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做近视手术的人,出现后遗症了吗?

原创 腾讯医典

近视已经成为一个世界问题,如今随着近视手术的普及,想做近视手术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很多人在做近视手术之前,有很多担心:

做完近视手术后,会不会有后遗症?

会不会眼瞎或者近视反弹?

近视手术就是在眼睛上动刀子吗?万一做错了怎么办?

……

每年10月的第二个星期四,是世界视觉日。

在今年的世界视觉日,近视手术几乎人人都会问的这些问题,我们一次性说清。

我们的视力好不好,主要和眼睛里的3个结构有关系——角膜、晶状体和眼轴。

大多数近视是眼轴过长,导致进入你眼睛里的光线成像在视网膜之前,看东西不清晰[1]。

(近视图注)

成年人的眼轴是几乎固定不变的,只能改变另外两个结构——角膜和晶状体。

这也是近视手术操作的位置。近视手术,就是改变角膜或晶状体的曲率,让光线重新聚焦在视网膜上[2]。

目前最常用的3种近视手术是角膜屈光手术:

LASIK手术;

全激光手术(T-PRK手术);

全飞秒激光手术(SMILE手术)。

这3种手术都是“削”角膜——利用激光刀把角膜“削”薄,矫正视力。

还有另外一种近视手术也越来越常见:人工晶体植入术(ICL)——眼中植入一片人工晶体(相当于隐形眼镜)来矫正视力。

接下来,我们会逐个讲一个。

我们把角膜比作一瓣西瓜,看一下,近视手术究竟是怎么一步步“削”角膜的[3]:

1、LASIK手术:需要制作角膜瓣

(来源:网络)

手术过程一般可以分为3步:

1.制作角膜瓣(西瓜皮)。

角膜屈光手术主要在角膜基质层完成,所以第一步是角膜表层掀开,这个过程就是制作角膜瓣。

你可以理解是:在西瓜表面切出一片圆形盖子,没有完全切断,通过瓜皮连着,然后将削开区域掀起来。

根据制瓣技术的不同,手术可以分成两种:

微型角膜刀+准分子激光手术,俗称准分子激光手术;

飞秒激光制瓣联合准分子激光,俗称半飞秒手术(FS-LASIK手术)。FS-LASIK手术因为使用飞秒激光制作角膜瓣,制作的角膜瓣更薄、更精准平滑、安全性更高,所以FS-LASIK手术后角膜瓣相关的并发症更少,术后角膜瓣的愈合速度更快。

2、磨角膜基质层(西瓜瓤)

用准分子激光打磨角膜基质层,也就是里面的西瓜瓤。

3、复位角膜瓣(西瓜皮)

再将角膜瓣翻回来盖在原处,即把西瓜皮放回去。

LASIK手术是目前在全世界开展最多、最广泛的近视手术,术后一般无明显的眼部不舒服、视力恢复快。

这时候,有的人会问,打磨角膜基质层,会损伤它吗?

这个别担心。研究及实践表明,角膜基质内精细板层切开后,不会导致基质内混浊[4]。

2、全激光手术(T-PRK手术):“无刀/无切口/无瓣”

T-PRK手术主要在角膜表层操作,是表层手术。

相比于上面的FS-LASIK手术,T-PRK手术不需要制作角膜瓣,一步就可以完成所有操作,所以“无刀”“无切口”“无瓣”.

手术具体过程是这样的:

1、准分子激光切除上皮组织

2、根据准分子激光扫描基质层(西瓜瓤),矫正近视

T-PRK手术只需要一步去除了角膜上皮以及基质,不需要制作角膜瓣,不会在角膜上形成切口或皮瓣,所以手术后就不会有角膜瓣相关的并发症,安全性更高[5]。

(来源:网络)

有研究认为T-PRK手术是薄角膜的近视患者最安全、最合适的选择之一。

但是这种手术也有局限,一般适用于800度以下的近视[5]。

3、全飞秒激光手术(SMILE):不需要制作角膜瓣,“隔山打虎”

全飞秒激光手术又被称为微笑手术,它不需要制作角膜瓣。

通过飞秒激光直接在角膜基质层内做出需要去掉的透镜,就像隔山打虎。

(来源:网络)

相比于FS-LASIK手术,因为不需要制作角膜瓣,所以这个手术过程变成了两步:

切:隔山打虎。用飞秒激光制成一个微透镜,再用飞秒激光做一个切口(通常在角膜偏周边,2-4毫米大小);

取:取出切下的角膜基质。

整个过程中,在计算机中输入每个人不同的度数,计算机自动控制微透镜厚薄,保持手术的精准性。

这种好处是:

不需要制作角膜瓣,可以避免制作角膜瓣引起的手术并发症;

避免因为外伤引起的角膜瓣移位等。

风险是:

可能存在术中透镜取出不全的风险。

全飞秒激光手术比FS-LASIK手术少了角膜瓣的风险,但全飞秒手术对于瞳孔较大的患者效果可能稍差。

4、人工晶体植入术(ICL)

人工晶体植入术(ICL),即在虹膜和你的自然晶状体植入一枚人工晶体(相当于一片隐形眼镜),从而获得清晰的视力。

这种手术不需要切削角膜,有些人检查后发现角膜厚度不够,不适合进行角膜屈光手术,经医生评估可进行这种手术。

这种手术的好处是:

可逆性,也就是手术后可随时取出人工晶体。

风险是:

由于进入眼内操作,眼内感染等风险较高;

因为眼内有植入人工晶体,发生白内障、青光眼、葡萄膜炎等并发症的风险相对较高。

(来源:网络)

近视手术算是在临床上成熟度非常高的手术,创伤小,恢复快,总体是安全的。

但并不是最贵的就是最好的,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可以根据个人的实际情况,咨询医生的建议来选择。

