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三王景颇:后疫情时代,数字化转型程度越高就越有竞争力

新冠疫情带给我们的冲击不仅仅是在医学健康层面,更深入到了社会、经济和生活的方方面面。在这次疫情中,我们看到了众志成城的力量,同样也看到了智能技术的力量。在早期严格的社区防控中,实时统计、公布的疫情数据让“战疫”进程公开透明,而在应对必要的人员流动方面,“健康码”一类的数字认证技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给一线基层鉴别和分流不同人群提供了明确的依据。除此之外,在疫情防控的关键阶段,云服务和在线直播技术让“在家办公”、“远程会议”和“在家上课”成为可能,最大程度上兼顾了保持社交距离和保持社会运作这两点。

如果把目光放得更加长远一点,我们可以看到数字技术、数字经济给现代城市和现代生活带来的长期影响。日前,2020 NAVIGATE 领航者峰会在这样一个特殊时刻召开,紫光旗下新华三集团在“数字大脑助力新型智慧城市再进化”专题论坛,与智慧城市建设领域的学者、城市管理者在线分享了智慧城市建设的前瞻理念、最新技术和应用实践。与此同时,新华三集团数字经济研究院发布《中国城市数字经济指数白皮书(2020)》,探索中国城市数字经济可持续发展路径,为城市数字经济发展提供参考指引。

数字经济指数白皮书发布,智慧城市发展已是现在进行时

在专题论坛上,新华三集团云与智能产品线副总裁、智慧城市事业部总经理曹言正式发布《中国城市数字经济指数白皮书(2020)》。曹言在演讲中介绍了当前城市数字经济发展的主要趋势: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涌向数字经济,数据感知能力和要素价值重要性急剧凸显。在“产业数字化发展+数字产业化起步”阶段,各城市呈现产业集群化和数字化发展趋势。

白皮书从理论、实践、行业以及疫情等方面,详细阐述了数字经济的发展现状以及所起到的巨大作用,同时给出了中国城市数字经济指数发展建议,提出产业数字化、四化融合等全新思路,同时建立了一套数字经济指标体系,提出了“数字经济一线城市、新一线城市、二线城市”等概念。

疫情让我们看到数字化城市的重要性

紫光集团联席总裁兼新华三首席执行官于英涛在主题演讲中提到了此次疫情。

紫光集团联席总裁兼新华三首席执行官于英涛他认为,科技的创新和应用在我们的防疫体系中,已经显示出了巨大的价值和作用。例如,在人员隔离排查方面,在中国各地,基于运营商的手机信息,通过手机定位以及身份的识别等大数据关联分析,我们可以精准地识别人员行为轨迹,有效地排查和隔离相关人群;在病毒的分析和诊断方面,武汉金银潭医院已经上线基于AI的基因组检测平台,可同时完成包括新冠肺炎在内的16800多种病原的全基因测序,识别准确率超过了99%,助力精准诊断,提高救治效率;另外,在全世界人民最关注的药品和疫苗研制方面,全世界领先的药厂都在加速使用AI,它可以迅速地匹配、测试成千上万种化学分子、蛋白质组合,大大提升研发效率,降低研发成本十倍以上,并且可以大幅减少药品的副作用。目前,多个国家的新冠肺炎疫苗已经进入了临床试验阶段,我们也希望看到疫苗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上市,这是解决新冠肺炎最终的手段。

而在此次疫情中,紫光集团和新华三集团也通过AI技术助力了防控模式的变革。新华三携手紫光集团旗下的紫光华智,联合推出了基于视频解析的疫情防控解决方案。现在其视频云已经具备了万倍智能图像的解析能力,在1小时之内,就可以将1万个小时的视频解析完毕。这个方案可以帮助快速地定位密切接触者与疑似感染人群,大大减少了潜在的感染范围。目前,这套系统已经在重庆的多个市区进行了试点,也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此外,新华三推出了自身的H3C Workspace“远程工作”解决方案,确保了整个公司业务的连续性。从邮件、视频会议、电话会议,到OA等普通办公,再到核心系统、研究开发、财务管理、云上数据等企业核心业务,此方案真正实现了全场景覆盖,保证了业务安全和连续性。可以说,这套系统区别于以往简单的协同办公,重新定义了远程工作。

于英涛表示,新华三的智能战略就是AI in ALL。这个战略包含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让新华三自身的产品和解决方案更加智能;另一方面是通过其产品和解决方案,助力客户的业务和运营更具智能。

智能化转型程度决定未来

峰会期间,新华三集团联席总裁王景颇接受了媒体的专访。王景颇表示,这次疫情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很重要的现实,那就是数字化、智能化转型程度越高的行业和领域,受疫情影响和冲击就越小。而在各个城市抗疫表现方面也是如此,数字经济发达程度不同,城市抗疫表现有所不同。

新华三集团联席总裁王景颇访谈“城市数字经济发展与疫情防控能力是呈正比的,一线城市在疫情防控中充分了凸显他的优势,比如说最快实现有效管控,在疫情防控响应速度方面,一线城市平均用时11天达到了疫情防控的峰值拐点,实现了第一批疫情人员的有效管控,而四线城市平均18天才实现峰值管控。还有一个数据也很有意思,一线数字经济指数比较高的城市,在疫情防控中处于高峰期的时间段很短,平均为3天时间,而其他城市在高压下工作时间在10-15天不等。疫情凸显了智慧城市的重要性,也会带来很多城市未来数字经济指数提高。”

在企业层面,数字化转型程度同样决定了其在疫情中的表现。“数字化程度最高的互联网行业,在疫情中没有受到影响反而逆势增长,这是因为大家都需要上云,云端业务快速增长起来。”而即使在传统行业,这一定律同样有效。“(疫情)影响最大的是传统服务行业、房地产以及部分制造业,但一些实现了线上线下协同运营的餐饮、零售企业受影响就相对较小;传统房地产中介行业虽然无法实地看房,但现在有的中介可以VR看房,因此可以看到在同一行业,前期已经开始进行数字化转型的企业相对受到的冲击会小些。”

同时,王景颇也认为,相比国际,实际上我国在数字化、智能化升级方面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这次的疫情,很可能成为一个催化剂,推动我国经济数字化转型。“后疫情时代会改变很多行为习惯、工作方式,以新华三为例,未来可能会有一些岗位可以安排在家上班,在节省办公费用的同时,还节省员工自身的上下班通勤成本。”

同时,王景颇也介绍到,“新基建”是如今的行业热点,而新基建的核心就是要修建信息高速路,而各种各样的数字化应用,就相当于在这条高速上跑的车辆。数字化转型,是一件基本得到社会各界共识的、需要去做的事情,在过去可能大家没有感受到这种紧迫感,但在疫情过后,所有人都会快速地动起来,它将与所有人、所有行业相关,决定了我国经济真正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