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 战疫
洞天寻隐·林屋纪&华阳纪丨太湖林屋、茅山华阳二洞天考察记
[日]广濑直记/ 胡佳菁译
2021-06-11 11:30  来源:澎湃新闻
洞天寻隐纪
洞天寻隐纪
洞天寻隐纪【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编者按】2012年3月18日 -26日,以日本专修大学土屋昌明教授为首的洞天福地考察组走访了位于江苏省苏州市的太湖林屋洞天、穹窿山福地、句容及金坛境内的茅山华阳洞天等胜迹。本篇文章是组员广濑直记博士所做的考察记,其日文原文刊载于专修大学《洞天福地研究》第四号,2013年6月,27-62页。
1.前言
3/18(月)苏州市(集合)
3/19(火)苏州市→西山(林屋洞)→穹窿山(上真观)→苏州市
3/20(水)苏州市(苏州市博物館)→句容市
3/21(木)句容市→茅山(崇禧万寿宫→元符万宁宫→华阳洞→仙人洞→玉晨观遗址)→句容市
3/22(金)句容市→茅山(乾元观→老君洞→三官洞→柏子洞→良常山→老虎洞)→句容市
3/23(土)句容市(葛仙观→华阳书院)→茅山(金牛洞→茅洞→元阳观)→句容市→南京市
3/24(日)南京市
3/25(月)南京市(南京大学仙林校区)
3/26(火)南京市(解散)
笔者在2013年3月18日至26日期间,有幸参加了专修大学土屋昌明教授带领的洞天福地考察队。上面的行程表是我同行期间的全部日程安排。本文便是针对这一行程所编写的考察记录。首先对这份考察记录的构成做一个简单的说明。
本文按日期次序分别制作“时间表”,这是这份考察记录最基础的部分。然后添附相关的照片、地图和解说作为参考。时间表每15分钟为一个单位记录。
照片中包含了我本人2012年8月底在茅山拍摄的一部分,都做了注解。未做注解者即是此次考察所摄之照片。
因为仅用文字表述很难抓住地理方位的感觉,所以添附了一些地图。地图使用的均是谷歌地图。虽然原本添附了很多张地图,但是因为我能使用并且合适的只有谷歌地图,这些图网上都能查到,所以最终减去了一些。同时尽可能使用了所含无关信息较少的地图,在此之上加入了我想要表述的信息标注。地图1放在了文首,地图2-4放在了文末。
解说记录了考察的情形,本人的感想,考察地相关的简单介绍,考察实地与文献资料比照工作的结果等内容。同时尽可能将解说的文字与照片、地图相结合。
横手裕的《洞庭包山林屋洞》(《洞天福地研究》第2号)对林屋洞、土屋昌明的《第八大洞天句曲山洞的现状与考察》(同上,第3号)对茅山的元符万宁宫和华阳洞、仙人洞、玉晨观、乾元观、金牛洞都进行了全面的考察记录,可参考相关内容。虽然这次的考察记录有意识地避免记录重复的内容,但由于考察的是同一个地方,所以难免会有一些重复的地方。
3/19(周二)至3/23(周六)的考察人员共五名,分别是土屋昌明、森瑞枝、铃木健郎、酒井规史、广濑直记。
2.3/19(周二)的考察
09:30     晴。乘坐出租车从苏州市区出发。沿着太湖的湖畔行驶。
10:15     太湖的湖面上飘着雾霭,无法看到远处的景色。太湖之大犹如我们在沿着海岸线行驶一样。
10:45     通过了长达4km的太湖大桥,进入了太湖中最大的岛—西山岛金庭镇。
11:00     到达林屋洞景区(*地图1)。景区规划的很好,游客很多。在小店买了《太湖西山》等一些书籍。
11:15     到达林屋洞的入口(*2-1,照片1)。
12:00     出了林屋洞。出口附近有几处摩崖石刻。(1)
12:15     攀登林屋山(*照片2)。脚下是一大片梅林,举目可看见白茫茫的太湖。
12:30     到达山顶的灵祐观(*照片3)
13:00     出林屋洞景区,乘坐出租车向东山景区(*地图1)出发。
14:00     到达东山观光中心。街上茶店林立,这里是名茶碧螺春的产地。吃午餐。
14:45     突降大雨,因此临时改变了计划,决定去穹窿山。
15:30     到达穹窿山,在景区服务中心借了雨伞。
15:45     到达上真观(*2-2,照片4)
16:30     乘坐景区巴士的末班车下了穹窿山后,乘坐出租车回到苏州市区。地图1

地图1

2.1 林屋洞
林屋洞是一个位于林屋山下的一个溶洞。入口附近坚硬的石灰岩壁上刻着“天下第九洞天”、“仙府”等文字。
下沉式的洞口,左右非常开阔。根据介绍牌上的文字说明,洞窟里分为隔凡洞、天后别宫洞、金龙洞、丙洞、阳谷洞五个区域。每个区域都有着像地下室一样的宽阔空间,其间巨石林立。根据《太湖西山》的记载,林屋洞的“林屋”之名取之于洞窟内“顶平如屋,立石如林”的形状。(2)
林屋山山顶的灵佑观(3)规模虽然小,但仍有道士住持,曾于2005年9月重建。(4)道观中心有一座名为驾浮阁的三层五阶的楼阁。它的第一层(二楼部分)挂着一块写着“三清阁”的匾额。穿过匾额进到里面,下沉的一楼部分供奉着三清像。楼阁的边上还有一个小的进香空间,并挂着“苏州市吴中区道教教会太湖西山林屋洞灵佑观管理委员会”的竖匾。照片1 林屋洞

照片1 林屋洞

照片2 林屋山

照片2 林屋山

照片3 灵佑观

照片3 灵佑观

2.2 穹窿山上真观(*地图1)
穹窿山既不是十大洞天,也非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乃是这次的考察碰巧到访了此处。穹隆山高341.7m,其形胜比林屋山更像一座山。这里是孙武著作《孙子兵法》的地方,因此零星分布了孙武文化园、孙武书院、孙武苑等景点,是一处修整的不错的观光地。但是此行没有空余的时间去这些孙武相关的景点逛逛,急急忙忙的坐上景区巴士去了上真观。照片4 上真观

