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各政党打算如何实现“老有所养,幼有所教”?

十元日托,提高老年金,加拿大各政党打算如何实现“老有所养,幼有所教”? 原创 费诺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Photo by Tanaphong Toochinda on Unsplash

赵先生虽然从事科技行业收入较高,可妻子在家全职照顾孩子,自己的工资在交完税后其实财务上也不宽裕。原本商量好孩子一岁后妻子就重新找一份工作,现在却因为托儿开销太大根本走不开身。切身之痛让赵先生尤其关注起9月20日的加拿大大选来。

赵先生在新闻上看到,自由党和新民主党都宣称要把全国日托费用降到每天10加元。他对加美财经表示:“多伦多日托的价格太贵了,本来父母还劝我们说要不要趁着年轻赶紧再生一个,但这样每个月光是托儿所开销就比房租都要高了。”

赵先生表示自己会支持自由党,并希望该党如当选后抓紧落实政策,这样他的生活压力也可以更小一些。

养儿不易,防老也并不是传说中的那么无忧。

据CBC报道,萨斯喀彻温省68岁的阿尔伯特·史密斯每次去杂货店买蔬菜时,会直接去冷冻食品区。

他说:“我们不能买新鲜农产品,太贵了”。

他每月的房租和账单都是在老年保险的帮助下支付的,但之后就所剩无几了。

“我待在家里什么都不做,因为没有钱做任何事情。所以这不是一种体面的生活。”

而在上周举行的联邦大选英语辩论上,一位住在安省伯灵顿市,名为简尼特·法拉的老人也向各主要党派候选提问:“我从来没想过自己到了现在这个岁数还要继续工作,但我必须要工作才能负担我现在的生活。我想问你们,如果当选总理,你们会做什么让我们老年人生存下去”?

各主要党派在这一老一幼的问题上都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儿童保育:各党分歧在是否要建立全国性的日间托儿所系统

自由党:

在五年内投资300亿加元用于建立一个全国性的日间托儿所系统。该党领导下的联邦政府已经和八个省及地区签订了协议,将在2022年年底之前将早期学习和儿童护理的平均费用减少50%,并在五年内将日托费用降低到每天10加元。

该党还承诺为领养父母提供15周的育婴假,使其与普通新生儿父母的育婴假相等。以及投资2920万加元为残疾儿童提供更多教育支持。

保守党:

取消自由党的计划,但允许已经签署协议的省份和地区保留联邦政府已经支付的资金。保守党的替代方案是为儿童保育费用提供税收抵免。其中,政府将为低收入家庭提供最高75%的保育费用退税。

在该计划下,一个收入为3万加元的家庭每年最多获得6000加元的退税,而一个中等收入家庭每年最多获得5200加元退税。收入高于15万加元的家庭将无法获得该退税。相比自由党投资300亿加元的计划,保守党声称其方案只需5年内投入26亿加元。该党还将允许家长在育婴假期间每月最多赚取1000加元的收入。

新民主党:

新民主党和自由党一样希望建立一个全国性的日间托儿所系统,并将日间托儿费用降为每天10加元。然而,新民主党没有说明具体将投入多少资金进入该项目。

该党还承诺提供资金在全国范围内建立更多的托儿所,缩短儿童入托的等待时间,并确保托儿所工作人员获得公平的工资收入。

Photo by CDC on Unsplash

根据路透社的估计,在多伦多,一个孩子的日托费用中位数是每月1578加元。在自由党的计划下,这一费用将降至每月210加元。而在保守党的计划下,中等收入家庭的这一费用将降为1178加元。

经济学家大卫·麦克唐纳在接受多伦多星报的采访时表示,保守党提议的方案将会省下联邦政府相当大一笔资金,但同时大多数家庭得到的福利也会显著减少。麦克唐纳预测在多伦多等保育费用高昂的地区,和保守党的退税相比,自由党的计划能帮一个普通家庭多节约1万加元左右。

卡尔顿大学研究政策管理方向的教授詹妮弗·罗布森则表示,保守党的退税方案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增加托儿所的数量,而自由党与各省签订的协议将会创造更多儿童保育工作岗位。她认为自由党的计划更具雄心,但面对的挑战也更多。

上文中赵先生一家的情况并非孤例。加拿大统计局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超过48%的加拿大家长在寻找负担得起的托儿所过程中遇到了困难,这促使他们中的27%推迟返回工作岗位,更有41%不得不调整工作时间来帮助育儿。

