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国际

3位苏联老红军获颁中国抗战纪念章,5月曾在俄获习近平接见

澎湃新闻记者 陈栩

2015-09-02 21:55  来源:澎湃新闻

来自俄罗斯的老兵马·阿·加列耶夫(M.A.Gareev)
9月2日上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向30名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为中国抗战胜利作出贡献的国际友人或其遗属代表颁发纪念章并发表重要讲话。而这其中,就有来自俄罗斯的老兵马·阿·加列耶夫(M.A.Gareev)、尤·尼·亚斯涅夫(Y.N.Yasnev)和塔·戈·舒德洛(T.G.Shudlo),他们在5月8日都曾获得过习近平接见。
加列耶夫、舒德洛和亚斯涅夫都参加过解放中国东北的战斗。1931年,日本侵略者发动“九·一八”事变,武力侵占中国东北,使东北人民陷入了长达14年的殖民统治,直到1945年东北解放。
加列耶夫:对习仲勋印象深刻
加列耶夫将军现任俄罗斯军事科学院院长,生于1923年,1941年毕业于塔什干步兵学校。他在苏联军队中服役50余年,参加过伟大卫国战争,隶属于西方面军、白俄罗斯第三方面军和远东第一方面军。
加列耶夫曾在哈尔滨参加对日作战,后参加了解放牡丹江等战斗,战后作为军事顾问帮助中国进行军队建设,2015年5月8日获习近平接见并颁发奖章。
据凤凰网报道,5月9日习近平访问俄罗斯期间,会见二战老兵,加列耶夫作为老兵代表进行发言。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我曾担任远东方面军第五军团的一名营长。4月9号,我带领全营官兵,我们全军乘坐铁道敞篷车集结到了远东地区,我们准备得非常充分。我们与日本关东军作战,帮助中国解放了在日本的铁蹄下的东北。过去的战斗是非常艰苦的,我们与毛泽东的军队共同解放了虎林、牡丹江、吉林、哈尔滨等城市。”加列耶夫说。
加列耶夫表示,在解放战争期间,苏联曾援助中国共产党,援助中共的过程中,他结识了习仲勋。
加列耶夫对凤凰网说,“中国的抗日战争胜利之后,我被派往中国给中国军队当顾问,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帮助中国军队平定东北地区,这个时候中国共产党革命政权得到了苏联的帮助。后来我见到了中共的重要领袖彭德怀,与彭德怀在一起的是他的政委,这个人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他叫习仲勋,那个时候我们都不会想到他会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的父亲。”
舒德洛:18岁排长为大部队开辟“道路”
塔·戈·舒德洛(T.G.Shudlo)
舒德洛是莫斯科老兵协会副主席、俄中友协理事会成员,曾经与日本关东军作战。
在苏联政府对日本宣战后不久,舒德洛于1945年8月随军跨过苏中边界,进入中国,全程参加了粉碎关东军的战役以及解放沈阳等战斗。
1945年8月9日,苏联150多万军队从东、北、西三个方向,在4000多公里的战线上越过中苏、中蒙边境,向日本关东军发动突然袭击。曾号称“皇军之花”的关东军在苏军的打击下,顷刻间灰飞烟灭。
1945年,18岁的舒德洛在苏联红军一个反坦克营担任排长。他所在的后贝加尔方面军第39集团军于1945年8月9日凌晨越过中蒙边境,到达中国海拉尔地区。
舒德洛说,第一次战斗发生在索伦。当时他所在的先头部队在行进中突然遭到日军伏击。
“我们立刻散开,开始还击。”舒德洛告诉新华社,“虽然我们营有人员伤亡,但损失不大。”苏军强大的火力优势使日军损失惨重,战斗结束时,近2000日本兵被俘。
随后,39集团军越过大兴安岭,进入东北平原地区。之后,舒德洛所在的先头部队基本上再没有遇到激烈的抵抗。
在穿越大兴安岭时,先头部队披荆斩棘,为大部队开辟了一条“通道”。由于后勤保障不足,苏军战士们经常缺水少食,而且需要克服很多困难。
据央视新闻报道,由于不少地方的铁轨是单轨,无法保证正常的运力。苏军常常需要步行数百甚至上千公里进行转移,面对前方未知的命运,当时年仅18岁的舒德洛也经历着身体和心理的双重考验。
到达大连后,舒德洛和战友们才第一次能够在房间里休息,体验到“高枕无忧”的滋味。
舒德洛说,虽然东北老百姓忍饥挨饿,但是他们帮起苏联红军来却毫无保留。从最初进入中国境内,苏军官兵就得到中国老百姓的巨大支持。
“我们要渡河,没有材料建浮桥,当地老百姓就给我们提供木料。找不到木材时,一些老百姓就拆掉自家的小木屋让我们建桥,特别感人。”他说。
39集团军到达大连后,从日军手里夺取了不少仓库。仓库里储藏了大量的食品、饮料、丝绸、布匹和其他战时用品。舒德洛说,这些物品都是日军从当地居民那里抢过来的。
抗战结束后,舒德洛随部队在大连驻扎下来。他说,苏军开始帮助当地人恢复城市建设和社会治安。“我们协助当地人建工厂、修路,帮助他们恢复正常的商业活动。”
1953年舒德洛随部队回国。他回忆说,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他和当地中国人一起参加了庆祝活动。
