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 战疫
专访丨《理智派生活》总制片人王柔媗:创作要回归初心
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2021-04-30 15:40  来源:澎湃新闻
上个月,电视剧《理智派生活》开播。一些看了剧的观众很是诧异:这剧出乎意料的好追,为什么没有成为爆款?
《理智派生活》的质量,或许有几个指标可略作参考:在湖南卫视开播后平均收视于CSM全国网、全国城域、63城均为同时段省级卫视排名第一;开播三天豆瓣便已开分,可见评分无明显水军干扰,开分7.1分,在对国产女性现实主义题材较为苛刻的豆瓣,也算是不错的评价;另一方面,该剧成为了2021上半年国内唯一被Netflix采购全球独播版权的剧集,即将在全球193个国家和地区接档国内播出。《理智派生活》剧照

《理智派生活》剧照

芒果TV创制中心总经理、《理智派生活》总制片人王柔媗解释说,“确实,这个剧看过的人大多非常喜欢,然后大家也很奇怪,在问:为什么这个戏没有火?我自己也在想这个问题,当然有播出时间的一个限制,比方说国内电视观众不太适应像日剧和韩剧那种,一周就播一两集。大家对这个剧之前的印象就是个‘小甜剧’,其实它不是。”她随后自嘲笑道,“对我来讲,‘30+’女性的生活故事还可以是‘青春进行时’,我觉得这事蛮励志的,你说这多好啊。”
王柔媗先后就职于泽东影业、耀客传媒,作品有《人不彪悍枉少年》《人民的财产》《安家》等,大多不是爆款,就是热议度颇高的口碑剧。她是戏文专业出身,作为创作型制片人,习惯每个创作制作环节参与把控,从带着编剧工作一直到后期调色,都亲力亲为。《理智派生活》总制片人王柔媗

《理智派生活》总制片人王柔媗

除了专业上的坚持,商业上的考量,王柔媗对《理智派生活》抱了一份自我投射的柔情。剧本是她和两位编剧一起开发的,里面关于30+女性生活工作中的点滴感受,很多都来自于她们的亲身体验。
王柔媗说,这部剧播出后,她特别开心地看到,微博豆瓣上一些二十多岁的女观众说:我以后想成为沈若歆那样的女性。王柔媗希望沈若歆树立了一个不一样的形象,她不是杀伐果决的大女主,但她也能体面而自信地回击生活中的恶意和困境。“她身上集合了很多30+普通女性的优点,她的优秀是普通人的优秀,女孩们努力也能做到的优秀。”秦岚饰演沈若歆

秦岚饰演沈若歆

【对话】
“我是在公司上班,不是在后宫上班”
澎湃新闻:先聊聊《理智派生活》 的创作初衷?
王柔媗:其实进入这个戏的初衷,是因为我觉得现在国内很多讲30+女性的题材,没有在讲普通女性的生活。你看到“沈若歆”,她其实就是一个“社畜”,像她这种三十多岁的女生很多,我上头有老板,要考虑到公司的人际关系对吧?下面有小朋友要安排自己的团队,然后中间还有自己的竞争对手,其实每个公司,大家都是这样的。
在这种状况之下,你应该怎么坚持做你自己?我们剧里没有那么多的狗血,大家就是在生活里去解决自己遇到的问题。比如职场上有这么多影视剧里描写的你给我挖坑,我给你挖坑吗?大家都很忙,没空专心致志给你挖坑。但确实有可能会因为你不站队,因为你不抱领导的大腿,导致当有问题发生的时候,可能你就要背锅,或者对你处理的特别严格,没有情面可讲,其实也是希望逼你离开。现实中的大多数职场矛盾,不是宫斗那种极致戏剧化的矛盾,就像我们剧里祁晓(王鹤棣 饰)跟他妈妈讲的:我是在公司上班,不是在后宫上班。王鹤棣饰演祁晓

