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只爱一件事,那就是开火车!

一生只爱一件事,那就是开火车! 原创 中国铁路 中国铁路

10月2日

火车司机郑长清老人过了百岁生日

但是在生日前夕

他却与孩子们闹起了矛盾

原来,在他里一直有个心愿

↓↓↓

从放牛娃到火车司机

郑长清出生于1921年10月2日,湖北孝感人,于1949年正式进入铁路工作,是原柳州铁路局成立后的第一批火车司机。幼时家贫,郑长清6岁起便没了父亲,做过放牛娃、给地主当过小工,甚至沿街讨过饭,从一名没读过几天书的文盲到光荣的火车司机,这一切都离不开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17岁时,郑长清被亲戚介绍到江岸机务段当擦车工。因为喜欢火车,干活麻利又勤快,郑长清得到许多机车司机的赏识,在工作之余,师傅们主动教授他驾驶火车的相关业务,令他很快成为段上临时的司炉工。

1945年,郑长清跟着当时的师傅一路南下,从江岸机务段几经辗转来到柳州北机务段(现柳州机务段),在漂泊的日子里艰难谋生。

直到新中国成立后,他终于正式成为原衡阳铁路局柳州分局柳州北机务段机车乘务员。经过一年多的学习培训,1951年1月,他通过业务考试,晋升为操纵副司机,并于当年9月,被正式任命为机车司机。

郑长清感慨万千:中国共产党不仅把他培养成了机车司机,还给了他稳定的工作、幸福的生活。

1951年10月,就在郑长清成为机车司机的第二个月,抗美援朝战争打响,他毫不犹豫地穿上中国人民志愿军军服,开启了一段传奇而璀璨的人生。

在枪林弹雨中接受考验

成为共产党员

白天,郑长清与战友们藏在山洞里,躲避轰炸。晚上,他们悄悄爬上火车头,登上驾驶室,将一趟趟载满军事物资的列车运送到战争前线。

即便做好了严实的武装,他们仍然时常面临敌机的追踪轰炸,经历着生死的考验。

在一次运输途中,他牵引的列车不幸被敌机发现并紧紧追踪。他抱着赴死的决心,通过操纵机车,故意增加空中的汽雾,频繁改变机车行驶速度,给敌机增加追踪、判断的难度,为列车进入前方山洞避难创造更多机会。最后,列车行驶到目的站,在机车水柜风表被敌机打坏的情况下,他仍出色地完成了运输任务。

△1953年11月8日,郑长清身着中国人民志愿军军服

经过残酷的战争考验和思想意志的磨炼,郑长清在政治上思想上业务上都有了很大进步。1953年11月,经党组织的批准,他正式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同年12月,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两年两个月的郑长清,终于回到阔别已久的祖国,回到家乡与亲人的怀抱。

做自己热爱的事,任何时候都不晚

郑长清老人的儿子郑跃平说道:“父亲一生只待过一个单位,只钟爱一件事,他常常教导我们,要坚持自己爱的事业,并为之努力,任何时候都不要觉得晚。”

1975年,柳州机务段引进了第一台内燃机车。郑长清意识到蒸汽机车转成内燃机车已是必然趋势,当听说段上有送到西南交大学习的名额,已经接近退休年龄的他第一个报了名。

坐在大学的教室里,郑长清感到自己比许多青葱少年都更充满激情、活力,上学是他儿时一直渴望的梦想!凭着满腔热血与斗志,他不但以内燃机专业培训班优秀学员结业,还成为段上第一批拥有蒸汽机车驾驶证的乘务员。

退休以后,郑长清始终保留着工作服,时常将工作服穿在身上,回味曾经的激情岁月。儿女成家后纷纷搬离了原来的小区,多次劝他换一个更好的环境居住,他坚决不搬,因为老房子离柳州机务段仅一路之隔,周围还住着许多他的老同事,可以听到单位的消息。

1996年,郑长清因脑血栓导致肢体行动不便。尽管如此,他仍喜欢在傍晚下班时,慢慢走到机务段门口,看着从老单位走出来的新旧面孔,听着火车的鸣笛声发呆。

老人的生日愿望

随着年龄的增长,郑长清老人的活动越来越不便,表达能力逐渐丧失。距离他上一次到柳州机务段参观已经过去数年。临近百岁生日,他的5个儿女全部从外地回到柳州,打算为他办一个盛大的生日。郑长清老人终于说出自己的生日心愿——想去机务段看看。

但由于疫情管控,柳州机务段目前实行封闭管理,加上郑长清老人身体不便,出一趟门需要多人的协调和帮助。看着父亲每日对着旧照片沉默不语、郁郁寡欢,郑跃平终于拨通了柳州机务段党办的电话。

9月28日,郑长清老人终于回到自己心心念念的旧地。当看到院内的办公大楼换了新貌,他激动地伸出手指着,嘴里喃喃念道:“变了,变了……”

时光淡化了老人许多记忆,只留下内心最难割舍的情怀。很多人和事他早已记不清,但他仍记得蒸汽机车上零件的名字,记得在每晚按下遥控1号键,观看新闻联播和铁路新闻。他始终怀念自己奋斗过的峥嵘岁月,一如曾经那个热血的少年。

供稿:《人民铁道》报业有限公司广西记者站(南宁局集团公司融媒体中心)、柳州机务段融媒体工作室

文字:彭婉云 韦清华 蒋小龙

视频:邢星 江晓 韦昊

原标题:《一生只爱一件事,那就是开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