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 战疫
媒体关注:为什么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在剧场里“沉浸”?
李璇/中国青年报
2021-07-27 07:58 
{{newsTimeline.name}}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今时今日安仁·乐境印象》,观众与演员在交流。

《今时今日安仁·乐境印象》,观众与演员在交流。

这是一个看似平常的夜晚,你随着人潮走入一幢名为“麦金侬酒店”的大楼,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随机抽取一张扑克牌、再戴上白色面具走进电梯,这时,牌面信息将决定你的起始楼层。当电梯门缓缓打开,主角麦克白迎面走来,你屏住呼吸,跟上他的步伐,也就开启了《不眠之夜》的故事。
《不眠之夜》是上海文广演艺集团2016年引进的一出沉浸式戏剧,上演5年来,《不眠之夜》上海版平均上座率超过96%,平均复购率超过30%。
随着《不眠之夜》被引入中国,这种打破固定观演模式,强调沉浸感、互动性的戏剧形态,也进入了更多年轻人的视野。
从事活动策划工作的乔治,一有时间就会去搜索公演消息,他每年在沉浸式戏剧演出上会花费8000-1万元,“基本上只要国内出了新的剧目,我都会去看”。最近他一连“刷”了3遍《南京喜事》。
柳潇潇在成都周边的安仁古镇工作多年,对古镇常年上演的沉浸式戏剧《今时今日安仁》已十分熟悉。今年“五一”,她惊喜地发现,原本只在晚上演出的剧目又在日间增添了戏剧游戏环节。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在剧场里“沉浸”?
观众变成了故事的一部分
“为什么喜欢沉浸式戏剧?因为它能让你暂时抽离忙碌的现实生活,去全感地体验另一个世界。”乔治说。
沉浸感是沉浸式戏剧最为明显的特征。为了让观众尽快“入戏”,制作者在场景搭建、氛围营造上,也更为注重细节的丰富性,力图在视觉、听觉、气味、温度的交织中构建出真实感更强的演出空间。
例如,《不眠之夜》上海版的驻演剧场麦金侬酒店,本是一座老旧的大楼,上海文广演艺集团花费近8个月时间重新设计、改造了整栋建筑,在五层空间里布置出90个房间。观众随意走进其中一间,都可翻动桌上泛黄的道具纸条、信封,接听电话,寻找隐藏剧情。在病房场景,观众还能闻到刺鼻的消毒水气味。
“现在观众都要看真的,不要看假的。”万娱引力创始人、《南京喜事》总导演周箫说。万娱引力此前曾开发过《触电》系列IP沉浸娱乐产品,是国内较早关注沉浸式产业的创业公司。
在周箫看来,打破演员和观众的“第四面墙”,让每位观众都参与到故事之中,也是沉浸式戏剧的一大特色,“观众要在观演过程里真正地作出决策,成为剧情中的角色,而不只是旁观”。
“在沉浸式戏剧中,你变成了故事的一部分,演员和你的交流会自然而然地发生。”乔治说。
“戏剧+游戏”:补充了前史和后传
安仁古镇树人街一侧,四座比邻而立的公馆,便是沉浸式戏剧《今时今日安仁》的演出空间。
2018年,还在筹备这出剧目时,成都君看文化创始人杨乐便想过要做成“白天游戏、夜晚看剧”的模式。“四座老公馆,白天是小微博物馆,本身已有些场景式的展陈,演员又都是现有的,如何利用、活化这些资源,引入游戏一直是个方向。”成都君看文化总经理、《今时今日安仁》演出运营总经理冯明然说。
3年后,随着“剧本杀”游戏在年轻人群体里“走红”,冯明然知道,时机到了。考虑到戏剧与剧本游戏在剧情设计、营销方式上的差异,冯明然团队选择与专营“剧本杀”游戏的乐境文化共同出资,打造了《今时今日安仁·乐境印象》戏剧式沉浸游戏。
