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25、26集精要:中美建交
澎湃新闻记者 蒋曦 实习生 王民超
2014-08-27 14:23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编者按】
        从8月8日晚起,48集电视连续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在央视一套晚8点黄金时段播出。
        澎湃新闻记者整理了其中的部分剧情,共同缅怀邓小平及其他中央领导人在历史转折时刻的决断与智慧。
        以下为8月26日晚第25、26集剧情精要。
        
邓小平与卡特总统拥抱。

        美国白宫。中美正式建交前夕。
        布热津斯基向总统卡特报告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情况: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开全体会议的情况就是这样的。这是邓小平报告的全文。
        布热津斯基将报告递给了卡特,同时告诉总统来自北京联络处的消息:邓小平想见一见联络处主任。
        卡特对布热津斯基说:国务卿现在在中东,将这封报告发给他看一看,美国与中国的关系正常化,现在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必须全力促成。从今天开始,我要专心同邓小平这个打不到的小个子打交道了,我需要知道他的一切,你给我准备一下,他的全部资料。
        说完,卡特盯着看了一会布热津斯基。
        这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了解了总统的暗示。
        
        美国纽约时代周刊杂志社。
        总编鼓着掌招呼着大家:把邓小平和卡特总统放到下一期的封面上!再加上梅纳赫姆•贝京(以色列前总理)。有邓小平的照片吗?
        编辑回答:可能临时找不到。
        总编咆哮:必须找到,中国正在进入邓小平时代!
        
        英国伦敦,唐宁街10号,首相官邸。
        英国首相詹姆斯•卡拉汉有些忧虑地对时任香港总督麦里浩说:中国共产党的这次会议,显示出邓小平是现在实际执掌中国的领袖。
        麦里浩同样忧虑:说实在的,我们对他在香港问题上的态度,一无所知。
        首相:我知道。
        总督显然有些意外。
        首相很有把握表达自己的看法:只要我们英国保持强盛,中国领导人只能与我们友好地相处。邓小平也是如此,他非常关心西方的科技与经济。他会关注我们。
        总督舒了一口气:首相这么说我就明白了。其实,最近各种传言很多。我实在是为香港的前途担忧,都没能睡安稳。
        首相宽慰自己的总督:别担心,明年选举的挑战更大,保守党那边,特别是玛格丽特•撒切尔,可不好对付。
        
        台湾。
        秘书将一份最新一期的时代周刊给了一个与邓小平一样穿着黑色中山装的男人,告诉他:这一期时代周刊的封面做的是邓小平。
        穿着黑色中山装的男子问秘书:封面上这句话什么意思?
        秘书:和中国打交道,没有什么感情色彩。
        男子笑了笑,说:这个邓小平,就是邓希贤,当年是我在莫斯科的老同学,还做过我的团小组长。他当政,不是坏事。
        秘书很疑惑:那他对台湾持什么态度?
        男子:大陆的经济可能不会再凋敝下去喽!
        秘书:可是他们还在炮击咱们的金门岛,尽管是不定期的。
        男子打断了秘书的猜测:一切都会变化。知道吗,大陆现在在方方面面都在起变化,变化会很大,最值得担心的,就是美国的态度。有什么消息吗?万斯访华后,美国和大陆是不是有秘密接触?
        秘书:完全没有,就连我们的院外集团也没有任何消息……
        男子沉默了,他就是当时台湾的实际主政者蒋经国。
        
