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变奥图在保守与进步之间摇摆,他能击败特鲁多吗?

多变奥图在保守与进步之间摇摆,他能击败特鲁多吗? 原创 文/Jeff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Erin O'Toole, CC0, via Wikimedia Commons

2020年8月24日凌晨,时年47岁的奥图在第二次尝试后,迎来了自己政治生涯的新高点。在2020年的保守党党领竞选中,奥图击败了更为强势的对手彼得·麦凯,成为了新一届的保守党党领。

时隔一年后,奥图成为率领保守党挑战特鲁多,即将在9月20日迎来自己的“终极大考”。

在大选开始前,保守党在民调中曾落后自由党多达10%,但随后因为自由党一开始没有对疫情期间举行选举给出充足的理由,加之多年执政留下的一些负面话题,作为在野党一身轻松的保守党在民调上反超自由党。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两场法语辩论与一场英语辩论的结束,自由党在一些民调中又开始反超,让选情变得更加有悬念。

进入大选并非奥图所愿,虽然在竞选党领时,奥图曾表示,他的首要工作就是推翻特鲁多政府,但在2021年夏天,奥图与其他党领一样,呼吁不要在疫情期间大选。

原因并不复杂:身为党领,奥图的知名度显然没有特鲁多高,甚至在全加范围内,他的知名度及受欢迎程度一度逊于新民主党党领辛格。如若想要有击败特鲁多的更好的机会,奥图和保守党都需要更多的时间:让民众认识奥图,缓慢地推进选举工作,是保守党近年以来期望做到,但却一直做不到的事情。

在各党党领当中,奥图与魁人集团布朗谢两人是唯二曾经感染过新冠病毒的党领(特鲁多夫人曾检测阳性,但是按加拿大的规定,由于特鲁多没有任何症状,他没有检测),不过从目前来看,这一事件并未对二人的竞选造成影响。而另外一个各个反对党不想要提前进行大选的原因是:在自由党执政期间,民众因为疫情当中自由党的纾困政策对其好感大增,民调上的优势让各党有所顾虑。

虽然事后诸葛亮来看,对于民调的顾虑看来有些多余,但是按加拿大各党的惯例,对于党领来说,如果不能够在大选当中取得进步,那么他们的党领位置将会陷入危机。事实上,在大选之前,绿党就因为议员出走,与党领及其核心幕僚在巴以冲突问题上的矛盾,险些上演“逼宫大戏”。

对于奥图来说,对于他的考验不仅仅是能否获得更多的席位。作为官方反对党党领,人们期待他能够击败对手,组建内阁。不论最终席位增加与否,如果无法组阁,党内在大选后对他的质疑声音一定会浮现。

然而,从登上领袖宝座到最终的决战,奥图仅仅获得了一年的时间。这似乎对于奥图来说尤为不公,但在政治当中,又有什么是绝对公平的呢?

右翼民粹的诅咒

Erin O'Toole, CC0, via Wikimedia Commons

自2015年10月19日败选后,保守党再不能够掌控加拿大联邦政府。由于执政后期针对各项社会服务的重度削减,以及始终没有与种族主义彻底切割,前任加拿大总理哈珀陷入了“人民战争”,很多选区甚至开始执行“不要哈珀”的策略,即将票数整合在最有可能击败保守党的候选人身上。结果,首次参选的特鲁多率领自由党大胜,保守党亦从长达10年的执政期,进入了在野的六个年头。

2015年,全球进步政治意识形态可谓进入了黄金期:在那年,英国还是欧盟的一部分,奥巴马还是美国总统。这个世界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地方提起了LGBTQ权益,女性权益,针对少数族裔,性少数群体的保护和平权。不过,这些彷佛都在2016年11月的那个夜晚中止:在全世界关注的美国总统大选当中,特朗普成为赢家,而他所带来的政治影响并没有仅仅停留在美国国内,在世界范围内,民粹主义及新纳粹主义开始抬头。

自2016年特朗普当选,到2021年1月特朗普支持者冲入美国国会暴动,由特朗普所带来的右翼民粹意识形态惊扰世界至今,前不久,反疫苗、谈化新冠危害,大搞歧视有理,所以有巴西特朗普之称的巴西总统博索纳罗,还没有开始选,就有样学样的开始声称巴西的选举程序有问题,特朗普和美国共和党的很多支持者也以各种形式表示支持。

