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 战疫
观众越来越没耐心,怎么抓住他们
澎湃新闻记者 杨茜
2021-06-09 15:25  来源:澎湃新闻
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 互联网影视峰会发布三大报告,业内“风向标”效应再显
庆祝建党百年作品是今年影视剧行业里的重头戏。以往印象中年轻观众对主旋律作品并不热衷,但今年以来,从《觉醒年代》播出半年来频频上热搜,《山海情》让观众一同为卖蘑菇操心,到现在正播的《光荣与梦想》,证明了只要质量过硬,观众不仅是看电视的长辈,更习惯于网络看剧的年轻人也一样会成为这类作品的忠实观众。即使倍速观看已经成为相当一部分观众的观影新习惯,但对于这些优秀的主旋律作品,观众却常有一种舍不得看完的心态,甚至在大结局播出后,深感简直是“失恋”。
6月8日,2021年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互联网影视峰会举行主旨论坛。在圆桌讨论环节中,《光荣与梦想》导演刘江,《平凡的世界》导演毛卫宁,腾讯在线视频影视内容制作部天机工作室负责人常斌,奇树有鱼创始人兼CEO董冠杰、蜻蜓FM总编辑韩清、阿里文娱优酷副总裁总编辑张丽娜就“百年筑梦 共谱新篇——网络视听的新使命”这一主题,共同讨论在网络影视的领域中,如何更好地完成历史作品的呈现,以及如何面对观众对影视作品的新需求。圆桌讨论

圆桌讨论

创作者需要创作更丰富的东西
我们的影视作品一直不乏以党史为素材的电视剧,但现在如何在讲述历史的基础上,讲得精彩,讲得符合现代观众的欣赏需求,是影视工作者常常思考的问题。《觉醒年代》抛砖引玉,定了一个叫好也叫座的高标准。正在播出的《光荣与梦想》,也是叫好又叫座的口碑作品,导演刘江提出,对这类作品的创作他有两个实操性很强的原则,“第一我觉得我要用故事的原理,因为我这是文艺作品,选择符合故事规律的素材去展开的,才能够提高精彩度。”
“另外一点,过去已经表现过很多次的这种耳熟能详的,我可能会稍微略过,但不是不提,我可以用一种方式,很美的音乐跟画面结合的蒙太奇的方式带过。在一些比较新鲜、观众会有兴趣的地方,我会更详细地展开,但前提是不能因为这个破坏了党史的准确性。”刘江说。《光荣与梦想》海报

《光荣与梦想》海报

刘江解释,第一个原则尤其重要,从根本上来说,故事和党史是有区别的,“故事的规律是讲人的,文学即人学,故事是以人带事的;党史是党,是众人形成的一个抽象的概念,它是一个群体。”在过去的作品里我们不乏对抽象群体的记录,但是如果跟着一个人的视角去讲故事,那就是另一种观看体验,“你写人的时候就跟观众建立了这种代入的关系,观众一定是要看人的。”
导演毛卫宁今年将也有两部主旋律作品计划播出,对于故事的重要性,他以讲述屠呦呦、袁隆平等功勋人物的《功勋》为例,“这八个人物里我们篇幅有限,每个导演都用了6集篇幅来拍这个人物,我们不可能拍他(她)的一生,基本上(拍摄选取的)是这个人物的高光时刻。”其中毛卫宁负责拍摄的单元主要是讲述抗美援朝,他选择的拍摄对象是李延年,“我们用6集篇幅写了一场斗争,就是李延年后来获得一级战斗英雄的那场战斗,我们把这个战地还原了,用了9台摄影机,加上空中的,一共是10台,我们把坦克运上去。”《功勋》海报

