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丨制造业还是发展中国家主要增长引擎吗?

原创 关心发展的 中国一带一路网

9月14日,前世界银行高级经济顾问、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客座教授Célestin Monga博士在新加坡亚洲新闻台发表了评论文章。

文章认为,尽管当下服务贸易炙手可热,但是对于许多国家来说,制造业不可抛弃,服务业可以也必须等待一个合适的繁荣时机。

发展服务业需要技能基础

随着后疫情时代的到来,全球各国,尤其是一些近几十年来驱动着全球经济的发展中国家,对于经济增长可持续性的追求正愈发强烈,寻求实现发展战略从工业化向服务业转型。

新技术使越来越多的服务可以像商品一样被生产和销售。加上5G网络和云计算等新技术正在分化服务流程,为外包流程中高工资和高成本的部分提供了新的可能性。一些经济学家甚至建议低收入经济体完全越过制造业发展阶段,直接从传统农业转向服务业。

实证研究显示,自2000年以来,尤其是最近十年,服务贸易的增长速度要高于制造业贸易。加之疫情导致的供应链断裂,使得许多国家将服务业视为最合适的增长和就业引擎,因为服务可以被广泛数字化,且不容易受到海关和物流障碍的影响。

但是,这种盲目相信服务业主导增长的观点可能是一种危险的错觉,其论据存在着严重缺陷。

尽管在经合组织成员国中,服务业占据了GDP的75%和全部就业的80%,但从全球视角来看,当前全球服务贸易额仅占制造业贸易额的三分之一。

发达经济体的服务贸易占比较大,是其产业升级和结构改革过程中的合理步骤,也反映了发达经济体靠近技术前沿、具备高技能劳动力和金融资本等比较优势。

相比之下,发展中国家的比较优势则是较低的劳动力成本。因此它们不应该在没有技能基础作为支撑的情况下,去模仿发达经济体以服务业为主导的增长战略。

贸易未曾衰落

过去十年间,贸易占全球GDP比例的下降趋势应该被正确地看待。研究表明,1800年以来,尽管世界贸易经常出现暂时性回落,但整体呈现持续上升的趋势。贸易和全球化让世界各国更加富裕,并将持续作为实现繁荣与和平的最可靠途径。

时至今日,全球增长的主要动力仍然是制造业,而非服务业。诚然,高科技创新正在模糊实体生产和数字生产系统之间的界限,也在重塑传统意义上农业、工业和服务业之间的界限。

但是,这些变化并没有改变工业在经济繁荣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数字革命带来的是全新的机遇,用创新来提高制造业产品的附加值。

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最近的一份报告表明,1991至2018年间,全球制造业附加值的年增长率维持在3.1%左右,超过了GDP的增长率。而制造业在全球GDP增长中的占比也从1990年的15.2%增至2018年的16.4%。

此外,随着机器人越来越多地取代人类劳动力,人们担心工业将无法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但这仅仅是一种推测。

事实上,尽管自动化将会消除一部分工作岗位,但它也同时在创造技术含量更高的新行业和新岗位。而且,技术进步和人工智能的普及所导致的负面影响,比如失业率增高和不平等加剧等,是可以被完善的公共政策所抵消的。

工业化发展亦需策略

对于许多发展中国家来说,服务业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实际上恰恰反映了这些经济体的工业化策略没有能够适配其本身的比较优势。技能水平较低的服务业确实可以帮助很多人脱离极端贫困,但这不是经济增长和可持续发展的可靠引擎。

不能否认,由于各国之间劳动力成本的差异,可交易的商业服务能够促进基于服务业的全球化。但是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这份红利只有在他们提高自身人力资本的基础上才能够获得,而一个国家整体人力资本的提高绝非一朝一夕之事。

同样地,机器人、人工智能和数据分析等高端数字技术的出现,为服务业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可能性,比如远程医疗,远程机器人等。但是这些领域尤其需要高技能工人,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教育结构和教育水平则阻碍了其劳动力在这一方面获得竞争优势。在这种情况下,盲目倡导人力资本薄弱的经济体追求跨越式发展,只会导致更严重的贫困。

因此,对于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的国家来说,工业化仍然是实现发展的主要途径。各国应在提高工业生产力的同时,稳步发展技术,推动经济发展的可持续化,寻求在全球经济中获得具备竞争力的比较优势。

相关链接:

来源/中国一带一路网 编译/于慧宸

原标题:《外媒丨制造业还是发展中国家主要增长引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