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以国家名义参赛,俄罗斯队这样出场

文 熊超然

7月23日晚间,2020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在东京国立竞技场举行,在各代表团入场式环节,俄罗斯代表团在两位旗手米哈伊洛夫(男子排球运动员)和维利卡娅(女子击剑运动员)的带领下,第77位入场。

本届东京奥运会,俄罗斯代表团比较特殊,由于被认定存在“违规行为”,该国所有运动员虽仍有参赛资格,但不能以国家名义参加,俄罗斯国旗、国歌也不能出现在赛场上。这也是继2018年平昌冬奥会之后,俄罗斯再度遭受如此处罚。

因此,俄罗斯运动员将以ROC(俄罗斯奥委会英文缩写)的名义参赛,使用俄罗斯奥委会会旗取代国旗,并以柴可夫斯基的《第一钢琴协奏曲》片段取代国歌,出现在东京奥运会赛场。

俄罗斯代表团 央视新闻截图今年2月,国际奥委会(IOC)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就俄罗斯运动员参加东京奥运会以及北京冬奥运所使用的名称和旗帜达成了一致。

俄罗斯运动员使用的名称为ROC,这是俄罗斯奥委会(Russian Olympic Committee)的英文缩写。国际奥委会规定,奥运赛场、奥运村等公共场所使用的俄罗斯运动员名称只能是ROC,而不是“俄罗斯奥委会”全称。

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上,俄罗斯运动员曾以“来自俄罗斯的奥林匹克运动员”名义参赛。

俄罗斯代表团旗帜则基本就是俄罗斯奥委会会徽图案,上面是代表俄罗斯国旗色的白、蓝、红三色火焰,下方是奥运五环,旗帜底色是白色,不过旗帜上不得有任何文字,而俄罗斯奥委会会徽上有一圈“俄罗斯奥委会”的文字。

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上,俄罗斯代表团的旗帜是奥运会五环旗。

俄罗斯奥委会会徽而在作为各国金牌选手颁奖音乐的国歌上,由于本国国歌无法出现在赛场上,俄罗斯方面原本希望使用二战时前苏联的著名爱国歌曲《喀秋莎》代替俄罗斯国歌,在奥运赛场奏响。

但据俄新社3月12日报道,国际体育仲裁法院(CAS)不允许俄方在东京奥运会和北京冬奥会上用《喀秋莎》代替国歌,并解释称,处罚规定中的“俄罗斯国歌(或任何与俄罗斯有关的歌曲)”,包括《喀秋莎》,该歌曲在俄罗斯被视为爱国主义歌曲,俄罗斯代表团最终使用哪种歌曲将由国际奥委会决定。

4月22日,俄罗斯奥委会宣布,国际奥委会同意了俄奥委会的请求,在东京奥运会和北京冬奥会期间使用俄罗斯浪漫乐派作曲家柴可夫斯基的《第一钢琴协奏曲》片段取代国歌,作为俄罗斯运动员的颁奖音乐。

去年12月17日晚,由于2014年索契冬奥会上出现的兴奋剂事件,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就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与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RUSADA)的纠纷作出裁决,俄罗斯运动员在2022年12月16日之前无法代表国家参加大型体育赛事。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官网截图这一裁决虽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原本提出的四年惩罚期限缩短了一半,但俄罗斯仍将无缘包括2020年东京奥运会、2022年北京冬奥会和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在内的各项重大国际体育赛事。

据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所发布的裁决文件显示,该机构认定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存在“违规行为”,因此对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处以为期两年的一系列处罚,包括从2020年12月17日至2022年12月16日的两年间,俄罗斯将不得参加包括东京奥运会及各项目世界锦标赛在内的重大国际体育赛事。

文件中还写明,能够证明清白的俄罗斯运动员可以以中立运动员的身份参赛,但不得穿着、佩戴任何有俄罗斯字样的服饰,俄罗斯国歌也不得在以上任何比赛场所播放。

此前,近年来饱受所谓“兴奋剂丑闻”困扰的俄罗斯,已相继部分或全部缺席了2016年里约奥运会和2018年平昌冬奥会。俄罗斯上一次以完整国家样貌出现在奥运赛场,还要追溯到2014年在本土举行的索契奥运会。

2014年索契冬奥会,俄罗斯代表团作为东道主最后入场 图自社交媒体来源|观察者网

原标题:《无法以国家名义参赛,俄罗斯队这样出场》