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 战疫
沿苏州河而行·贯通|河边轶事
摄影:澎湃新闻记者 周平浪 选编:董怿翎
2020-12-29 13:12  来源:澎湃新闻
将被拆除的养老院,上海静安区西苏州路,2020年8月18日。

将被拆除的养老院,上海静安区西苏州路,2020年8月18日。

苏州河边没有成群游客,看不到江上的巨大游轮,也没有陆家嘴的摩天大楼。苏州河一直在那,无论是否了解过往种种,能否说出一二三四,都不影响人们享用更多的水岸空间。
桥上往来的外卖小哥,水中漂浮的死鱼枯叶,岸边矮楼里的百行百业,这样的日常生活景观,也许不值太多笔墨,却与公共生活紧密关联。
眼下苏州河中心城段两岸基本贯通,人们多了漫步、拍拖的去处,这关乎真实的日常,而非这条河流的宏大叙事。
这些不见于正式记载的细微事迹,发生在2020年的苏州河边。
物体
它们是城市肌理上的划痕,不尽美观,却使之得以辨识。一辆被遗弃在苏州河边的消防移动灭火车,曾属于闸北区人民政府,上海静安区西苏州路,2020年8月11日。

一辆被遗弃在苏州河边的消防移动灭火车,曾属于闸北区人民政府,上海静安区西苏州路,2020年8月11日。

九子公园工地上的啤酒瓶,后方是南北高架,上海黄浦区,2020年8月11日。

九子公园工地上的啤酒瓶,后方是南北高架,上海黄浦区,2020年8月11日。

河滨理发店内的“人头”,上海黄浦区南苏州路,2020年8月12日。

河滨理发店内的“人头”,上海黄浦区南苏州路,2020年8月12日。

被遗弃在河边的红椅子,上海静安区西苏州路,2020年8月11日。

被遗弃在河边的红椅子,上海静安区西苏州路,2020年8月11日。

河滨绿化带上的上海本地动物画,上海普陀区西苏州路,2020年8月15日。

河滨绿化带上的上海本地动物画,上海普陀区西苏州路,2020年8月15日。

桥上桥下
桥连接城市空间,也拓展了生活的样貌。桥上纳凉的工人,他在河对岸的苏河湾工地上班,上海市黄浦区福建路桥,2020年8月17日。

桥上纳凉的工人,他在河对岸的苏河湾工地上班,上海市黄浦区福建路桥,2020年8月17日。

收废品的人,上海静安区昌平路桥,2020年8月18日。

收废品的人,上海静安区昌平路桥,2020年8月18日。

南北高架路桥底的静安天目西市民球场,上海静安区共和新路近光复路,2020年9月13日。

南北高架路桥底的静安天目西市民球场,上海静安区共和新路近光复路,2020年9月13日。

昌化路桥,上海普陀区昌化路,2020年8月15日。

昌化路桥,上海普陀区昌化路,2020年8月15日。

桥洞下打牌的人,上海静安区西苏州路,2020年8月12日。

桥洞下打牌的人,上海静安区西苏州路,2020年8月12日。

垃圾车上装满了工地弃物,新闸桥下,2020年8月10日。

垃圾车上装满了工地弃物,新闸桥下,2020年8月10日。

乌镇路桥下健身的老人,上海地铁1号线新闸路站附近,2020年8月31日。

乌镇路桥下健身的老人,上海地铁1号线新闸路站附近,2020年8月31日。

西康路桥底工地,理发的工人,上海普陀区西康路近宜昌路,2020年9月16日。

西康路桥底工地,理发的工人,上海普陀区西康路近宜昌路,2020年9月16日。

参加城市漫步活动的人群走向西藏路桥的方向,上海静安区西藏北路北苏州路,2020年8月12日。

参加城市漫步活动的人群走向西藏路桥的方向,上海静安区西藏北路北苏州路,2020年8月12日。

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每天都有四面八方来的人,烟、酒、鲜花、卡片,再沿河走上一段。一切都从1937年苏州河边那短短的四天开始。在晋元纪念广场参观、凭吊的人,上海静安区晋元路光复路四行仓库外,2020年8月30日。

在晋元纪念广场参观、凭吊的人,上海静安区晋元路光复路四行仓库外,2020年8月30日。

“抗战”,晋元纪念广场上用香烟摆成的字,上海静安区晋元路光复路四行仓库外,2020年9月4日。

“抗战”,晋元纪念广场上用香烟摆成的字,上海静安区晋元路光复路四行仓库外,2020年9月4日。

“英雄”