        1978年12月24日,彭德怀、陶铸追悼会在北京举行。
        哀乐响起,华国锋、邓小平、李先念、陈云等领导人素服出席。叶剑英主持了追悼会。
        
        北京,一间小小的楼房里。
        房间收拾得很素净。
        女儿洗着菜,对头发花白的刘少奇夫人王光美说:妈,前几天中央为彭伯伯(彭德怀)和陶叔叔(陶铸)开追悼会,爸爸也应该平反了。
        王光美在织着毛衣,没有说话。
        这时候儿子回来了,手里拿着报纸,很兴奋:妈,你看,人民日报头版登了彭和陶追悼会的新闻,还是叶帅主持的。
        王光美:这我知道。
        儿子:都说刘邓陶,现在邓工作了,陶平反了,还开了追悼会,只剩下一个刘了。难道爸爸的冤案就不能昭雪了吗?
        王光美自顾自织着毛衣,说:也不能说没有进步,妈妈坐了那么多年的监狱,现在放出来了。你呢,在邓小平叔叔的帮助下上学读书了,这都是进步,陶铸叔叔平反昭雪了,这又是个进步,儿子,有些事情,是要个过程的。妈妈在监狱里的时候,每天都听见你们在九泉之下的爸爸对我说,要坚持,你是共产党员,天会亮的。刘邓刘邓,邓毕竟是案中人,有些事情,由他讲不方便,要不然去找陈云叔叔吧,他现在是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书记。
        说完,王光美咳嗽起来。
        
        美国白宫。
        卡特总统着急地找来布热津斯基:出问题了,除了废除《美台共同防御条约》,我们别无办法。
        布热津斯基显然也很为难:废除条约是我们提出的三项原则之一,也是他们反复强调的。
        卡特:废除条约,需要国会通过,这是美国国会的权责。不是我这个总统能决定的。
        布热津斯基摇头:邓不会后退的,原则性问题,他从来不松口。
        卡特靠在椅子上说:我也很为难,你是知道国会那帮人的,他们恨不得抓住我们的一条两条尾巴。
        卡特想了想,眯起眼睛,对布热津斯基说:现在可以采取的办法,不是废除条约,而是终止条约。这是我这个总统能够实现的。
        布热津斯基还是有些为难:根据国际法,这需要提前一年通知台湾方面。
        卡特:说得对,这意味着这个条约还将会延续一年,你需要和中国人磋商一下,看他们能不能充分理解我们的政治制度。
        布热津斯基:总统先生,我只能说,我试试。
        
        北京。
        美方驻北京联络处主任:你们要求废除《美台共同防御条约》,“废除”这个词有特定的法律含义,因为废除一项生效的条约,那就需要通过我们的国会。国会一拖,时间就会很久,因为美国的国会很复杂,有各种各样的派别,我想你们是知道这些的。
        邓小平:那根据你们的考虑,该怎么办?
        联络处主任:能不能这样,条约不是废除,而是终止。根据《美台共同防御条约》,任一缔约方将废约的通知送达另一缔约方一年后,条约才得以终止。如果是1979年1月1日中美建交,我们立刻通知台湾方面,这样就有一年的时间满足条约终止。这个时间等于是灰色时间,我们希望你们能够给我们这个灰色时间。
        外交部长黄华指出:共同防御条约,是主权国家之间签订的,但你们对台湾这个共同防御条约,那就等于我们两国之间还有一个问题,没有真正解决。
        联络处主任也很为难:这实在不能在美国国会上讨论,我已经和布热津斯基先生通了两个电话,甚至和卡特总统打了电话,目前只能采取这个方法,否则对于双方来说,都会产生不必要的损失。
        众人都望着邓小平,等待着他拍板。
        邓小平说:行啊,那就按你们考虑的办。
        ……送走了美国人,黄华回到会议室,见邓小平还坐着,便说:小平同志,您的这个决定就像一把钥匙,打开了中美之间最难解的锁,没有这把钥匙,中美建交还要走很多弯路。
        邓小平:以世界的格局来看,美国人他们拖不起,我们所坚持的原则,他们终会接受的。
        
        美国白宫。
        卡特:邓这个人很智慧,他知道什么是最重要的。
        布热津斯基:全靠他,解决了我们之间最难解决的一个问题。
        卡特搓着手:中美建交之后,我希望他马上来美国访问,响十九响礼炮迎接他,要知道,我国的企业家已经迫不及待了。
        布热津斯基与在座的国务卿相视一笑。
        
