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口述|郑州记者亲历地铁5号线惊险3小时:水漫胸、缺氧,看见光
澎湃新闻资深记者 王选辉 实习生 马思洋 整理
2021-07-21 17:32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河南暴雨牵动人心。7月17日开始,郑州、焦作、新乡、洛阳、南阳等地出现特大暴雨,强降雨中心位于郑州。近三天郑州的降雨量,已接近常年一年的量。
7月20日,郑州地铁5号线五龙口停车场及其周边区域发生严重积水现象。雨水倒灌入地下隧道和5号线列车内,乘客困于车厢中。其间,不断有5号线列车内的消息及视频传出,视频显示,车厢内积水一度漫至成人的胸部乃至头部。
7月21日3时10分,地铁隧道内被困人员已全部转移至安全地带。
据央视新闻,此次暴雨洪灾,郑州地铁共疏散群众500余人,其中1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5人受伤送医。
丁小佩是河南交通广播的一名记者,在完成采访乘地铁回家时,和其他乘客一起被困在了5号线上。被困后,她在社交媒体上不断发出现场视频记录和求助信息,受到各方关注。
她当日晚18时左右被困,至晚上9点半左右被救出。她回忆,当时,随着车厢内的水位越来越高,上层的空气越来越稀薄,缺氧成为被困人员遇到的最紧急的问题。后来有人拿着消防器材砸车厢窗户,窗破后氧气问题得到缓解。“自救是为了后面的获救”。她说。
“前面有光了,有人来救我们了!”随着救援人员的到来,车厢内开始有人开始高喊。令丁小佩印象深刻的是,消防员到达现场后,现场的节奏开始变得平稳,大家主动让被困的老人小孩先离开现场。
【以下是丁小佩的自述】
紧急疏散走出列车后又重新回到车厢
今天(7月21日)早上,郑州的雨还在下,我已经回到了家中,而昨晚经历的险境仍历历在目。
昨天下午,我和同事完成采访任务准备回程。外面下着大雨,我家就在地铁口附近,我想着坐地铁还是安全的,所以准备先乘坐地铁回家换衣服,等换完衣服再坐地铁回到单位,等待因暴雨随时可能出现的应急直播任务。
17时40分左右,我乘坐地铁到海滩寺站然后换乘5号线。当时坐上地铁走了一站,还没有到沙口路,车就不动了。
地铁上的临时广播播报说是临时停车,所以我没有太在意,也没有跟家人说自己怎么样。虽然外面是大风大雨,但是地铁里面密闭的空间让我还是很有安全感的。
但是等到18时左右,地铁开始往反方向开动,开往海滩寺的方向。可是,开了不到200米左右,地铁就无法再前行了,透过车厢玻璃往外可以看到,两边好多的水漫到了地铁洞内。当时,我们都还没有觉得存在危险,因为毕竟窗户外面的积水还没有那么高。
我当时想,如果能够及时地疏散救,问题应该不大。
接着,我们就跟随列车长进行紧急疏散,大概走了五分钟左右,走到了地铁轨道边上约60公分宽的紧急疏散步道,但是快走到站台的时候,就突然听到有人说:“往回走”。具体为何要往回走,我们也不知道,或许是前方通道不畅。
于是,我们又陆续回到了车上。我回到座位后,看到不少男士都在帮助其他乘客,扶他们(其他乘客)回到车上。
水位升高开始缺氧,有人砸了车厢玻璃
当时地铁里还有电,车门就关闭了。我们当时也没觉得这个事会严重到什么程度,没有预判。甚至我当时都没有在手机上跟家人说我在哪。没想到,后面积水慢慢灌入车厢,水位一点点升高。
直到我发朋友圈的那一刻,19时32分,水位已经在我们胸部了。在现场,我似乎已经看不到希望了,才想通过社会的救援力量来救我们。
在车厢里,手机信号没有问题,但是当水没过胸部的时候,很多人的手机就进水了。有些人比较有救援意识,提前拿塑料袋把手机装起来了。我当时也给我的同事们打了电话,因为我手机没有电了,只能借别人的手机打。
我的同事们不停地联系郑州消防的人,后来郑州消防还给我打了电话。电话里他们说:你们坚持,我们马上就到。我当时就跟车厢的人说:“我们坚持一下,消防员马上就到。”
我当时是在第一列车厢,车厢里的水位已经淹到我的胸部,外面的水位已经高于里面的水位,推测大概有两米深。
在消防人员到达之前,车厢内的水位越来越高,上层的空气越来越稀薄,我们很多人已经缺氧了。然后就有人拿着消防器材砸窗户砸了好久,我印象里面他砸了至少有10分钟左右。他把窗户给砸烂之后我们能呼吸了,缺氧的感觉就没有那么严重了。
车厢内大家在互相鼓励,因为那个时候我们能做的只能是等待救援,能坚持一秒是一秒。把窗户砸开,争取到更多的氧气,首先保证自救,才能为救援人员救我们争取一些时间。
消防人员给我打完电话,我跟大家说,“消防员马上就到”,那一刻,我觉得有希望了。
“前面有光,有人来救我们了”
然后又过了没多久,大约20时35分,我听到车厢内有人喊,说前面有光了,有人来救我们了。那一刻前,我们所有的人心都是揪着的。
消防员到达之前,车里的水位已经在逐渐降低,我们推测消防员救援之前,就已经在外面布局了。水位降低了之后,消防员又再次给我打了电话,第二次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接到了,说第二批救援人员马上就到,你们再坚持一下。
消防员到了之后,车厢内的节奏是非常稳的,真的要对第一节车厢内的男士们鞠躬。他们说先让老人、孩子先走,然后我和车厢里的乘客就往回传话,让老人和孩子先走。然后第二批是已经体力不支的女性,一些女性没有体力已经走不了了,只能被背出来。之后,我们为了加快救援节奏,能走的妇女就赶紧走。
第一节车厢内的男士是等救援完所有的人才出来的。他们一直在车厢里不停地搜寻还有没有遗漏的人,直到最后才离开。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本来那个车门打开之后,我们一脚就可以抬到救援的疏散步道上的,就像是我们在地铁乘车一样,它都是紧邻着步道的。可是那个车门已经被冲得移位了,我们离步道还有两米左右的距离,消防员就这样一个一个抱着乘客,还用手中的救援绳帮助乘客。我们能走的抓着扶手往前走,不能走的由消防员背出去。
严格来讲,我整个被困的时间是从18时至21时30分。因为我是被救出来比较早的,所以就留在站台做志愿者。
站台还有一些医生乘客参与救援,一些乘客惊吓过度及在水里浸泡了很久后出现了失温的情况。他们给予这些乘客安慰,进行了其他一些救援工作。
晚上10时,我才从站台离开,大概是凌晨1时走到家的。当时的雨下得非常大,路上都是积水,还停电了不好走,我绕了好远也不知道该怎么走,后来又返回到高架桥上走回来。
作为亲历者,我真的特别感谢每一个网友的扩散转发,每一次的关注,感谢所有的救援人员,感谢每一个牵挂我以及5号线车厢所有乘客的朋友。

责任编辑:汤宇兵

校对:刘威

1046
【专题】关注|河南暴雨洪灾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