照片4 上真观

照片5 上真观内大茅君像

照片5 上真观内大茅君像

上真观是一座正一派的道观。规模大且有道士住持。现在的建筑物虽然看起来非常新,但当地的信仰历史却非常悠久,山门上挂着一块“皇清勅建上真观”的横匾。穿过山门沿着长长的台阶笔直拾级而上到达了一座很大的殿宇,里面供奉着三茅君。解说的牌子上写着“茅盈、茅固、茅衷三兄弟在穹窿山修行,之后去了茅山得道升仙了。”
但是,在《云集七笺》卷一零四《太元真人东獄上卿司命真君传》与《茅山志》卷五《三神纪》中对三茅君的记述都没有提及在穹窿山上修行的内容。根据《太元真人东獄上卿司命真君传》中的记载,茅盈(后称大茅君)在恒山、西城山、龟山修行之后进入句曲山(茅山),他的弟弟茅固(后称中茅君)和茅衷(后称小茅君)早前就职于官场,后因为仰慕得道的哥哥而出家。
不过,穹窿山茅君信仰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清初以前。《穹窿山志》(清.吴伟业等撰)中收录了很多穹窿山上真观相关的碑文,这些碑文大部分记述的都是关于三茅君的内容。在这里虽然没有办法将所有内容都过目一遍,但有一篇顺治十七年(1660)袭封嗣汉五十三代天师大真人张洪任撰写的《穹窿山上真观碑记》记录了清初时期重建上真观的直接来龙去脉,应是比较重要的内容。其主要内容如下:
余方为童子、侍先君子游。何幸于朝真遇之(笔者注:之=施亮生)。时盖庚寅春日也。先君子辗然笑曰,吾道乐得其朋矣。因中丞公与亮生,放艇河曲,遍历山阿。见有三峰插天,嶙峋特起,诸山如拱如伏,咸出其下。先君子曰:异哉此山,灵气隐隐隆隆,若有神物护之者。然是名穹隆山。则三茅真君之行宫在焉。此山世传为赤松子採赤石脂处,先祖留候,从赤松子游。是耶非耶。山之巅叠石为室,名国师砻。
穹隆当汉之初平年间,建有上真观。此时真君尚未生。而上真观之建于此山,盖千余年于兹矣。太玄元君、定録二君、保命三君兄弟,同生于后汉之建武十年甲午岁。元君以童真成道。两弟以孝廉举高职,弃家舍族,同往修炼。遂登真君之位。宝诰中所称隐恒山而悟道,登句曲以升天者此也。真君授东獄之职,掌中界之权。后之人,遂以穹隆(庙)〔祠?〕(是)〔祀〕真君。上真观之名,因之不改,所从来者久矣。*〔〕内是据实物的石碑修改的字。
犹记,先君子偕中丞公与亮生登临时,适当庙貌中落,止存败壁颓垣,孤立于风雨飘摇凄凄荒草之中。欲求篝灯焚膏,进辨香于真君之前,不可得。中丞公奋然起曰,嗟乎真君之为灵昭昭也,今何有乎。将使山灵果无灵乎,吾道竟无灵乎,而禋祀遂(中)〔终〕绝乎。是(任)〔在〕人耳。斯事请以属亮生。亮生曰唯唯。相与共盟于真君之前而别。

【为了方便理解,下面是以上碑文大意的转写】
顺治七年(1650)春,张洪任跟随先君子(五十二代天师张应京),与施亮生道士和大中丞吴晋锡一起游历山河。途中遇见了一座非常高,灵气漫布的山,就是穹窿山。山中有三茅真君的行宫。根据传说,穹窿山是先祖留候(张良)跟随赤松子游历过的地方,山顶有一国师龛。
穹窿山上于汉朝初平年间(190~193)[*初元年间(前48~前44)的笔误?]建造了上真观,这远远早于三茅真君的诞生。茅氏兄弟生于后汉的建武十年(34年),他们得道之后就位真君,后世的百姓才开始在穹窿山上供奉三茅真君,上真观之名(作为供奉三茅真君的场所)被沿用了下来。
张洪任一行人到访穹窿山的顺治七年春的时候,茅君庙已经非常衰败了,甚至于先君子想要点灯向三茅真君供香都无法实现。当场,吴晋锡委托道士施亮生来重建庙宇,并在三茅真君像前立了誓。
十年后,张洪任入朝觐见的途中,再次到访穹窿山见到庙宇已经重建完成。于是向朝廷奏请了一块匾额,命名为“上真观”以不忘初心。(5)

张洪任的记述中既主张上真观的建立早于三茅真君,但与《云笈七签》及《茅山志》中的《茅君传》相比,又有大幅度推迟茅君生辰年份的行为。但不论怎么说根据这个记述可以确定在顺治七年春他们到访穹窿山的时间节点上真观是非常的衰败,以及当地存在着茅君信仰。
虽然《穹窿山志》里收录的碑文有很多将茅君信仰的历史追溯到汉代(6),但事实上关于这个信仰起源于何时,还需要精查更多的文献资料。照片6  张洪任撰「穹窿山上真观碑记」

照片6  张洪任撰「穹窿山上真观碑记」

另外,上面这块碑文中登场的施亮生(道渊),现在在上真观的祖师殿中被作为开山祖师供奉着。并且在祖师殿中,展示着包括那块碑文的好几块石碑,列举如下:(7)
1、《穹窿山上真观碑记》顺治十七年,(袭封嗣汉五十三代天师大真人张洪任撰)(8)
2、《穹窿山上真观碑记》顺治辛丑,余廉徽撰
3、《穹窿山上真观碑》康熙元年,王元晋撰
4、《穹窿山重建上真观碑记》康熙三年,金之俊撰
5、《重建茅君殿记》乾隆五十四年,潘奕隽撰
6、《奉宪优穹窿山上真观斋粮田差徭碑记》康熙十八年
3. 3/20(周三)的考察
09:15     少云。乘坐出租车出发去苏州博物馆。
09:30     到达苏州博物馆,参观了从林屋洞中出土的投龙简的文物(*3-1)。
11:30     出苏州博物馆,游览拙政园。
12:30     午餐后回到酒店。
13:00     乘坐出租车出发去句容市(*地图1)。
15:30     到达句容市区的酒店。
3.1 苏州博物馆藏林屋洞出土道教文物
根据程义等的《苏州林屋洞出土道教文物》记载,1982年林屋洞的改建工程中,洞窟内出土了梁代的石碑、五代的神像、金龙、玉简、陶瓷器等文物。其中金龙、玉简、金钮为唐代至宋代期间举行投龙简(9)的文物。(10)具体列举如下:
金龙:四只
鎏金(镀金)铜龙:二只
铜龙:二只
金钮:三粒
玉简:三枚照片7 林屋洞之金龙洞

照片7 林屋洞之金龙洞

以上这些文物目前都收藏于苏州博物馆,但我们去的时候,只有金龙二只和鎏金铜龙二只被展示出来。解说牌上都写着是唐代的文物。虽然不清楚这个年代是如何推定的,但根据北宋朱长文《吴郡图经续记》卷中《宫观》里“灵佑观在洞庭山。唐之神景宫也。盖明皇时建。内有林屋洞,人间第九洞天也。……唐时投龙于此,因建宫”的记载,可知林屋洞从唐代开始就有举行投龙简的仪式。照片8 苏州市博物馆展出金龙