        北京,叶剑英办公室。
        邓小平向叶剑英报喜:叶帅啊,现在上海宝钢终于开工了,现在是炮声隆隆了。
        叶剑英笑笑:形势发展很快啊。可喜啊!
        邓小平:我在想,另外一种炮声是不是到了该停止的时候了。
        叶剑英指了指邓小平,笑道:我知道你指的是哪里的炮声了。是啊,1958年开打的,屈指一算,打了20年了。
        邓小平:炮击金门,原来是我们同美国的斗争,1954年底,美国同台湾签订了共同防御条约,使本来属于我们的内政问题更加复杂化了,这24年,我们打了几百万发炮弹,使美国妄图分裂我们国家的阴谋彻底粉碎了,现在既然美国愿意和我们建交,又愿意终止和台湾那个共同防御条约,叶帅你看,我们是不是可以终止炮击金门的行动。
        叶剑英:这个建议好。
        邓小平:这样做,有利于台湾问题的解决。我们都是同胞么,我们释放出善意,和则两利么。
        叶剑英:建议中央,对这个问题正式讨论一次,那就选择1979年元旦吧!那天不是宣布中美关系正常化嘛!
        邓小平:我也是这个意见。
        叶剑英:就选这一天,由徐向前同志,以国防部长的名义,宣布停止炮击金门妈祖。
        邓小平:好,这个有象征意义。再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同日发布《告台湾同胞书》,这个还是得以你的名义发表为好。
        叶剑英:好,这对海峡两岸的发展更有重大的意义。
        邓小平:是啊,这能缓和两岸的紧张局势,有利于我们国家的统一。有利于我们国家的现代化建设,这是个大局问题。
        
        1979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掀开了冷战以来,世界格局的新的一页。
        
        广播在福建前线响起
        现在广播,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告台湾同胞书,亲爱的台湾同胞,今天是1979年元旦,我们代表祖国大陆的人民向诸位同胞,致以亲切的问候和衷心的祝贺。昔人有言,每逢佳节倍思亲。在这欢度新年的时候,我们更加想念自己的亲骨肉,台湾的父老兄弟姐妹,自从一九四九年台湾同祖国不幸分离以来,我们之间音讯不通,来往断绝,祖国不能统一,亲人不能团聚,民族、国家和人民都受到了巨大损失,所有中国同胞及全球华裔,无不盼望早日结束这种令人痛心的局面,近三十年台湾同祖国的分离,是人为的,是违反我们民族的利益和愿望的,决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每一个中国人,无论是生活在台湾的还是生活在大陆的,都对中华民族的生存发展和繁荣负有不容推诿的责任,统一祖国,这一个关系全民族前途的重大任务,现在摆在大家面前,谁也不能回避,谁也不应回避,如果我们还不尽快结束……
        蒋经国也在收听,这个时候,他正在池边钓鱼。他对身边的随扈说:不出意料,一切都开始变化了。
        随扈说:能看做是他们的善意么?他们把美国都拉过去了。
        蒋经国:既然已经这样了,对大陆表现的任何善意,都不要敌视,要适度回应。
        
        前往美国的专机上。
        邓小平一行人正在翻看《时代》周刊,这本杂志将邓小平评为1978年度的风云人物,序言中说道:“一个崭新的中国梦想者——邓小平向世界打开了中国的大门,这是人类历史上气势恢宏、绝无仅有的一个创举。”
        邓小平听后:“美国人啊,也喜欢夸张得很。”
        机舱里的人都笑了,陪同访问的方毅觉得:“向世界打开了中国的大门,这个评论倒也准确,中国就是要融入世界的发展。”
        邓小平和卓琳都点了点头,把视线投向舷窗之外。
        
        抵达美国。
        1979年1月29日上午,美国总统卡特在白宫南草坪上为邓小平举行了欢迎仪式,卡特总统陪同邓小平登上铺有红地毯的讲台。乐队奏起中美两国国歌,礼炮齐鸣。
        在记者的镁光灯下,邓小平发表了讲话:“中美关系正在处在一个新的起点,世界形势也在经历着一个新的转折。中美两国是伟大的国家,中美两国的人民,是伟大的人民。两国人民友好合作,必将对世界形势的发展产生积极深远的影响。世界人民当务之急,就是要加倍努力维护世界和平、安全和稳定,我们两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通过共同努力,对此做出应有的贡献。”
        现场掌声雷动,邓小平和卡特拥抱、握手,记者忙不迭地按下快门,记录下这历史性的瞬间。
        随后,邓小平和卡特在白宫举行会谈。卡特首先评价:“这次访问是历史性的时刻,我们感谢你的来访。”邓小平道谢后,卡特继续说道:“首先我们说一下会谈的议程,然后总的谈一下世界的基本形势。”然后头转向邓小平问:“不知您是否同意?”
        邓小平点了点头:“同意!这对我们两国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新年伊始好兆头,我们的会谈一定会很成功的!”参与会谈的两国政要都点头笑了起来。
        