王鹤棣饰演祁晓

《理智派生活》可能跟一般强调戏剧冲突的剧不太一样,它还是挑战了观众的观剧习惯的,因为很多观众习惯了,一集三个大冲突,两个小冲突。所以我看到有观众说:怎么感觉要“起劲”的时候,没有“起劲”,确实是因为大家习惯了那种强戏剧冲突的东西了。我个人是想要坚持去促进类型的多样化。
我觉得内地的剧集应该是多种多样的,不应该只是所谓的强情节强冲突,充满了渣男狗血,靠这些去吸引观众。但只是因为现在平台也好,市场的要求也好,会导致大家去把这些东西做到极致,这样比较能有所谓的“爆点”,不管什么题材都强调“爆点”“炸点”。
生活剧在以前我们国内有特别优秀的,比方说《父母爱情》,典型的生活剧,非常好,充满了生活的质感和细节,但你再想一想这几年的生活剧,我们现在的生活剧,有很大一部分是被吞噬掉了,它们变成了“话题剧”,就是做社会热点话题,引爆关注和讨论。所以现在要做真正的生活剧,本身对于国内来讲,是比较难的。
女性的个人价值大于其他价值
澎湃新闻
:剧名之前是《无法恋爱的理智派》,听着就挺好玩的,很想听你聊一下关于“理智派”的一个定义吧。
王柔媗:“理智派”的定义,来自我自己的一个思考,我发现,我的问题是年纪越大越难谈恋爱了,可能像沈若歆朋友说沈若歆的那句话:“你浑身根本就没有散发求偶的信号,你指望谁来找你?”我觉得这话同样适用于我。
为什么年纪越大,好像对于爱情这件事,变得越来越理智了,这个理智是什么?就是会先考虑这个人跟我到底合不合适,如果不合适,我就不开始,如果合适再处理。我自己其实在反思,可能这么想是错的。不是要先看合不合适,而是先看动没动心。我觉得这是人的本能,但随着年龄增长,我们好像忘了“我们的本能是爱”这件事情。做这个剧,也是希望大家无论如何,不要丢了自己爱的能力。《理智派生活》花絮照

《理智派生活》花絮照

澎湃新闻:我感觉这个剧在直面都市30+女性恋爱结婚难这件事情。就比如说沈若歆会说“我一周的恋爱额度已经用完了”这种话,这是很现实的状况,也想听一下你个人的感触。
王柔媗:我觉得20岁出头好容易喜欢一个男生,到了30+可能就很难动心。这也解释了剧里为什么祁晓很久之后才表白才追到她,因为她本身就很难动心。你看一开始她跟崔立新交往,她对崔立新从来没有过感情。然后这也引出另一个问题:如果我不动心,我应不应该为了结婚,跟不喜欢的人“试一试”。这个剧给出的答案是很明确的,就是“不要”。对我来说,我想要告诉女生们,不要失去爱的能力,只要你有爱的能力,你80岁、90岁,还能为爱情动心。
沈若歆面对着很大的压力,但她有在自己的生活里过得很好,她有她爱好的天文,有她自己的世界。我们用了很多篇幅去描写她一个人的时候所拥有的小世界。对很多人来讲,怎样找到一个人走进你的世界,或者让你从自己世界里走出来,这个是最难的,因为大家已经把自己的世界构建得很完整了。你不想别人来打破的。如果要能接受别人来打破,我觉得前提只有一种可能性,就是你动心了,你主动愿意打破自己的世界。
然后就要说到另一个话题,也是焦虑之源,30+女性的生殖焦虑。“你看你都这个年龄了,早点生我和你爸还能帮你带”,这也是我们常常会听到的一句话。剧里宋梓妍那条线,就是在讲女性婚姻中面临的生育选择,而她说:我是要确定对这个小孩能负全部的责任,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陪伴他,给他足够的爱的前提下,才会生孩子。然后她丈夫也会说,我娶她,不是为了让她成为我孩子的妈妈,只是因为她是宋梓妍。包文婧饰演宋梓妍

包文婧饰演宋梓妍

女性的个人价值大于生育价值,也大于照顾家庭的价值,这是非常重要的。女性首先要关注到自己的感受和生活,然后才能去思考说我要不要找另一半,要不要生孩子。为什么我说这个剧是温暖和治愈的,因为我希望它给女性观众力量,如果你今天被年龄焦虑,生殖焦虑,婚姻焦虑围绕,我希望告诉大家,最重要的是找到你自己的价值,有爱的能力,有勇气。
澎湃新闻:这两年确实30+女性题材是出来很多,但总感觉大家很容易去描绘一种精英女性的生活方式,然后把某种精英女性生活方式变成了“标杆”或者“态度”,似乎有点:“看,30+女性就该成为这样”。
王柔媗:因为我也是“30+”女性,我觉得三十出头女性大多数还在努力做一个打工人,没有那么多杀伐果决的大女主,大家营造了太多那样的大女主。其实你看我们剧里女主的工作,当时我们设定她的工作,就是往比较常见的方向想,她是做法务的,法务是不是大多数公司都有的工作?然后她调职之后去做行政。像岚姐之前的《怪你过分美丽》,那个不一样,那是讲娱乐圈的,你说我们身边有多少女性朋友在娱乐圈工作的?咱们观众看那样的故事,是在看别人的人生。但我们这次,希望大家能看到自己的生活,身边朋友的生活,能从这个戏里看到一点自己在思索的答案,能得到一点温暖。
澎湃新闻:我觉得祁晓这个角色很可爱的点,在于他没有背负那么多男性自我赋予的压力,比如我作为一个男的,我要比女的强之类的,他很理解女性,他也不会有那种我要比女性高一头,我一定要多坚强之类的想法。
王柔媗:我觉得男性最重要的就是明白:爱和尊重跟物质条件没有关系。我也单身,我也在认真寻找一个能给予我足够爱和尊重的人,我也不需要找一个条件一定要怎样的人,我觉得大多数女性现在都不需要,大家都有独立的工作,自己的事业,谁还会想着我一定要傍个大款啊,对吧?
女生要靠婚恋来实现阶层跨越,这是很陈旧的观点。《理智派生活》里像沈若歆,当别人给你递出橄榄枝,说给你买了多大的房子,表示你通过我可以实现阶层跨越,那首先沈若歆不想要阶层跨越,我在自己的世界里高高兴兴踏踏实实,她拒绝了名牌项链,开心跟祁晓他们撸串去了。她其实希望过自己能配得上的生活,希望靠自己的努力去获得幸福,不愿意踮着脚去够别人的世界,她在自己的世界里非常开心。在我看来,这是特别正向的女性价值观,我觉得,很需要这样的剧集来反驳社会中对女性的一些偏见和误解。《理智派生活》剧照

