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原创 本地老洋房 外滩以西
1936年5月,好莱坞华裔电影明星黄柳霜(Anna May Wong )来到上海,在沪期间,其外出活动被记录, 该片由“赫斯特报系”录制,(默片,1936年5月1日)”Newsreel footage from UCLA Film & Television Archive's Hearst Metrotone News Collection.影片由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影视档案馆发布 ,2017年 。
看了影片,我们知道黄柳霜是坐大来航线(Dollar Line)来上海,入上海港,甲板上一群中外记者围着她采访,她身后的背景是刚建成不久的百老汇大厦,那道齐平的刘海很中国。
比较搞笑的是,黄不会说普通话,只会说广东台山话(粤语)和英语,以致于她和别人交流要配一个翻译,这一点上,胡蝶没有压力,老乡。更早,《良友》采用黄柳霜做封面,杂志编辑知道,黄柳霜在好莱坞有名。
黄柳霜(英文名:Anna May Wong,1905年1月3日-1961年2月2日),第一位美籍华人好莱坞影星,同时也是第一个获得国际声誉的亚裔美籍女演员。她的职业生涯漫长且丰富,演艺事业跨越了默片、有声片、电视剧、舞台剧以及广播剧(维基百科)。黄柳霜被誉为全球最美中国女性。待一会儿,我们放送一组黄氏造型照片,从中可以看出,后来的张曼玉等都走了她引领的时尚之路。Anna May Wong:
From Laundryman’s Daughter to Hollywood Legend黃柳霜: 从洗衣工女儿到好莱坞传奇
When not at school or in her father’s Sam Kee laundry, Wong began spending her time hanging around movie studios and asking directors for roles, and by age 11, she had chosen her stage name: “Anna May Wong.”黄柳霜11岁为自己起艺名,混电影片场,问导演要角色。
设在英国伦敦的国家肖像馆(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对黄柳霜的介绍,该馆存有36幅黄柳霜肖像照。published by Ross-Verlag, 1930sby Francis Goodman,1933
会不会让你想起另一位中国女性?顾维钧太太黄蕙兰,对的,她的一些肖像照也被保存在国家肖像馆。Madame Wellington Koo (née Hui-lan Oei)
by Horst P. Horst,early 1940s整本默片纪录下多个上海1936年5月场景,我们截图,慢慢看点细节,85年前的上海风土人情因为视频显得很有活力,截图只是抓取了动态中一瞬间。
第一段,黄柳霜在甲板上接受记者采访;第二段,黄柳霜入住国际饭店,我们发现当年跟踪拍摄的是双机,两位摄影师忙前忙后。

一阵小快步,黄柳霜进了国际饭店,小门僮给她推了门。整个一段,没人围观,看看后来,国际饭店门口很闹猛。现在,门头改过了。另一组镜头,第三段,还是那台车,但看到车头的车牌左右换了位置,不懂当年车牌管理方法,双车牌,可以左右换来换去。拍摄到一位工友举着一个红木雕花椅路过,他好奇摄影机,不关心身后走过来的黄柳霜,而此时,黄柳霜不带Bra走近,不顾及别人的眼光。第四段,我们看到黄柳霜从国际饭店走出,这一段相对于进入那一段,时间长一些,让我们看到了国际饭店店名在墙面上,字不大,蛮低调,有个男子陪同黄柳霜一同走出,有说有笑,黄柳霜应该是对马路对面的跑马场有兴趣,指指点点。临上车,黄柳霜还向男子交待什么事情,一个正面镜头。第五段,换了一台高级轿车,黄柳霜下了车,此时,她来到了明星电影公司和中国同行见面、交流并参观摄影棚,本文的重点来了,1936年的明星公司还在杜美路50号吗?根据汉学家张霞的考证,明星电影公司在杜美路50号(1927-1937年),这个门牌号码在1900年至1940年四十年间,先后为:
然而,对老照片上的大楼梯来“扣细节“的话,1936年5月,黄柳霜和胡蝶一同步下的楼梯和上图比较,不像。黄柳霜去的明星电影公司应该是已经搬去徐家汇的那一处,请注意墙面造型。1939年小红本上,杜美路没有了50号,蒲石路没有746号....,明星电影公司搬迁后,这块地晃着,等买家。摄影:福曼 1937年
胡蝶和老乡见面交流无障碍,胡蝶大概在介绍明星电影公司周围的景物,如徐家汇大教堂,因为那尖尖的教堂顶在当地很耀眼。杜美路50号从私宅到美国乡村总会再转身为娱乐场所”万花宫“,再被明星电影公司租赁作为办公楼和摄影棚。1941年,这栋大宅拆除,原地建造了合众图书馆和裕华新村。上、下图对上了,下图是明星电影公司老板张石川,他也是一位优秀电影导演。回到黄柳霜的访沪记录片,近看胡蝶有点福嘟嘟,黄柳霜这个角度,想起了李泉以前的女朋友柯蓝。黄柳霜穿着的旗袍,高领设计,后来张曼玉也这样穿,张曼玉在电影《花样年华》穿过23件旗袍,高领,绝对是亮点。黄柳霜访沪纪录片还记录下了黄柳霜的一些生活情况,如去城隍面和买花买水果,经过仔细辨认,发现她去的是西摩路小菜场。
最后来一组造型各异的黄柳霜靓照。《上海快车》是黄柳霜重要作品之一。她和主演飙演技,也传绯闻。
And while reviews of Shanghai Express at the time focused on Marlene Dietrich’s acting and Sternberg’s direction, film historians today judge that Wong’s performance upstaged that of Dietrich (while their sexually charged scenes together have fed rumors about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two stars)—— Ned Kelly, January 14, 2020.Anna May Wong with Paul Robeson and opera singer Mei Lan Fang standing in front of Claridge's, May, 1935. Photo by Fania Marinoff.黄柳霜与梅兰芳合影,她到中国来想跟着梅兰芳学戏剧表演。Anna May Wong, Philip Ahn and director Robert Florey on the set of Daughter of Shanghai.拍摄《上海的女儿》时,听导演说戏。With her ingenuity and resilience, she set a template for generations of Asian Americans to pursue their own artistry and stardom. ——Andrew R. Chow,黄柳霜是一个坚持自我并以自身韧性,为几代在好莱坞打拼的亚裔演员树立了榜样。再次感谢加州大学发布纪录片
让我们回到动态 1936 年上海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