这些原本与在2012年才当选国会议员,2015年才进入内阁,担任老兵事务部部长的奥图并没有什么关联。在大多伦多地区边缘的Durham选区竞选的奥图,原本也不被认为是保守党内的社会保守派/民粹主义派人士。在2017年的党领竞选当中,奥图最终名列第三,排在谢尔与贝尔涅之后。

如今四年过去,谢尔在2019年虽然为保守党赢下了更多的席位,但是因为加美双重国籍、利用党费让自家子女就读私立学校、早年简历作假以及法语不流利等各种问题,没能击败自由党,被迫辞职。

贝尔涅在和谢尔的保守党决裂后,成立了极右反移民的加拿大人民党。虽然这一政党在加拿大政坛相当活跃,但是在2019年吃了零蛋,连党首贝尔涅都丢掉了自己原本国会议员席位。最终,在2021年,贝尔涅成为了高呼自由的反疫苗反封锁人士。

既然这两位“前辈”都略有不堪,奥图在2020年,会不会走上了他们的“老路”,就成了一个疑问。

在加拿大的政治光谱当中,保守党是唯一一个在国会席位有分量的右翼政党。其他不论是中左的自由党、左翼的新民主党和绿党,甚至民族主义的魁人政团,在社会议题与经济议题上都站在了进步的一侧。但是对于保守党来说,特朗普在2016年的胜利,以及在2020年经历弹劾后的强势,让一部分人看到了右翼政党重新夺回执政权的新路径。

不过,特朗普在加拿大民众的眼中,并不是什么受欢迎的人,但是在保守党党员当中,这样的右翼民粹政治同样受到一部分人的吹捧,尤其是与特朗普主义暗合的社会保守运动。可要命的是,这一部分党员,或许没有能力决定加拿大总理的人选,但却可以决定保守党党领的人选。

这意味着,想要成功竞选保守党党领,那么候选人就必须要说些让极右民粹喜欢的话语。但这些话语在日后的竞选当中,又随时都会成为其他政党攻击自己的靶子。这可谓成为了一种诅咒:过于进步的候选人无法赢得党领大选,而依靠保守势力上台的党领,在竞选总理时难度颇大。

无法抹灭的过去

奥图在2020年7月6日于脸书发表的竞选文宣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奥图又一次参与了党领大选。他所面对的对手,有前任进步保守党党领彼得·麦凯,社会保守派人士莱斯琳·路易斯,以及华人读者更为熟悉的德里克·斯隆。

斯隆是当时保守党内部竞选过程中的种族主义尖兵,他曾因为加拿大首席谭泳诗医生的长相,而质疑谭博士效忠谁。有趣的是,很多保守派的华人,因为对自由党的疫情应对不满,也跟着破口大骂谭博士,其实谭博士是出生在中国香港,在英国成长和接受的教育,斯隆不去讨论疫情应对具体措施的对错,却从谭博士的华人面孔开始切入,可能他死也想不到,居然会有一大批华人支持他,这是题外话了。

在哈珀时期,麦凯的知名度远高于奥图,路易斯还并不是国会议员,斯隆在2019年才刚刚当选。对于奥图来说,他的主要对手当然是彼得·麦凯,但显而易见的是,他的选票,绝对不会比麦凯要多。

好在保守党党领竞选的规则并不是赢者通吃的方式:在党领选票上,不仅仅有第一选项,还有第二以及第三选项。如果没有任何人的选票在第一轮超过半数,那么排名最后的候选人将会被淘汰,其支持者的第二选项将会计入下一轮票选,以此类推,直至一名候选人有超过50%的选票。

在奥图左侧有彼得·麦凯,右侧有斯隆和路易斯。麦凯是将会战斗到最后一刻的候选人。那么奥图只能寄希望于获得斯隆及路易斯支持者的第二与第三选票,通过多轮消耗的方式击败麦凯。这样的胜利路径也为奥图指出了明确的竞选策略:将自己摆成一位“真正的保守党人”。

于是,奥图的竞选主旋律当中,就出现了这三个主题:反对“激进左翼”,反对“取消文化”,以及“夺回加拿大”。没错,这三个主题,与特朗普的竞选核心高度类似,如果说奥图的团队是抄袭了特朗普团队的大纲,也不为过。