“算是三方合作共创,原有场地方成都安仁华侨城文化旅游开发公司继续提供整体平台支持,我们公司承担剧本创作和空间营造任务,乐境文化负责市场运营和拉动客群,目前整个项目还处于投入期,我们是主投方,算下来一年成本约有百万元,还要连续投上几年。”冯明然说。
与单纯的沉浸式戏剧相比,《今时今日安仁·乐境印象》采用了两天一夜“戏剧+游戏”模式,根据妆容服务、酒店标准、摄影跟拍等方面的差异,分为1288元、1588元、1888元三档。作为第一批16名观众中的一员,柳潇潇和朋友一起体验了1888元项目。
“从酒店出发,在公馆化妆间里换上旗袍、盘起头发,游戏就正式开始了。按照角色身份,我在公馆院落里到处寻找线索,与其他小伙伴和演员‘斗智斗勇’。吃过晚饭,经过灯光打造的时光隧道进入剧场部分,白天时攒下的不少疑问,都能在原有的戏剧情节里找到答案。演出结束后,游戏还在延续,直到第二天上午才玩到结局,确实挺过瘾的。”柳潇潇说。
在冯明然看来,“游戏更像是戏剧故事的前史和后传,补充了很多细节,戏剧又提供了大背景和情感铺垫”。
多线故事,可多“刷”
“那天从老公馆里出来,我们这群刚刚结识不久的小伙伴根本出不了戏,大家在烧烤店里边吃串边复盘情节,每个人的角色不同,人物背景、触发的支线剧情也有很大差异,有时一个角色的支线剧情恰是另一角色命运的伏笔,交流起来就很有趣。”柳潇潇说。
据冯明然介绍,该剧有三种结局,“支线则有上百条,人物故事也在不断更新中,没有人能探索完所有支线的”。
“没有人能穷尽所有情节”也正是沉浸式戏剧的一大特色。在布局精密的戏剧空间里,多条故事线交错上演,观众每向前走一步,都有可能进入新的叙事路径里。
周箫曾做过统计,《南京喜事》开业8个月来,观看次数最多的观众竟“刷”了40多遍。多线故事,提升了戏剧的复购率,也对演职人员提出了更高要求。
“一场《南京喜事》,可接待100位观众,每条故事线约有十几名观众,一般是一两名演员带一条线玩下来,每个演员此前都接受过培训,既要具备沉浸式表演的能力,也要明白如何引导观众互动。”周箫说。
在《今时今日安仁·乐境印象》里,观众和演职人员的比例达到了1:1。在冯明然看来,沉浸式戏剧触达了年轻人对新奇体验的强需求。
一箭多雕,撬动整个街区
“巡街”,是《南京喜事》开场前一个颇有特色的环节,在售票中心体验馆换上古装的观众,要在锣鼓声里穿过南京熙南里,迎着游人和店家的视线走到演出剧场去。在周箫看来,《南京喜事》像一个窗口,让观众在剧场内沉浸于南京的旧故事里,也让他们在剧场外能够看到熙南里的风景。
据介绍,《南京喜事》开演一个月时就已开始盈利,“万娱引力是《南京喜事》的制作方,剧目前期制作费用是2000万元,后期运营成本主要包括人员和物料补给,在380元、498元两档衍生服务不同的门票之外,我们还设计了系列周边产品,其中有不少是和熙南里街区的店铺联名打造的。《南京喜事》开演以来,熙南里的房租已经上涨了一两倍,沉浸式演出的业态带动作用还是很显著的”。
冯明然用“一箭多雕”来形容沉浸式业态对古镇餐饮、住宿、景区消费的辐射效应,“景区做过统计,2018年剧目开演后,景区整体消费从人均20-50元提升到300元,投入‘两天一夜’戏剧游戏后,又从300元触及到2000-3000元,如果能够通过戏剧式沉浸游戏来撬动、盘活整个古镇的业态,长远看是值得的”。
《南京喜事》开演以来,周箫陆续接到不少城市的邀约,他也在考虑在城市特色和沉浸式业态之间开拓新的可能,“说到底,沉浸式不是一个类型,而是一种思维,它改变的是用户和产品的关系”。
文化和旅游部今年6月发布的《“十四五”文化产业发展规划》中明确提出:“鼓励沉浸式体验与城市综合体、公共空间、旅游景区等相结合”。政策利好下,沉浸式戏剧还会有哪些新的可能,仍有待进一步观察。
(图片、视频素材由周箫、冯明然提供,文中乔治、柳潇潇为化名)

责任编辑:张珺

48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