        香港。
        香港船王包玉刚在香港工商理事会与到访的国务院港澳办公室主任廖承志会面,席间,电视正播放着邓小平副总理访问美国的新闻。廖承志答应包玉刚:“港商是自家人,自家人投资,理当优先考虑。”
        正当宾主举杯之时,一位不速之客不请自来,他就是港督麦理浩,他赶来正是为了找廖承志的。
        甫一落座,他便向廖承志提出希望能跟邓小平会面,廖承志回复:“好,我答应你,我会尽快地满足麦理浩先生见到邓小平先生的愿望,在合适的时候呢,为您引见。”
        接着,麦理浩又问起中国政府对香港事务的看法,廖承志指出:“香港问题是在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和历史条件下,遗留下来的特殊问题。但我相信,我国政府跟贵国政府一定会在香港问题上达成共识的。”
        会面之后,廖承志明白,看到邓小平访美,英国方面着急了。他向身边的同志提道:“小平同志正在考虑香港问题如何解决。再过十八年,也就是1997年,英国租借新界的契约就要到期了,这是我们将香港全境收回祖国的好时机。所以英国人着急得不得了。”
        他还指出,在香港问题上,中国政府的底线就是:主权。
        
        美国肯尼迪艺术中心。
        1979年1月29日晚上,位于纽约的美国肯尼迪艺术中心响起了几十位美国儿童的歌声:“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引我们向前进……”
        邓小平携夫人卓琳与卡特夫妇一道,在台下专注地聆听着,邓小平不时点头微笑。演唱完毕,台上亮出了中文写的横幅标语:“欢迎邓副总理”,全场起立鼓掌,邓小平、卓琳以及卡特夫妇徐徐走上舞台,热情地拥抱、亲吻演唱的孩子和他们的指导老师,并向现场观众挥手致意。
        
        美国休斯敦。
        邓小平前往休斯敦参观了美国航天中心,并在美国国务卿万斯陪同下,前往西蒙顿餐厅与得克萨斯州的石油企业家会面。西方石油公司董事长埃蒙德•哈里斯博士也来到了现场,他刚在电视机前看到邓小平访美的新闻时就对妻子惊呼:“东方的传奇来了,他就像当年的列宁一样,这个人实在是太重要了,要想办法见到他。很快我就要去中国,相信邓小平会欢迎我的。”
        哈里斯决心见一见邓小平,他意识到中国这头雄狮已经醒来,他要和这头睡醒的雄狮做一笔生意。
哈里斯博士凭借机智闯入餐厅见到邓小平。

        步入餐厅的邓小平一见到哈里斯博士就认了出来:“不需要介绍,你是哈里斯博士。”此时哈里斯还一头雾水,邓小平接着解释,“你在苏联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是帮助列宁的人,现在你要来帮助我们中国人哟。”哈里斯有些激动:“我非常愿意!”邓小平笑了。
        接着,哈里斯博士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据我了解,你们不允许私人飞机进入中国,我年纪大了,不能乘坐商用飞机了。”邓小平手一挥:“那好办,你给我来一封电报,告诉我你想什么时候来,我可以为你做出一切必要的安排。”“Great!Wonderful!”哈里斯和现场其他的石油企业家一道连声高喊。
        席间,邓小平还请哈里斯博士到他所在的那一桌落座,邓小平向卓琳介绍:“这个哈里斯先生呢,在美国是做石油生意的。”哈里斯博士落座时,只顾着想和邓小平握手,都差点忘了旁边已经伸出手来的万斯国务卿。
        席间,他们回忆了当年哈里斯博士年轻时慷慨帮助苏联,为此受到列宁接见,并由此发家的往事。
        邓小平听后再一次提出:“你哈里斯博士是跟红色国家做生意起家的,我希望哈里斯博士当年能慷慨地帮助苏联,现在也能帮助正在改革开放的中国。”邓小平一语说中了哈里斯的心事,哈里斯博士忙说道:“我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来的,现在我正坐在您的身边。”
        坐在旁边的万斯也笑道:“如我所料,你们要谈成一笔大生意了。”
        邓小平面带微笑:“哈里斯博士来中国投资,我们所有的产业,是有很大的空间的。”双方约定,几个月之后,哈里斯博士将坐着他的私人飞机来中国考察,邓小平将好好款待他。
        两位老人的手,再一次紧紧地握在了一起。餐厅里再次掌声雷动。
        