政策研究智库Nanos Research的负责人Nik Nanos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在竞争激烈的特定选区,尤其是双职工家庭集中的大城市地区,育儿费用将是本次大选的关键议题。Nanos认为自由党的日托方案对选民更具吸引力,可以借此来获得对保守党的优势。

退休养老:自由党直接发放福利,保守党和新民主党着眼企业养老金计划

自由党:

自由党将从明年7月开始,将75岁或以上老人的老年保障金提高10%。并向截至2022年6月30日前达到75岁的老人一次性支付500加元。同时,该党将永久增加保证收入补贴,单身老年人每年增加500加元,65岁以上的老年夫妇增加750加元。该党还将与各省和地区合作,将加拿大和魁北克养老金计划中的遗属福利增加25%。

保守党:

保守党承诺为和父母一起生活并照顾父母的加拿大公民提供一项老年人护理福利,每个家庭每月可收到200元。该党还宣称将确保养老金领取者在企业破产重组时被优先补偿,并防止在破产重组过程中未充分支付养老金的企业向高管发放奖金。保守党还将强制要求企业告知职工其养老金计划的资金状况。

新民主党:

该党承诺制定国家老年人战略,其中将包括投入资金支持一个全国性的阿兹海默症战略和一个防止虐待老人的计划。该党还计划进一步扩张加拿大老年保障金。

和保守党类似,新民主党也表示将确保企业破产时优先向养老金领取者支付赔偿。该党还进一步表示将禁止企业在其养老金资金不足时支付分红和奖金。新民主党计划建立一个养老金咨询委员会,制定一个长期方案来提高加拿大人的养老收入。

Photo by Visual Stories || Micheile on Unsplash

加拿大政策智库CD Howe研究所的主任Alex Laurin对各党派扩张如加拿大老年保障金等全民性计划的主张表示质疑,他认为更好的政策是为生活在贫困线上的老年人建立有针对性的计划。

Laurin在接受CBC采访时表示:“对于有些老年人而言,增加老年保障金是一笔意外之财,他们并不真的需要这笔钱,整个社会却为其支付了成本。为此付出代价的将是未来的纳税人,因为没有一个主要政党承诺会平衡预算,所有这些增加的费用都将由国家债务来支付。”

在大多伦多地区从事退休规划行业的肖先生对加美财经表示:“说到底,政府提供的项目只是确保那些老年人能维持最低生活标准。真的要追求有质量的退休生活的话,大多数加拿大中产阶级家庭都会通过保险、地产、股市等渠道进行自己的养老准备。我不认为加拿大政府有必要把手伸得这么长,包办所有人的生活。”肖先生表示他倾向保守党的方案,因为其财政开支在他看来相对较低。

现居密西沙加市的退休人士张先生则有不同意见。他对加美财经表示:“加拿大是一个移民国家,我们很多移民过来养老的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带过来什么养老金计划,就只能靠自己之前的储蓄生活。万一一个不小心投资不善或是被骗,老年生活质量就会非常糟糕。我觉得现在政府提供的养老金还是太低了,要是只靠这个生活的话我什么事都做不了。”

张先生表示,自由党直接发放500加元福利的行为在他看来最为简单直接。

老年人权益保护组织CARP的首席运营官比尔·范戈德在接受CBC采访时表示,他很乐见几大主要政党都在竞选纲领中重视了养老问题。他希望看到自由党不只是提高75岁以上老年人的老年保障金,而是把这一提高应用到所有老年保障金领取者身上。

范戈德也对各大政党履行承诺的能力表示怀疑,他说:“坦率地说,我们的成员对大选越来越不感兴趣,也越来越不相信各党领导人在竞选纲领中所说的话。无论哪个党派当选,我们都会监督他们是否真的落实了这些竞选承诺。”

参考信源

https://www.cbc.ca/news/politics/seniors-election-promises-1.6146275

https://ottawa.ctvnews.ca/what-the-federal-parties-are-offering-ottawa-s-senior-citizens-1.5573889

https://www.fadoq.ca/en/reseau/news/news/2021-federal-election-its-time-for-seniors-concerns-to-come-out-from-the-shadows

https://globalnews.ca/news/8161347/child-care-canada-election-2021/

https://www.reuters.com/world/americas/fate-national-daycare-hands-canadian-voters-2021-09-02/

https://www.macleans.ca/rankings/2021-federal-election-platform-guide/

https://www.cbc.ca/news/politics/seniors-election-promises-1.6146275

原标题:《十元日托,提高老年金,加拿大各政党打算如何实现“老有所养,幼有所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