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颈分泌物和精液支原体阳性是否需要治疗?

原创 陈淼鑫 陈淼鑫医生

目前宫颈分泌物和精液的支原体已成为很多不孕症夫妇行辅助生殖IVF治疗(俗称试管婴儿)前的常规检查项目。门诊常常遇到病人咨询支原体的问题,现简单回答一下这些问题。

1、什么是支原体

支原体是一类没有细胞壁、高度多形性、能通过滤菌器、可用人工培养基培养增殖的最小原核细胞型微生物,大小为0.1~0.3微米。它是目前发现的最小的一种细菌。由于能形成丝状与分枝形状,故称为支原体(见下图)。支原体广泛存在于人和动物体内,能够从人体分离出的支原体共有 16 种,其中7 种对人体有致病性,如导致肺部感染的肺炎支原体。

2、泌尿道和生殖道的支原体有哪些?

(1) 生殖支原体( Mycoplasma genitalium,Mg),上个世纪 80年代才被人们发现,受检测条件所限,只有极少数医院开展生殖支原体的检测。

(2) 人型支原体( Mycoplasma hominis,Mh),大多数医院都能检测。

(3) 解脲支原体( Ureaplasma urealyticum,Uu) ,又称为解脲脲原体,大多数医院都能检测。

(4) 微小脲原体 ( Ureaplasma parvum,Up) ,大多数医院未单独检测。

3、哪些泌尿道和生殖道的支原体与感染有关?

研究表明有些支原体在泌尿生殖道有寄生现象,即在正常人群中有很多人是健康的支原体携带者,并不导致疾病,没有症状;而有些支原体可以导致感染。

(1) 生殖支原体( Mg):是真正与泌尿生殖道感染有关的支原体,可导致男性尿道炎,增加女性宫颈炎、盆腔炎、子宫内膜异位症和不孕症的风险。

(2) 人型支原体( Mh):在男性中并不致病,精液检出阳性提示性伴侣可能有细菌性阴道病。而在女性中,目前没有证据表明人型支原体会导致尿道炎、宫颈炎、盆腔炎和不孕症,患细菌性阴道病时易检出阳性。

(3) 解脲支原体( Uu):在男性中,只有少数尿道炎是由于解脲支原体大量繁殖所致,高达80%为解脲支原体携带。而在女性中,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其导致尿道炎、宫颈炎、盆腔炎和不孕症。

(4) 微小脲原体 ( Ureaplasma parvum,Up): 被认为是正常菌群,最常见于健康携带者。

目前检测支原体存在一个问题是,解脲支原体和微小脲原体属于同一类的两个不同亚型,常规的培养检测方法无法区分两种菌落,较多标本检出无致病性的微小脲原体,但均报告检出解脲支原体,导致解脲支原体的检出率极高。

4、泌尿道和生殖道支原体感染有哪些症状?

泌尿生殖道感染支原体后,引起的疾病男性为非淋菌性尿道炎,表现为尿道刺痒、烧灼感和排尿困难,少数有尿频。尿道口轻度红肿,分泌物稀薄,部分病人无症状。女性主要为非淋菌泌尿生殖道炎,表现为白带增多,尿道灼热或引起盆腔炎,输卵管炎等而引起不孕,流产和宫外孕。

5、如何治疗泌尿道和生殖道支原体感染?

常用的治疗泌尿生殖道支原体感染的方案为:多西环素 100 mg,每天两次口服,共7 天;阿奇霉素 1 g,单次口服,或 0. 25 g,每天一次口服,首剂加倍,共 5~7 天;左氧氟沙星 500 mg,每天一次口服,共7 天;莫西沙星 400 mg,每天一次口服,共7~14天。如果患者存在盆腔炎,需按照盆腔炎治疗方案进行治疗,总疗程 14d天。

明确为支原体感染的患者需要在治疗后随访,采用培养法宜在停药后两周复查,采用核酸检测法宜在停药后 4 周复查。

6、为什么解脲支原体阳性治疗后不转阴,或一段时间复查又是阳性?

用抗菌药物来清除和根治解脲支原体是困难的,与是否治愈没有明确的联系。而且,抗菌治疗可能诱导或导致对泌尿生殖支原体和其他细菌的耐药性。

7、解脲支原体阳性是否影响IVF治疗?

目前没有研究表明男女双方解脲支原体阳性影响IVF的受精率和妊娠结局。

总结和建议

(1) 对于有泌尿生殖道症状的患者,应检测传统、更严重的“真实导致”性传播感染的病原体如淋球菌、衣原体和生殖支原体,并检测有症状的女性是否有细菌性阴道病。·

(2) 只有少数的男性尿道炎与大量的解脲支原体有关,但大多数男性和女性为解脲支原体寄生和携带,不会发展为疾病。

(3) 不推荐对有泌尿生殖道症状及无症状的男性和女性常规筛查人型支原体和解脲支原体。

(4) 常规检测人型支原体和解脲支原体并进行抗菌治疗,对社会和个人特别是女性造成了巨大的经济负担。

(5) 解脲支原体阳性不影响IVF的治疗结局。

参考文献

1. Should we be testing for urogenital Mycoplasma hominis, Ureaplasma parvum and Ureaplasma urealyticum in men and women? - a position statement from the European STI Guidelines Editorial Board. J Eur Acad Dermatol Venereol. 2018 Nov;32(11):1845-1851

2. 生殖道支原体感染诊治专家共识,中国性科学,2016,25(03):8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