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 战疫
疯狂的冷战,美苏空间站军事应用的那些事儿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唐军
2021-05-04 22:01  来源:澎湃新闻
美国计划在国际空间站上测试用于跟踪高超声速导弹发射的设备。
今年3月,美国媒体报道称,美国防部太空发展局(SDA)计划在国际空间站上测试用于跟踪高超声速导弹发射的设备。
美国将民用的国际空间站用于军事领域的举动引发了外界的担忧。俄罗斯军事专家阿列克谢∙列昂科夫认为,美国计划在国际空间站测试用于监测高超声速导弹发射的设备,将国际空间站用作五角大楼的试验平台,美国正在树立一个危险的先例。
日前,俄罗斯国防部官方电视台首次向外界公开了冷战期间空间站所使用Shchit-2导弹的照片,该导弹可以用于摧毁对方的航天器。疯狂的冷战年代,空间站也是重要的太空军事平台,用于执行各种军事任务。

疯狂的冷战年代,空间站也是重要的太空军事平台,用于执行各种军事任务。

空间站有何军事作用?
很多人认为空间站主要是一个空间实验室,服务于民用领域,其实,其诞生之初就带着浓厚的军事色彩,尤其在对抗激烈的冷战期间。
科学技术的发展,往往首先运用于军事领域,这是正常的,如果空间站具备军事应用的潜力,用于维护国家安全,其必然会承担一些军事任务。空间站是一种运行在轨道上的大型载人航天器,优点是可以载人、有效容积大和长时间在轨道上运行。
从美俄空间站军事应用历史来看,军事侦察和监视是空间站上最多的军事应用。空间站的空间比载人飞船和卫星大,可以携带大型的侦察仪器,这些仪器可以自动工作或由航天员操作,对感兴趣的目标进行侦察监视。而且空间站携带的侦察仪器尺寸限制相对小一些,比如苏联“礼炮3号”携带的“玛瑙”-1型焦距最长可达6.375米,分辨率优于3米,美国情报部门认为分辨率优于1米,可以用于详细侦察,拍摄的照片可以由航天员携带返回地面。这在上世纪70年代是非常高的水平,在传输型侦察卫星成熟之前,空间站成为返回式侦察卫星之外另一种实用的空间站侦察平台。“礼炮7号”的航天员在轨期间执行了大量军事任务,主要工作是对地对海侦察和监视。

“礼炮7号”的航天员在轨期间执行了大量军事任务,主要工作是对地对海侦察和监视。

空间站的第一个用途是作为武器发射平台,在进攻性或防御性太空军事行动中摧毁敌方航天器,包括军用卫星、载人飞船和空间站,而作为对地攻击平台,美苏曾设想在空间站搭载核弹头,成为一种轨道轰炸机。冷战期间,美苏都曾探索为空间站装备激光、导弹和机关炮等武器,而苏联则在空间站中实战装备了机关炮。在实际应用中,空间站始终在高真空与失重状态中,无任何气流与飞行振动,使得激光在空间实现无消耗高速传播,可以用于摧毁敌方航天器或来袭的导弹,机关炮和动能导弹也可以起到同样的作用。
空间站的第三个用途是作为指挥、支援和保障平台。空间站搭载的航天员可以长期飞行,几十天上百天都不成问题,货运飞船可以按需求为空间站进行补给,而载人飞船则可以对航天员进行轮换,保证空间站始终有航天员驻留。空间站有效容积比较大的优势也可以用于携带指挥设备,苏联通过大量实践证明空间站可以用于指挥地面部队,美国在上世纪80年代提出的“星球大战”计划中曾设想将空间站作为立体指挥中心,用于指挥太空和反导作战。
在支援和保障方面,空间站则是一个“太空母舰”,苏美建设了“航天飞机-空间站-飞船”航天体系,构建天空军事基地,以空间站为核心主体,如同母舰,为航天飞机、货运飞船、载人飞船提供停靠基地,也为军事作战提供有利的后勤支援保障体系。在太空作战中,航天飞机和载人飞船可以在空间站中进行补给与维修。
空间站虽然具有不小的军事应用能力,但也存在不小缺陷,第一个就是空间站尺寸大,目标也大,容易遭受攻击,第二个是建造费用高昂,比如国际空间站费用建造和维护费用已经超过1000亿美元,远远超过军用侦察卫星,尤其是在微小卫星技术发展的当下,空间站用于军事侦察监视更像是“杀鸡用牛刀”。
随着传输型侦察卫星的出现和军事强国太空政策的转变,空间站的军用应用也在减少,军事色彩减弱,更多是作为民用空间站使用,进行空间实验和试验。但是随着这几年多个军事大国或强国组建专门的太空作战部队,比如美国组建了独立的军种“天军”,俄罗斯则组建了“空天军”,法国、日本等国也组建了用于太空作战的部队。在这种情况,空间站的军事应用会不会重新被重视起来值得关注。用于美国军用空间站计划“载人轨道实验室”(MOL)试验任务的“双子星”载人飞船返回舱。