从LASIK手术、T-RPK手术到全飞秒激光手术、人工晶体植入术,变化趋势是:

越来越自动化;

在眼睛上留下的伤口越来越小;

越来越贵;

总体来说,越来越安全。

总结一下,这几种手术的优缺点为:

(点击图片可以放大查看)

总体来说,近视手术一般要求是[6]:

年龄18周岁以上;

2年时间内近视度数基本稳定(每年近视度数增加不超过50度);

近视≤1200度;散光≤600度;远视≤600度。

有这些状况的人不能做近视手术:

眼部有活动性炎症反应和感染;

角膜厚度不足;

重度干眼症;

白内障,已经进展到影响视力;

……

但是具体每个人是否能做,适合哪种近视手术,还是要去正规医院就诊,检查眼睛的各项指标后,与医生一起做决定。

近视手术之所以说是一种成熟的手术,就是因为手术的副作用发生风险小且可控。

但,所有手术都有风险,近视手术也不例外。

不同人、不同的手术可能出现的副作用也可能不一样[7]。

以全飞秒激光手术(SMILE)手术为例,可能出现的并发症有[7,8]:

(1)干眼症

这是最常见的并发症,因为手术破坏了泪膜稳定性。

这种副作用通常暂时的,可以滴人工泪液来缓解。

(2)弥漫性层间角膜炎

术后发病率在0.04%~1.6%,可能会有畏光和视力下降等症状。

(3) 夜间眩光、光晕

一些人近视手术后会有夜间眩光、光晕等。一般数月后可自行缓解。

从上面可以看出来,近视手术术后并发症都比较轻微,医生也有了丰富的处理经验,基本不会对生活造成过大影响。

这里额外讲一下,很多人说近视手术后会发生视网膜脱落。

这里要辟谣了!近视手术本身不会增加或减少视网膜脱落的风险,而是高度近视本身是视网膜脱落的高危因素之一。

大多数近视为轴性近视,即眼轴变长,视网膜也被拉长,度数越高,越容易发生周围视网膜脱离[9]。

激光角膜屈光性手术在中国已经开展了将近30年——从最早的每年数百人接受手术,到2003年达到每年50万例,2018年达到每年100万例左右[10]。

不只是参军人员、公职人员,很多医务人员及亲属都做过近视手术。

2008年,美国国家航天局批准了角膜屈光手术应用于宇航员和航天工作人员[11],4年后发表论文称:做过近视手术后,宇航员的眼睛并未受到影响,这种手术是隐形眼镜、框架眼镜安全有效的替代[12]。

历经多年的发展,近视手术的有效性也得到了验证——

美国眼科技术评估委员会2000~2001屈光手术小组[13]审查了1968~2001年的160篇论文,并筛选出47篇有足够临床意义的进行评估,涵盖9个高质量的随机对照试验发现:

对中低度近视(≤600度)的近视,准分子激光手术后可以获得良好的裸眼视力。

极少发生的。

18岁以上成年人小于500度的中、低度近视,只要术前2年内度数增长不超过100度,一般术后极少发生反弹。

不过,近视矫正手术之后,还是有可能近视度数加深的,这是因为近视手术只是矫正你以前的近视度数:

角膜屈光手术相当于把眼睛的近视度数“削”掉;

人工晶体植入术仅仅是在眼内加入一个隐形眼镜。

如果你做完手术之后,还是有不卫生的用眼习惯(比如过度用眼等),近视还是有可能继续发展。

不过大多数接受准分子激光手术及半飞秒激光手术患者,可在度数稳定后再做增效手术。

另外一个就是老花。和正常的眼睛一样,近视手术后你还是一样会老花。

这是因为:人到45岁以后,可能会出现老花,这与晶状体老化有关。近视激光手术本身并不会使老花比非手术人群更严重[14]。

审稿专家:

胡亮

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副主任医师

张暹梅

杭州师范大学附属医院眼科副主任

郭纯刚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眼科主任、主任医师

参考文献

[1]眼科学.人卫第九版

[2]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角膜病学组.激光角膜屈光手术临床诊疗专家共识(2015年)。中华眼科杂志。2016.51(04):249-254.

[3]屈光手术学.第八版

[4]激光切割后角膜的状态

[5]胡亮,王勤美.三种全激光角膜屈光手术技术要点与前景 [J].中华眼视光学与视觉科学杂志,2016,18(4):193—198.

[6]国家卫健委.近视防治指南.

[7]Chan C, Lawless M, Sutton G, et al. Small incision lenticule extraction (SMILE) in 2015. Clin Exp Optom. 2016;99(3):204-212.

[8]Kim TI, Alió Del Barrio JL, Wilkins M, et al. Refractive surgery. Lancet. 2019, 393(10185):2085-2098.

[9]Williams K, Hammond C. High myopia and its risks. Community Eye Health. 2019;32(105):5-6.

[10]王雁, 史伟云, 李莹. 我国角膜屈光手术的快速发展和变迁[J] . 中华眼科杂志,2020,56 (02): 81-85.

[11]Gibson CR. Effect of Microgravity on the Cornea of a Refractive Surgery Subject (Visual_Acuity). nasa.gov. 2008.

[12]Gibson CR, Mader TH, Schallhorn SC, et al. Visual stability of laser vision correction in an astronaut on a Soyuz mission to the 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 Journal of Cataract and Refractive Surgery. 2012. August: 38(8):1486-1491.

[13]Sugar A, Rapuano CJ, Culbertson WW, et al. Laser in situ keratomileusis for myopia and astigmatism: safety and efficacy: a report by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Ophthalmology. Ophthalmology. 2002, 109(1):175-187.

[14]https://americanrefractivesurgerycouncil.org/how-long-does-lasik-l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