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 战疫
沿苏州河而行·贯通|河畔肖像
澎湃新闻记者 周平浪
2020-12-30 10:31  来源:澎湃新闻
许多城市都依水而建,而上海既有苏州河,又有黄浦江。问过几个身边的上海中年人,除了一句“以前很臭”之外,关于苏州河,大抵没什么能脱口而出的共同记忆。
倒是在河边钓鱼的老头,总能掰扯几个都市传说,比如河里捞出的日本枪和袁大头,冬天喝醉酒坠河的人,还有那些电影照片和小说。若有心了解历史,则能说出150多年前洋人划定租界,一眼相中了黄浦江和苏州河交汇处的这块宝地,又因为从吴淞江乘船可达苏州,叫了“苏州河”这个名字。而最早在文本中被写作“苏州河”,也是1848年和英国签订扩大英租界协定的时候。至于黄浦江,原本只是吴淞江下游,也就是现在苏州河的一条支流。
租界已成往事。如今行走于两岸的人,未必知道苏州河的过往种种。整理了在若干次沿河漫步中拍下的河边肖像,老人、儿童、年轻夫妇,还有许许多多工人,20多人中,只有约5个上海人。其中一位老者,正携家口搬离这片区域,他是见识过这条河流的痛苦与美丽的人。现在,泥泞的土路变身水泥和岩石构成的观景步道,苏州河两岸正在再一次发生巨变。除了匆匆走过的路人,河边最常看到的是穿着各色制服的工人,有的浇水,有的浇水泥,冲刷走了那些摇摇晃晃的记忆,留下精致的白,等待填上另一种颜色。隧道工人,上海虹口区北苏州路,2020年6月6日。在地上实施苏州河贯通工程,在地下建设地铁19号线,他们是苏州河两岸下半年最忙碌的身影。

隧道工人,上海虹口区北苏州路,2020年6月6日。在地上实施苏州河贯通工程,在地下建设地铁19号线,他们是苏州河两岸下半年最忙碌的身影。

苏州河边一新开楼盘售楼处的女子,上海静安区山西北路,2020年6月14日,

苏州河边一新开楼盘售楼处的女子,上海静安区山西北路,2020年6月14日,

动迁中的新康里,弄堂口的小女孩,野猫、残瓦、红沙发,是她的童年回忆,上海虹口区峨眉路,2020年6月13日。这是最早的虹口境域,也曾是1863年的“美租界”,附近塘沽路口曾建造了上海规模最大的“三角地菜场”,电视剧《安家》、《我的前半生》曾在此取景。

动迁中的新康里,弄堂口的小女孩,野猫、残瓦、红沙发,是她的童年回忆,上海虹口区峨眉路,2020年6月13日。这是最早的虹口境域,也曾是1863年的“美租界”,附近塘沽路口曾建造了上海规模最大的“三角地菜场”,电视剧《安家》、《我的前半生》曾在此取景。

