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 战疫
一个70后的电竞梦:模拟F1,让更多中国人触及赛车梦想
澎湃新闻记者 陈均
2021-06-25 13:55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选手在比赛中。

选手在比赛中。

本月,2021赛季世界一级方程式电竞中国冠军赛职业联赛第四轮结束,WLG(We Love Gaming)电竞车队车手袁一帆状态神勇夺得阿塞拜疆站冠军,并当选本轮MVP,WLG另一名车手潘伟杰夺得进步最快车手。
至此,积分榜上呈现BT、WLG、TSW群雄割据的局面——职业联赛刚刚进入第二年,竞争已经趋于白热化,与竞技层面的不断提升相对应的是,作为一个崭新的电竞类别,F1电竞也正在逐步打破电竞与传统体育之间的壁垒。WLG的车队老板王万里。

WLG的车队老板王万里。

70后的电竞梦
今年4月份,国际奥委会宣布,包括赛车在内的五项运动将入围有史以来第一项获得奥运官方许可的虚拟体育赛事,这与赛车电竞与生俱来的体育基因密不可分。
而在中国、在我们身边, 越来越多的车迷借助F1电竞获得了最真实的赛车体验,对于赛车运动在国内的发展,极速电竞中最硬核的F1电竞真正扮演了一个桥梁乃至孵化器的角色。
F1电竞2019年落地中国,仅以去年的赛事为例,就吸引了总计约5300万人观看,相比于2019年的数据翻了一倍。为什么一个新兴赛事能够具备这样的吸引力?站在赛事最前沿的职业俱乐部无疑具有一定的发言权。
王万里是WLG的车队老板,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F1电竞接近真实赛车的体验是最主要的因素。以我们车队的角度来说,如何调教一部赛车,如何在比赛中安排相应的轮胎和进站策略都是决胜的关键,我相信大多数关注这项电竞赛事的人原本就是车迷,而中国拥有海量的车迷。”
王万里本人就是一个例子,他有超过20年的观赛经验,按照他的话说,“李兵播F1有多久,我就看了多久。”
当然,和大多数爱好者一样,看比赛和真正接触赛车是两回事,王万里坦言自己去做一个赛车俱乐部并不现实,但与电竞的邂逅让他找到了这么一个圆梦的机会。
2018年,原本做教育的王万里机缘巧合在一个朋友的引荐下进入到电竞圈,随着自己全身心投入进去后,王万里也开始着迷——70后的他和一帮孩子们同吃同住,为一个签位的优劣绞尽脑汁。
“就像现在这个欧洲杯一样,你拿小组第一不一定好事,为了在淘汰赛获得更好的位置,我们小组赛会计算到每一局、每一分……”强化赛车电竞基因
王万里做电竞有些出道即巅峰的意思,或者说,他离巅峰只差一小步——2019年皇室战争世界赛在美国洛杉矶举行,王万里的战队在预赛成绩不佳的情况下一路逆袭,可惜决赛一分之差不敌Team Liquid屈居亚军。
王万里感到遗憾,但也看到了希望,随后他的俱乐部又引入了QQ飞车和炉石传说项目,2019年随着久事智慧体育将F1电竞引入国内,这个老车迷、也是电竞新贵仿佛一下子回到了梦开始的地方。
“过去我只看F1,现在做电竞突然有了这么一个项目,我哪能不参与呢?再说这个赛事是我们上海本土的项目,我们作为一家上海俱乐部必须加一块砖、添一块瓦。”
爱好归爱好,生意归生意,王万里走出这一步棋,除了一腔热血,也还是有综合考虑的。
“做电竞俱乐部,你需要有一个鲜明的标签,就像情久,大家都知道他们是以FPS项目著称的,我就想把WLG做成一个以赛车电竞为主线的俱乐部,之前我们做了QQ飞车,现在进入F1电竞就是要强化这种基因。”
此外,王万里对于F1电竞的前景也非常看好,“我们做项目都要看头部资源,F1是赛车运动中最头部、最具品牌效应的赛事,受众也最多。”
“从传统体育到电竞,一定程度上,这种优势是可以平移的,加上现在电竞入亚、入奥的呼声很高,体育类电竞肯定处在一个很好的风口。”妈妈也知道F1电竞
两年多过去了,王万里在F1电竞的舞台上初露锋芒,他的战队目前稳居第一集团,但更让他感到欣慰的是这项赛事已经逐渐吸引了大众的注意力。
“一些对电竞不那么热衷的朋友也会和我聊起赛事,说看了一场,感觉和真实的F1差不多。还有我母亲,有天中午吃饭突然问我,‘有个叫袁一帆的选手,是不是你们队的呀,我看电视台在播他’。”
彼时袁一帆还不在WLG,你很难说赛季初王万里引进冠军车手袁一帆和这段家庭对话有无直接关系,但王万里确实是要冲着冠军去的。
“这一点和体育赛事一样。我记得在洛杉矶那次,台上冠军在庆祝,我们只能在一边默默看着,没有人会关心亚军的落寞。”战队在洛杉矶皇室战争比赛获得亚军,全队神情落寞。