照片8 苏州市博物馆展出金龙

照片9 苏州市博物馆展出鎏金铜龙

照片9 苏州市博物馆展出鎏金铜龙

另外,根据程义的《宋真宗天禧二年林屋洞道教投龙文物简介》与陈小三的《苏州林屋洞出土玉简铭文初探》的记载,三枚玉简中的一枚刻有北宋真宗的名字与天(禧)二年(1018年)的年号,以此可以确定这是当时金箓斋所用之物。(11)程氏甚至认为金龙中的一只(未展示)与三粒金钮是与这个玉简一同使用的。 
4. 3/21(周四)的考察
09:00     晴。从句容市区乘坐出租车出发去茅山景区。
09:45     到达崇禧万寿宫(*4-1,地图3)。受到茅山道院办公室赵华主任的迎接。向我们介绍了当日接待我们的茅山道院的潘一德副道长。潘副道长作为《茅山道教志》的作者之一,也是茅山道教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室主任。
10:15     潘副道长带领我们参观了元符万宁宫(*4-2,地图3)。主要向我们介绍了宋代和清代的残壁等古旧之物。
10:45     参观了华阳洞、仙人洞(*4-3,地图3)。
11:30     回到崇禧万寿宫,与潘副道长做了交流。
12:00     乘坐茅山道院的车来到山麓,与杨世华道长等共进午餐。会餐的情景在茅山道院的官网上有登载。(12)同时,设计崇禧万寿宫的建筑师陶金(13)向我们提供了茅山详细的电子地图。这份电子地图在后面的日子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
14:00     乘坐茅山道院的车去探访良常山。这次考察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确认三十六洞天之一的良常山的确切位置。但是良常山在一般的地图上都没有标注,潘副道长和驾驶员也都没有去过,不知道其确定的位置。因此暂且先去了玉晨观遗址。
14:15     到达玉晨观遗址(*4-4,地图4)。
14:45     将玉晨观遗址考察延后,出发去探寻良常山(*地图2、地图4)。驾驶员问了一圈当地住民,都表示不知道。驾驶员在疑似的地点附近停车,大家在周边走了一走,最终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16:00     天色已晚,仍没有线索,所以暂且结束了考察。之后通过地图和照片确认,当时到的应该是珠山(*地图4)西侧一带。
4.1 崇禧万寿宫(*地图3)
崇禧万寿宫建造在积金山(*地图2)的西南山麓下。现在茅山的道观正在急速推进再建工程,崇禧万寿宫在是其中之一。笔者在2012年8月到访茅山的时候这里还只是一片平地,到了2013年3月21日的时候已经有很多建筑物被建造了起来,一副即将竣工的景象。茅山道院的办公室也早早地搬到了这里。现在重新再看茅山道院道长杨世华与潘一德道长的名片,他们名片上的地址也是崇禧万寿宫。所以今后这里应该会作为茅山道院的总部吧。根据《茅山道教志》的记载,崇禧万寿宫的遗址在一九九六年修建东进水库时被淹没了(14),现在的崇禧万寿宫是在原址东边一点的地方重建的。
关于崇禧万寿宫的来历,元代的《茅山志》卷十七《楼观部篇》对此有比较全面的记载:
崇禧万寿宫在丁公山前。隐居华阳下馆。唐贞观九年,太宗为王法主建,号太平观。天宝七年,玄宗敕李玄静取侧近百姓一百户,并免租税科徭,长充修葺洒扫。中和间,盗火所焚。天佑间,邓启遐重建。宋改赐崇禧观额。……延祐六年,奉敕改宫。(1b-2a)
据上可知,华阳观下馆的遗址上,曾建造了多个年代的道观,最终改名为崇禧万寿宫。(15)华阳观是陶弘景在永明十年(492)隐居茅山时最初居住的场所。唐代王悬河的《上清道类事相》中引用的《登真隐诀》中写道“大茅山西立华阳上下二馆。”(卷一4a)唐代贾嵩的《华阳隐居内传》也写道“初,先生以大茅中茅间有积金岭,其地可修上道,……乃于岭西立华阳上下馆。(登真隐诀云:上馆以研虚守真,下馆以炼丹治药)。”(卷中1a)《上清道类事相》与《华阳隐居内传》描述华阳馆的位置在“大茅山的西侧”或是“积金山的西岭”。虽然有些含糊,但如果信任《茅山志》的记载,华阳馆的下馆遗迹就应该长眠在东进水库的下面。
4.2 元符万宁宫(*地图3)
元符万宁宫位于横连在大茅山(*地图2)与中茅山(*地图2)之间的积金山上。我们一行人从崇禧万寿宫走了十五分钟左右的山路到了这里。入口处有景区巴士的停靠站,周围有很多小店。根据《茅山道教志》的记载,现在的道观建筑都是在1980年以后再建的,只留有三天门等这些明代的构架遗迹。这里有一座象征着茅山道院的高达三十三米的巨大太上老君像,完工于1998年。(16)照片10 三天门及太上老君像(2012年8月末)

照片10 三天门及太上老君像(2012年8月末)

关于元符万宁宫的起源在《茅山志》卷十七《楼观部篇》里有所记载。简要来说,首先记载有“元符万宁宫,在积金山。陶隐居道靖故基。”(1a)贾嵩的《华阳隐居内传》里记载了陶弘景在积金山的西岭建造了华阳馆(17),并且从《真诰》中的陶注也可以确定他住在积金山的西面。(18)因此,如果崇禧万寿宫是华阳下馆的遗迹,那么可以想象元符万宁宫就是华阳上馆的遗址所在。但是根据《茅山志》的记载,华阳上馆的遗迹上建造的并非元符万宁宫,而是一座叫做华阳宫的道观,那里还留有陶弘景炼丹的水井和楼阁地基。(19)且《茅山道教志》中也记录了现在仍然留有陶弘景炼丹遗迹的内容。(20)因这次的考察笔者的事前准备不足所以并没能去实地查看,希望以后有机会再去确认一下。
《茅山志》卷十七《楼观部篇》中,继续记载了如下内容:
刘先生混康庵居其上。先生以道遇哲宗,诏以所居为元符观。崇宁五年落成,徽宗御题额曰元符万宁宫。……理宗朝敕修,御书上清宗坛、圣德仁祐之殿二榜。(1a-b)
据此可知,元符万宁宫事实上创建于刘混康的时代。刘混康现在也被供奉在元符万宁宫的宗师殿里。此外元符万宁宫中设有茅山的上清宗坛,《茅山志》卷十一的刘混康的传记中记载了绍圣四年(1097)因哲宗的敕命,茅山成为与龙虎山、阁皂山齐名的经箓传授中心的内容。(21)照片11 刘混康像

照片11 刘混康像

照片12 华阳洞(2012年8月末)

照片12 华阳洞(2012年8月末)

