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 战疫
夜读︱主旋律剧为什么吸引了年轻人?
韩浩月
2021-06-11 21:35  来源:澎湃新闻
《觉醒年代》获奖了,在第27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颁奖礼上,《觉醒年代》拿下了最佳导演、原创编剧、最佳男主角三项大奖。
我连续参加了多届白玉兰奖的选片人投票环节,今年也不例外。选片人投票共分两轮,在进行到第二轮的时候,《觉醒年代》的领先迹象已经非常明显。在播出阶段,它已经非常好地诠释了一部影视作品与潮流、观众、市场、舆论之间的融洽关系。换句话说,本届白玉兰的最大赢家,非它莫属。
白玉兰花的寓意包括纯净、安静、高尚、真挚等等,从文本层面看,《觉醒年代》与白玉兰奖是般配的,两者之间具有相通与互动的地方。白玉兰奖的浸染,会让《觉醒年代》的光辉进一步被放大。
《觉醒年代》在打分网站和社交平台上,得到了大量年轻网友与观众的喜爱,豆瓣9.3的评分不仅是认同,更是大大的褒奖。对于人物与情节的持续讨论,也点燃了年轻人尝试了解历史的热情。主旋律影视剧在吸引年轻人方面,已经掌握了一整套的方式方法,《觉醒年代》的优点在于,它又在此基础上做了点加法。
不要小看这点加法,它完全可以让一部影视剧发生质的变化。第一集令人感到惊艳的“车不同轨”画面,虽然只有短短几秒,但隐喻的参与,让剧作拥有了留给观众揣摩的空间;不修边幅、言辞个性十足的陈独秀,满足了年轻人对“陈独秀,你坐下”这个网络梗的对照;“蔡元培三请陈独秀”的文人互动,充满趣味也令人感动;鲁迅、李大钊等人的形象固然以前在大小屏幕上常见,但《觉醒年代》分明又让他们因为更具普通人的情感与性格而变得可信、可亲、可敬。
年轻人之所以喜欢《觉醒年代》,在于剧作消弭了历史人物与当下年轻人之间的距离。对于剧中人,现在的年轻人不需要仰视,也不必被他们的“权威”吓倒,师长、朋友般的形象,让大家觉得他们宛若眼前,蔡元培被网友亲切地称为“慢羊羊村长”,还有他那句挂在嘴边的“谁也不能伤害我蔡元培的学生”,很难不让人心生喜爱。
《觉醒年代》还让年轻人对理想主义与浪漫主义产生了感性的发现。陈独秀在陶然亭约见钱玄同、刘师培,三位文人有诗酒相伴,在大雪当中谈论国家与民族未来,有诗情画意,也有豪情壮志;新旧文化两派人马对战,双方都很有PK精神,为了怎么在杂志与报纸上“打嘴仗”,两方也经常在内部唇枪舌剑,火花通常在此诞生,这对年轻人来说,是种陌生体验;剧中不乏大段有关中国人精神与尊严的演讲与争论,但内容脱离了口号,都带有浓厚的情感色彩,具有很强的感染力,让网友为以前的人和事“睡不着觉,兴奋,痛苦,战栗,这太奇怪了。”
其实不奇怪,《觉醒年代》的优点就在于,它让年轻人某种沉睡的基因,在这部剧中被激活了。年轻人通过这部剧,很真实地看到了先辈们的面孔与身影,并且觉察到了自身与他们之间的内在联系,这种发现,亦是让他们激动的原因。
在当下,年轻一代观众对影视剧的要求,不仅要好看,而且要真实。什么是主旋律影视剧的真实?以往人们通常会想到,影视剧要对历史负责,不能编造掺假,但现在,这一要求已经成为主旋律影视剧创作的基本面,年轻观众需要看到的真实,是可以融入他们血脉、情感与价值观的真实,他们懂得分辨,也知道共鸣的来源,用年轻人所喜欢的方式来讲故事、塑造人物,不是迎合,而是向创作本质回归。
《觉醒年代》是2021年影视剧创作的一大收获,同时也会巩固一种认知:认真而真实地讲述历史,丰富而生动地刻画人物,将会成为主旋律不断拿下收视与口碑的“不二法门”。得到这种认知很容易,但具体把它执行到一部影视剧的情节主干与每一个细节角落中去,却是对创作者不小的考验。设计 祝碧晨 

设计 祝碧晨 

责任编辑:沈彬

183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