建造中的九子公园,建筑工人,上海市黄浦区南苏州路成都北路,2020年8月10日。

建造中的九子公园,建筑工人,上海市黄浦区南苏州路成都北路,2020年8月10日。

苏州河贯通工程工人的孩子们,河边工地是他们这个暑假的游乐场,上海市静安区昌平路西苏州路,2020年8月11日。

苏州河贯通工程工人的孩子们,河边工地是他们这个暑假的游乐场,上海市静安区昌平路西苏州路,2020年8月11日。

苏州河边正在建造的九子公园,给路边绿化带浇水的园林工人,上海市黄浦区南苏州路成都北路,2020年8月10日。

苏州河边正在建造的九子公园,给路边绿化带浇水的园林工人,上海市黄浦区南苏州路成都北路,2020年8月10日。

改造中的昌平路桥,工程组工作人员,上海市静安区昌平路西苏州路,2020年8月11日。

改造中的昌平路桥,工程组工作人员,上海市静安区昌平路西苏州路,2020年8月11日。

租住在一处待拆迁养老院中的年轻夫妇,上海市静安区西苏州路,2020年8月11日。

租住在一处待拆迁养老院中的年轻夫妇,上海市静安区西苏州路,2020年8月11日。

小王是安徽阜阳人,平时工作是在玉佛寺外为风水大师招徕生意,上海市普陀区安远路江宁路口,2020年8月15日。

小王是安徽阜阳人,平时工作是在玉佛寺外为风水大师招徕生意,上海市普陀区安远路江宁路口,2020年8月15日。

酒店工作人员,上海市天潼路河南中路宝格丽酒店后门,2020年8月12日。

酒店工作人员,上海市天潼路河南中路宝格丽酒店后门,2020年8月12日。

从昌化路桥走下的上海阿姨,背景是苏州河畔体量最大的住宅区中远两湾城,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宜昌路口,2020年8月15日。

从昌化路桥走下的上海阿姨,背景是苏州河畔体量最大的住宅区中远两湾城,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宜昌路口,2020年8月15日。

苏州河畔改造完成的亲水平台,河边吹萨克斯的男子,上海市静安区西苏州路,2020年8月11日。

苏州河畔改造完成的亲水平台,河边吹萨克斯的男子,上海市静安区西苏州路,2020年8月11日。

外白渡桥乍浦路桥施工路段,工地负责人,他说最近河边设施盖了拆、拆了盖,忙得够呛,上海市虹口区北苏州路,2020年9月1日。

外白渡桥乍浦路桥施工路段,工地负责人,他说最近河边设施盖了拆、拆了盖,忙得够呛,上海市虹口区北苏州路,2020年9月1日。

哥哥和妹妹,刚在河边微风中解了个手,上海市黄浦区福建路桥,2020年8月17日。

哥哥和妹妹,刚在河边微风中解了个手,上海市黄浦区福建路桥,2020年8月17日。

改造中的昌平路桥,工人,上海市静安区昌平路西苏州路,2020年8月11日。

改造中的昌平路桥,工人,上海市静安区昌平路西苏州路,2020年8月11日。

四行仓库旁遛狗的老人,上海市静安区晋元路光复路口,2020年9月1日。他立志成为导演,计划拍摄一部战争题材电影,身边两只狗将在片中担演重要角色,牵拉女主角乘坐的小车。目前他一边训练狗的负重能力,一边推销基因币筹集资金,这是一个类似虚拟货币的项目。

四行仓库旁遛狗的老人,上海市静安区晋元路光复路口,2020年9月1日。他立志成为导演,计划拍摄一部战争题材电影,身边两只狗将在片中担演重要角色,牵拉女主角乘坐的小车。目前他一边训练狗的负重能力,一边推销基因币筹集资金,这是一个类似虚拟货币的项目。

清洁工人,上海静安区长寿路桥东侧桥下公厕,2020年12月4日。他说,今年最担心的,是失去工作。

清洁工人,上海静安区长寿路桥东侧桥下公厕,2020年12月4日。他说,今年最担心的,是失去工作。

暴雨前,在树下抽烟的女孩,她在苏州河边一家美容美发店工作,上海市黄浦区乌镇路桥南,2020年8月10日。

暴雨前,在树下抽烟的女孩,她在苏州河边一家美容美发店工作,上海市黄浦区乌镇路桥南,2020年8月10日。

动迁中的西新康里(峨眉路),坐在车中准备离去的动迁户,上海虹口区峨眉路,2020年6月13日。二十年的等待落定尘埃,这是他即将离开的时刻。路灯映射下,面色昏暗,身旁的孙子已进入梦乡。

动迁中的西新康里(峨眉路),坐在车中准备离去的动迁户,上海虹口区峨眉路,2020年6月13日。二十年的等待落定尘埃,这是他即将离开的时刻。路灯映射下,面色昏暗,身旁的孙子已进入梦乡。

 

责任编辑:吴英燕

校对:栾梦

25
沿苏州河而行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