4.3 华阳洞、仙人洞(*地图3)
华阳洞和仙人洞都在距元符万宁宫偏南一点的积金山中。华阳洞现在既没有被封闭,也没有作为景点开放,茅山道院的潘道长说曾经进去过一次。洞窟里只有少量的照明,如果不带着手电筒就很难前行。同时路况也不太好。通道里铺着类似于铁络子的东西,但下面有大量的水流,铁络子很有可能已经腐蚀,非常的危险。出口附近有较新的浮雕。根据潘道长的说法,曾经也有景点开发的计划,但是因为洞窟内水流较多而使开发计划受阻。
仙人洞在华阳洞偏北往上一些的地方。这里已经开放观光,洞窟内的亮灯五光十色。与华阳洞一样洞内空间细长,不像林屋洞那样看起来有比较宽阔。沿着狭窄的阶梯出了洞,正好就在元符万宁宫的景区巴士停靠站附近的“仙人洞饭庄”的院子里面。
根据《茅山道教志》的内容,现在的华阳洞就是《茅山志》中的华阳西洞。(22)《茅山志》中记载有“华阳西洞,在积金山东岭下,隐居所谓积金山洞,飕飕有风者是也。累朝金录,投龙简於此,即(笔者注:句曲洞宫的)西便门也”(卷七《括神区篇》12a)的内容。再看《真诰》中记载的内容:
大茅山中茅山相连。长阿中有连石。古时名为积金山。……(陶注:此即隐居今所住东面一横垄也。此垄纯绝石,石形甚瓖奇。……西南有大石(璧)〔壁〕,耸而拆开,内有洞。入数丈渐峽小,不复容人,乃飕飕有风。)(卷十一10a-b)
根据《茅山志》的记载,“华阳西洞”就是陶弘景所称的“积金山洞”。这个“积金山洞”根据《真诰》陶弘景自身的记述是积金山西南的大石壁开裂形成的洞穴。现在的华阳洞并非“不复容人,乃飕飕有风”,但位于积金山的西南,且如照片12所示,是在一块大石壁上形成的洞穴这些特点都与陶弘景描述的洞穴相一致。因此《茅山道教志》将现在的华阳洞认定为《茅山志》中的“华阳西洞”正中要点。但是《茅山志》的“华阳西洞”在积金山的“东岭”,这个应该是“西岭”才对。
另外有一处关于《茅山志》内容的疑问。华阳西洞是西便门,西便门是通往句曲洞宫(华阳洞天)的五门之一,在《真诰》中有如下的说明:
句曲之洞宫有五门,南两便门,东西便门,北大便门,凡五便门也。(陶注:……而东西并不显。中君告云:东便门在中茅东小茅阿口,从此入至洞天最近,而外口甚小,又以石塞之。事具在后。则西便门亦当如此。正应在今所呼作石坟处也。)(卷十一6b)
首先,如果华阳西洞(现在的华阳洞)是西便门的话,这与陶弘景所说的“东西并不显”相矛盾。因为如之前所述,陶弘景对《茅山志》中的华阳西洞(“大块石壁开裂形成的洞穴”)留有具体的记述,且也没有说那里就是西便门。同时,这里说到“西便门像东便门一样被石头堵住,在一个叫做石坟的地方”,而华阳西洞是“大块石壁开裂形成的洞穴”,被称作石坟并不合适。所以将华阳西洞(现在的华阳洞)认定为《真诰》中的西便门仍然言之尚早。(23)
4.4 玉晨观遗址(*地图4)
玉晨观遗址在小茅山西北面的平地上。这次是坐着茅山道院的车去的,如果乘坐交通工具,首先要在句容市的句容客运车站乘坐开往茅山的巴士,在二茅路站下车。道路的东侧有一块写着玉晨村的门牌,进入村子后沿着笔直的道路前进,步行二十分钟左右,与一条规整的大路(=延茅路,212县道)相交,向南(右)转前行一点,在道路的东侧(右手)有一条叫做北镇街的村落,沿着小道进入后不久就是玉晨观遗址。
这里说一点笔者个人情况的话题,我在2012年8月末曾与酒井规史氏一起到访过玉晨观遗址。那个时候原本认为只要到了玉晨村就能看到遗址了。不料玉晨观与茅山其他的道观不同,并没有被重建,完全看不到与玉晨观相关的路标。最终通过向村民们问路才找到。虽然说是玉晨观遗址,但也只是一间砖造的民房,没有文物局的立牌,仅仅通过村民们的指认而确认的。照片13 玉晨村远眺小茅山(左)、中茅山(右)

照片13 玉晨村远眺小茅山(左)、中茅山(右)

照片14 玉晨村远眺雷平山(左)、小茅山(右)

照片14 玉晨村远眺雷平山(左)、小茅山(右)

那里只留有一些貌似是古道观的遗物,东南面能看到像是雷平山的山,所以我们认为玉晨观应该就在这一带。
这次与茅山道院的各位一起到访,进而确认了那里正是玉晨观遗址,东南面看到的山就是雷平山(雷公山)。但是在8月末见到的民住砖房在第二年3月考察的时候已经被拆毁,边上堆积着砖块(*照片19)。根据茅山道院各位的介绍,这些砖块似乎就是原来玉晨观的建筑材料。仔细一看,确实有几块砖头上印有显示产地的淡淡的文字。(*照片21)
我们来简单地回顾一下玉晨观的历史。现在的玉晨观遗址周边建造着农村的住宅,看起来平平无奇,但事实上这里历史比起茅山其他的道观更加精彩。《茅山志》卷十七《楼观部篇》有如下记载:
玉晨观,在雷平山北。高辛时展上公,周有郭四朝真人,秦巴陵侯姜叔茂,汉杜广平,东晋杨真人许长史父子,并此得道。宋太始中,道士王举为长沙景王雅所推重,就长史宅东起长沙馆。梁天监十三年,敕贸为朱阳馆,为陶真人住止,立昭真台,供养杨许三真人真迹经诰。唐太宗为桐柏先生,敕建华阳观。天宝七年,玄宗为玄静先生,敕改紫阳观。仍敕取侧近百姓二百户,并免租徭,永充修葺。南唐王贞素继居之。宋大中祥符元年,敕改玉晨观。(2a-b)
这段描述中,玉晨观这个道观一共经历了许长史宅(东晋)→长沙馆(南朝宋)→朱阳馆(梁)→华阳观(唐)→紫阳观(唐)→玉晨观(北宋)这样的变迁。(24)笔者最为感兴趣的是陶弘景的朱阳馆以及许长史宅的遗迹的内容。以下是一些用以确认玉晨观遗址和朱阳馆、许长史宅之间联系的其他资料。《真诰》中,对许长史宅有如下记载:
许长史今所营屋宅,对东面有小山,名雷平山。……(陶注:雷平山在小茅北,基址相连。……长史宅自湮毁之后,无人的知处。至宋初,长沙景王檀太妃,供养道士姓陈,为立道士廨于雷平西北,即是今北廨也。后又有句容山其王文清,后为此廨主,见传记,知许昔于此立宅,因博访耆宿。至大明七年,有术虚老公徐偶,云其先祖伏事许长史,相传识此宅只在今廨前乌柏树处,应是似犹有斋堂前井存。于时草莱芜没,王即芟除寻觅,果得砖井。……于是审知是故宅。从来空废,无敢居者。)(卷十三16b-17a)
这段《真诰》中的记载对照着地图4来看,玉晨观的遗址与许长史住宅的位置几乎是一致的。也就是说都是在雷平山的西北处。王文清找到那口水井,根据陶弘景的《许长史旧馆坛碑》中的记载,应该就是许长史挖掘的水井。(25)陈世华《<瘗鹤铭>天监井栏与陶弘景书法》中提到,1981年玉晨观遗址里发掘出来的水井栏干上刻着“此是晋世真人许长史旧井。天监十四年更开治,十六年安阑”的铭文。(26)这处铭文也强有力的证明了这里曾是许长史的家宅。接着再来看一下陶弘景的《许长史旧馆坛碑》,有“至晋太和元年,句容许长史在斯营宅,厥迹犹存。宋初,长沙景王,就其地之东,起道士精舍。梁天监十三年,敕贸此精舍立为朱阳馆”(《华阳陶隐居集》卷下《许长史旧馆坛碑》1b)这样的记载。如此一来,“许长史宅→长沙馆→朱阳馆……→玉晨观遗址”这样的联系,大概可以得到印证。
回溯“玉晨观遗址→……朱阳馆→长沙馆→许长史宅”这样的历史,站在玉晨观遗址上,不光是笔者,大多数对道教持有兴趣的人们都会有很大的感慨。因为这里是杨羲与二许进行请神的地方,也是真人们降临于杨羲的场所之一。陶弘景在《真诰》中,对杨羲有如下的记载:
兴宁三年乙丑岁,众眞降㖟,年三十六。真降之所,无正定处,或在京都,或在家舍,或在山馆。山馆犹是雷平山许长史廨。杨恒数来就掾,非自山居也。(卷二十12a)
根据这段文字,可知真人们降临的场所虽然不一定,但许长史宅是其中之一。杨羲让二许写下真人们的言行的应该就是这里。(27)也就是说,玉晨观遗址是对后世影响极大的《真诰》以及上清经的发祥地。
这之后的天监十三年(514),梁武帝建造了朱阳馆,第二年的十月,陶弘景和他的一名弟子周子良到了这里。(28)众所周知,周子良与杨羲一样是可以接触到真人们的人物。他留下的通真记录被陶弘景整理成了《周氏冥通记》。虽然周子良记录的大部分都是天监十四年(515)的五月到七月的事,但是他十月以后到达朱阳馆后也还是继续与真人们有接触。《周氏冥通记》卷四留有那个时候的一些笔记,可以一窥在朱阳馆中与真人们交流的情形。
根据以上这这两条记录,我们可以说玉晨观遗址在茅山这块圣地中是一块最充满神秘感的地方。陶弘景曾对许长史宅有言道“金陵之地乃广,则此为最胜之地,非真仙不得居。”(《真诰》卷十三16b)
正如《茅山志》卷十七《楼观部篇》的记载所示,这里的历史后世仍被代代相传。元代的《茅山志》与清代笪重光重修的《茅山志》都收录了不少关于这里包括玉晨观在内的道观资料。希望今后有机会将这些资料做一个整理。
5. 3/22(周五)的考察
08:45     晴。从句容市区乘坐出租车出发去茅山景区。
09:45     稍微绕路到达了乾元观(*5-1)。一位女道士带领我们进行了参观。
10:30     在客堂与乾元观的尹信慧住持进行了交流。
11:30     接受款待,品尝了茅山的素食。
12:30     尹住持的好意,为我们配备了考察用车,等候驾驶员。
13:15     坐车绕到乾元观的后面。下车后在驾驶员的指引下沿着山路出发去老君洞、三官洞、柏子洞。
13:30     到达老君洞(*5-2)
13:45     到达三官洞(*5-2)
14:00     到达柏子洞(*5-2)
14:30     回到车里,根据陶金提供的地图寻找良常山。
15:00     到达良常山(*5-3)
16:30     完成对老虎洞(古良常洞)的考察,回到句容市区。
5.1 乾元观(*地图4)
乾元观是全真龙门派的坤道院(女道士所居之道观)。在玉晨观遗址的正东面,从茅山(句容山)整体来看,大约是在北面的地方(*地图2)。沿着郁冈山(大青龙山)南面的山坡的地势,崭新的建筑呈阶梯状建造(*照片15、16)。根据《茅山道教志》的记载,现在的建筑物似乎是1994年以后重建而成的。道观虽然很大,但交通不是很方便,观光客也不多,被绿色包围着非常静谧。从山门后沿着连续的台阶走到最上部是大罗宝殿,途中可以清晰地看见小茅山和中茅山。同时道观紧挨着一座叫做白虎山的小岩石山,根据女道士的介绍,那里埋着很多古代道士的遗物。根据现行的行政区域划分,崇禧万寿宫和元符万宁宫在句容市(镇江市),而乾元观属于金坛市(常州市)。照片15 乾元观(2012年8月末)