《功勋》海报

“你得擦亮眼睛,哪些真正是对你有价值的东西。”作品播出后,面对纷至沓来的各色评价,刘江导演颇有感慨。
网上的评论不能尽信,但一个剧到底热不热还是会感觉到的。刘江说,《光荣与梦想》播出后,有位观众托他的朋友非要导演的签名,原本是孩子所在的小学要求家长带着孩子看这部戏,“孩子其实有些看不太懂,结果他爹看上瘾了,就说让我签个名。你付出之后真的是会有回报的,有时候没有体现在数据上,但是人的真诚度你是有感觉的,包括留言。”他认为不能盲目去看数据,“有数据的地方就有水”,要去观察真正观众的反应,“评判体系始终在,只是说花样多了,看到认真评论的难度系数高了。”
导演毛卫宁把这个问题总结为观众和创作者的交互关系。他回忆道,“十年以前好莱坞的编剧在上海做过一个论坛,他当时发表了一个观点,他说在不远的将来,所有的电视台和电影院都会消失,故事都会通过互联网传播。他讲完以后没有人把它当回事,因为那个时候我们用56K上网。”
但当现在观众用1000M上网,用5G上网,观众的观影习惯也被互联网的发展改变了,毛卫宁说:“我们在十年以前,我跟刘江导演长期在考虑晚上8点钟坐在电视机前面的是什么人,他们想看什么。现在观众完全可以在自己想要的时间去看他想看的节目,因此需要我们创作者创作更丰富的东西。”
网络平台如何留住观众
不论是网台共播的影视作品,还是独属于网络的网大网剧,网络平台都已经在逐年成为当下国内影视行业最重要的参与者之一。从最初的评级、投资,到后续的播出宣发,平台的力量不容忽视,优酷副总裁张丽娜表示,“大家今年关注的建党百年的内容,对于平台来说,我们是最大的受益者。”
腾讯天机工作室负责人常斌也谈到,重大的时间节点,对提升影视的品质和数量是非常好的契机。比如此前奇树有鱼出品的《毛驴上树》在2019年中国银川互联网电影节中得了最佳网络电影奖,讲述的就是脱贫攻坚的真实故事,“当时做这类题材非常少。而现在这种节点,用户对这样题材内容的接受度、需求度越来越大,这里面平台产生了正向的作用,一方面认识到民众的需求,第二方面,曾经出过很好作品的公司能满足用户需求。”需求的提升会推动资金流向这一领域,这也意味着制作成本可以提升,质量更为提高。
在作为好作品受益者的同时,平台也承担着发展网络影视的难题,现在网剧网综的质量已经和台播剧台播综艺齐平,但网络电影还是一个野蛮生长状态,是粗制滥造作品的重灾区。
常斌表示,这从用户观看习惯上就一览无遗,“这一年来用户的弃剧率,看一半不看了,或者看多少分钟就不看了,提升了25%,这是一个数据。第二个,用2倍速看剧的比例提升了100%。翻倍了,它说明什么呢?用户越来越没有耐心了。我觉得最根本的还是没有好的作品,这是一个最大的挑战。”这个数据中的主要弃看率来自网络电影,他感受到虽然近年网络电影精品化数量提高不少,进步较快,但现状仍旧很困难,“网络电影如果不好看随时就会被关掉,两小时的电影平均下来观影就是几十分钟,这是一个客观存在。难度在于什么呢?网剧也好,网络综艺也好,基本上实现了行业最顶级的制作资源,但是网络电影依然没有,因为它的收入空间是有限的。”
奇树有鱼创始人兼CEO董冠杰也认为,网络电影现在应该是平台关注的重点,“网络电影最初为什么这么渣的内容还有人看,很简单,最早网络电影满足的用户相对来说是小镇青年,这些青年大量的时间没有匹配的内容,虽然网络电影的质量不行,但是调性是符合他们的。现在网络电影已经变成视频平台非常重要的板块,尤其是疫情的原因,从四五线城市,基本上一二线城市也会看网络电影,这就意味着你的内容必须提升,你要做更多的不是那么渣的内容。”
而在这个用户基础改编的现状之下,董冠杰认为应该迅速去实现网络电影的题材的转变,“从一些相对悬浮的,一些古装的、玄幻、魔幻题材,快速的向现实题材转变,包括一些主旋律的。接下来我们做很多的尝试是基于主旋律的商业片怎么做,包括现在社会上的主流话题,以及现实主义的情感。”
是否题材创新转变就是网络电影,甚至是网络影视的解法之一?优酷副总裁张丽娜倒认为,做新不如深耕,“《觉醒年代》到现在,从今年年初播到现在半年时间,我看这段时间还在频频上热搜,年轻用户会用它的方式去看、去表达、去传播。让用户进入到平台以后通过分模块去快速选择他想看到的内容,其实也不见得完全对。比如说《巡回检察组》《司藤》《觉醒年代》,每个剧场的观众都会去看,每年会有新的表达方式让这个平台、这个作品获益。”
腾讯天机工作室负责人常斌提出,从网络平台的逻辑来说,好作品是增加了新的商业模式——单一作品的付费,但这种模式对于作品的质量就要求很高了,“用户要有欲望点,其次你让用户看了,如果看了骂,这个东西就不具备发酵。”
他总结,精品化的内容是一切的根源:“如果没有实现精品化的内容,以上这些是无法达成的任务。”

责任编辑:张喆

校对:丁晓

22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