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有电竞队么?

原创 王汉鑫 X博士

策划:素卡

西方不能失去耶路撒冷,阿富汗不能没有网吧。

维持一座大城市的生机,需要很多配套设施。

但对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一些年轻人来说。

在吃饱穿暖的前提下,他们可以无视萧条的环境。

但他们不能失去网吧。

网吧对阿富汗有多重要?

在喀布尔,有两种网吧,第一种,是十分类似90年代互联网的“网络冲浪室”,用来解决当地百姓的基础赛博问题。

线下问题找政府,线上问题找网吧。

这类网吧,可以说是对阿富汗老百姓们最直接的一次扫盲。

你可以在这里查询资料、打印文件、拍摄身份证照片、修手机屏幕等等。

甚至你不知道怎么安抖音,怎么下片,各种表格怎么填,都可以来网吧问网管。

喀布尔网吧,就是中东版多啦A梦的四维口袋。

甚至,很多当地居民如果想要看电影电视剧,是没有去电影院买票这一概念的,他们会选择去网吧。

比如一家叫做KOKO的网吧,在facebook上就有5万多人的关注。

价格廉价,品类丰富,满足老百姓们不少需求,虽然不及院线及时,但近期热门的大片在这间网吧里都能看到。

当然,是不是正版另当别论了。

中国的一星网络大电影,在这边也有一定受众。

最近喀布尔比较热门的两部国产电影,是《济公》(راهب دیوانه)

以及《悬崖之上》。

喀布尔的网吧,是平民的启蒙图书馆,更是青年的盗梦空间。

游戏里允许失败,可以做梦,是一个荒凉地区的穷人们所能想象的最大幸福。

你可以成为专业的足球经理,可以在《侠盗猎车手》的世界里前往美国大肆破坏。

你不会因为今年土地收成好坏而收到路人褒奖,但如果你能用华丽连招打爆对手,观众们会对你投来喝彩和掌声。

阿富汗最受欢迎的四款游戏是《实况足球》、《铁拳》、《侠盗猎车手V》、《绝地求生》。

其中《绝地求生》电脑版在阿富汗被禁了,所以现在主流是玩《绝地求生》手机版。

为什么他们喜欢这几款游戏?

《实况足球》与他们喜欢的体育活动息息相关,充满积极向上的体育精神,掌权者对这款游戏也比较放心。

《绝地求生(手机版)》则在阿富汗有着绝对多的受众,有人估计,大约每2部智能手机里,就有一部装着《绝地求生》。

绝地求生就是阿富汗青年的神龛,地位约等于我们的欢乐斗地主。

最重要的事情我们放在最后说。

《铁拳》这款游戏在阿富汗能火,与当地玩家的硬核推广有关。

《铁拳》可能有些读者比较陌生,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这款格斗游戏在日本、欧美地区较为火热,以操作难度高、技能华丽而著称。

有偏激的玩家甚至暴论说它是“3D版拳皇”。

万代公司出品的这款游戏,到中国叫好不叫座,到东南亚反响也仅是中上,但一路向西传,到了伊朗、巴基斯坦、阿富汗所在的中亚地区,却异常火爆。

有多火爆?

阿富汗最烂的街机厅,都知道得安上《铁拳》来吸引玩家。

在阿富汗的游戏店里购买游戏,我看到一个评论特别搞笑,有个老哥去买《GTA 5》,结果打开来是《GTA 罪恶都市》。这感觉就像是你去微商那买乔丹篮球鞋,结果拿到了中国乔丹。

·就是这家店

但在阿富汗,你永远可以相信《铁拳7》。

而且,阿富汗的铁拳玩家绝对是世界上最硬核的,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们举办铁拳赛事了。