照片15 乾元观(2012年8月末)

照片16 乾元观(2012年8月末)

照片16 乾元观(2012年8月末)

这所道观也有着悠久的历史,《茅山志》卷十七《楼观部篇》中有如下记载:
乾元观,定錄君㖟言,大横山下有泉水,昔李明于此合神丹而升玄洲。天监十四年,隐居剏郁冈斋室,以追玄洲之踪。天宝中,玄静先生居之,敕建栖真堂、会真、候仙、道德、迎恩、拜表五亭。大中祥符二年,观妙先生筑九层坛行道。天圣三年,赐名集虚庵,续敕改今额。(4a-b)
关于李明真人的故事来源于《真诰》《稽神枢》,关于陶弘景的故事来源于《许长史旧馆坛碑》。陶弘景建造郁冈的斋室是在天监十四年,正好是移居到朱阳馆这一年。根据《周氏冥通记》中的记载,周子良逝于天监十五年(516)的十月,那时陶弘景在郁冈隐斋,由此可知在移居到朱阳馆的同时他还经常会去郁冈。(29)
这次在乾元观的客堂里还看到了《山中宰相炼丹采药图》(*照片25)。根据《茅山乾元观》的记载,中日战争以前的乾元观还有与陶弘景有关联的宰相堂、松风阁(*照片26)这些建筑,松风阁里供奉着陶弘景像,但这些都被战火烧毁了。(30)照片17 山中宰相炼丹采药图

照片17 山中宰相炼丹采药图

照片18 松风阁遗迹

照片18 松风阁遗迹

5.2 老君洞、三官洞、柏子洞(*地图4)
我们一行人从乾元观乘车出发,朝着西北方向行驶了一小段路出了茅墓路(404乡道),在那里下了车,走进山路。根据驾驶员的指引,沿着被绿色植被覆盖的小路走了一段,左手侧出现一块隆起的大岩石(*照片19)。这里就是老君洞。这个洞窟是隆起的岩石与地面间形成的一块空间。洞口开的很大(*照片20),上面刻着“老君洞”的文字。洞内空间很浅,刚好可以停两辆汽车的大小。照片19 老君洞

照片19 老君洞

照片20 老君洞洞口

照片20 老君洞洞口

沿着山路继续前进,没多久左手侧又有一块巨大的岩石,可以看见一个巨大的洞口(*照片21)。这里就是三官洞,与老君洞一样都是由隆起的岩石与地面间形成的。洞口呈大大的拱状,上刻有“三官洞”的文字。洞内也非常浅,并像隧道那样可以穿通。(*照片22)照片21 三官洞洞口

照片21 三官洞洞口

照片22 三官洞

照片22 三官洞

离开三官洞又向前走了一会,果然左手侧看到了柏子洞(*照片23)。这是三个洞中最大的一个。洞口左右开阔,洞口边上刻着“柏子洞”的文字。文字的下面还能看见“常宝子”三字。可能是刻写“柏子洞”作者的名字,并不知道是什么人。洞内分成两块空间,一间供奉着一尊比较新的观音像(*照片24),另一间大约有两间车库这么深,往内还连着小洞,但人进不去,所以不知道究竟有多深。与前两个洞窟不同的是柏子洞内湿气较重,地面呈黏土状。照片23 柏子洞洞口

