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万人排队就医,做手术等3年:疫情重压下英国NHS“病了”

► 文 观察者网 鞠峰

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幕式上,英国人把上百张病床搬到体育场中央,“护士”辛勤忙碌,“患者”床上翻飞,白衣天使们组成“NHS”三个字母,向全世界展示了引以为豪的全民免费医疗。

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幕式致敬NHS在英国,没有什么比NHS(国家医疗服务体系)更令人骄傲的了,它是大英实力的象征,让“全民免费医疗”理念深入人心,被认为是和工业革命、莎士比亚和哈利波特一样对世界的贡献。

然而疫情暴发后,全英NHS系统中排队等待就医的人数已经逼近600万,英国卫生大臣贾维德今年7月警告,未来几个月这个数字将上升到1300万。“数字下降之前,还会继续上升”,贾维德在电视台用英式“废话文学”掩饰尴尬。

《卫报》指出,其实在疫情来临前,NHS系统中等候诊疗的人数已经突破400万。多年来,NHS因过于庞大的支出和迟缓的效率又饱受指责。英国政府长期医疗卫生投过低,导致NHS预算不足,人手紧缺,又碰上疫情对医疗资源的挤兑,NHS在重压下“一蹶不振”。同时,保守党政府对于NHS的市场化改革并没有取得良好效果。

这套占GDP近10%的庞大医疗系统, 自己却“病了”。

跨国求医

当医生告诉吉尔·戴维斯(Jill Davies)还要等上3年才能接收手术治疗时,她忍不住哭了出来,她的髋部已经痛了4年。

据“威尔士在线”11月初报道,戴维斯曾在威尔士的辛格尔顿医院工作,现已退休。在她66岁时,她发现自己必须依赖拐杖才能走路,洗衣做饭也成了问题,每天都要忍受“持续性的疼痛,像牙疼,但是在背和臀部。”

戴维斯女士曾做过膝盖手术,2017年复查时,医生注意到她走路出现问题。 经历了4年的反复问诊——期间还被误诊过一次——后,她终于被转介到髋部专科医生那里。

英国医疗分为私营体系和公共体系,后者即NHS。NHS通过两个层级做到全民覆盖,免费医疗。第一层是社区为单位的初级医疗网络,患者一般最先接触的是全科医生(GP),每个人、每个家庭通常有固定的GP。第二层是NHS的医院,除了车祸等紧急情况,病人需要由GP转介(refer)到医院中,再由专科医师接手。

“他(专科医师)人非常好,他对我表示抱歉,”戴维斯说,“他说帮我预约髋部手术,但 还要再等3年。

吉尔·戴维斯已经可以告别拐杖行走 (图源:Wales Online)戴维斯哭了一场,又了解到私立医院的手术要花费15000到17000英镑,于是在今年7月1日联系了一家位于立陶宛的诊所,22日乘飞机前往,24日手术,然后进行了为期10天的强化康复训练。

“我现在不痛了,可以游泳,可以开车,做我想做的事,我的生活又回来了。”

对于NHS,戴维斯表示她曾经也在这个系统中工作,“NHS的人每天都在克服困难,创造奇迹。我没办法说NHS的不好,但我确实认为有必要彻底重新考量它。”

据英国《每日快报》,威尔士NHS等待治疗的人数再创新高,且排队时间也显著加长。等待超过36周的患者人数,从2020年2月的25634人增加到2021年8月的243674人,其中需要骨科或创伤治疗的人最多,达到56279人。

无尽等待

不仅威尔士,全英国NHS系统的排队名单都在不断拉长。

位于伦敦的老牌智库“英国财政研究所”(IFS)今年8月的研究发现,自英国疫情暴发,英格兰NHS排队等候看病的人数增长了五分之一,截至2021年5月,等候治疗人数达到530万人。2020年2月这个数字是440万。

其中等候时间超过1年的人数激增,人们对于NHS“病人积压”问题产生普遍担忧。

数字还在继续上升。

11月21日,英国卫生大臣赛义德·贾维德承认,全英国NHS中排队看病的人数已经逼近600万,等待时间将不可避免地增长。

英卫生部长贾维德 视频截图贾维德称,随着疫情下医疗服务紧张、护理工作积压,他预计由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前所未有的就诊需求”将导致非急诊类病人就诊时间进一步推迟。

与此同时,NHS提供商首席执行官克里斯·霍普森表示,在资金不足、新冠疫情和社会服务不足的情况下,现有医疗服务能否应对冬季即将迎来的新一波疫情令人“高度担忧”。NHS正要求其员工去做“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卫生服务质量也十分堪忧。

贾维德被英国天空新闻网主持人询问情况何时好转,他用英式“废话文学”回应称,这个数字“在下降之前还会继续上升”。

今年7月,贾维德就曾发出警告称,NHS排队就诊人数未来将突破1300万人——英国总人口的约五分之一。

主持人问道,他预言的1300万人排队是否会发生,贾维德表示,政府也许希望采取积极措施,例如实施更严格的防疫限制,并增加非新冠患者的床位数量,1300万是针对“一切照旧”的情况。他指出约翰逊内阁已为NHS额外拨款59亿英镑。

“到冬天,情况会更加艰难,何况还有疫情,”贾维德承认。

据当地媒体11月17日报道,英格兰西南部的萨默塞特郡两家NHS医院的等候名单上有4.3万人——这一数字在一年内增加了40%。而其中有2288人已经等待了超过1年,66人超过2年。