2020年3月,喀布尔因为疫情被迫封城,他们在这期间举办了2020届铁拳淘汰赛。

铁拳7绝对是喀布尔最完整的电竞赛事。

这场比赛为了角逐出喀布尔最强玩家,第一轮淘汰赛就有16位玩家参赛。

·第一轮参赛的16位玩家

比赛全程录播,还有主持人解说。

·戴口罩的叫阿布扎尔·阿赫塔波斯,据我观察,戴口罩的基本都输了

2021年8月,塔利班占领首都喀布尔,他们还是在举办铁拳淘汰赛。

·第一名奖励800阿富汗尼,约等于55元人民币

《铁拳》,就是阿富汗电竞发展的起跑线。

·我们也需要FIFA2020淘汰赛,我们喀布尔也有传奇玩家

·阿富汗男孩:我也想参加比赛

阿富汗如今的经济已经糟成一个不争的事实了,“阿富汗糟透了”就是一句废话,但他们在游戏里“苦中作乐”的精神,值得尊重。

最近路透社报道说,喀布尔的网吧老板担忧塔利班将收紧对网络的管控,他们害怕塔利班会加强整治“网瘾”。

毕竟阿富汗网民就算扛得住杨叔笑眯眯的电击,但是也得害怕一梭子人道毁灭的AK-47。

这家叫做“sm:)le net club ”的网吧,有个网民被采访的时候说了一些很有趣的话:

“政府应该位年轻人创造工作机会和安稳的生活环境,给我们建立休闲的公园。

这几周我们都失业了,没地方去来这里打游戏,网吧关了我们能去哪?”

确实,大环境不好的副产品,除了失业和焦虑,也有网瘾。

事实上,塔利班还没做出相应举措,但因为时代迭代,一些落后、破旧的网吧正在破产边缘。

比如以下这家正在阿富汗版“闲鱼”leelam急售的网吧,主打PC电竞,但设备陈旧,空气环境差。

·急售网吧,含店内所有设备

而有的“网络冲浪室”因为更新装潢,升级设备,吸引了更多客源。

时代不会因为阿富汗的沉沦而走慢两步,互联网的繁荣终究会通过资本与消费传导到这个内陆国家。

什么是时代趋势,就是在阿富汗,有人热爱掌权者,有人讨厌掌权者,但没有人会对互联网说不。

·塔利班成员们的电子设备,apple watch、iphone12

信奉生存主义的土壤,只有弱者才会受苦。

2021年,阿富汗有2700万部手机,有1395万部手机至少可以达到3G速度。

有864万人可以进入互联网(占总人口22%),但与此同时,有57%的阿富汗人是文盲。

这些贫穷青年们如何改变命运?用他们的文凭能找到什么解决方法么?

但让贫穷青年们摆脱这种失落,很简单,拿着他们廉价的安卓手机下载一个绝地求生就够了。

是的,阿富汗令人绝望,除了这片广阔而悲伤的土地,他们还没见过别的。

网瘾少年会因为在公共场合玩吃鸡游戏,被塔利班成员掌掴。

但万幸的是,阿富汗电信监管局技术不够,无法彻底屏蔽不了吃鸡手游。

只要从光明的大路,躲到阴暗的角落继续玩就够了。

这个饱经战火的国家,土地与尘埃里都写满了失败主义。

但在游戏里,阿富汗青年也赢了一回。

在一个 “阿富汗VS巴基斯坦” 的绝地求生战队比赛视频限免,有网友这样评论道:“阿富汗过去最强,现在最强,将来还会是最强”

也有人感叹道:“我爱阿富汗,胜过我自己”

من دیگر هرگز PUBG را در افغانستان بازی نمی کنم

من هرگز نتوانستم بگویم که شلیک گلوله ها مربوط به بازی است یا واقعی.

我不会在阿富汗玩吃鸡

因为我不知道枪声是现实中的还是游戏里的

——一则阿富汗绝地求生玩家笑话

就在最近,阿富汗34个省的所有电信站点都已经修复并恢复运营,喀布尔的网速快了起来,网民欢呼雀跃,像是赢得了一场大胜利。

阿富汗的互联网,是另一个友好的平行世界。

人们利用它获得许多便利,与朋友交流。

又试图在记忆一些被遗忘的东西。

同样会有人从晚上8点捧着手机,直到凌晨3点。

他可以听到有人在荒芜的山顶上狙击,有人在森林里抛掷手雷,有人在城市内与陌生人展开枪战。

但他不会大惊小怪,因为那只是一场免费的绝地求生。

设计/视觉 Elaine

原标题:《阿富汗有电竞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