用于美国军用空间站计划“载人轨道实验室”(MOL)试验任务的“双子星”载人飞船返回舱。

神秘的苏联“钻石”
提起苏联空间站,大家都会想到有名的“礼炮”系列和“和平”号空间站,其实苏联最早研制的空间站是“钻石”军用空间站。“钻石”空间站计划由苏联著名火箭专家切洛梅在1964年提出。根据设计,“钻石”空间站重约20吨,由“质子”-K运载火箭发射,可搭载2名航天员,主要用于军事侦察监视。空间站上配备了复杂的侦察系统包括雷达和光学侦察设备,可用于跟踪监视美国航母等大型战舰。
除了“钻石”空间站计划,苏联当时还提出了基于“联盟”载人飞船的“联盟”-R军用空间站计划,该计划由苏联著名火箭专家科罗廖夫提出。“联盟”-R空间站由11F71小型空间站和11F72“联盟7K-TK”载人飞船两个个部分组成,由“联盟”火箭分别发射,在轨对接,长15米,最大直径2.72米,可居住容积18立方米,总重量13吨,乘员2人。空间站安装了成像侦察和信号情报侦察设备。经过竞争,“钻石”号空间站计划得到了苏联军方的支持。1967年6月21日,苏共中央和苏联部长会议批准了“钻石”空间站计划。由于保密的需求,对外宣传的“钻石”空间站也借用“礼炮”这一名称。

由于保密的需求,对外宣传的“钻石”空间站也借用“礼炮”这一名称。

1969年,苏联在美苏登月竞赛中败下阵来,勃列日涅夫上台后,切洛梅的影响力下降,为了加快发射空间站以挽回一些颜面,当时又启动了“礼炮”号民用空间站计划,军用和民用空间站并行发展。由于保密的需求,对外宣传,“钻石”空间站也借用“礼炮”这一名称,其实后续发射的“礼炮3号”、“礼炮4号”和“礼炮5号”都是“钻石”军用空间站。
“钻石”空间站配备多种侦察设备,整个系统称为“玛瑙”-1照相侦察系统,具体包括红外相机、可见光相机、地形相机和恒星相机等,空间站上自带有2-3个胶卷回收舱,重约360千克,可携带120千克左右的胶卷,被送回地面的胶卷可长2000米,冲洗后供情报机构判读。“和平”号空间站尺寸和重量比“礼炮”系列更大,可以携带更多的军事设备,在轨运行期间,其也执行相关侦察、监视、军用通信等任务或试验。苏联“钻石”空间站安装的23毫米机关炮。