照片23 柏子洞洞口

照片24 柏子洞内观音像

照片24 柏子洞内观音像

非常遗憾的是这次没能将这三个洞与文献资料进行比照。《茅山志》卷六《括神区篇》列举了一些茅山的洞窟,但都没有同名或者是相近名字的洞窟。再从地理上来看,虽然接近“位于雷平山的东北,良常山的东南”的方隅山的方隅洞和燕口洞(31),但根据《真诰》中的陶注,方隅山(燕口山)在大横山的西南面(32)所以位于大横山(郁冈山)的乾元观北面的这三个洞窟都不可能是方隅洞或者燕口洞。
5.3 良常山、老虎洞(*地图4)
我们一行人从柏子洞返回到下车的地方,再次沿着茅墓路(404乡道)朝老虎洞水库的方向行驶。根据陶金提供的地图,良常山位于老虎洞水库的西南面。沿着茅墓路自南向北,老虎洞水库不到一点的地方,在道路右侧(东侧)能看到一个小登山口(*照片25),从这里可以进入良常山。
带领我们去老君洞、三官洞、柏子洞的乾元观的驾驶员并没有来过良常山,所以我们只能依靠地图寻找老虎洞(古良常洞),开辟山路前进。像刚才那三个洞一样,我们期待着如果可以找到大片的岩石地,洞口就应该在附近了。可是那片山区杂草丛生,能见度很差,幸好途中遇到来水库钓鱼的当地住民,询问了一下,他用手指指着告诉我们老虎洞就在那里。看来当地住民都比较熟悉这个洞窟。但是这位住民的指引,让我们把杂草的影子错当成了岩石。
我们应该已经来到了老虎洞(古良常洞)的附近,这算是一个小小的成果,于是我们就开始归途,然后在茅墓路上又遇到几个当地村民,驾驶员向他们问了一下,果然都说知道老虎洞的位置。经过驾驶员与其中一人交涉,很幸运,他愿意带我们去老虎洞。由他与驾驶员在前带路,我们再次从登山口进入山道。从登山口进去数百米后,他带着我们离开山道,朝着水库的方向拨开茂盛的杂草丛,进到了一处长满了杂草丛的山坡,什么都看不到。那里有很多长着刺的植物非常扎人。这位村民似乎不是很记得清位置了,在杂草丛中迂回前行了一会,跟着住民走在前面的驾驶员突然发出喊声,似乎是找到了洞窟。我们随后也到了洞窟。
洞窟确实是在岩石区,但岩石并非呈隆起状,加上杂草覆盖,所以非常难认。洞口垂直于山坡向下开口,无法进去考察。里面似乎有两个洞,向其中一个扔了一块石子,发出了“扑通”的声响,应该是有积水(*照片26)。另一个洞大约深五米,底部为一般的地面(*照片27)。洞口宛如将山坡纵切开,通往另一世界的大门一样。照片25 良常山登山口

照片25 良常山登山口

照片26 老虎洞(古良常洞)

照片26 老虎洞(古良常洞)

照片27 老虎洞(古良常洞)

照片27 老虎洞(古良常洞)

唐代司马承祯《天地宫府图》(《云笈七签》卷二十七所收)将良常山列举为三十六洞天的第三十二洞天。陶弘景也认为良常洞是句曲洞宫(华阳洞天)北面的大便门(33),“北大洞犹有鬼神去来。(《真诰》卷十一6b)”。《真诰》中记载着一些关于良常山的轶事,其中笔者最为感兴趣的是许长史的儿子许掾(许翙)在这里成仙的事。陶弘景如下说:
清秀莹洁,糠秕尘务,居雷平山下,修业勤精,恒愿早游洞室,不欲久停人世。遂诣北洞告终。……(耆老传云:掾乃在北洞北石坛上,烧香礼拜,因伏而不起,明旦视形如生。此坛今犹存历然。则是故求隐化,早绝世尘也。)(卷二十9b-10b)
虽然这里只说的是“北洞”告终,而不是说“良常洞”,但在《茅山志》卷六《括神区篇》中,关于良常洞写有“洞北石坛,即许真人缘烧香礼拜解化之处。真诰所谓北洞告终以此。”(12b)就如《真诰》中的陶注有云“此云如华阳三便门,则南洞北洞本大开,余东西乃东南皆是塞矣”(卷十四3b),“北洞”这个词指的是北侧的大便门也就是良常洞。另外还有“北良常洞即是北大便门”(卷十一6b)和“良常北洞”(卷十一9a)这样的用语,所以没有必要特别怀疑《茅山志》的说法。更有《真诰》卷十一有如下记载:
告洞口西北有一地,地小危不安,可立外静舍。愚意本自欲立内外静舍,辄当畴量在宜。(陶注:亦不闻立此外静事,而今有一累石坛历然。相传乃言,掾于此坛化遁也。每往拜视,辄感叹缠心。)(19a)
这部分的文字是对中茅君的神启许长史所作的答书,从之前写到的中茅君的神启(卷十一14a)中可知这是关于良常山的内容。再根据陶注,陶弘景似乎来许掾升仙的石坛看了好几次。这次的考察虽然没有时间去确认是否有这个石坛,但现在的良常山从东至北都被老虎洞水库所淹没,所以想要找到也会是非常困难的事。
最后还有一件想要考证的事。虽然我们使用陶金独自考察后制作成的地图来到了良常山,但良常山的位置在一般的地图上都没有标记,茅山道院与乾元观的道士们以及问路过程中遇到的当地住民们都没去过良常山,所以大多数人是不清楚山的具体位置的。也就是说良常山的位置不是众所周知的信息。笔者这里所写的都是以“老虎洞=良常洞”为前提,可最终我们考察的这座山是否就是良常山呢?因此下面还想对良常山以及良常洞的位置做一个考证。
笔者虽然不是很清楚陶金是如何确定良常山的位置的,但从《真诰》与《周氏冥通记》中的记载来看,那座山确实像是良常山。第一、《真诰》的陶注“自小茅山后去,便有雷平、燕口、方嵎、大横、良常诸山,靡迤相属”(卷十一3b),此处至少可以知道良常山是乾元观所在的大横山(郁冈山)北面的一座山。第二、《真诰》中茅君的神启有中提到“良常北垂洞宫口直山领”(卷十一7b),这个也与老虎洞在山的北侧,且不在山脚而在靠近山顶山坡上的位置相一致。第三、同样在中茅君的神启中有“良常山对穴口东视小山之岭”(卷十一15b)这样的描述,老虎洞位于山北朝东(水库侧)的山坡上,洞口也是朝东而开。并且,通过谷歌的卫星地图(*地图4)来看,如果没有杂草,从洞口看出去,在水库的对岸可以看见一些小山。第四、《周氏冥通记》中的陶注有“良常在朱阳东北十里许,山连冈亦至此间”(卷一14b)的描述,从卫星地图(*地图4)可以看出老虎洞水库在玉晨观遗址(原朱阳馆)的北北东方位,用百度地图测量直线距离约4km。因此陶弘景步测的“东北十里许”从方位和距离来说,位于老虎洞水库西面的山是良常山的可能性很高。
以上,我试着从四方面考证了良常山的位置。虽然是因即兴而起的考证,不免有些庞杂,但笔者相信良常山的位置就在陶金地图所示的地方。
6.3/23(周六)的考察
09:15     少云。乘出租车出发。
09:30     到达句容市的葛仙湖公园。简单参观了葛仙观,买了《茅山道院历代碑铭录》等书籍。
09:45     参观了公园里的华阳书院(句容市博物馆)。看了投龙简的鎏金龙(*6-1,照片36)。这里还有碑林,陈列着清代的《葛玄墓碑》、南朝的《梁解中散大夫贞白先生陶隐居碑》、唐代的《景昭大师碑》、明代的《许盖斋墓志铭》《许盖斋墓碑》等。
10:15     再次乘坐出租车出发去茅山景区。
11:00     在崇寿观(*地图3)下了出租车。这里是大茅山东侧的山麓,进入茅山景区的入口位于金坛市。买了票后向金牛洞(*6-2)出发,几分钟后到达。参观完后,出发去大茅山上的茅洞。
11:45     到达茅洞(*6-3)。参观后继续向上去元阳观。到达元阳观(*6-4)
12:00     乘坐出租车返回句容市区的酒店。
12:30     午餐后乘坐出租车去南京。
14:00     到达南京市区的酒店。
6.1 句容市博物馆藏投龙简文物
《茅山道教志》中记录了句容市博物馆藏有1985年从茅山的玉柱洞(*照片37)出土的晚唐时期的三只鎏金龙。(34)这三只鎏金龙应该就是书中所说之物。玉柱洞位于仙人洞和华阳洞之间。博物馆的展示牌上写着“鎏金龙/北宋/银器”。照片28 句容市博物馆展示玉龙