最终,奥图的胜利剧本也的确是这样书写。在第一轮显著落后于麦凯的情况下,通过标榜自己是“真正的保守党人”吸收的社会保守派选票,在第二第三轮开始派上用场。最终,奥图凭借着竞选规则的优势击败麦凯,实现了如同前任党领安德鲁·谢尔一样的最后一轮绝地反杀的场面。

赫芬顿邮报在2020年6月报道指出,奥图“夺回加拿大”口号背后的狗哨政治

而在夺回加拿大,反对取消文化,反对激进左翼的具体做法上,奥图的具体政策是:设立与美国优先类似的加拿大优先政策,期望通过削减社会福利的方式,平衡财政收支,同时驱使人们去工作。在奥图2021年的政纲单中,大量原本的现金将会被转化成为税务减免。这意味着民众需要先自掏腰包,随后在报税季之后,才能拿到政府的托儿帮助,就餐鼓励基金等等。

而在反对取消文化与激进左翼的道路上,奥图反对民众对开国总理约翰·A·麦当劳的批评,反对民众针对是否应该取消加拿大日的讨论。奥图曾在推特上反对女王大学将法学院大楼更名的决议。

在中文世界更加关心的议题里,奥图在党领竞选时期同样有禁止中国控制的手机应用这一议题。在当时的美国,特朗普政府准备计划封禁微信,但由于特朗普随后败选,这两起诉讼并没有继续进行。

民众对开国总理麦当劳的反思与指控,是源于其与臭名昭著的原住民寄宿学校制度的关系。麦当劳推行并创立了这种,以灭绝原住民身份认同与文化的制度。与其说这是一所学校,不如说这是一块针对孩童的思想集中营。孩子们在违背意愿的背景下被抓至此,遭受天主教神职人员的辱骂、侵犯、与伤害。

麦当劳总理同样推行了针对华人移民的人头税,并曾经表示过这些来自亚洲的蒙古人种与加拿大的雅利安人种特质不符。所以,华人定居加拿大对这个国家没有益处。

在2020年12月,奥图还曾经说寄宿学校的本质上为了教育原住民孩童。在言论遭到媒体批评后,奥图不得不为自己找补,只不过,这种情况下的补救,到底可信度有多高,就是见仁见智的问题了。

不过,这似乎也是一种预兆,这次竞选中,奥图开始不断重演改口的一幕。

左转之路

如若公认进步的麦凯,成为现在的保守党党领,其他政党显然无法再就LGBTQ权益、女性身体自主权、与原住民和解等等社会议题对其进行攻击。只可惜,奥图并不是麦凯,而他击败麦凯的方式,也永远刻在了人们对他的印象之中。

纵观奥图2020年的党领竞选纲领,其中有大量的特朗普策略的影子。随着特朗普在2020年的大选中败选,以及奥图在这些议题上的挫败。特朗普所激发的右翼民粹势力,也逐渐消退。在2021年1月6日,特朗普国会暴乱事件后,奥图的保守党开始了自己的左转道路、当然,总结谢尔的教训,很明显纯粹的保守主义纲领,并没有帮助保守党获胜,那么在下一次大选当中,为了尽可能争取中间选民,左转几乎是谢尔辞任后新党首不得不选的道路。

多伦多星报的专栏作家表示,奥图的政见中,有特朗普的影子

对于奥图来说,他在大选前需要解决如下几个问题:

1. 打造个人形象,期望塑造成为中间派,而非其在党领竞选期间打造的“真正保守党人”形象。

2. 尽可能统一正在分裂的保守党,平衡支持多元文化的内部进步派与坚持特朗普主义的社会保守派的矛盾。最重要的,是打压社会保守派可能在LGBTQ议题,女性身体自主权问题上制造出的麻烦。

3. 清理党内的麻烦制造者。

这三件事当中,人们印象最深的莫过于第三件事。在当选党领后,自由党议员Pam Damoff曾致信要求奥图将斯隆移除出党团,原因就是斯隆曾发表针对加拿大首席医官谭医生的歧视性言论。

对于这一请求,奥图起初选择含糊回应: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事情已经过去,我愿意相信自己的党团同事等等,并没有做出要对斯隆动手的意图。这与他在竞选党领时的表现一样:在种族歧视事件发生时,保守党党团内部曾提出要求斯隆道歉的动议,斯隆与奥图两人是唯二投出反对票的保守党议员。

