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 战疫
对话|再鼎医药:内部研发外部合作双驱动,惠及患者不能狭隘
澎湃新闻首席记者 贺梨萍
2021-06-09 13:26  来源:澎湃新闻
“现在我们产品管线有22个,包括18个处于临床开发阶段的产品、12个处于临床后期开发阶段的产品及五个已在美国获批的产品。”对于一家成立仅满7年的创新药企来说,这称得上是成绩斐然。正是凭借于此,再鼎医药在业内创下了“再鼎模式”。
近日,在“后医保时代,卵巢癌诊疗生态圈全程管理高峰论坛”期间,再鼎医药执行副总裁、临床运营负责人徐宁博士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采访时表示,在选择赛道方面,“我们是以患者为中心,以患者需求为导向做产品开发。很多公司可能专注在某一块,但是我们不是只做癌症,我们还有抗感染、自身免疫,有小分子、有大分子,有药还有器械。”
徐宁补充道,再鼎医药在搭建管线的时候,聚焦在肿瘤、自身免疫性疾病和抗感染三大治疗领域,侧重点首先是满足存在未满足临床需求的新治疗领域。“因此,我们无论是自主研发还是引入,我们要找一个这样的产品,和我们的思路能进行匹配。”
谈到“License in”(授权引进)模式,徐宁认为这种模式应被视作“开放式创新”。“比如说,最大的药厂充其量有几百个、几千个科学家,但是这几百、几千个科学家是没法和全世界几百万科学家去比,所以把创新眼光放到了全球,大家都在做研究,大药厂去寻找一些看好的成果,把它引入,这个概念就是这样产生的。”
他同时强调,“License in”绝不等同于“买买买”。徐宁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在自主创新方面,“我们内部也在积极地去做。”此前的2015年10月,再鼎医药在上海成立研发中心;2017年5月,全球研发总部在上海张江落成;此外,再鼎医药也在美国旧金山湾区设有研发中心进行早期发现和临床开发,2020年上半年在加州Menlo Park开设了两万平方英尺的研发基地。徐宁认为这些均在为再鼎医药的自主创新加码,目标是未来每年可以有1-2个全球新药临床试验申请(IND)。
再鼎医药首席商务官、大中华区总裁梁怡则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表示,“对中国原创的生物医药企业来说,现在应该是最好的时代,无论从政策、资本到人才,各方面都非常好。”他感慨道,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创新公司在香港IPO都成功了,“这是前所未有的,我在医药行业工作了二十多年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繁荣的景象。”
梁怡认为,如果说对标美国,中国医药企业的全球化将是未来的重要课题之一。此外他还提到,“从基本的研发来看,我们自主的研发对比美国还是有差距的,这是确确实实,国际上大部分创新药多数还是来自于欧美企业,我们还要认识到差距,任重而道远。”
从国家层面来说,梁怡认为,基础科学的投入仍然是一个很重要的点。“需要很多的顶层设计,企业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提升国家生物医药科技的研发实力需要通盘考虑,各方各面都需要往前进步。”
再鼎医药总部位于上海,成立于2014年3月。成立3年后的2017年9月,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于2020年9月在香港联交所二次上市。公司在官网称:对于寻求进入中国市场以及寻找国际临床开发长期战略合作伙伴的全球生物制药公司来说,再鼎医药凭借一系列成功合作案例,成为了业界最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人选之一。
再鼎医药的未来三年目标是,希望在大中华区及多个疾病领域不断有产品获批和商业上市,携手更多合作伙伴,拓展全球业务,并不断推进具有全球知识产权的内部管线的研发进展。
值得一提的是,再鼎医药的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杜莹博士是中国生物产业的领军人物。其于1994年在美国辉瑞开始职业生涯,并于2002年创立和记黄埔医药(上海)有限公司。2012年,杜莹加入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担任董事总经理主管医疗健康产业的投资。在对新药研发热情的驱动下,杜莹重回企业家的身份,于2014年创立再鼎医药。