照片28 句容市博物馆展示玉龙

照片29 句容市博物馆展示鎏金龙

照片29 句容市博物馆展示鎏金龙

照片30 玉柱洞

照片30 玉柱洞

6.2 金牛洞(*地图3)
金牛洞位于大茅山东南面的山麓上。穿过景区的大门,左转向下走几分钟,就能看到嶙峋的褐色岩石。那一带有很大片的地面下陷(*照片31)。沿着很陡的台阶向下,首先在左手边的石壁上刻着“金牛洞奇传”的文字,接着到了祭祀财神的地方。继续往下走,看见洞口的前面放置着一只雄赳赳的牛雕像(*照片33)。洞口的上方刻着“金牛洞”三字。洞内虽然没有闭锁,但也没有点灯,所以没有手电筒就无法进到深处。洞内高约3m,进深约30m。后面似乎还连接着人无法通过的小洞。
关于金牛洞的描述,《茅山志》卷六《括神区篇》里有“金牛穴,在柏枝洞东,秦时采金,获金牛,为女子所触,遂掷而出”(15a)的记载。根据这个记载可知这里曾经挖採过金矿。《真诰》中没有见过金牛穴的名字,只有“今大茅山南犹有数深坑大坎,相传呼之为金井。当是孙权时所凿掘也”(卷十一3b)的记载,陶弘景传递了大茅山南面有巨大的金矿采掘的遗迹这个信息。虽然《茅山志》说的是秦朝、陶弘景说的是孙权时期,两者有所出入,但都表明了金牛洞是古代金矿的遗迹。(35)照片31-35 金牛洞和茅洞

照片31-35 金牛洞和茅洞

6.3 茅洞(*地图3)
从金牛洞出来,沿着山路攀登来到通往元阳观的车道,沿着这条道路走了一会,就可以看见财神殿。再往前走一段路,左手边(西侧)可以看见一条小路。沿着小路笔直进去,右手侧有一块稍微开阔一些的地方,里面有一个洞窟(*照片34)。洞窟为岩石与岩石间形成的空间,洞深垂直向下(*照片35)。垂直型这点与老虎洞(古良常洞)非常相似。只是不清楚洞深有多少。洞窟的周边有一些填挖的痕迹。目前应该仍在景点开发中。
《茅山志》卷六《括神区篇》里有“茅洞,在元阳观石坛下,即南面之西便门。定录君受言:大茅山有小穴在南,谓之南便门,但精洁斋,心向于司命”(11b)的记载。茅洞是句曲洞宫的五门(北便门、东便门、便门、南面的东便门、南面的西便门)之中的南面的西便门。
但是《茅山志》对茅洞是南面的西便门的说法稍有问题。因为《茅山志》在这里引用的定録君的神启在《真诰》中记载的是“大茅山亦有小穴,在南面,相似如一,谓之南便门,亦以石填穴口。但精斋向心于司命,……(陶注:此即南面之东便门,应在柏枝陇石穴中。此陇小穴甚多,难卒分别。)”(卷十一12b-13a)
这里的陶注将定録君神启的大茅山的小洞认为是南面的东便门。或许是《茅山志》中将“南面的东便门”错写成了“南面的西便门”。如果是这样,就可以认定茅洞为南面的东便门,但目前只是猜测。
陶弘景对南面的西便门描述为“今山南大洞即是南面之西便门。”(《真诰》卷十一6b)但这次的考察对此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如果仅仅从大茅山南的大洞这一点出发的话,金牛洞或许符合,但在《茅山志》中“金牛穴,在柏枝洞東”的柏枝洞如果指的是柏枝砻中的某一个洞穴的话,金牛洞就应位于柏枝砻中南面的东便门再向东的地方。由此可见,金牛洞不可能是南面的西便门。
6.4 元阳观(*地图3)
从茅洞的小路往回走,沿着蜿蜒的车道往上,来到元阳观的山门(*照片36)。这里位于大茅山顶附近的九霄万福宫与东面山麓里崇寿观的中间,建筑物顺着山坡呈阶梯状建立,外观很新,根据《茅山道教志》的记载,这里是2005年重建的。(36)照片36 元阳观

照片36 元阳观

《茅山志》卷十七《楼观部篇》中记载着:“元阳观,……今观在茅洞之上。隆兴初,吴兴道人沈善智者,穴居,自称洞主,遇蕲王韩夫人茅氏,为创殿宇,初名冲虚庵,庆元间请额为观。”(7a)根据这份记载可知,元阳观与茅洞的位置关系与现在几乎一样,但《茅山道教志》中却说曾经的元阳观在茅洞的洞口。(37)根据刚才《茅山志》卷六《括神区篇》中“茅洞,在元阳观石坛下”的记载来看,曾经的元阳观比起现今的位置要稍微下面一些。地图2

