钩沉|清末民初的中国红十字会

上海万国红十字会旧址

近代中国是一个复杂多变的社会。在社会变迁中,一批能人志士为改变中国落后面貌,运用从西方学到的经营理念、知识和科学技术,敢为天下先,演绎了诸多动人故事。沈敦和与盛宣怀就是其中两位代表人物。

共创上海万国红十字会

沈敦和,字仲礼,浙江鄞县(今宁波市鄞州区)人。曾在剑桥大学法政科学习。参与刘坤一、张之洞等开展的洋务活动,担任江南水师学堂监督,协助编练江南自强军等。后任山西洋务局督办、海关道记名,署山西冀宁道,经办矿路事宜,并与李提摩太创办山西大学堂。

盛宣怀,字杏生,号愚斋,江苏武进(今常州市)人,著名的实业家。在以“富国”“强兵”为目标的洋务运动的推动下,他历经艰难,在清政府的支持下,先后创办了轮船招商局、中国电报局、上海机器织布局,接办了汉阳铁厂,开办了大冶铁矿、萍乡煤矿(后合组为汉冶萍有限公司)。1897年开办了中国通商银行(以下简称通商银行)。

1904年,沈敦和来上海不久,便与铁路督办大臣盛宣怀相识,并受聘任盛宣怀创办的通商银行董事。这才有了两人共创上海万国红十字会的故事。

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由于中国当时没有加入总部设在瑞士的国际红十字会,接送难民的船只、车辆都不准进入交战区,有见于东北民众陷于水深火热之中,身为上海海关道的沈敦和与前四川川东道任锡汾、直隶候补道施则敬等人,于3月3日在上海发起成立东三省红十字普济善会。该会的宗旨是:“缘泰西红十字会例,名东三省红十字普济善会,专以‘救济该三省被难人民为事’。”开办方法,先由发起人“垫银十万两,以应急需”“延请中西大善董,就近开办,在沪设立总局,为专门筹款之所,而另设分局于京津,招留救援出难之人”。同时通告各省,并在《申报》上刊发章程,请社会各界助款入会,“无论南北方人,务先举令速离危地,以避大难”。

东三省红十字普济善会宣布成立后,得到沪上各界热烈响应。但“因具有浓重的传统善堂色彩,无法取得日俄交战双方的认可”。沈敦和等经与传教士李提摩太奔走联络,中、英、美、法、德5国董事于3月10日在公共租界工部局讨论,一致决定成立万国红十字会上海支会。3月17日,中西董事会首次集会,正式将该会定名为“上海万国红十字会”。

上海万国红十字会设董事45人,其中西董35人,以李提摩太为首;华董10人,以沈敦和为首,并从45人中推出9人为办事董事,其中西董7人,华董2人,即沈敦和、施则敬,后又增加任锡汾。

上海万国红十字会45名董事不分中外,集中了当时上海租界当局、海关、金融界和华界著名绅商,上海各行业会馆负责人、仁济善堂,《申报》馆、《新闻报》馆、《中外日报》馆均请代收捐款。因有这些人和单位的参加,上海万国红十字会声名大震,为中外所信服。

当时,盛宣怀是清政府铁路督办大臣,经营众多洋务企业,正受慈禧太后重用。他虽未列名上海万国红十字会董事名录,但此会与他密切相关。他不仅参与上海万国红十字会的成立,而且在财力上给予了很大的支持。上海万国红十字会10名华董中有4人是通商银行董事,他们分别是沈敦和、施则敬、朱佩珍、严信厚。他们参加上海万国红十字会当然要向盛宣怀通报,征得盛宣怀的同意。

发行于1914年的《中国红十字会杂志》

1904年3月15日,沈敦和与施则敬、任锡汾曾联名致电盛宣怀,并附上上海万国红十字会捐册,请盛宣怀“将所拟万国红十字会上海支会捐启、公函两稿迅赐核定,克日掷还”。从此函可知,沈敦和不仅向盛宣怀通报了组织上海万国红十字会一事,而且还就章程的相关内容征求了盛宣怀的意见。3月29日,为了筹集赈灾善款,沈敦和与吕海寰、盛宣怀、吴重熹、吴郁生等还联名通电各省将军、督抚、海关等,呼吁各方拨助捐款。1904—1905年间,盛宣怀担任轮船招商局督办,沈敦和担任轮船招商局协理。经两人协商,凡是上海万国红十字会救济灾区的物资、药品统由轮船招商局免费运至天津,交由天津分会负责分发灾区。所有上海万国红十字会人员、医生以及救出难民乘坐招商局轮船一律免费。

据统计,上海万国红十字会开办一年多间,共募得捐款银62万两。中国受难民众因上海万国红十字会救助,住院和避地他处者高达96000人。

从上海万国红十字会到中国红十字会

上海万国红十字会是中国红十字会的前身。由于中外合力,开办得以成功,所作出的成绩为中外瞩目。然而因未加入国际红十字会,不被国际红十字会所承认。有鉴于红十字会的重要作用,沈敦和“乃竭其全力使之成为永久之组织”。

日俄战争期间,因上海万国红十字会不能悬用国际红十字会旗、会标前往战区救助难民,清政府遂于1904年派遣张德彝前往瑞士,正式申请加入国际红十字会,获得批准。日俄战争结束后,上海万国红十字会活动基本结束。然而慈禧太后认为红十字会可以“博邀声誉”,主张由政府开办,并捐内帑银5万两,定名中国红十字会。

中国红十字会成立后,决定将原上海万国红十字会“改隶政府管辖,计划将中国红十字会总部设在北京”。上海万国红十字会募款相对容易,既有钦奉颁发之款,也有各省及外国捐资,更有富商大贾捐赠,久为清廷所垂涎,这也是清政府企图合并上海万国红十字会的原因。但上海方面最终没有同意,领导成员仍由原上海万国红十字会董事组成。

1910年年初,根据国际红十字会章程,中国正式加盟国际红十字会。沈敦和等主持拟定《中国红十字试办章程》。沈敦和还就中国红十字会颁发勋章、请帖式样及颁发日期求教于盛宣怀。可见,中国红十字会创建时还是非常尊重盛宣怀的,许多具体事项均向他请教,并征得他的同意和允准。表面上,中国红十字会由沈敦和等发起组织,但实际上是由盛宣怀一手负责的。

中国红十字会虽然只是一个人道主义的慈善机构,但因它是一个国际性的组织,容纳了国内外各界人士、著名团体,是一个对中国国内政治具有重大影响的机构,因而为盛宣怀所重视。他不仅对沈敦和的红十字会活动非常关注,而且在经费上加以支持,还十分关注红十字会医学人才的培养。

1910年,清政府将中国红十字会更名为大清红十字会,任命盛宣怀为会长。主张总部设在北京,以存体制。此时的大清红十字会,同原先绅办的中国红十字会性质已完全不同,前者为民办,后者为官办。

次年10月,武昌起义爆发,盛宣怀被免职。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朝统治,新生的中华民国政府承认了设在上海的中国红十字会的合法性,并于1912年10月在沪召开红十字会统一大会,将全国各省红十字分会统一合并至新的中国红十字会内,沈敦和被选为副会长,继读从事慈善事业。

(作者系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原标题:《钩沉|清末民初的中国红十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