苏联“钻石”空间站安装的23毫米机关炮。

根据相关资料,“礼炮3号”运行期间,3名航天员在飞行中完成了400多项军事研究和试验任务。“礼炮7号”的航天员在轨期间执行了大量军事任务,主要工作是对地对海侦察和监视,其60%时间都是从事对地侦察和大气层研究工作,有时候还要参与观察弹道导弹发射或反导试验。两伊战争期间,“礼炮7号”和6颗低轨道侦察卫星配合在海湾上空执行侦察监视任务,为此空间站还做了轨道机动。
值得一提的是,苏联空间站还装备了机关炮和动能导弹,具备攻击能力。其中,“礼炮3号”配备了“盾”-1自卫系统,系统包括1门23毫米机关炮,可用于自卫或攻击敌方航天器。该机关炮是R-23M航空机关炮的衍生型号,为了适应失重环境下射击进行了相应的改进。根据披露的相关资料,该机关炮在太空中进行实弹射击,一共发射了20枚炮弹。文章开头提到的Shchit-2导弹则是“盾”-2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Shchit-2导弹由四个主要部分组成,动力由固体火箭发动机提供,并配备了自旋稳定系统,稳定系统由带叶片状翼面的旋转轮组成。弹头部分采用了混合动力推进技术,雷达制导头前部有一个尖端。战斗部则由一排排环绕在弹体上的小型榴弹组成,这是一种动能弹头,通过巨大的动能以直接碰撞的方式摧毁物体。造型科幻的Shchit-2导弹。

造型科幻的Shchit-2导弹。

一直挖掘空间站军用潜力的美国
1965年8月25日,时任美国总统约翰逊批准一项军事空间站计划—— “载人轨道实验室”(MOL),主要用于太空侦察、研究人在太空生活的生理、医学等。2015年10月,美国国家侦查局(NRO)解密并公布了该计划诸多机密文件。虽然“载人轨道实验室”计划最后夭折,但还是能让大众一窥当年美国军事空间站计划。
按照设计,“载人轨道实验室”包括“双子星”载人飞船和轨道舱(实验舱)两个部分,“双子星”作为返回舱使用,轨道舱主要用于执行侦察任务。轨道舱内包含了密封舱和非密封舱两个隔室。密封舱里是居住舱和飞船操作系统,非密封舱里是光学系统。航天员需要负责操作“多里安”光学摄像系统,该摄像机在非密封舱内设置一个直径为1.8米的摄像主镜,连接密封舱的相机机身。有时候,航天员取走胶片放在回收舱里,然后由实验室释放回收舱送入大气层。有时候,航天员把胶片放在“双子星”飞船里,待返回时带回地面。
1969年,由于预算问题,耗资近14亿美元的俄“载人轨道实验室”被取消,项目无果而终。“载人轨道实验室”在轨运行设想图。

“载人轨道实验室”在轨运行设想图。

1973年发射的“天空实验室”是美国第一个成功入轨的空间站,在运行期间也承担不少军事任务,航天员在轨工作中完成了战略通信和对地面实施战略侦察等多种军事任务,共计拍摄4万多张地面照片,较为系统地对苏联等国战略武器设施及海军潜艇活动进行了观测。此外还实验观察人在空间长期生活和工作的能力以及对地进行侦察的能力。
上世纪80年代,美国提出了“自由”号空间站计划,虽然该计划是一个多国合作以民用为主的大型空间站计划,但美国也没有放弃其军事应用方面的考量,美国国防部对载人空间站进行广泛的军用应用研究,认为空间站在“星球大战”计划中扮演重要角色,可用于空间控制、空间保障和空间支援等领域。国防部报告提出了侦察、监视、导弹预警、战略通信、在轨维修等13项军事试验需求。虽然“自由”号空间站最终被取消,但对于美军来说,相关军事方面前期研究和探索仍然是宝贵的积累。美国首个空间站“天空实验室”在运行期间也承担不少军事任务。

美国首个空间站“天空实验室”在运行期间也承担不少军事任务。

航天是军民两用技术界限非常模糊的一个领域,即使在轨运行的国际空间站也逃脱不了被军方“惦记”的命运。航天员携带的长焦相机在轨道上拍摄的照片分辨率约为5-6米,具有一定的军用价值;欧空局的“哥伦布”舱外携带的设施可用于对地观测;2001年“9.11”事件后,美国多次提出利用国际空间站搜集反恐情报,支持美国的地面军事行动,但由于俄罗斯强烈反对作罢。国际空间站还多次发射微小对地观测卫星,拍摄的照片也可以军民两用。现在,美国又计划在国际空间站上测试用于跟踪高超声速导弹发射的设备。
总而言之,只要航天技术或航天器能稍微服务于军事领域,大部分国家都不会放弃,因为军方人士脑海里首先考虑的是维护国家安全。

责任编辑:谢瑞强

校对:丁晓

391
筑梦“天宫”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