《理智派生活》剧照

剧本要脱离模板化,创作要回归初心
澎湃新闻:其实《理智派生活》刚开播时,也有观众提出,好像这个剧比较日常,生活化的细节是给的比较多的,前四集集中展现女主生活遇到的问题,“爽点”不多?
王柔媗:我们确实刻意没有把那种戏剧的矛盾冲突给够,因为我都是在遵循生活的逻辑。韩剧里既有《顶楼》那种集狗血之大成的,也有《机智的医生生活》那样日常生活化的,我希望国内的剧集多种多样,不是只有大家看惯了的强情节强冲突剧,这一类剧必须要怎么做呢,就是把所有好看的东西全部集中在前几集,那就会导致观众在抱怨烂尾的剧越来越多,因为你把精彩的东西,全放在前几集演完了,你后面肯定编不下去,可不就烂尾了。
我是学编剧出身的,我很清楚戏剧的逻辑和结构,你看美国所有的电影教学书,都会告诉你三幕剧对吧?没人把第三幕挪到第一幕来讲,第一幕都是一样的,发现自己的人生困境,有突发的事件,比如祁晓的出现,突然被降职到行政。陷到困境之后如何慢慢解决,再进行发展,这是遵循了传统的戏剧结构在走,但大家才看了几集就觉得,为什么男女主还不在一起?怎么剧情还没让我爽到?
其实现在流量已经不成为一个剧集的制胜砝码了,大家都在说剧本好最重要,那你说剧本怎么才能好,剧本首先要脱离这种模板化的东西,要去尊重每一个创作者发自内心想要去写想要去表达的东西。然后你只要有回到创作的初心,就会有好看的东西出来。
澎湃新闻:近几年不管是平台还是制作公司,他们对于编剧创作会出现一种要求,就是把后期营销的点前置在剧本阶段,是为了适应当下宣发方式,比如抖音片段传播。这个也想听听你的看法。
王柔媗:我觉得不该有这么多的东西来干扰创作。很多时候大家会拿数据来指导创作,比如拿数据给你说要做这个类型的话,我们的数据是怎样,然后让编剧按照数据去创作。我也很重视数据,但我重视数据是用数据来复盘创作,我不会让数据来指导创作。
比如说《理智派生活》,它是一个女性成长生活剧,那国内没有这样的先例,就没有可参考的数据,如果拿其他的数据参考,只会带偏我的创作。所以在创作过程当中,我没有参考任何数据,但现在我每天都在复盘数据,因为我要通过数据去了解观众,明白大家在每一个节点看到的想法和感受是什么?我在跟观众通过数据去交流了,我知道了原来观众会有这样的想法,包括每天看豆瓣、看微博,了解大家的对这个剧的感触,我觉得是特别有用的事,我可以用来反哺下一个作品的创作。
《理智派生活》给了我一个思考,就是前四集女主遇到了一系列困难,但其实她本身不焦虑,我从没有想过观众会觉得前四集焦虑,我只是讲了一些30理智派生活+女性可能会遇到的状况而已,而且还是为了后面的治愈,才先把问题丢出来。结果大家都说太焦虑了,说看得拳头都硬了。反思后我就明白了,疫情之后,大家对于焦虑的承受力变低了,以前你不觉得焦虑的东西,大家现在都觉得焦虑。那我后面再做现实主义作品,前面讲问题的内容,我可能会压缩了。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张亮亮

73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