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 战疫
全球城市观察|并非所有孩子都能在儿童节收到礼物
相欣奕
2021-06-01 11:35  来源:澎湃新闻
拉各斯之王: 学下棋的贫民窟孩子们
尼日利亚拉各斯Majidun社区的一张塑料桌旁,围着十几个儿童。孩子们专注于印有国际象棋棋盘的塑料垫子。Majidun社区是潟湖边的棚户区,隔湖相对的是豪宅和高档写字楼。孩子们希望从棋盘上学到计谋和策略,以脱离贫民窟。
“贫民窟的生活实在艰难,”Michael Omoyele才14岁,却早已体验缺衣少食的困境,也开始务工养活自己。Omoyele深受2016年的电影《卡推女王》的激励。电影讲述的是肯尼亚贫民窟女孩儿通过国际象棋摆脱贫困的故事,Omoyele希望自己也能如此。《卡推女王》剧照

《卡推女王》剧照

Omoyele在家中练习,房间的水泥墙壁上污渍斑斑,蓝色油漆剥落,充斥着幼童的哭闹和喧嚣。
26岁的Babatunde Onakoya在2018年成立了非洲贫民窟国际象棋组织(Chess in Slums Africa)。他本人正是在国际象棋的帮助下,从拉各斯的贫民窟中奋斗出来。Onakoya认为,他深感尼日利亚的教育正处于危机之中,许多孩子失学,即便读书也未能学到有用的生存技能。现在,他把空闲时间都花在贫民窟里,希望靠着教孩子们下象棋,帮助尼日利亚开创更好的未来。他认为,教会孩子下棋,能帮助他们好奇地质疑一切,鼓励他们去创新,从而成长为尼日利亚的新一代知识分子。 
印度:疫情夺走了父母,儿童寻求庇护 
印度班加罗尔的一家儿童权利组织得到消息,两个孩童因父母感染新冠而无人照顾。当组织成员找到6岁和8岁的两兄弟时,他们已经好几天没饭吃了。这是印度严重疫情所引发的涉及儿童的紧急情况之一。
新冠感染和死亡人数呈指数上升,导致为数众多的孩童,特别是贫困社区儿童失去看护者。印度的社会服务资金不足,难以应付。在印度某些地区,不幸感染病毒的人会被污名化,失去父母的儿童也得不到善意帮扶。“邻居和大家庭亲眷都不愿提供帮助,因为他们害怕被感染,这些孩子都被当作流浪者对待。”Dhananjay Tingal说,他是BBA的执行董事。 
BBA是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凯拉什·萨蒂亚尔希(Kailash Satyarthi)领导的机构,早在四月初就收到因新冠疫情暴发而导致的困境儿童求援电话。当萨蒂亚尔希4月29日公布援助热线电话后,接入电话量激增。目前BBA每天接到约70通电话,求助者多为因父母病重或死亡而失去照护的孩童。此外,还会接到确诊染疫的父母打来的电话,询问如果自己挺不过去,能否帮助照顾孩子。 
印度新冠疫情持续,社交媒体上随处可见绝望的恳求。“母亲染疫身亡,德里1岁婴儿寻找母乳捐献者!”这是推特上的一条求助信息。
儿童权利非政府组织Protsahan India Foundation表示,其工作人员最近照顾了因母亲去世几天而没有食物的儿童。“孩子的父亲打零工,目前处于震惊和伤恸之中。我们正在为孩子们提供食物,还为他们提供护理、教育和保护”,Sonal Kapoor说,她是这家非政府组织的创立人兼董事。 
在卡纳塔克邦——印度第二波新冠疫情的中心地带,政府任命一名官员来识别因新冠疫情而成为孤儿的儿童,以确保他们得到适当的支持。该州最近还加强了有关儿童安全的信息管理,呼吁公民不要在网上寻求未知群体的帮助。在首都新德里,其儿童保护部门则致信警方,要求调查社交媒体上寻求儿童紧急收养的帖子。“这可能关涉贩运儿童的案件”,德里儿童权利保护协会(the Delhi Commission for Protection of Child Rights)发出这样的警告。 
中非共和国:疫情之下,更多儿童成为街头小贩 
在中非共和国首都班吉,11岁的男孩Abdias每天背着一大篮白煮蛋出门叫卖,他不害怕感染新冠,他更担心如果不能赚够钱回家,将会受到惩罚。 
“我妈妈会打我,也会责骂我”,Abdias在烈日炎炎的街头叫卖,几乎没有带食物和水。因为交不起学费,他去年失学了,成为新冠疫情之下加入街头商贩行列的儿童之一。“我当然听说过新冠病毒,非常危险,” Abdias说,他在街头卖鸡蛋时并没有佩戴口罩或保持社交距离,“但我们并不害怕,因为别人说新冠病毒杀不死非洲人。” 
中非共和国有500万人口,共有约7000例新冠病例,死亡100例,疫情并不严重。但因之导致的经济后果却让众多儿童失学,走上街头谋生。自从2013年发生叛乱以来,该国流浪儿童屡见不鲜,目前约有五分之四的人口生活在极端贫困中。 
据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的数据,在新冠疫情之前,全球童工数量已经由2000年的2.46亿降低到1.52亿。然而,因疫情造成学校停课、失业率激增和贫困加剧,已导致新增数百万童工,估计中非共和国至少有4万个孩子沦落街头谋生。联合国在2025年前在全球消除童工的目标也将无法实现。
长期以来,中非共和国都是世界上童工率最高的国家之一。2021年,救助儿童会(Save the Children)的一份报告显示,该国约有27%的5至17岁年龄段儿童成为童工。妇女、家庭和儿童保护部部长Aline Gisèle Pana说,孩子们不得不自己照顾自己, “不幸的是,父母并不知晓孩子的权利,儿童自己也不知晓自己的权利。儿童应该在学校读书,而不是在街头售卖。” 
话虽如此,但谁来支持他们呢?贫穷和社区问责的缺失导致童工现象极为严重,新冠疫情则是火上浇油。
班吉国际慈善计划(charity Plan International in Bangui)的儿童保护负责人Justin Kaseke表示,“父母现今都处于困境之中,他们完全无法满足自家小孩儿的很多需求。孩子们有时不得不售卖赚钱。” 13岁的卢米埃尔(Lumiere)正是这样的孩子,他从学校辍学,在市场上卖纸巾以维持生计。“去年我还是7年级的学生,现在没有人供我读书了,我退学了。”卢米埃尔说,他现在每天赚的钱不足0.40美元。

责任编辑:冯婧

校对:张艳

26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