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普爱思“跌落老年神坛”后,尝试补肾安神药及青少年护眼市场

记者 | 戴岳

今天(10月29日)下午,莎普爱思公布的前三季度净利润为3915.6万元,同比下降49.75%。

尽管已经过了一年多的时间,莎普爱思滴眼液遭口诛笔伐的负面影响依然在发酵。由于滴眼液营收下降以及公司品牌受损,莎普爱思2019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几乎腰斩。

2017年年底,丁香医生发文《一年卖出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质疑莎普爱思滴眼液在高频次播放的电视广告中虚假宣传、误导消费者,文章指出莎普爱思滴眼液用洗脑式广告进行营销,“坑害”老年人,使其延误治疗、有失明风险。此后,莎普爱思业绩深受影响,至今未走出阴霾。

不过,可以看到的是,莎普爱思正在“拼命”调整销售方向,开始往中成药以及青少年市场转型尝试。

1

“走不出的阴霾”

尽管莎普爱思在业绩受挫后,一直在尝试新方向,但无论是半年报还是三季度报都给了莎普爱思冰冷的回应。

三季报显示,莎普爱思业绩持续受损,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收4.04亿元,同比减少18.54%;实现净利3915.62万元,同比减少49.75%。关于业绩下滑的原因,莎普爱思未在财报中进行披露。

值得注意的是,在预收款项一栏,莎普爱思本期期末数为元4509.67万,比上期期末减少了44.3%。莎普爱思方面表示,这是因为本期预收滴眼液货款减少所致。

这一点在半年报中也有所体现。

8月16日,莎普爱思发布2019年半年报。报告期内,其实现营收2.64亿元,同比减少19.45%;净利润为2569.75万元,同比减少49.50%;扣非净利润降72.06%至1283.44万元。

莎普爱思将业绩下滑归因滴眼液产品销售收入下降,上半年,莎普爱思滴眼液产品收入和利润分别同比下滑31.31%、49.57%。

事实上,滴眼液一直都是莎普爱思的营收支柱,2014年到2017年,莎普爱思滴眼液收入分别为5.08亿元、6.64亿元、7.54亿元及6.85亿元,分别占总营收的66.35%、72.03%、77.03%及73%。

2018年,山东财经报道就曾用其2017年年报,算出2017年莎普爱思滴眼液每支的成本应在1.70元左右。生产成本如此之低,终端售价却高出二三十倍。

山东财经报道发现,莎普爱思从2014年上市之后,每年的广告费用都不低于2亿元,且逐年走高,2016年广告费用达到了2.63亿元,广告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为26.84%;2017年广告费用继续攀升为2.74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达到29%。这一比例,远高于同行业公司10%-20%的广告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

当年,莎普爱思备受质疑的问题之一,就包括超高的销售费用。近年,其销售费用正在逐年下降,2018年和今年上半年分别为2.9亿元、1.14亿元,同比分别下降29%、12.42%。

山东财经报道发现,除了自身莎普爱思滴眼液销售量下降之外,2018年国务院、国家药监局等部门出台的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对莎普爱思未来的业绩影响也会较大。

如果,莎普爱思滴眼液一致性评价工作若无法按照原国家食药监总局的要求在三年内完成(即2020年11月前),或虽在三年内完成滴眼液一致性评价并将资料上报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也存在未通过国家药监局的审评审批的风险,使得该产品将不能继续生产销售。

一直都是公司营收支柱的莎普爱思滴眼液一旦不能生产销售,对莎普爱思将是“灭顶之灾”。

2

转型补肾安神药市场?

莎普爱思在眼药水历经风波后,更加努力地寻求转型,丰富产品结构。然而,曾经被寄予厚望的强身药业也给了莎普爱思不小的打击。

9月27日,莎普爱思公告称,收到吉林省东丰药业支付的强身药业2018年业绩承诺补偿款380万元。截至目前,莎普爱思已累计收到东丰药业支付的强身药业2018年度业绩补偿款2030.4万元,尚有3771.91万元未支付;根据相关承诺,东丰药业将于2019年12月31日前完成支付。这已是强身药业连续第三年未完成业绩承诺。

2015年,莎普爱思与东丰药业及刘宪彬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拟以非公开发行股票及支付现金方式收购强身药业100%股权。收购时,强身药业本身处于亏损状态,但莎普爱思依旧以超过200%的溢价将其收入囊中,主要是看中了中老年保健品的市场前景,并且希望改变公司产品结构单一的状况。

山东财经报道了解到,强身药业主要生产补肾安神类中成药,产品有复方高山红景天口服液、四子填精胶囊、驱风通络药酒等。莎普爱思希望在保持原有业务领先优势的基础上,积极布局中成药产品的生产、研发及销售,拓宽公司的产品种类,为公司带来新的业绩贡献。

根据当初的股权转让协议,东丰药业承诺强身药业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000万元、3000万元和5000万元。如强身药业实际实现的净利润低于前述承诺净利润,差额部分由东丰药业以现金补足。结果,就是前面我们所提到的,强身药业连续第三年未完成业绩承诺。三年间,强身药业的净利润仅分别完成125.4万元、1110.9万元和-802.31万元。

3

股权转让给医院投资管理企业?

目前,我们还是不能断定莎普爱思转型中成药是否失败。

值得注意的是,莎普爱思控股股东陈德康2018年12月与上海养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养和”)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将其所持有的31154075股无限售流通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9.66%)协议转让给养和投资。转让后,陈德康持股比例降至28.97%,控股股东的地位不变,而上海养和一跃成为莎普爱思的第二大股东。

上海养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主要从事投资管理、咨询,实业投资,医院投资管理,市场信息咨询与调查,物业管理。其实际控制人为林弘立,林弘立通过名下的上海渝协医疗管理有限公司控股多家医院,包括上海天伦医院、泰州市妇女儿童医院、重庆协和医院。

4

转战青少年市场?

从多篇莎普爱思相关新闻可以看出,近日莎普爱思开始有迹象往青少年市场倾斜。

10月25日刚刚发布的一篇《莎普爱思携重磅新品进校园,品牌年轻化进程高潮迭起》中提到,“企业更希望eyebling这款产品能成为年轻人日常护眼的首选的产品。”

文中提到,莎普爱思与杭州百诚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产学研战略合作协议”,与北京依诺泰药物化学技术有限公司签订了“治疗青少年近视眼药物的研究意向协议”,在研发与创新方面与业界展开合作。同时,莎普爱思积极开展青少年眼健康宣传活动,通过进校园宣讲的方式传播眼健康保护知识,树立正确用眼意识。而莎普爱思eyebling系列产品的推出则是针对青少年眼健康问题的具体落地。

另一篇《莎普爱思滴眼液又有最新事件 在南京给年轻人讲了这些》文章,更是直接提到,“值得注意的是,每年爱眼日莎普爱思药业都会积极在全国多个省份举办相关活动。迄今为止,莎普爱思药业已通过‘爱心之旅’、‘让爱归巢,幸福晚年等系列公益,整体涵盖文娱、科普等一系列关乎中老年身心健康的层面。今年更是涉及青少年儿童群体,全方位的送上了相关知识科普、疾病预防等。”

记者 | 戴岳

版权 | 山东财经报道

原标题:《莎普爱思“跌落老年神坛”后,尝试补肾安神药及青少年护眼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