“所有人都非常激动。人们在街上游行,发表演讲,那一天让我至今难忘。”舒德洛说。
舒德洛1987年退役,于1991年当选39军老战士委员会主席。
舒德洛对国际在线说:“我们这些二战老兵,经常到中国参观1945年发生战斗的地方。我们有幸到过所有设有俄国人墓地的地方,比如哈尔滨和旅顺。后者是苏军阵亡将士最大的墓地。所有纪念碑和墓地都有人精心维护,保存状态良好。这一点,我们衷心感谢中国政府和人民。看到中国战后的快速发展,我们非常高兴这个国家所取得成就,并为能够参与其中感到自豪。”
亚斯涅夫:见证击溃关东军的最后战斗
亚斯涅夫是全俄老战士委员会中国分委会成员。1945年,亚斯涅夫作为苏联远东第一方面军的普通战士参加解放中国东北的战斗,并随后进入朝鲜作战。
据《光明日报》报道,1945年,作为苏联远东第一方面军的普通侦察兵,亚斯涅夫参加了击溃日本关东军的最后战斗。那时他刚刚20出头。
“在历时8年的抗日战争中,中国军民伤亡3500多万人。侵华日军制造了令人发指的南京大屠杀,日军还研制了大量化学和细菌武器……日军犯下的累累罪行岂容现在的日本右翼分子轻易勾销,宝贵的胜利成果更不容其亵渎。”亚斯涅夫告诉新华网,日本军国主义给亚洲人民带来深重的苦难,特别是中国人民为赢得胜利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1962年,亚斯涅夫曾作为苏联《真理报》记者访问日本,与被苏军释放回国的日本战俘面对面交流。回想起50多年前的那次日本之行,亚斯涅夫说,当时日本国内反战思想浓厚。
“但可惜的是,直到进入21世纪,日本仍然未能彻底清算军国主义侵略历史,在日本国内总是出现否认历史、参拜战犯的杂音。”他说。
亚斯涅夫告诉《光明日报》,当今世界,右倾思想回潮,右翼势力抬头。日本军国主义思想和好战分子正在威胁世界和平安稳。
“我对日本军国主义给亚洲人民,尤其是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的苦难,有过亲身感受。中国不会忘记侵华日军制造的类似南京大屠杀那样的痛苦,日本也必须接受发动侵略战争的历史教训。日本不能否定二战成果,更不能挑战战后国际秩序。日本侵略者犯下的战争罪行不容篡改,俄罗斯和中国人民不允许日本右翼势力否认二战历史及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战争罪行。”他说。
据《三联生活周刊》报道,1945年8月9日零时,苏联红军三个方面军的部队几乎在所有的方向上跨越了国界,强渡了额尔古纳河、黑龙江和乌苏里江,迅速突破了敌人的筑垒地域,各方面军的轰炸航空兵从8月9日晨起,对日军后方大的火车站和通信枢纽以及哈尔滨、长春、吉林和满洲其他城市的重要军事目标实施了集中突击。苏联红军主力采用德军在二战初期使用的闪电战术,采用深远迂回,绕过日军要塞,将日军要塞部队与野战部队相隔绝。仅仅6天时间,苏联红军主力已经攻占了日军17个筑垒地域中的16个,并联同后贝加尔方面军穿过广阔的沙漠,越过大兴安岭,向东北纵深推进。
报道称,与此相反,日军关东军司令部却在几天内就失去了对部队的指挥,直到8月15日都未能在任何一个方向组织有力抵抗。仅仅是在海拉尔、索伦、富锦、佳木斯、绥芬河、东宁和牡丹江等地的日军要塞区,日军残部进行了徒劳的殊死抵抗。
据报道,苏军外贝加尔方面军参谋长扎哈罗夫描述了苏军精锐第36集团军攻占海拉尔后翻越大兴安岭的情景:“……几万个马达的轰隆声、蒙苏骑兵的马蹄声,充满了这个被人们遗忘的地方。”
而关东军后来的档案记载了当时的狼狈。
9日零时,日军大本营得到情报:“苏军自东部国境及满洲里方面展开攻势”,“日本敌机来袭吉林、佳木斯、哈尔滨、牡丹江、齐齐哈尔、四平、新京、罗津、清津、元山等”。此时的关东军仍然判断苏军“从轰炸情况看,其用意似在恫吓”。然而随后的各方面报告,关东军终于判明苏军已开始全面进攻。
5月8日,习近平在参加俄罗斯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时就曾为老兵颁发勋章并发表讲话:“在中国人民、俄罗斯人民、世界人民纪念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之际,我在莫斯科见到你们,感到分外亲切。在场很多俄罗斯老战士参加过解放长春、沈阳、牡丹江、大连等地的战斗,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最终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习近平代表中国政府和人民,向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作出巨大贡献的俄罗斯老战士们致以诚挚问候和崇高敬意。习近平指出,“中俄两国举办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活动,是为了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中俄两国人民用鲜血和生命凝结成了深厚友谊,奠定了中俄关系和两国人民世代友好的坚实基础。中俄两国要不断巩固传统友谊,继续携手走向复兴。”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