当地工党议员称,这不仅仅是数字,这代表着人们要忍受更加漫长的痛苦。名单不断加长的原因不仅是新冠,好多年来,英国的医疗目标都没有达成,“从等待治疗,到急诊,到预约当地GP, 我们的医疗服务每况愈下。”

预算短缺

谁把NHS推到崩溃边缘?《卫报》11月23日指出,新冠疫情不是NHS越来越低效的唯一原因。

《卫报》称,在新冠来临之前,全英NHS的排队人数就已超过400万人,名单如此之长的原因是,每年的NHS资金都处于历史低点,无法赶上人口、特别是老龄人口的增长。

据独立智库“国王基金”(The King's Fund)介绍,覆盖全体国民的NHS的资金,主要来自国民一般税收,还有不到五分之一来自国民保险(NICs),只有极少数资金以处方费等形式向患者收取。从2003年4月开始,NHS中来自保险的比例加大,但绝大多数费用仍由税收覆盖。

NHS资金构成 截自The King's FundNHS资金由英国卫生和社会保障部(DHSC)负责。由于政府财政紧缩,该部门的预算从2008年经济危机起,增长率一年比一年低。自NHS在1948年建立起,该部门每年预算增长3.7%,但从2009~10财年至2018~19的10个财年,部门预算平均年增长率仅为1.4%。

2018年7月,时任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宣布宣布了一项新的五年资助计划,即到2023~24财年,NHS的资助金额将增加339亿英镑现金(也就是说不根据通货膨胀进行调整),但这仍低于长期平均增长水平。

英国卫生和社会保障部年度预算由于不能给NHS提供足够的资金,保守党饱受诟病。2019年议会选举时,工党也拿该问题说事,指责自从保守党执政后,NHS系统里的医院一共削减了17000张病床。

经BBC事实核查部门证实,从2010年到2019年,英格兰的NHS医院减少了1.7万病床,一半是综合性医院的病床。英国自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医院的病床数量就呈减少趋势。“国王基金”指出,过去30年,英格兰病床数量减少了一半。

过去30年英格兰病床数量减少一半 截自The King's Fund除了“缺钱”,还“缺人”。NHS数据中心“NHS Digital”2019年的统计显示,2019年7月至9月全英NHS系统的全职岗位一共空缺10.6万人,其中4.4万是护士岗,9000医生岗,这导致了医疗效率降低。不过有观察人士称许多岗位聘请了由临时工。

上个月,“国王基金”指出,NHS工作人员在增加,但增长速度不能满足需求,需要从培训、教育、薪酬体系、员工福利等方面解决问题。保守党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2019年的宣言中承诺到2024、25年增加5万名护士,增加职业培训的经费,为外籍医生提供快速签证通道等措施。

顺便一提,公共卫生投入对于预防疾病、提升国民身体素质来说至关重要。但英国政府数据显示,2019~20财年,公共卫生支出为33亿英镑,比2013~14财年减少了15%。英国慈善组织“卫生基金会”(THF)2021年3月统计,英国公共卫生支出较2015~16财年减少了10亿英镑,缩水24%。

继续改革

2012年伦敦奥运会,英国把国家的“骄傲”NHS展示给世界——上百名“护工”、“病人”的生动舞蹈,彰显了作为现代医学发源地的英国,公民享有全民免费医疗多么幸运。

伦敦奥运会开幕式表演 致敬NHS但也就在这一年,英国公共医疗支出占到全年GDP的8%,时任首相卡梅伦颁布医疗和社会照护法案》(Health andSocial Care Act),对NHS进行新一轮组织架构的改革,继续朝着市场化迈进。

以占到NHS规模85%的英格兰NHS为例,新体制下,两百多个地方临床诊疗规购集团(CCG)按需为其覆盖的当地民众采购医疗服务,NHS的医院、私人、社区卫生中心等各种性质的医疗机构都可以竞争购买合同。CCG购买资金依然来自财政,但是是独立法人,有自主运营权。

然而,《卫报》称这场改革是失败的,对于NHS造成了伤害。NHS资金并不充裕,私营医疗机构的竞争意愿不高。

英格兰NHS前任总裁西蒙·史蒂文斯在其7年任期内继续改革,将英格兰的NHS系统划分为42个综合性护理系统(ICS),每一个都有独立的预算,以合理规划当地医疗服务。但这次改革没有将社保和NHS很好地结合,未能取得良好效果。

据《卫报》11月25日报道,英国卫生大臣贾维德下周将宣布“修复计划”,希望解决NHS“拥堵”问题。其中,英格兰的卫生服务官员即将确定一项激进的计划,让医院顾问减少门诊预约,同时安排更多手术。

这项计划中,住过院的病人在1年之内只能进行一次复诊。

NHS高层和多名医生警告,这项计划会把民众数千万次所谓“不必要的”预约给拒绝掉,将病人置于危险境地,且增加全科医生(GP)的负担。不过如贾维德所说,如果维持现状,等待预约的病人名单只会越拉越长,“情况在变好之前,还会继续变坏”。

英国私人诊所街 哈利街 图源:维基当然,除了NHS,英国还有很多私立医院。例如伦敦久负盛名的“名医街”哈利街(Harley Street)。这条位于伦敦心脏的安静街道,豪车来来往往,衣着考究的富人们从后座下车,低调地走进一家家世界顶尖的私营诊所,那里有一群全世界最好的医生,更重要的是,不用排队。

来源|观察者网

原标题:《近600万人排队就医,"英国的骄傲"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