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元就能脱单?盲盒不收藏爱情,却藏着风险

文|张书乐(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近年来,盲盒迅速在年轻人中风靡,从最初的玩偶到口红、书籍、古玩、糕点等,可谓“万物皆可盲盒”。

如今就连脱单都开始出现盲盒玩法,只花一元钱就能找到有缘人,你信吗?

“脱单盲盒”的玩法并不复杂,比如在街边摊位上放一张桌子摆两个盲盒,“一元钱从盒子里拿走一个微信号,一元钱在盒子里放入自己的微信号”,流程就走完了。

而且,这种号称“月老办事处”的线下玩法,也迅速被搬到了线上,不少与之相关的小程序被开发出来,电商平台上更衍生出专业的“脱单盲盒”店铺。

据悉,“脱单盲盒”最初只是一位大学生的“灵机一动”。

今年8月份,长沙一名大学生化身“一元月老”在地摊摆盲盒迅速走红网络,此后“脱单盲盒”在全国多地陆续出现。

但随着“脱单盲盒”的火热,在“盲盒交易”过程中涉及到隐私等诸多问题,也不断暴露出来。

“脱单盲盒”的卖家已经不止于仅仅收集微信号等简单的个人联系方式,在社交平台的小程序中,有的还会要求玩家在投递时填写年龄、城市、星座等涉及更多个人隐私的信息。

为何脱单盲盒如此快的风靡?

脱单盲盒真的有市场价值吗?

脱单盲盒最终会走向何方呢?

多个媒体和书乐就上述问题进行了一番交流,贫道以为:

脱单盲盒事实上就是陌生人社交的一种线下场景玩法,和漂流瓶之类的在线陌生人社交路数接近。

由于陌生人社交多年的习惯孵化,大众对其接受程度高也是正常。

但本身这种玩法,就有“拉郎配”的色彩,且由于盲盒获得者的不可控,对个人隐私会带来极大的泄露风险。

因此,这样的形式事实上行走于灰色地带,不适合真正运营,建议全线取缔。

甚至于,此刻脱单盲盒已经出现了另一种风险:传销。

多个出售“脱单盲盒”的店铺中可以看到,除了抽取盲盒外,还有一些明显的引导,可以成为“红娘”。

购买他们的平台,自己成为红娘,出售“脱单盲盒”成为另一种盈利模式。

据了解,类似的平台页面,不同的店铺售价在100多到1000多不等。还支持二级分佣。

大致情况是,你邀请一个人 A 摆摊,这样他邀请的其他人如果有支付,A的收入就要与你分成。

如果A又邀请B来摆摊,那么B再邀请其他人来支付,A和B的收入按一定比例都要与你分成。

此处,所谓红娘的分佣模式又可能带来“老鼠会”的变种风险,更加不应该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