        卓琳代表邓小平设宴招待中国留美学生。
        在酒店,正准备吃早餐,邓小平请卓琳代表他去看望来这里不久的中国留学生:“看看他们有什么困难,给他们鼓鼓劲。”
        邓小平沉默良久:“我很牵挂他们啊,主要是日程安排得太满了,我脱不开身。”
        卓琳在招待留学生的晚宴上,告诉大家:“我今天代表小平同志来请大家吃一顿中国菜,你们出国留学到这儿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儿的中国菜说实话,没有国内那么地道,但是也能略解一下你们思乡之情吧。”
        环顾四周,卓琳接着解释:“小平同志这些天他非常地忙,但是他还是托我想跟大家说一些话。他一直说他特别牵挂你们,因为你们是我们国家改革开放以来,送出来的第一批留学生,他希望你们能够努力地学习,早日学成归来。”
        席间,留学生们的眼眶已经有些通红,一阵掌声过后,卓琳说,“说句心里话,你们能出来留学,那是特别地不容易,在这件事情上,小平同志操了很多的心。他一直在跟我说,你们都是我们中国最优秀、最顶尖的人才,将来我们国家的建设需要你们,你们就是我们国家的未来!”她举起酒杯,“来,为了这个,我们一起来干一杯!”
        话音刚落,一位热泪盈眶的四川女生跑出来,把亲手织的毛绒小熊猫交给卓琳,请她转交给邓副总理。一位男生也站起来,请卓琳转告邓小平,请他放心,他们学成,一定归来。在场的留学听了,也都站起身来。卓琳连声:“谢谢孩子们!这就是你们最好的回答!”
        此时,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也在关注着邓小平访美的行程,他断定,中国向世界敞开的大门再也关不上了,他要求新加坡官员尽快落实邓小平访问新加坡时签订的外贸合作计划,“不能落在别人后面!”
        
