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找了个潮玩工具人

文|张书乐(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通过代理游戏发行起家的创梦天地科技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梦天地”,01119.HK),近几年向自研转型,但尚未出现爆款游戏产品。如今,其又将目光瞄准了线下娱乐和潮玩市场,意欲开辟“第二增长曲线”。

而在它背后,真正的大佬还在隐身着:腾讯。

创梦天地,正在成为腾讯试错周边衍生的工具人。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11月28日,创梦天地公告披露,其创始人、CEO陈湘宇与腾讯等投资方认购创梦天地股份,预计所得款项1.945亿港元将用于自研游戏研发、线下店扩张等。

资料显示,2021上半年创梦天地收入达13.67亿元,同比增长14.1%;经调整利润为1398.5万元,同比减少93.5%。

创梦天地的收入主要来自游戏,它以消除类、竞技类为游戏产品的自研方向,中重度游戏的发行业务以手游化海外精品主机及PC游戏或投资、定制产品的方式参与。

线下与潮玩方面,创梦天地主要是与腾讯合作“一起玩”线下店。

截至9月23日,创梦天地的“一起玩”拥有9家“腾讯视频好时光”直营店和1家“QQ family”旗舰店。

2019年,创梦天地相关负责人曾披露,“腾讯视频好时光”已在全国开店16家。

“腾讯视频好时光”成立于2017年,门店主打主机游戏体验、游戏主机及周边零售、主机赛事及玩家聚会,也有潮玩产品。

在内容方面,“腾讯视频好时光”门店除了腾讯视频内容的线下授权,还引入腾讯游戏的内容,比如与《王者荣耀》KPL比赛官方合作线下观赛。

有意思的是,创梦天地的股价和业绩,却变得有些冰火两重天。

一方面,近一年来,创梦天地在资本市场似乎打了一个翻身仗,其股价最高接近每股8港元,创两年新高。

另一方面,创梦天地发布的2021年中期报告显示,该公司2021年上半年收入和利润双跌。

同时,截至2021年6月30日,创梦天地平均月活跃用户较上年同期下降400万,平均月付费用户下降40万。

对于业绩的不佳,创梦天地表示,这是因为不再符合集团游戏业务战略的游戏被逐步终止。

该公司称,目前的游戏战略是聚焦研发运营消除类和竞技类游戏,发力精品中重度主机游戏/PC游戏的手游化。

但资本市场对它的看好,又是从何而来?

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许心怡和书乐进行了一番交流,贫道以为:

机遇,才是被看好的关键。

创梦天地并不是单纯的游戏公司,而是在进击潮玩,这也是国内游戏产业的一个空白,即游戏周边产品市场的开拓可能。

正因为如此,市场才会对其看好。

创梦天地代理外国游戏可以取得成功,自研却止步不前,并不是问题。

代理游戏和自研是两个概念,前者是服务性、营销概念较强的发行与运营,后者则是技术性和创意性要求较高的产品研发和创新。

当年端游时代,一些游戏巨头如九城同样没能完成从代理商到研发上的转身,而造成上述情况的原因很多也较为综合,不可一概而论。

一个中等规模的游戏公司在研发和运营经验上,无法象腾讯、网易等巨头那样遍地开花,走赛马机制,因此适当的收缩战线,确保较强势领域的实力增长,是一个战略选择。

创梦天地的进击,重点是潮玩。

创梦天地官网显示,公司和腾讯、索尼、任天堂针对“Z世代”打造线下娱乐体验品牌“一起玩”,提供主机游戏体验、潮玩零售等服务,意在实现线下娱乐和社交。公司称其为“第二增长曲线”。

公司财报披露,“一起玩”拥有“腾讯视频好时光”和“QQFamily”两个品牌授权,目前已开设10家直营店,包括9家腾讯好时光直营店和1家QQFamily旗舰店。公司计划在2021年下半年把直营店规模扩大到20家。

而在线下业务中,潮玩是现金流的重要来源。

创梦天地披露,QQFamily旗舰店从2021年7月10日试营业到8月9日期间,未经审计的营业收入达217万元,其中潮玩的销售占比约50%。

也就是说,一个月内,QQFamily单店潮玩销售收入大致是100万元。

可以说,腾讯IP在潮玩领域一直没有得到有效开发,游戏衍生市场几乎可以说是空白,因此大有可为。

其市场潜力,大概可以按照日本动漫和衍生周边的3:7营收比例去推算。

游戏跨界实体店,或者说跨界潮玩或手办,其实没有成功案例,在国内,所以才是市场空白。

而且,国内是多年类整个IP衍生都没做出来,国内游戏产业从2000年代就开始探索,最早的先行者如盛大。

但日美游戏产业在周边衍生上是有许多成功先例的,它们是多业态衍生,如游戏、动漫、影视、公仔、主题公园,一个IP全面开花。

另一个被外界娱乐所关注的是QQfamily。

作为QQ的IP衍生,当下的QQ影响力似乎正在式微,使用频率也有所下降,还能支撑起梦想吗?

愚以为,IP衍生,在于创意和产品价值,何况QQ在Z世代群体里也在复活,这就是价值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