教科书级的合作模式
再鼎医药官网显示,截至目前,公司有三款产品已经在国内获批上市。
2019年12月,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批准PARP(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抑制剂则乐®(尼拉帕利)作为对含铂化疗完全或部分缓解的复发性上皮性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成人患者维持治疗的新药上市申请。2020年9月,NMPA批准则乐®的补充新药上市申请,用于晚期上皮性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成人患者对一线含铂化疗达到完全缓解或部分缓解后的维持治疗。
2020年5月,NMPA批准用于肿瘤电场治疗(TTFields)的便携式设备爱普盾®的上市申请,用于与替莫唑胺联用治疗新诊断的胶质母细胞瘤患者的治疗,以及作为单一疗法用于复发胶质母细胞瘤患者的治疗。
2021年3月,酪氨酸激酶开关控制抑制剂擎乐®被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用于治疗已接受过包括伊马替尼在内的3种及以上激酶抑制剂治疗的晚期胃肠道间质瘤(GIST)成人患者。
上述三款产品均为与合作伙伴共同开发的产品。对于如何看待这一模式,负责临床运营的徐宁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从临床角度来看,存在着几个规律。
第一,合作方在选择的时候首先看的不是钱,而是要找一个合作伙伴,能够帮助在无法开发的地方共同去开发,最后共享。“所以最后他一定要看的是成功。为了这个成功,在选择合作方的时候要看很多因素,首先他要看你的公司,都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你对这个产品从科学的理解到开发策略,有没有这样一个能力和战略性的思维。”
第二,有没有既往成功的经验。“你以前做过成功的产品,把产品推向市场了,他觉得你是有成功的合作经验,这个也很看重。”
第三,在合作当中双方有没有共同的语言、共同的科学思路以及工作的方式。“你有没有能力去和不同特点的公司去产生一个良好的合作,这个在整个合作当中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
徐宁认为,总体来讲,再鼎引入产品更多的是靠团队既往的经验。“而且现在是一种良性循环,我们按照我们的承诺、甚至超过合作伙伴预期,把产品推向市场,这样会更增强合作方的信心,而且会吸引更多的合作方,所以我们现在相当于是他们在中国的首选伙伴。”
梁怡补充道,“比如我们和以色列公司的合作,Novocure董事长就说他跟我们的合作是教科书级的,非常符合他的想象,说的跟做的完全是一致的。”
此前的2018年9月,再鼎医药与Novocure公司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和独家商业许可协议,再鼎医药将开发并推动Novocure公司的肿瘤电场治疗在大中华区的上市,并与Novocure公司合作进行产品在全球范围的开发,即前述的爱普盾®,该技术源于以色列。
则乐®同样是一个典范,再鼎医药仅用2年就成功实现了则乐®的商业化。
当然,“License in”模式并不是全部,再鼎采取双轮驱动的发展模式,自主创新和外部引进并行。“这一块我们已经做了几年,我们最早在上海建了一个研发实验室,现在在美国也有我们的研发中心,我们内部其实在积极地去做,我们会真正地自主创新。”徐宁对澎湃新闻记者如是表示。
 “只要能够让患者获益,我们都要去做”
再鼎医药在中国最早上市的产品则乐®主要针对卵巢癌患者,再鼎在国内开展的则乐用于一线卵巢癌维持治疗的临床III期PRIME研究的主要结果预计将在今年内公布,此外也将继续探索则乐的其它适应症及与其它药物联用的机会。
梁怡提到,“则乐®没有错过任何帮助患者的机会,获批之后我们就很快实现了全国的覆盖。第二,国家开始准备进医保谈判的时候,我们就把所有的数据都准备完备,我们也很积极地配合政府,以最大的诚意去把价格降低,进入国家医保目录。有些企业不愿意做那么多,我们没有,我们也愿意降价去惠及患者。”