但在2021年1月,奥图突然选择动手,以斯隆接收白人至上民族主义者的捐赠为由,将斯隆逐出党团。这位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深受华人保守主义者爱戴的种族主义尖兵,就这样被赶出了保守党阵营。

在2021年的大选当中,奥图利用自己获得更多的媒体曝光与竞选纲领,在试图达成其最重要的优先事项:重塑个人形象。

他反复强调自己个人支持LGBTQ团体,支持女性的身体自主权。并且也提出了安全注射屋,解决鸦片危机等等,原本在保守党看来,太激进的自由派政纲。在财政方面,他虽然宣称要在十年内平衡收支,但是也要求推出一系列复工复产促进消费的政府花销。

这使得一些保守派指责,奥图已经成为了自由党候选人。

不过,奥图的这些转变,与保守党的政纲已经形成了冲突。保守党大会甚至都无法通过地球面临气候危机的决议,上次竞选还将国际公认有效的碳税作为主要攻击点,那奥图支持环保的声明到底有多大可信度?

奥图声称要取消已经在部分省推行的自由党10元日托计划,又被人质疑为重走消减福利的路,给女性和家庭返回工作制造障碍,更有人讽刺大概奥图是不需要担心孩子保育的费用的。

奥图此前称当选后要废除自由党政府做出的针对攻击性枪支的管控立法,不久就在舆论压力下改口,称不会废除。

还有女性堕胎权问题,奥图也试图走平衡,一方面支持持保守信仰的医生拒绝接诊,另一方面也声明支持女性对身体的自主权,他就此拿出的方案就是医生可以转诊,但是很快就被批并不实际,不尊重女性权利。

之后而在媒体以及辩论当中,奥图将自己树立成为中间派的努力也遭到了其他党领的抨击。自由党针对其的攻击广告,一次又一次地播放着他当初“夺回加拿大”的口号。而且,奥图的保守党在获得更多席位的道路上面临的阻碍是:赢下阿尔伯塔对于保守党来说并不难,赢下大多伦多地区的席位,才是这一次选举的要点。而城市的民众,大概很难接受躲躲闪闪的进步路线。

奥图的家庭照,Erin O'Toole, CC0, via Wikimedia Commons

但是不管怎么说,短短一年的时间内,奥图相当成功的从真正的保守党人,变成了一个进步主义的政客。这样的变化不禁令人感到惊奇:如果最基本的纲领和原则都可以变化,没上台前就不断改口,那奥图的话到底有几分可信度。

这可能是奥图,下一步要向加拿大民众说明的问题。

当然,奥图和保守党,现在还有获胜的机会。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奥图在白人男性当中的支持率依旧较高。而在最后这一阶段,在安省大多伦多地区、大西洋地区、以及BC的争夺将会更加激烈。对于奥图的保守党来说,组阁的条件及其困难。由于自由党政府将有优先组阁的优势,这意味着保守党不光是需要赢下最多的席位,而且需要得到新民主党或者魁人政团的支持,席位总和超过半数,才能够有组阁成功的机会。

但是问题在于,虽然竞选期间新民主党的辛格把炮火一直对准特鲁多,甚至表态说不一定反对保守党政府,但是新民主党基本盘要比自由党更左,而且非常重视道德节操,辛格大概不会真冒此险去支持奥图组阁。而魁人集团,理论上只要为魁北克争取利益就可以,但是毕竟保守党有非常明显的反多元文化的色彩,甚至在一些省份执政后对英法双语的政策都有调整,而魁北克想要的利益,恐怕也非奥图敢给的,否则一些华人嘴里的保守党内部盎格鲁撒克逊优秀民族的后裔,也不会放过奥图。

奥图希望人们以为他是一个中间派,只是互联网存有大量不利于这一点的记忆。保守党目前要做的,是让加拿大民众接受把精心包装后的奥图,还是有相当难度。

不过从奥图本人来说,只要能带领保守党在这次并非他选择的选战中多拿到几个席位,就应该能够保住自己的党领地位,立于不败之地,至于纲领的左和右,那只是策略问题而已。

原标题:《多变奥图在保守与进步之间摇摆,他能击败特鲁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