地图2

地图3

地图3

地图4

地图4

七 结束语
至此,特别是关于茅山部分的内容,主要将茅山现在的地理状况与《茅山志》中的记载进行了对照,并且由此对《真诰》中的记载进行了追溯。虽然这部分的工作还有不完整的地方,但对笔者来说,通过自己的双脚,或乘着车游历于茅山之中,对茅山的地理多少有了大概的认识。这份考察记录中的照片、地图和笔者不成熟的记录希望可以传达出仅从文献中难以抓住的地理方位感,如能传达万分之一已倍感幸福。
另外对笔者而言,提到茅山,脑中有的只是杨羲与二许、陶弘景,所以这份考察记录大部分写的也是这些范围内的内容。但实际去了茅山后,才发现他们的存在感比想象的要小。对现在的茅山来说,他们都不过是历史上众多神仙与道士中的一员。玉晨观几乎被遗忘可能是因为那里建造了民居,难以复建,但茅山的道观中也少有供奉他们的地方。仅就笔者到访的这些地方中,只有九霄万福宫的一个殿堂里供奉着魏华存与杨羲、陶弘景、张道陵、葛洪的像。
另一方面,作为茅山道观的特征,目之所及,都盛兴对茅君的信仰。这次的考察中到访的道观(修建中的崇禧万寿宫除外)与2012年8月末到访的九霄万福宫、崇寿观都有供奉着三茅君的太元宝殿。虽说是茅山所以供奉三茅君并不奇怪,但早于杨羲与二许在茅山活动之前就存在的茅君信仰现在仍能盛行让我产生了兴趣。
以2.2中穹隆山的茅君信仰举例来说,这种信仰似乎遍布江南的各个地域。例如笔者以前参观杭州的通玄观造像时,那里也是以南宋绍兴年间的三茅君为原型的造像。根据《通玄观志》(明.姜南撰,清.吴陈琰增补)所记载的《三茅殿碑记》(郁存方撰),通玄观是因刘真人梦中见到三茅君而被建造起来。(38)现在在茅山道院的网页链接里(39)的道观可以看到丹徒三茅宫、苏州小茅山道院等的名字。镇江的润州道院里也还有清代建造的三茅宫。(40)
自从参加了这次考察,与各位老师一边巡游于穹隆山与茅山一边获得了许多信息,我开始关注起江南地区茅君信仰在过去和当代都是什么样的。这份考察记录里虽然没有太多茅君信仰的观点,今后如有机会,则计划对江南地区的茅君信仰及与上清宗坛相关的内容进行考察。
引用及注释:
1.李洲芳:《太湖西山》,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1996年,第32-37页;横手裕:《洞庭包山林屋洞》,《洞天福地研究》第2号2012年,第79页。
2.李洲芳:《太湖西山》,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1996年,第23页。
3.灵佑观的历史,参见横手裕:《洞庭包山林屋洞》,《洞天福地研究》第2号2012年,第73-74页。
4.苏州吴中区道协: 《道教“天下第九洞天”林屋洞灵观正式对外开放》,载《中国道教》2005年第6期,第63页。
5.余入觐,道经吴门,再过朝真,重访穹隆。自庚寅至今,曾几何时,琼宫辉煌于天际,瑶阙陆离于云表。真君之庙貌,何顿改旧观也。……而亮生再造之功,与此山竝不朽矣。余将请额于朝,仍名曰上真观,志不忘初也。
6.例如,清代王元晋的《穹隆山上真观碑》写有“汉初平中,建有上真观,祠三茅真君”。
7.1-5也收录在《穹隆山志》中,但年号等重要信息有部分被省略了。
8.()内是根据《穹隆山志》补充的。
9.投龙简是道教仪式的一个环节。仪式中将写有祈愿的内容的简与传达此意的龙,连同证明诚意的金钮一起投入神圣的地方。参见野口铁郎、坂出祥伸、福井文雅编:《道教事典》,平河出版社1994年,464页。
10.程义、姚晨辰、严建蔚:《苏州林屋洞出土道教遗物》,载《东南文化》2010年第1期。《太湖西山》中写有“1979年到1980年相继出土。”(第27页)
11.程义:《宋真宗天禧二年林屋洞道教投龙文物简介》,载《中国道教》2010年第1期;陈小三:《苏州林屋洞出土玉简铭文初探》,载《东南文化》2010年第4期。
12. http://www.msdy.org/djxw/279.html(2013年4月30日)
13. http://www.msdy.org/djxw/263.html(2013年4月30日)
14.杨世华、潘一德:《茅山道教志》,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123页。
15.《茅山志》卷四《诰副墨》的《敕赐崇禧万寿宫》里有“睠曲林之旧馆,实弘景之故居”(21a),卷二十七《録金石篇》的《崇禧万寿宫记》里有“今之崇禧观,隐居之曲林馆也。”(4b)根据这些,崇禧万寿宫位于陶弘景曲林馆的旧地。关于曲林馆,《华阳陶隐居集》卷下陶弘景撰写的《茅山曲林馆铭》有所收录,但非常的短小。所以不清楚曲林馆是所怎么样的道观,位于何处。但是《茅山志》卷十七《楼观部篇》和卷四《敕赐崇禧万寿宫》、卷二十七《崇禧万寿宫记》里的记述内容合起来看,曲林馆可能是华阳下馆,但这些也都是后世的记载,关于曲林馆的记载是依据什么写成的不得而知。
16.杨世华、潘一德:《茅山道教志》,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115-120页。
17.参见本段前引《华阳陶隐居内传》卷中1a。
18.大茅山中茅山相连。长阿中有连石。古时名为积金山。……(陶注:此即隐居今所住东面一横垄也。)(《真诰》卷十一10a-b)
19.华阳宫,在积金山西。隐居上馆,天宝七年三月,玄宗从玄静先生受上清经录,劝度道士焚修,后毁于兵。宋政和中,道正庄慎质重建。隐居丹井、楼基在焉。(《茅山志》卷十七《楼观部篇》4a)陶真人丹井,在华阳上馆前石桥之东。(《茅山志》卷八4b)
20.杨世华、潘一德:《茅山道教志》,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125页。
21.绍圣四年,敕江宁府,即所居潜神庵为元符观,别敕江宁府句容县三茅山经箓宗坛,与信州龙虎山、临江军閤皂山,三山鼎峙,辅化皇图。(《茅山志》卷十一13a)
22.杨世华、潘一德:《茅山道教志》,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271页。
23.关于华阳洞与西便门的问题,参见土屋昌明:《第八大洞天句曲山洞の现况と考察》,载《洞天福地研究》第3号2012年,第12-14页。
24.东晋的杨真人与许长史父子之前,从高辛氏的时代到汉代的得道者的名字也列举了出来,这些人名都是出自《真诰》《稽神枢》的中茅君的神启,历史中是否存在未知。
25.宅南一井,即长史所穿。(《华阳陶隐居集》卷下《许长史旧馆坛碑》4a)
26.陈世华:《<瘗鹤铭>天监井栏与陶弘景书法》,载《书法研究》1985年第4期。根据《茅山道教志》这口井的栏杆现在保管在茅山的九霄万福宫。(第232-234页)
27.《真诰》写有“长史掾立宅在小茅后雷平山西北。掾于宅治写修用。”(卷十九10a)
28.《周氏冥通记》卷一(2a-b)。
29.《许长史旧馆坛碑碑阴记》写有“十五年,移郁冈斋室静斋。”参见王京州校注:《陶弘景集校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年,第186页。
30.《茅山乾元观》编委会:《茅山乾元观》,2010年,第9页、第30-31页。
31.方隅山。真诰云:雷平山之东北,良常山之东南,其间有燕口山三小山相隅,名曰方隅山。(《茅山志》卷六《括神区篇》7a)方隅洞,在方隅山上。(同上14a)燕口洞,在方隅山南。(同上13b)
32.雷平山之东北,良常山之东南,其间有燕口山。三小山相隅故也。一名曰方隅山。……(陶注:其山即是大横西南。)(《真诰》卷十四2b-3a)
33.句曲之洞宫有五门。南两便门,东西便门,北大便门,凡合五便门也。(陶注:今山南大洞即是南面之西便门。东门似在柏枝陇中,北良常洞即是北大便门。)(《真诰》卷十一6b)
34.杨世华、潘一德:《茅山道教志》,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233页。
35.依据土屋昌明:《第八大洞天句曲山洞の现况と考察》,载《洞天福地研究》第3号2012年,第8-11页。
36.杨世华、潘一德:《茅山道教志》,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122页。
37.同上,第273页。
38.惟兹观肇初,粤自南宋绍兴壬午年。都錄少师鹿泉刘真人修真地也。尝梦三茅君驭白鹤往来旋绕,徘徊于兹。厥明遂见三鹤来翔。自孚兆梦,廼奏请建祠,以祠茅君。高庙因之,敕名曰通玄观。参见吴亚魁:《江南道教碑记》,上海辞书出版社2007年,第337-338页。
39.http://www.msdy.org/djgg/(2013年4月30日)
40.http://www.daoisms.org/article/sort022/info-8197.html(2013年4月30日)


广濑直记,2017年获早稻田大学文学博士,论文题目为《六朝道教上清派再考——陶弘景を中心に》 (http://hdl.handle.net/2065/00056224 ),曾赴复旦大学留学(2010年-2013年),主要从事六朝隋唐道教史研究,现任专修大学兼职讲师。

责任编辑:黄晓峰

30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