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 战疫
初心之路|中国农大师生三代诠释“扎根精神”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发自甘肃武威
2020-12-15 15:31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晚秋时节,西北的天气早有寒意。在甘肃武威中国农业大学石羊河实验站的温室大棚里,2020级博士研究生李浩培育的小番茄结满了果实,他捧着一颗颗泛着青色的小番茄如数家珍地向记者展示着自己的实验:这些栽种番茄的土壤里配备了土壤水分检测仪,通过记录土壤水分来研究不同植物生长周期的需水量。
温室大棚里的番茄实验。本文除署名外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摄

温室大棚里的番茄实验。本文除署名外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摄

对于作物耗水量的监测研究需要持续整个生长季,农业试验比不得其他行业,一次失败,错过了时间,就得再等下一个生长季。李浩说,在实验站做野外大田试验往往一做就要从年初待到年末,大田试验的不可控因素很多,采集数据的过程实属不易,“比如明明这块地要控水做亏水灌溉,结果却遇到下雨,这对实验影响特别大。我们还有一位同学的实验作物是高粱,在高粱长到两米多的时候,突然遇到一场大风,高粱地全部给吹倒了,他一年的实验全毁了,大田试验的不可抗力的因素太多了。”
李浩师从中国工程院院士康绍忠团队,他们的研究打破了传统的“丰水必然高产”的观念,通过对不同作物的耗水量研究发现,非充分灌溉或者调亏灌溉不但不降低产量,反而会提升作物种植效益和品质,同时节省大量肥料。
这些研究结论为西北干旱缺水地区的农作物生产提供了科学依据。而为了研究干旱缺水条件下不同作物的耗水量,中国农业大学水利土木工程学院师生三代接力在这里诠释“扎根精神”,为石羊河流域产业结构调整、生态建设与水资源保护等重点治理工程提供理论支撑与技术服务。
康绍忠院士的石羊河往事
石羊河流域属于甘肃省三大内陆河流域之一,它发源于祁连山北麓,由8条河流及多条小沟小河汇流形成石羊河干流,过民勤蔡旗断面,流入民勤绿洲,涉及甘肃省武威、金昌、张掖和白银4市9县(区)。
一份来自甘肃省水利厅的数据显示,上世纪80年代到2007年近20年里,石羊河全流域人口增加33%,农田灌溉面积增加30%,粮食产量增加了45%,而水资源总量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约1%,水资源供需矛盾不断尖锐。因此,这里的人们对缺水的敏感程度比任何地方都强烈。
中国工程院院士康绍忠第一次到石羊河是36年前。1984年11月,为了验证他提出的干旱缺水条件下作物耗水量估算模型,除了自己在陕西杨凌西北农业大学灌溉试验站所做的实验外,他来到了石羊河。正值晚秋,但天气已有寒意。当地的工作人员非常热情的用自行车驮着他,到金塔河灌区灌溉试验站和武威地区气象站抄写他所要的实验资料。
在康绍忠的记忆中,当时武威城里还没有公交车,到处是低矮的土墙房,东关十字显得离城很远,路面不平,行人寥寥……
他把对石羊河的初始印象写进了《石羊河印记》一书里。
1995年9月中旬,在甘肃省水利工程管理局灌溉科科长陈勇邀请下,他又一次来到石羊河,在灌区考察过程中,看着眼前急剧恶化的生态环境,听着当地人介绍130多人的村子大部分人因为没有水无法生存而被迫离乡,他眼里不停地闪动着泪花,从那时起,他就不停地与武威地区农田水利管理处处长沈清林、地区水利科学研究所所长石培泽联系,想着找机会一起合作为石羊河做点事情。
此后,康绍忠带领科研团队与武威市水利科学研究所合作,结合国家自然基金重点项目和国家“863”计划项目等,陆续开展了一些节水试验、示范和推广工作,取得了一些成效。
随着项目的推进,康绍忠发现,这种只在点上的节水试验示范对于整个流域来说,发挥的作用太有限了,必须从全流域的尺度来考虑问题。
干涸51年之久的青土湖重现水域,水域面积达26.7平方公里,芦苇等植物连片封育面积已达20多万亩。

干涸51年之久的青土湖重现水域,水域面积达26.7平方公里,芦苇等植物连片封育面积已达20多万亩。

此后,康绍忠带领科研团队在石羊河全流域上、中、下游布置了大量的长期野外定点试验。
石羊河实验站培养出的第一代博士生
在人们的传统观念里,丰水必然高产。长期在石羊河流域开展农业节水研究的中国农业大学石羊河实验站副站长、中国农业大学水利与土木工程学院院长杜太生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现在研究结论打破了这种丰水高产的传统观念。我们进行了不同作物的耗水量研究发现,非充分灌溉或者调亏灌溉不但不降低产量,反而会提升作物种植效益和品质,同时节省大量肥料。”
杜太生是康绍忠在实验站里培养出来的第一批博士研究生。1996年康绍忠开始在石羊河流域下游布置相关实验研究,梁宗锁、潘英华、杜太生等一批博士生、硕士生和本科生在此开始进行实验研究,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监测中,他们积累了上百亿组珍贵的基础科学实验数据,并结合流域农业种植结构调整的实际需求,揭示了流域内13种主要农作物、4种防风固沙植物的耗水规律,获得了大田粮食作物、酿酒葡萄、温室蔬菜、膜下滴灌棉花等4类作物的经济需水指标。
这为流域水资源合理配置、种植结构调整和科学灌溉提供了定量的依据。
中国农业大学石羊河实验站副站长、中国农业大学水利与土木工程学院院长杜太生在实验站接受澎湃新闻采访。