“英雄”

“万岁”

“万岁”

四行仓库内的沙盘,2020年9月4日。

四行仓库内的沙盘,2020年9月4日。

到四行仓库参观的大人和孩子,2020年9月4日。

到四行仓库参观的大人和孩子,2020年9月4日。

河堤边
河是城区的边界,堤是人与河的边界。外滩观景大道下侧的女子,这是苏州河与黄浦江交汇处附近,上海黄浦区中山东一路,2020年6月12日。

外滩观景大道下侧的女子,这是苏州河与黄浦江交汇处附近,上海黄浦区中山东一路,2020年6月12日。

乍浦路桥上有剧组正在拍戏,路边围观的人,和不远处的上海大厦与东方明珠,2020年6月13日。

乍浦路桥上有剧组正在拍戏,路边围观的人,和不远处的上海大厦与东方明珠,2020年6月13日。

正在建设滨河步道的工人,上海黄浦区,2020年9月1日。

正在建设滨河步道的工人,上海黄浦区,2020年9月1日。

卖膨化零食的老人,正在解决这天的中饭,上海静安区乌镇路桥北岸,2020年9月1日。

卖膨化零食的老人,正在解决这天的中饭,上海静安区乌镇路桥北岸,2020年9月1日。

建造中的九子公园,工人,上海市黄浦区南苏州路成都北路,2020年8月10日。

建造中的九子公园,工人,上海市黄浦区南苏州路成都北路,2020年8月10日。

沿南苏州路散步的人,上海黄浦区,2020年8月11日

沿南苏州路散步的人,上海黄浦区,2020年8月11日

接孩子放学的家长,上海黄浦区南苏州路近福建路桥,2020年9月16日。

接孩子放学的家长,上海黄浦区南苏州路近福建路桥,2020年9月16日。

公园
这里面发生的一切都有稳固的框架,却不失微妙,公园既给城市的私密生活以公共空间,又在公共空间中提供些许私密的可能。中山公园里的老人们,近万航渡路凯旋路,2020年9月16日。

中山公园里的老人们,近万航渡路凯旋路,2020年9月16日。

工人在维护蝴蝶湾花园,上海静安区西苏州路,2020年8月11日。

工人在维护蝴蝶湾花园,上海静安区西苏州路,2020年8月11日。

独舞的女子,中山公园,近万航渡路凯旋路,2020年9月16日。

独舞的女子,中山公园,近万航渡路凯旋路,2020年9月16日。

读报老人,中山公园,近万航渡路凯旋路,2020年9月16日。

读报老人,中山公园,近万航渡路凯旋路,2020年9月16日。

社区
现代的新旧变化常在一瞬间发生,只是身处其间的人,对时间的感知却像被拉长了。打卡下班的停车协管员,傍晚,上海黄浦区新闸路,2020年8月39日。

打卡下班的停车协管员,傍晚,上海黄浦区新闸路,2020年8月39日。

在家中看报纸的老人,这里靠近俞泾浦与黄浦江的交汇处,距离苏州河也不远,上海虹口区九龙路平安里,2020年6月13日。

在家中看报纸的老人,这里靠近俞泾浦与黄浦江的交汇处,距离苏州河也不远,上海虹口区九龙路平安里,2020年6月13日。

健身的老人,上海市静安区晋元路光复路口,2020年8月31日。

健身的老人,上海市静安区晋元路光复路口,2020年8月31日。

卖小商品的女人,上海静安区西苏州路近安远路,2020年9月16日。

卖小商品的女人,上海静安区西苏州路近安远路,2020年9月16日。

在屋顶晾衣服的居民,上海虹口区四川北路近武昌路处,2020年6月13日。

在屋顶晾衣服的居民,上海虹口区四川北路近武昌路处,2020年6月13日。

在家看电视的老人,动迁中的虹口新康里附近,2020年6月13日。

在家看电视的老人,动迁中的虹口新康里附近,2020年6月13日。

玩晾衣架的男孩,脚边容器装着他的金鱼,上海黄浦区新昌路,2020年8月30日。

玩晾衣架的男孩,脚边容器装着他的金鱼,上海黄浦区新昌路,2020年8月30日。

责任编辑:吴英燕

校对:栾梦

14
沿苏州河而行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