但梁怡认为,要真正地扩大药物的可及性,这些远远不够。“只要能够让患者获益,我们都要去做。”他强调,各地的医保落地情况不一,即使进了医保了,也没有药是一夜之间进药店或者进医院。
就在此前的5月10日,国家医保局、国家卫健委联合公布《关于建立完善国家医保谈判药品“双通道”管理机制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指导意见》将定点零售药店纳入医保药品的供应保障范围,并实行与医疗机构统一的支付政策。在谈判药品进入医保目录后,医保参保患者可以通过定点医疗机构和定点零售药店两个渠道获得,以满足谈判药品供应保障、临床使用等方面的合理需求。
这是医院+药店“双通道”模式首次正式被提到国家层面予以推广。梁怡对此表示,“如果说这个地市鼓励在药店可以得到报销,那我们就往药店去放、配货,如果说有些地方确实还是单通道的,那我们也积极地配合政府去把药放到医院里面,这个没有一成不变的做法,但是只要有一个口子可以惠及患者我们就会做,无论单通道还是双通道,最终还是方便患者很容易拿到这个药,得到报销。”
除进入医保目录,再鼎医药也站在企业角度推动商保合作。在前述论坛期间,再鼎医药联合众安保险和镁信健康,发布了国内首个针对卵巢癌的女性关爱保险项目。据了解,该公益保险计划将着重针对门诊及住院的医疗费用、基因检测、特药保障及用药后的严重不良反应进行保障,预计将于今年7月正式上线,满足条件的健康及带病女性都可参保且可赔付,健康人群参保后总保额将高达54000元,符合条件的带病女性参保后将享有最高25200元的保额保障。
梁怡表示,“国家谈判也不可能把所有的药都谈判进去,可及性在中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如果一个药没有进入国家医保目录那我们怎么样帮助患者?商保现在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手段。”
他提到,保险公司现在的积极性已经比几年前高涨很多。“现在大家也看到,价格比较高的肿瘤产品都会跟保险公司、金融公司合作。”梁怡认为,高价肿瘤产品的商保现已成为“标配”。
值得一提的是,基层癌症诊疗能力也在再鼎医药的推动范畴之内。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副理事长、南京金陵医院肿瘤中心秦叔逵教授在前述论坛上指出,“在临床肿瘤治疗中,包括卵巢癌在内,我国当前仍面临着基层医院肿瘤患者基数较大、治疗效果及预后较差的严峻形势。尤其是在肿瘤专科建设和诊疗规范化方面,基层肿瘤诊疗水平参差不齐、全程管理规范化意识不足已成为切实提升我国卵巢癌等恶性肿瘤五年生存率的重要瓶颈。”
在此次论坛上,公司宣布启动了“星火计划 扬帆行动——‘则新生,乐未来’临床肿瘤决策和规范化项目”。该项目由秦叔逵牵头,旨在通过大型培训项目提高城市及基层医院妇科肿瘤医生的专科学术能力及卵巢癌诊疗水平和服务能力,以及通过大型公益项目进行基层肿瘤专科能力建设,推动我国卵巢癌规范化诊疗制度的建立。
项目计划到2023年争取帮助全国范围内2000家医院提升肿瘤诊疗规范能力,推动分级诊疗,让更多基层医疗机构参与到卵巢癌诊疗标准化项目中,形成诊疗共识。
梁怡认为,新药上市提速、进入医保、积极扩大商保,这些措施对缩小中国和美国之间的癌症五年生存率差距仍然不够,“进入医保以后又来了一个问题,基层的使用,因为价格不是问题了,很多医生都能使用了,不再是很高端的医院才能使用。”基层医生的诊疗水平如何?梁怡认为这是中国和发达国家之间的区别。
“我们没有那么狭隘,只去介绍我们的产品,我们更想把中国医生为患者服务的整体水平提高上来,为整个健康中国2030计划助力。”
梁怡认为,创新药企参与健康中国建设是一项要长期开展的工作,随着中国医药生态系统步入了2.0时代,构建可持续发展的医药创新生态系统正在进行时。“作为本土创新药企,我们也希望在卵巢癌领域不断持续的创新和探索,真正做到为基层赋能、为行业赋能、为患者赋能,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构建并不断促进生态圈的发展,最终实现提升我国卵巢癌五年生存率的目标。”

责任编辑:李跃群

校对:丁晓

100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