中国农业大学石羊河实验站副站长、中国农业大学水利与土木工程学院院长杜太生在实验站接受澎湃新闻采访。

如今,走进600余亩的石羊河实验站,流动分析仪、LI-6400光合仪、大型称重式蒸渗仪、涡度相关仪、植物生理生态监测系统等先进仪器一应俱全。
杜太生介绍说,中国农业大学石羊河实验站,即农业部作物高效用水武威科学观测实验站,是依托中国农业大学与武威市人民政府共建的部级重点野外科学观测实验站。该站起源于1978年成立的甘肃省武威地区农田灌溉试验站,2003年底台胞朱英龙先生得知中国农业大学中国农业水问题研究中心成立,并正在为解决我国旱区农业节水与水资源问题而艰苦创业时,慷慨捐资100万元人民币,用于购买所需仪器设备和在我国西部石羊河流域进行农业节水与水资源可持续利用技术研究。
2004年中国农业大学石羊河流域农业与生态节水试验站成立,在此基础上合作建设发展成为中国农业大学石羊河实验站:2011年进入农业部野外科学观测实验站建设序列,2013年被批准为科技部武威国家农业科技示范园核心区,2014年入选国家农业科技创新与集成示范基地,并被批准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创新研究群体试验研究基地、水利部科技推广中心科技推广示范基地、教育部“111”计划农业高效用水学科创新引智基地,2016年成立中国农业大学-香港中文大学节水农业联合实验站,2019年同时进入教育部与甘肃省野外科学站建站序列。
中国农业大学石羊河实验站是石羊河流域唯一的重点研究农业与生态节水的野外科学试验站,它不仅承担着典型内陆干旱区流域水资源转化过程与用水效率科学观测的重任,而且也承担着为石羊河流域产业结构调整、生态建设与水资源保护等重点治理工程提供理论支撑与技术服务的使命。
近10年以来,在地方政府和企业的大力支持下,通过召开学术研讨会、开展科技观摩培训、举办农民开放日和建设农民田间学校等多种推广活动促进科研与生产的对接,先后组织面向政府管理和技术人员的节水技术培训班10期,主编培训教材5部,制定地方规程10余项,建设了玉米、小麦、葡萄、温室蔬菜等主要农作物的高效节水技术示范基地,培训各类技术人员与农民5000余名。
康绍忠也因在石羊河流域的贡献而获得2006年度国际灌排委员会(ICID)国际农业节水技术杰出贡献奖。
“90后”新一代的初心之路
越来越多的“90后”沿着老师、学长走过的路,在这片土地上挥洒着青春。
1993年出生的李浩是中国农业大学水利土木工程学院2020级博士研究生,也是“全国党建工作样板支部”水利研究生第一党支部书记。从小在西北农村长大,成长环境让他对国家农业发展与水资源紧缺的状况有着深刻的体验。
2012年李浩考入中国农业大学水利与土木工程学院农业水利工程专业,当时报考专业时,他也不懂农田水利到底是做什么的。本科四年后,随着不断深入的学习,他对专业的认知逐渐加深,内心笃定了“解民生之多艰”科研报国的情怀与使命。
在成功保研进入康绍忠院士团队,师从杜太生教授后,他开始进入试验站扎根石羊河流域开展农业绿色高效用水机制与调控模式研究。
刚进站时,他面对的是眼前的一台台仪器设备,心里想的只是如何做田间实验、收集数据;驻站时间久了,除了做科研,平日里遇到有人来参观老师又不在的情况,他要和试验站管委会的学生站长共同承担接待任务,在一次次向别人介绍试验站成果的过程中,他对试验站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在实验站的三年经历让李浩越来越深刻地意识到康绍忠院士带领团队师生扎根在此的用心良苦和不易。“虽说现在他们在站的生活条件跟二十几年前有了很大改善,但老师们用实际行动教育我们把这种‘扎根精神’一代代传承下来。”
李浩说,在试验站驻站期间,老师和学生们还会定期开展“农民田间学校”、“农民开放日”活动,带着农民到试验站参观,在这个过程中,如何将晦涩的学术语言转化成农民听得懂的接地气的语言,对他而言也是不小的挑战和历练,同时,在与农民接触的过程中他也会不断地发现问题,寻找从科研到实践最佳的解决路径。
李浩向武威市市委常委、凉州区区委书记鞠毅介绍大田试验。受访者供图

李浩向武威市市委常委、凉州区区委书记鞠毅介绍大田试验。受访者供图

“2019年暑期,我们围绕乡村振兴在附近的村庄调研水肥一体化技术的推广现状,调研过程中,村民们非常感激地说,水肥一体化技术对他们来说的确是省时省力、增产增效,相比传统的大田漫灌,水肥一体化技术把人力的成本节省出来了,村民可以利用节省下来的时间再去打工多挣一分钱。”李浩说。
从2018年首次来到中国农业大学石羊河实验站到现在,李浩已经连续三年在实验站开展试验,驻站的时间加起来有600多天。他说,非常喜欢和热爱自己的研究工作,“甘肃也是我的家乡,在实验站我有很强的归属感”。
实验站的学习经历塑造了学生们“艰苦奋斗,团结协作,勇于创新,追求卓越”的品质,加深了对“三农”问题的理解,在实践中提升了组织协调和沟通能力。
“未来,我们有信心继续钻研农业绿色高效用水新技术,为实现农业现代化贡献自己的力量。”李浩说。

责任编辑:蒋晨锐

84
2021新春走基层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