        1979年春天,党和国家工作重点转移之后,思想领域出现了复杂的局面。北京的西单民主墙,鼓吹改旗易帜的呼声络绎不绝。一些非法组织公然叫嚣中国只能走资本主义道路。在解放思想的过程中,一种右的思潮出现了。
        这样的背景下,党的理论工作务虚会议于1979年1月18日至4月4日召开,各种思想在会上相互激荡,莫衷一是。
        这年的3月12日,恰逢中国第一个植树节。
        访美归来的邓小平也参与到北京市的植树活动中。
        一边铲土,邓小平一边说:“我们这个植树啊,要形成一种制度,为什么植树啊?你看,我们才是春天风就这么大。如果再要不植树,我听科学院的同志告诉我,北京就要有沙尘暴的危险,这个沙尘暴是个灾难啊。我们从现在开始,就必须要加强治理,好不好?一定要贯彻落实下去!”
        这时,叶剑英、陈云和李先念也来到植树现场。叶剑英对邓小平说:“你还是身手不凡啊。”
        邓小平则说:“叶帅到这个地方来,本身就是对植树节最大的支持了。”
        叶剑英说起了他来这里的缘由:“中国第一个植树节,就是你提议,我主持人大常委会通过的,我能不来吗?陈云同志本来要住院的,现在他也来了。”
        陈云应声开玩笑道:“我是来滥竽充数的。”
        马上,叶剑英把话头转向了正在召开的理论工作务虚会议:“理论工作务虚会议已经开了快两个月的时间了,听说京西宾馆这段时间热闹非凡。”
        “这个会是你老兄提议召开的,很有必要!”
        邓小平摆摆手,“思想路线现在有些混乱,我们现在搞改革开放,各种思想都进来了。就像北京的这个风沙,泥沙俱下,它对人民的生活、对我们的国家,都是一个巨大的危害。”
        邓小平转头看着各位,继续提出:“我们要向西方国家学习,但不是什么都学。”
        陈云接过话:“是的,是的!毛主席说:‘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我看这句话现在还管用。”
        李先念应道:“管用!”
        邓小平对叶剑英说下去:“我们学习人家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引进人家的资金和技术,但不能什么都引用!现在有人说,中国要搞现代化,就必须全盘引进西方的政治制度,必须搞三权鼎立那一套,说穿了,就是让我们走资本主义道路!”
        紧跟着,他放下手:“这是别有用心啊!”
        陈云点头:“对,现在各种五花八门的思想都冒出来了。不可不防,特别是对右的错误倾向。有人提出必须取消无产阶级专政,听说现在西单墙就很热闹,说什么的都有,这种情况长期下去,恐怕不行吧。”
        邓小平表态:“我非常同意陈云同志的观点。前段时间,我们是反‘左’,现在极右的思潮又冒出来了,所以我们必须是有‘左’反‘左’,有右反右。那个西单墙现在提出什么观点?要否定共产党的领导,要实行西方的民主制度,这怎么行呢?要认清现在的情况,我们中央要把这个问题很好地研究一下。”
        叶剑英、陈云和李先念都表示:“对!”
        
        党的理论工作务虚会议上,邓小平发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3月30日,在党的理论工作务虚会议临近结束的时候,邓小平受党中央的委托,发表几点意见:“我今天就讲两个问题:第一个,我们当前以及今后相当长一个历史时期的主要任务就是什么?一句话:就是搞现代化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是我们当前最大的政治!因为它代表人民最大的利益,最根本的利益!现在,每一个党员、团员,每一个爱国的公民,都必须在党和政府的统一领导之下,克服一切困难,千方百计地为实现四个现代化贡献出一切力量。”
        邓小平说得斩钉截铁,他的双手挥舞着。
        掌声。
        邓小平又提出:“如何搞现代化建设?过去我们革命,要适合中国的情况。现在搞建设,同样要适合中国的情况,我要说的是,我们要走一条中国式的现代化道路。要走中国式的现代化道路,那就要弄清楚我们的国情。我们的国情是什么?”
        邓小平自问自答:“一,底子薄。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我们的经济在过去三十年中两起两落,尤其是‘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国民经济大破坏,后果相当严重!”说到这里,他使劲拍着桌子。
        “第二一个,人口多,耕地少。当然,人多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利的一面。在生产还没有得到发展的时候,吃饭、教育、就业就都成为严重的问题。”这时,邓小平突然提起知青的问题,“我们国家一个重要的国情,就是有近两千万知识青年还在农村,在待业!尽管我们已经明确了上山下乡运动不能再搞了,但是这近两千万知识青年的出路,在什么地方啊?如何让他们就业?”
        话说到这里,会场里有些骚动。邓小平接下去:“所以说,对待就业人员,我们要多想办法,只能靠扩大出路,让我们的城市能容纳更多的劳动力。当然这里的问题很多,我们全党做实际工作的、做理论工作的同志,要共同研究,尽快地拿出办法,妥善解决。”
        讲完知青,话题又回到“中国式的现代化道路”上来:“要走中国式的现代化道路,一个基本的条件和保障,那就是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中央认为:中国要实现四个现代化,就必须在思想政治上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这四项是:第一,必须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第二,必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第三,坚持共产党的领导;第四,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如果这四项基本原则我们抓得住、抓得稳,这中国式的现代化道路啊,就一定能够实现!”
        说完,邓小平再次拍了拍桌子,这是他拍得最重的一次。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