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少年,曾缺钱

曾少年,曾缺钱 原创 郝劲搏 中国青年杂志

欢迎关注《中国青年》杂志官方微信

原载于《中国青年》杂志2021年第18期

编者按:

大学,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人生的新起点。

进入大学校园前,刚满18岁的年轻人总是对未知的大学生活憧憬又忐忑。进入校园后,有些人如鱼得水,也有些人却茫然失落。

当代大学生应该如何为大学生活做好准备?又该如何抵御生活的空虚感?到底怎样才能拥有一段有意义的大学生活?

新学期刚刚来临,本刊邀请了6位来自不同学校和专业的学长学姐们,用亲身经历,为大学新生们介绍大学生活,答疑解惑,帮助学弟学妹们拨云见日,度过高质、有效的大学生活。

“有效大学生日常PLOG”开学季专题⑤

曾少年,曾缺钱

@文/郝劲搏

前段时间《奇葩说》有一道辩题:穷游到底是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

辩论的过程中,蔡康永说:“一个16岁的人进罗浮宫看到《蒙娜丽莎的微笑》,和66岁的时候再走进去看,内心的感受是不一样的。你错过那个时间点,这件事就不那么感人了。亚马逊河的星空我也看到了,可是我已经不是在我最想看的那个年纪看到了,我已经错过了,那个年纪回不来了。”

我想确实如此,年轻时错过的风景便会是永久的遗憾,只有把握住每个“当下”,才能真正感受到生命过程中的种种美好。

曾经,作为一个还无法自食其力的普通大学生,在追寻“诗和远方”之前,我不得不先数数自己1000元的生活费,还够吃几碗泡面。

第一次盘算着出门是在大一的初秋。

为了旅行,我该向父母索要额外的费用吗?老实讲,这个问题我纠结了很久。父母赞助的旅行难道不是当代大学生假期的日常吗?身边不少朋友在父母赞助下出国游,而我不过是想去邻省玩一下。但我又会想,父母就是普通的上班族,日日辛苦供我读书已不容易,甚至他们可能一辈子都没出去旅行过几次,我好意思朝父母要钱吗?但最终想要出去看看世界的热情还是战胜了理智,我朝父母张了口,请他们给我特批一笔“穷游资金”。本以为父母会拒绝,我却惊喜地收到了这笔经费,母亲在备注上留下一句话,“500元够不够?不够的话给你再打点。”

出门在外,衣食住行都需要钱,穷游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每次穷游之前,我都会花个几天,泡在各个平台上看旅行攻略和指南。经过实践总结,穷游的经典搭配——坐绿皮车,住青旅,不吃性价比低的网红店,学生折扣一路行,尽量排满行程缩短旅行时间。就这样,靠着父母每个学期赞助的500元“穷游资金”,加上自己平时积攒或者兼职赚的零花钱,我几乎每个假期都会进行一次穷游。

旅行之中,我也发现了自己的兴趣——摄影。每次看到照片的那一刻,我就仿佛乘上了时光机,穿越到翻越山河那一秒。为了追求更好的画质、美感和意境,我渴望一台相机。

但有句玩笑是“摄影穷三代,单反毁一生”。面对相机高达上万元的售价,我陷入了纠结。那时候,分期和网贷已经开始流行了,我身边也有同学会用分期支付工具或者校园贷进行消费,我甚至也曾想过,要不要借网贷来买一台相机。但理智告诉我,仅靠父母的支援和自己的生活费,我根本无力偿还。而且我看到身边借网贷的朋友,最后自己能省吃俭用还上网贷的是少数,最终不得不告诉父母,引得父母一场痛骂。再者,当时的我也无法保证自己并不是一时兴起,花了高价买回来却放在角落积灰。几番考虑后,我最终放弃了购买相机的念头。

虽没有相机,但不代表我就不能摄影。之后的三年时间,我先通过免费网课教程及书籍,开始自学相机构造、构图原理和后期等知识,之后我又借来了朋友搁置不用的相机进行拍摄和练习。其实在参加校园活动的过程中也有很多练习摄影的机会,尤其是当学生会的宣传干事后,我也会经常借学校里的相机,在参加校园活动过程中进行摄影。

大学期间,摄影已经变成我的一种习惯,因为拍得还不错,我读大四时,经常有同学出钱找我帮他们拍毕业照和写真。尽管摄影赚到的钱不多,但我积攒下了日后买相机的资金。

毕业后,我失去了免费的相机。于是上班的第一个月,我决定自己买一台。那时候我依旧缺钱,而且因为工作了更不可能朝父母开口。但是,我有稳定的收入,有一点大学时通过摄影赚来的积蓄,买一台相机还能创造收益,缓解还款压力,总归产出应该会大于投入。所以我最终选择分期付款,透支了未来三个月的工资,购买了人生的第一台相机。

其实3个月还款压力也有点大,但幸好是免息分期。而且正是因为还款压力有点大,我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件事,自那以后开始记账、分析自己的消费,反而因此减少了很多不必要的支出。因为相机来之不易,每次拍照我也会更加认真。

又到开学季,我想对那些曾经和我一样穷的学弟学妹们说,对于那些我们喜欢却买不起的东西,“想要”不应该成为我们让爸妈买单或者透支消费的理由,它们更应该成为我们努力向上生长的动力。

且穷且游

@图/ 郝劲搏

原标题:《曾少年,曾缺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