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货殖列传|记者手记:潮水退去后,NFT能留下什么?
澎湃新闻记者 叶映荷
2021-06-07 19:04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2021年,NFT(非同质化代币)在艺术圈一炮而红。
凭借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不可篡改,以及NFT本身唯一且不可相互替代的特点,这一新事物将区块链、艺术与金融三者结合,形成了投资新风口“加密艺术”。诸多加密艺术家如雨后春笋冒了出来,其作品风格不同,价格不一,机会与“泡沫”共存。
在采访加密艺术家宋婷的过程中,澎湃新闻记者也体验了一把NFT的制作过程,将扎染旗袍制作成NFT。第一步是扎染一件旗袍。第二步是将旗袍拍照。第三步,将电子图片信息交给后端工程师,由他一方面通过合约发起交易,铸造区块链存证 (铸币),另一方面在去中心化存储系统IPFS上将相关的艺术品信息存证,之后将铸币与艺术品存证信息一一对应,做成独一无二的代币即NFT,并发送到所有者的数字钱包中。这也是目前加密艺术的制作方式之一,即先创作传统的物理版本的艺术作品,再上传至电脑成为电子作品上链做成NFT。另一种则基于数字艺术上链做成NFT。
在体验过程中,记者不禁产生疑问,是否人人都可以成为加密艺术家?是否万物都能做成NFT?NFT究竟有何价值?
人人都可成为加密艺术家?
如果进入拍卖程序,记者体验制作的这枚NFT会有人买吗?
“大概率可能没有人买,但存在可能有人买。”宋婷坦言。
实际上,多位加密艺术圈的从业人员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当前真正能懂加密艺术的人少之又少,大多数人买画还是看加密艺术家的价值。
“加密艺术圈有自己特殊的审美偏向。”加密艺术家Reva表示,加密艺术最初的创作者和受众都来自于区块链世界,很多是从事区块链开发、网络开发、前端开发等的科技工作者。
加密艺术收藏家朱正则对澎湃新闻记者说,“加密圈讲究故事”。 
“人人都可以铸NFT,但是否有人购买(认可其价值)是社区决定的。”宋婷指出,加密艺术的精髓在于社区。
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曹寅在一次活动上表示,加密社区作为新社区,是跨国、跨文化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完全重合,参与者存在身份焦虑,通过收藏加密艺术产生一种身份上认同,建立共同身份。
上海交大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实践教授胡捷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加密艺术一方面在确权方面跟传统的模式有所不同,另一方面确实在某种意义上增加了艺术品的一些特色。网上流转的这种特征也让人觉得新奇,更愿意去收藏,“一部分人追跑就在某个社区形成了某种共识也是事实的陈述”。
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教授王志诚认为,加密艺术与加密艺术家的价值主要应该来自于艺术作品本身的价值,艺术家的价值也应该是基于其作品而存在价值,目前有些艺术作品,特别是针对艺术家的炒作偏离了事情本身,是属于不懂艺术,而偏向炒作盈利。
“对实物形态的艺术作品,加密和区块链的作用实际上只是增加了炒作的空间,增加了需求的范围,从而增加交易的价格,而不会增加艺术品本身的内在价值。”王志诚说道。
万物皆可NFT?
如果一件旗袍可以以照片形式上链做成NFT,那么是不是所有事物都可做成NFT?那么,NFT的意义究竟在哪?
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孙扬认为,制作和上传成为NFT,可以鼓励草根艺术家甚至小白追求艺术创作,并找到艺术变现的道路。他同时表示,要区分日常生活用品和艺术创作的产品,要将那些有一定独创性、艺术价值、有未来引领潮流的艺术产品做成NFT,建立门槛和一些数量化的标准,规范NFT的制作和上传。
胡捷认为,产权确实代表着价值,一些精神产品的价值在现实中得不到尊重,人们希望NFT的出现能够让精神价值的东西在市场上得以体现。
“不是所有事物都适合做NFT,只有本身就是数字化的作品才有天然的要求,要与数字本身同介质的才适合做NFT。”王志诚认为,把实物拍成影像发到网络上作出NFT,这种做法有些过度网络化,主要作用就在炒作。
“例如你手里持有一幅名画,拍个照片变成了NFT,但并不能保证手里的画不被盗走,被失火烧毁,或保存不当而毁坏,如果实物画作已经毁坏,NFT的价值还能剩多少?”王志诚说。
实际上,未来的“实物资产”上链却是被普遍看好的趋势。
“NFT可能会加速实物资产上链的过程,”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中国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李峰表示,“实物类和功能类事务可以做成NFT,其价值在于形成了基于特定编码规则的逻辑,形成基于非同质化的代币。”
国盛证券区块链研究院在报告中指出,NFT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数字化的权利形式,不仅仅是版权,一切有价值的东西,皆可上链,其形态就是NFT,艺术品、文体收藏、房产、证券、虚拟资产、情感表达,一切皆可上链。
但王志诚认为,实物资产或一些实物资产的关联标识目前已经具备非常完善的价值实现路径。互联网区块链只能是增加一些传播途径,从增加需求,提供一些特殊的便利性方面有所增益,过度的放大和炒作反而会毁坏NFT行业的发展。
“像股票,基金,房地产这类已经有中心化的登记结算公司提供认证与保护,非要搞一个区块链,一不小心如果密码失窃或遗忘,如何处理?”他说。
胡捷也提到,NFT对精神创作的产品更有帮助,能够帮助其确权。对实物资产而言,确权的意义不大,更多的是授权和流转方面有些帮助。他认为,如果想加强流转,用NFT代表实物资产也可以,但是需要一个中间的信托机构,证明NFT与实物之间的关系。

责任编辑:郑景昕

【专题】货殖列传·澎湃财经人物周刊 货殖列传|弄潮NFT:3个加密艺术家炼成记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