战队在洛杉矶皇室战争比赛获得亚军,全队神情落寞。

在王万里的思路中,竞技赛事的目的是赢,而冠军能够带来的商业价值和后续运营也具备更大想象力。
不过,王万里也并不讳言,在自己的俱乐部中,F1电竞项目还处于发展阶段,盈利不如其他几个运作更成熟的项目,但强调未来可期。
澎湃新闻记者也从一些俱乐部了解到,因为F1电竞的特殊性——运用模拟器操作、更加仿真,俱乐部通过相关的一些外设品牌拥有不少的商业赞助空间,相比于传统电竞,俱乐部通过落地线下体验店也能开拓出新的业务领域。
据统计,在F1电竞赛事在中国落地生根后,相关的模拟器、驾驶舱的销量在中国市场也实现了质的飞跃。久事智慧体育电竞赛事总监谢天(中)。

久事智慧体育电竞赛事总监谢天(中)。

赛车模拟器,给中国孩子一个机会
看上去,F1电竞不仅满足了车迷观赏赛事的需求,更提供了一个让他们亲身体验F1的“捷径”。
F1电竞玩家告诉澎湃新闻记者,“F1电竞最大的特点就是完全模拟真实的F1赛事,力争做到100%的还原。”
包括当下的中国方程式赛车第一人周冠宇以及很多车手甚至透露,他们自己也会通过模拟器进行练习。
简而言之,F1电竞模拟器是可以作为收集操控者真实赛车天赋和能力指标的一个参照,其硬核性是大多数赛车电竞乃至体育类电竞并不具备的。
对此,久事智慧体育电竞赛事总监谢天表示,F1电竞中国冠军赛职业联赛是一个新兴电竞赛事,一定程度上却肩负着推动国内赛车运动发展的使命。
“中国目前出色的方程式赛车手凤毛麟角,一个重要原因在于这项运动投入巨大,也需要很强的天赋,但是很多家庭无法支撑孩子走到需要考验最后的天赋的那一步。”
“粗略估算一下,从卡丁车练习开始跑到拥有F1的超级驾照积分前,差不多就要花费数千万人民币,往往有天赋的孩子并不一定能够获得相应的机会,甚至摸上真实赛车的方向盘都是奢望。”
“F1电竞的出现可以成为一个筛选的机制,通过年轻人在模拟器的表现让我们找到一些值得培养的人才,然后为他提供相应的资源。”
谢天坦言,F1模拟器虽然不能完全和操控真实F1赛车的效果等同,但是真实赛车的职业车手也会通过模拟器去熟悉赛道,孩子们也可以通过模拟器了解不同车辆的驾驶特性。
“欧美的汽车工业发展更成熟,那里的孩子学车比我们国内更方便、投入相对较低,即便这样,成本更低的模拟器也得到了广泛应用。”
在王万里的办公室里就放着一台F1模拟器,售价不过6千元,这是他平时最主要的娱乐,这位钟爱赛车运动的电竞老板很诚实地表示:
“我们这些人只是圆自己的赛车梦,但是对于年纪更小的孩子,他们是有可能从这里触摸到真正赛车方向盘的。”

责任编辑:腾飞

校对:张艳

58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