人民银行主管的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备案。
随着中国债券市场交易主体不断扩容、创新产品不断涌现、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水平不断提高,市场分立所带来的便利性不足、流动性受阻、公平性缺失等问题凸显,对资本要素的市场化配置造成了不利影响。去年,央行、证监会就曾联合发布公告,同意银行间债券市场与交易所债券市场相关基础设施机构开展互联互通合作,债券市场在互联互通进程上取得一定突破。
乔依德指出,相比于中国的国债与政策性金融债,现在的信用债同时通过不同的主体发行,债券市场的金融基础设施并不统一。尽管当前要实现统一有难度,但是在未来,中国的信用债也会逐渐开放,那么在面对国际投资者时,便需要有一个统一的平台或统一的措施,否则国外投资者很难参与其中。
大宗商品期货市场迎来重大发展机遇
《意见》还为大宗商品期货市场带来了重大发展机遇。
《意见》提出,支持上海期货交易所探索建立场内全国性大宗商品仓单注册登记中心,开展期货保税仓单业务,并给予或落实配套的跨境金融和税收政策。建设国家级大型场内贵金属储备仓库。建设国际油气交易和定价中心,支持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推出更多交易品种。
在上海期货与衍生品研究院院长毕鹏看来,《意见》中所提出的“提升重要大宗商品的价格影响力,更好服务和引领实体经济发展”,是中央首次在国家级指导意见中为大宗商品市场发展指明了方向,明晰了改革路径。
“注册登记中心的建设,有利于大宗商品仓单资源的统一、规范和有效管理,有助于降低企业交易融资成本、提升大宗商品流通效率,进而形成高标准市场体系、提升产业链服务水平;同时,注册登记中心的建设着眼于大宗商品仓单——这一期现结合的重要载体,将有助于提升期现结合水平,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毕鹏表示,结合《意见》“国际油气交易和定价中心”建设,上期所将做好相关品种布局与研发工作,推动成品油(汽油、柴油)、天然气、石脑油等期货品种上市,完善油气衍生品体系建设。
《意见》还指出,适时研究在浦东依法依规开设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股权份额转让平台。
朱宁认为,设立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股权份额转让平台,对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股权份额二级交易市场发展有积极的推动作用,有利于发现投资机会、降低交易门槛、提高转让效率,进而盘活卖方资产,促进资本循环畅通。

责任编辑:郑景昕

校对:丁晓

55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